「條條大路通羅馬,但誰說你一定要去羅馬?」──Pointimize共同創辦人王振濃,不斷顛覆「標準答案」的人生路
圖片

文:張媛榆、張翔一/換日線編輯部 採訪:張媛榆、郭姿辰、張翔一/換日線編輯部


「如果說能給年輕朋友一點建議的話,最想說的一句話是:不要為了創業而創業,也不要覺得人到國外,就是『看見世界』。事實上,你們(換日線)也不應該過度強化這種『國外月亮比較圓』的印象⋯⋯」

當這一位來自台灣的美國矽谷創業者,在訪談接近尾聲,一改先前輕鬆的語調,略帶嚴肅而直率地說出這句話時,讓採訪現場陷入將近一分鐘的短暫沈默。

這短暫的沈默背後,不全是尷尬,反而是更多的反思與啟發。

矽谷創業,亞洲發光

採訪當天,我們來到位於台北市市民大道上的「三創數位生活園區」11 樓,當天現場正好在舉辦「台灣新創競技場」(TSS)的活動,各方新創企業、創投人士與企業代表齊集。

只見一位身穿印有 Pointimize 字樣灰色 T-Shirt,高頭大馬的青年,快速穿越人群走向我們,之後和採訪團隊毫不生疏地說起話來,他是總公司位於美國的旅遊新創 Pointimize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王振濃,Keith 則是大家對於他更為熟悉的名字。

Keith 邊帶著我們走進一間會議室內,邊說明著 Pointimize 的台灣分公司,其實位於樓下 StarRocket (三創育成基金會所經營)的共同工作空間,但那邊「現在太擠」,目前的會議室是向這層樓的房客 TSS「借來的」:「他們(StarRocket 的工作夥伴)都開玩笑說我是 TSS 的,但其實我是 10 樓的,只是我每天都來這邊閒晃這樣子,」一開場就自我解嘲一番,顯示出他不拘小節且幽默的個性。

Keith 於 2015 年,在美國矽谷創立旅遊新創 Pointimize ,名字取自 Maximize the Points ,意謂「優化點數」──讓使用者透過他們所建置的平台,能夠讓各家企業發行的「優惠點數」,發揮最大效益。

Pointimize 於今年七月,與台灣新創競技場(TSS)帶隊的八家新創企業,共同以 #TaiwanRocks 展區,代表台灣參與香港的科技新創盛會 RISE Conference 。它更從眾多競爭者團隊中脫穎而出,獲得 Breakthrough 簡報競賽冠軍,即將於十一月代表台灣,出發前往葡萄牙,參與歐洲最大科技盛會 Web Summit 。

橫跨不同領域的「跳Tone」人生

如今以「矽谷新創企業家」的身份逐漸為台灣人所知,一路走來,Keith「跳 Tone」的跨領域經驗,十分值得一提:

在學術領域上,他在當時於日本九州剛成立的「實驗大學」──立命館亞洲太平洋大學念企管,然後回台念台灣大學新聞所碩士並赴日本東京大學交換,之後又到交通大學唸資工碩士,然後再赴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取得資工碩士與博士學位。

光看上述橫跨台、日、美的三張碩士、一張博士文憑,讓我們一度以為 Keith 是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沒有經濟上的後顧之憂,可以縱情投身跨領域的學術研究。

但實際情況,卻完全不是如此。

在工作經歷上,從大學時期起, Keith 就在日本打工:他擔任過速食店店員、媒體業實習生、體育賽事志工(同時間在校內還創立了兩個社團和成立了一個校園媒體),而新聞所時更最高同時兼七份差,此外他更在畢業服完兵役後,不當記者而去從事導遊工作,帶日本旅行團。然後因為日語流暢,進入台達電日本分公司從事業務開發工作⋯⋯

從 2005 年有了創業想法,後來赴美進修,到 2015 年確立方向付諸行動,Keith 花了將近十年時間。

更有趣的一點是,看似在商管、媒體、資工三大研究領域間游刃有餘,Keith 卻說:「真的不是自謙,我完全不是那種傳統定義中『會讀書』、『愛讀書』的料!」

求學過程中,從來沒被看好過──但「沒試過之前,不會相信自己辦不到。」

原來,自嘲「從小到大求學路,從來沒被看好過」的 Keith ,當年赴日念大學攻讀商管的原因,除了因為自知在當時台灣聯考制度之下,自己有著「沒辦法背書、背公式」的「學習障礙」外,在日本念國際大學,並且身為第一屆學生,讓他有種使用早期新創產品的有趣、新奇感。

有了在日本的媒體實習經驗後, Keith 回台等待服兵役的空檔念了新聞所,畢業後先在旅行社擔任導遊,接著在台達電日本分公司從事商業開發,由於所處企業偏向科技領域,他意識到想要在這產業中生存,沒有理工文憑將會成為職場晉升的阻礙。加上新聞所時期,因為和一群資工背景的高中同學,共同參加了清大教授蔡仁松老師,當時在 2005 年第一次開設的「高科技創業與營運」課程, Keith 心中浮現了「創業夢」,並且興起進一步研究相關領域知識,甚至出國攻讀博士的念頭。

「一個文組的學生,工作幾年已有了穩定收入,卻突然要『半路出家』念資工碩士甚至博士,大家聽到應該都會傻眼吧!」 Keith 笑著說:「但或許是我個性就是比較『不信邪』一點,從小到大,我只管自己當下的熱情在哪裡,然後想自己該如何離目標更近一步。面對別人質疑,我總是會反問:『沒試過之前,你怎知道我辦不到?』。」

幸運的是,當時交通大學資訊工程所,有個特別的招生方式:加開一組碩士班甄試,唯獨申請條件為「過去從來沒有念過理工相關科系」的學生。 Keith 便憑藉其強大的動機和豐富的跨領域經驗,以「戲劇化的方式」入學──但到美國求學的想法一直都在,在交大就讀期間,他同時準備申請美國大學的博士班課程,最後以一年半的時間畢業。

做研究不是為了文憑,是為了自己真正有熱情的領域

儘管對科技新創開始充滿熱情,也有了資工系的碩士學位,但要在美國名校的入學窄門,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科班菁英競爭,談何容易?

Keith 採行的策略是「誠實為上策」:坦承自己的不足之處(如程式撰寫能力等),但強調自己的跨領域經驗,同時很清楚地先訂出研究目標與計畫,「尋找有緣人」。

「當時,我非常想知道像臉書等社群媒體出來後,到底在美國造成了什麼變化,傳播模式又有什麼改變。」而這樣的研究『口說無憑』,必須要靠嚴謹的程式和數據分析為佐證,Keith於是鎖定美國資工相關系所的跨領域研究,寫好了研究計畫,忠實呈現自己的優劣勢,甚至直言「我取得文憑後,不一定會繼續學術研究,因為我對創業有很大的熱情」──

對Keith來說,做研究不是為了文憑,而是為了充實或補足相關知識,幫助自己學習真正熱衷的事物,這樣的「誠實」,反而讓他順利申請上 Columbia 、Arizona State 與 UC Davis 等多所美國學校。多方考量後,Keith選擇了願意提供獎學金,並在提交申請後第一時間回信的 UC Davis。

回憶在美國攻讀資工博士的經驗, Keith 印象最深刻也最感激的,是過去自己「想做就做,別讓別人告訴你不可能」的價值,在當地找到了發揮的機會,與進一步的啟發:

「例如當時我其實寫程式的能力還是不好,教授說沒關係,你就來當我的 TA(助教),我一邊教你一邊學。」 Keith 因此一連當了七個學期的 TA,功力大進。

此外,他曾於研究上曾提出一個假說,結果一度遇上瓶頸,甚至想放棄轉換方向。 Keith 向指導教授吳士駿(Felix Wu)求救,卻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如果你自己做的研究,都因為覺得做不太出來而自我限縮,你覺得這世界有人能幫你做出來嗎?」

教授認為做研究不應該侷限在自己所會的東西上,這樣研究結果會在一開始就受限。題目和方向,應該放在真正想要解決的問題上,即便現在沒有立即的方法能完成也沒關係,解決問題的方能夠一起找出來。

教授的一席話,不只促使他繼續前進, Keith 更從教授身上學習到凡事負責且盡力而為的態度,也讓他運用到日後的創業之路上。

會選擇進入 UC Davis 就讀,除為了專注於跨領域研究外,Keith還瞄準了校內精實的創業課程。為期一年的 Business Development Fellowship,除了讓他了解如何在矽谷創業、找投資人等實務外,他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尋找公司共同創辦人。課程結束之後,Keith 開始經營「研究生的點數旅行筆記」部落格,Pointimize 的創業路,在此時漸漸有了雛型。

Pointimize 參與今年 7/11-13 舉辦的 RISE Conference,獲得 Breakthrough 簡報競賽冠軍。圖/謝宏奕 攝影

沒有對未來趨勢的信念,就不會有 Pointimize

Keith 相信點數是未來趨勢,而現在「玩」點數玩得最兇的就屬美國,這也是Pointimize 最先將市場定位於美國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說,許多組織一開始發行點數是為了「忠誠度計畫」,但是隨著點數發行的數量越來越多,開始有企業發現,這些點數的發行量夠大,若能更加速點數的流通性,點數就會越來越像貨幣,而讓點數越來越好用,是許多看到這機會的企業的首要目標

Keith 提出一個問題:「當人開始擁有越來越多的點數時,這代表什麼?

他的答案是:當每個人手中都持有著一些點數,表示「除了政府外,人們開始相信更多由企業所發行出來的『(類)貨幣』。」

而決定(類)貨幣成敗的,未必限於「政府背書」與否,更根本的關鍵在於流通性和信任:例如大家會相信某大航空公司的里程數,但未必會相信路邊手搖飲料店的點數──因為其流通性低,倒閉風險亦較高。反之,有些航空公司的里程和點數,有諸多銀行的合作關係,發行量大,使用情境多,消費者就更願意蒐集他的點數。

區塊鏈跳進來後,把發行點數的困難性又降到更低。」 Keith 提出他對點數未來發展的看法:如今企業能夠透過區塊鏈去建造自己的信任機制,發行點數將變得更為容易,而更遙遠的未來,每個人甚至都可以發行自己的點數。按照這個趨勢下去,人們已不可能回到單純使用單一實體貨幣的年代。

但這樣的趨勢,仍會面臨兩大挑戰:

其一,當然是來自政府的限制與監管:「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目前仍必須與「中心化」的法定貨幣相互連接──而兩者之間進行交易時(如用比特幣換成美元),政府便能夠在這購買的「連接點」介入。此外如中國最近「封殺」比特幣,與先前美國政府的司法調查,也是政府強勢介入的鮮明案例。

其二, Keith 認為,當各類點數的發行越來越多,使用也會越來越複雜而困難。

上述兩大挑戰,讓他看到了創業的契機:人們會需要 Pointimize 這個產品,幫助使用者判斷如何「最佳化運用」手中的點數。而他也透露,目前「最佳化點數」的模式,其實只是個切入點,未來還有很多可以在這平台上運用的模式。

矽谷觀察:生態系完整,但絕不是沒有缺點的「創業天堂」

在美國成立新創公司,經營至今已經兩年,談到台美兩地創業環境有何差異, Keith 謙虛表示,這問題他其實說不太上話:「畢竟對矽谷來說,我也是個外來人(outsider)。」

「對我來說,創業最大的挑戰就是一個素人,要怎麼去把自己的東西 pitch 給一個本來就在那個遊戲(商業)市場中的人,」他認為,其實無論是在台灣或是矽谷,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他仍分享了自身參與矽谷創業者聚會的經驗:他曾經參與一個僅限旅遊相關主題的新創聚會,現場卻來了將近 200 位公司的 CEO ,這是在台灣看不到的現象。「矽谷在新創的生態系( ecosystem )上相對來說是相對成熟的,另外 Pointimize 市場鎖定在美國,需有來自美國的資金,有著良好的 Networking(人際網絡)也是必須,這是我選擇在矽谷創業的主因,」Keith 說。他將 Networking 比喻為 SEO(搜尋引擎最佳化):產品本身好,比什麼都重要,但如果公司本身產品好,卻不做好 Networking,還是可能會輸給那些產品做得較差,卻很努力做 Networking 的公司。

而與他人交往最大的目的,是要讓人知道自己對市場的想法、做產品的熱情和未來的規劃,更重要的是找到合拍的夥伴一起走下去。

但同時間,矽谷當然也有著成本高昂、競爭激烈的限制:「很多人講矽谷代表美國,我覺得不是,矽谷是全世界的矽谷。」Keith如此說。但也正因為全世界的投資人與人才都想往矽谷擠,因此房價高升、薪資高漲,新創公司燒盡資金後快速殞落的數字,遠比成功案例要多。

「每一個(新創)公司都要選擇自己最適合的所在地,沒有在矽谷就比較厲害這回事,」成本與風險,是要落腳矽谷創業前,最需要考量的因素。

Keith與團隊夥伴黃怡禎、吳度泓於 RISE。圖/謝宏奕 攝影。

別為創業而創業:這世界不差你一個人去「紀錄歷史」

對於近年來台灣年輕世代的創業熱潮,在政府「亞洲.矽谷」等政策推動下方興未艾。

身為矽谷創業者的 Keith,卻有著不同的看法:

「根據我的觀察,老實說,台灣如今不是因為『年輕人不創業』而經濟不好;而是有很多年輕人,『因為經濟不好,放棄低薪工作的機會成本低』而出來創業──從更宏觀的角度看,這是時代下的歷史紀錄。」

他觀察,如今許多的年輕人選擇創業,並非由自身意志決定,而是受經濟下大環境或媒體資訊影響──許多人認為工作無法帶來更多機會而紛紛創業,這是一個現況的歷史紀錄;而政府特別編列資金去「輔助創業」的行為,亦是一個反應時代的紀錄。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不是說這條路不好。但千萬不要為創業而創業,這世界上不多差你一個人去記錄這段歷史。」Keith 給夢想創業的年輕人,一句看似簡單卻直指問題核心的忠告。

他認為,創業必須源自於「創新」與「熱情」,更是從「腦中開始浮現(創業)念頭就已經開始」,接下來的創業路,不是從「新創公司成立」開始算起,而可能是漫長的準備、充實自己的過程。

因此要思考的,應該是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創業」這個念頭──而這個念頭,是否真能帶來改變?同時,這個念頭又有多強烈,強烈到讓你認為「非現在做不可,捨我其誰?」

人生的選擇不應是為了服膺社會期待,或是為了順應熱潮,」 Keith 說,如果只是因為一時的「熱血」,同時沒有充足的準備與堅持,一遇到市場無情的考驗,不論是事業或自己的信心,都很容易隨之曇花一現。

「條條大路通羅馬,但誰說你一定要去羅馬?」

在採訪過程中, Keith 不斷以輕鬆的口吻,敘述自己人生所面臨的每一個交叉路口。但其實,從學生時代至今,他不斷走在一條「尋找自己」、「不隨波逐流」的道路上。

他以諺語「條條大路通羅馬」中的羅馬,比喻「世俗定義的成功」,說明自己一路以來的想法:

「有些一出生就身在羅馬的人,對於那些努力想前往羅馬的人感到不解。但這世界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公平。我也和大多數人一樣,出生在離羅馬很遙遠的地方。」 Keith 說,但對於如今的年輕世代來說,首先要思考的,是「你是否非要去羅馬不可?」

而即使「非羅馬不可」,在如今沒有人知道「走哪條路必能成功通往羅馬」的情況下,那何不挑一條自己最喜歡的路走?

如今時代變遷速度太快,不論創業或職涯,沒有人能夠確保一件事會永恆不變,也沒有人能夠為他人的人生負責,「哪怕有個統計數據,說 90% 的人走某條路賺到大錢,但這些人是十年前走的,你能確定這條路現在還通嗎?」

與其痛苦地隨波逐流,「就挑一個喜歡看的風景嘛!」 Keith 微笑且堅定的說。

而對於自己當年留在台達電工作,與前往美國求學間的抉擇, Keith 認為兩者之間最大的「機會成本」其實不在收入,而是「青春歲月」──這牽涉到每個人的價值觀,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

他將人生定義成旅遊:有些人的旅遊想走得很深,有些人的旅遊想走得很廣。舉例來說:有人窮盡一生,想把把東京的每個巷子全都走遍,雖然他一輩子都在東京裡,但他卻非常了解這個地方;但也有人覺得每個國家都不錯,因此走遍了全世界 125 個國家。

Keith 則自認為是個沉不太住氣的人:「我自知沒有辦法做一個重複性高、過於穩定的工作很久。」因此多變且必須不斷挖掘新事物的創業節奏,正好符合他所謂偏好「走得廣的旅遊路線」。

另外,從大學時期日本求學、回到台灣攻讀碩士學位、前往美國攻讀博士並在矽谷創業,Keith 卻強調,不論出國創業、工作或留學,也要常保開闊的心胸,不要以為「國外月亮比較圓」,更不要覺得自己已經「看見世界」:

他舉自己為例,在 2000 年前往日本求學時,本以為自己已經跳出井看到這個世界,直到在美國後,他才發覺自己不過是「從一個井跳到另個井罷了」。

「剛離開台灣的時候,看到一些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做事方法,都會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以為看到了井外的世界。後來越走越多,才慢慢體悟到,日本是個井、台灣是個井、美國也是個井,誰告訴你跳到另外一個井就是看到世界?」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框架去想事情,沒有一個人真正看到這個世界, Keith 說,自己也只不過「稍微看過」美國與日本,說不定對創業家而言,在台灣、矽谷之外還有著更佳的創業環境。

相信自己的選擇,同時不只以批判角度,而是用更寬闊的視野去看待這世界──Keith 以自身一路走來的抉擇、經歷與觀點,帶給採訪團隊不少省思與啟發,也希望此刻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在人生道路的選擇上,能不再囿限於外界的條條框框,更加勇敢而堅定。

《關聯閱讀》
「前進花都創業去」──法國正對台灣創業家招手,你看見了嗎?
不為賺大錢、只求燃燒熱情──在加州,我看到浪漫瘋狂的美式創業家精神

《作品推薦》
一個對自己絕對誠實,坦然面對逆境的創業者──專訪富比世亞洲青年領袖,Snapask共同創辦人余佑謙

走進台灣巷弄,讓老師傅們的故事被世界看見──專訪藝術創業者陳普,一個「不擅長談夢想,不擅長抱怨」的實踐者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郭姿辰、附圖/謝宏奕 攝影

【新創次世代】再一次,我們在世界發光

台灣很小,世界很大,創業家的眼界與夢想,從不限於一時一地。
《換日線》與次世代創業家同行,不分產業、不分國境,我們將聚焦 100 位 40 歲以下,放眼全球市場的台灣新創企業家/團隊,分享她/他們一路上的經驗與故事。再一次,我們在世界發光。

創業團隊推薦/自薦表單:https://goo.gl/forms/dISEUiSttlXLAPa82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