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對自己絕對誠實,坦然面對逆境的創業者──專訪富比世亞洲青年領袖,Snapask共同創辦人余佑謙
圖片

一位三十多歲、具備跨國經驗、受到知名企業投資的創業者,應該是什麼樣子?在一般人的想像中,他約莫年輕有為、能力卓絕,充滿了膽識與魄力。

那麼,一位不滿三十歲,卻一樣具備以上條件的創業人,又該是什麼樣子?此時,人們大概會覺得,此人身上必定帶著初生之犢的天真與衝勁,勇猛更勝於前者,甚至頗有幾分大無畏的精神吧?

至少,在見到 Snapask 的共同創辦人余佑謙(Timothy Yu)之前,採訪團隊抱持的便是這樣的想像。

Snapask 是一個為學生線上配對教師的 App。它向名校招募師資,線上登記註冊,建立教育的人才網絡;同時,提供生在數位時代的學生一個便利的求知平台,利用文字、語音、圖像等方式,向線上教師群發問,並為其配對最合適的解答人選。

2015 年於香港上架的 Snapask,如今早已突破地方市場,打破不同國家教育系統的藩籬,迅速拓展到亞洲包括台灣、新加坡等地。

Timothy 在講座中向中學教師解釋「自主學習夥伴計劃」的合作成果及來年計劃內容。圖/Timothy 提供


換日線採訪團隊透過專欄作者張中宜的介紹,來到了 Snapask 位於敦化南路的台灣辦公室,拜訪這位年僅 28 歲,並於去年獲選富比士(Forbes)「亞洲 30 位 30 歲以下青年領袖」(30 Under 30 Asia)的新創界佼佼者。

初見 Timothy,他打扮乾淨得體、禮節穩妥又不過分客氣,帶著含蓄的微笑與我們一一握手。眾人圍繞著會議室的方桌紛紛坐定後,他亦不搶先開場,且整場訪談中,泰半時候都維持著不插嘴、不搶白的沉穩,沉穩得似乎有些守勢。然而,他對問題的答覆,卻也堪稱完整、漂亮而不老套,足見其見解,確實總結自凡事盡力親為的經驗值。

身為香港人,他的普通話與英語都堪稱流暢,但仍不時交替並用,隱然間自成一種節奏。

從小不走「安穩菁英路」──「外面總有些比這個更大的」

回溯 Timothy 的創業路,要從大學開始說起。

畢業於香港大學計量金融及風險管理系的 Timothy,曾短暫任職銀行,但在確立志向後,旋即辭去許多人夢寐以求的金融工作,投入了被視為高風險的新創產業。

過去,曾有報導提及 Timothy 出身公務員家庭,因而從小被灌輸穩定生活的重要性,似乎意欲突顯其成長背景與其後大膽創業的鮮明對比。然而,問及此事,Timothy 卻說,收入穩定的家庭帶給他的,並非對於低風險生活的嚮往,而是一個容許他無後顧之憂、自由追夢的環境。

有餘裕追夢,還須先有夢。大學時期的 Timothy,只是隱約知道自己追求的生活與別人不同,卻還未清楚把握理想的輪廓。

彼時,港大學生們多汲汲追求各大知名企業的實習、工作機會,唯獨 Timothy 對於那些「為工作而工作」,只為替履歷增添色彩,卻未能對任何事物建立真誠的興趣,並培養相映技巧的同儕們的不認同。於是,他決定給自己時間,離開港大,前往異國尋求新的刺激。

「外面總有些比這個更大的,所以我決定要出去看。」他說。

2010 年夏季,Timothy 如願以交換生名義,來到法國第三大城──里昂,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決定竟然就是他興起創業念頭的關鍵。

異國的景色、文化、美食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或許多少都替 Timothy 增長了見識及生活的樂趣,但真正啟蒙他的,卻是多數人習以為常的──異鄉人的打工現象。

Timothy 注意到,許多亞洲留學生為了在異鄉生存,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替餐廳打黑工,賺取每小時 8-10 歐元的微薄報酬,其所從事的多半只是例行公事,卻未進一步思量如何在工作的同時,也「替自己增值」。

惋惜之餘,他竟從中窺見商機:熱愛做菜的他,決定自己擔任大廚,操辦「宿舍外燴」,定期採買食材、烹飪中餐,再賣給宿舍裡愛吃中式料理的西方同學,賺取每人10 歐元的餐費。收入扣除成本,所得或許不豐,卻更具發展性。

嚴格說來,這可算是 Timothy 第一次由發想到執行的「創業」經驗,也是他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商業天賦。從設計菜色、建立商業模式到開發客戶,除了不必受雇於人、聽命行事外,最重要的是,他從這個「替自己尋找、創造價值」的過程中,理解到「價值在自己身上」,不假外求──工作如此,人生亦然。

兼顧現實與熱情,蠟燭三頭燒的「第三條路」

如果說,出國前那個在學校裡感到格格不入的 Timothy,只是被動的對現況感到不安,卻不確定該從何改變,那麼回國後的 Timothy,便是已然認知到自己的能力與行動力,並懂得主動出擊。

帶著全新的體悟回到香港,Timothy 馬上又一股腦熱地栽進了第二次的創業之旅,這一次,他找來幾個擔任家教的朋友,共同經營補習班。

Timothy 笑著說,當時還是大三生的他,並沒想過要在教育界做出什麼重大的改變,只是單純覺得當家教還要通勤很麻煩,且想做些「和別人不一樣」的事情,熱心遠多於野心。

相對於動輒百人的大型補教企業,他那間位在香港島砲台山的私人教室,就顯得輕巧許多。儘管只有 60 名學生,但師生間關係緊密、感情融洽,讓 Timothy 益發確定自己對教育事業的興趣:「我很享受教學過程,與學生一起了解不足,然後想辦法幫助他。」

在他眼中,小補習班所承載的,不是可以轉眼翻倍的資本,而是一個年輕人無可取代的熱情。

此時,一位學生的遭遇,成為他從事教育創業的契機。

這位即將考大學的學生,因無法繼續負擔補習費,決定放棄補習,令 Timothy 感到相當可惜,最後決定為該生免費補習,使他不至前功盡棄。學生的境遇,促使他開始思考教育資源不均的問題,他深知:「(免費補習一事)能幫一個學生,但不能幫全部學生。我能做,也不表示全部的人(教育從業人員)都能做。」

要改善這個結構性問題,開一間私人補習班是不夠的,普及教育資源,才能擴大影響力。

此時,不滿意現狀,就主動尋求突破,已經深植為 Timothy 的處事態度,於是,再度創業的念頭又一次浮現。然而,現實中的生涯路,並非一條筆直的康莊大道。就在此時,適逢 Timothy 大學畢業,面臨到要按照自己的心意──「畢業後創業」,還是順應家人期許──「畢業即就業」、為人打工的兩難。而他選了第三條路:既在教育領域創業,也進入外商銀行就業。

他說,以家人的立場,總希望他從事自己準備多年的金融專業。他並未責怪家人不夠體己,也沒有預設立場,排斥不同的可能性,反而抱持開放的心態,雙管齊下的嘗試,讓成果說話。

2012 到 2013 年間,他擔負銀行正職、繼續幫人補習,一面開發數位化的教育產品,蠟燭「三」頭燒。他卻說:「因為很有興趣,所以不覺得辛苦。」他肯定自己從三個任務裡分別吸取的經驗,亦用一年的嘗試作為對家人的交代,可謂無懼於燃燒自己,也要堅決換取一份面面俱到。

「承認自己的不足,從頭學起,盡量做一個通才」

一年後,他意識到要做好一件事,就不可能永遠分心。終於,他賣掉補習班,並利用賣得的三十萬港幣,再創教育新事業。

儘管有兩次小型的創業經驗,他仍自認新手,須要更高密度的學習,才能趕上夢想的藍圖。香港政府的「數碼港」,適時提供了他一個能互相切磋、討論的新創社群──那裡聚集了一群跟他一樣有抱負的創業家,其中幾位還成為他聯繫至今的創業導師。

「遇見他們,是一個很大的推動力。那裡什麼年紀的人都有,不只有年輕人,也有四、五十歲的 CEO,他們準備好就賣掉(原有公司)、辭掉(既有工作),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動能之外,他們也用自身行動啟發他「承認自己的不足,然後就從頭學起,盡量作一個通才」。

他認為,「這個世界不再鼓勵我們成為專才,因為唯有作一個通才,才不容易被取代。」

同樣的概念,也應用在他往後的國際市場開發中──「每到一個新的國家,我都先承認自己不懂,再去問當地懂的人。重點是一定要先承認。」

他更以過來人的經驗,建議年輕學子:「沒有一個行業可以幫助你,你選一個地方,把自己的天花板越設越高,multilayer(多層次的)的去認識更多人,才能真正發揮。別再想著要為履歷掛名,而去作實習生。

聽他這麼一說,再回想大學時,那個凡事都經思慮與考證的 Timothy,可見其今日的行為模式,都是對昔日所思所感的印證與總結。

走過瀕臨破產的低谷──「坦承失敗不自欺,才有可能再起」

產品開發、創業乃至於人生的共通,或許在於它們本質上,都是不斷試錯的過程,也因而必須面對大大小小的挫敗。即使辭去工作,專一於產品開發,亦不能使 Timothy 自外於挫折的試煉。

2016 年,Timothy 獲選 30 under 30,表面上看來應是豐收的一年,來自國際的殊榮,肯定了 Timothy 這些年來的努力,然而,事實卻剛好背道而馳:五月份,Snapask 面臨資金短缺,負債一百多萬港幣,只能借錢勉強營運,Timothy 坦承:「當時覺得真的要沒了,明天就倒了。」

創業的孤單與壓力,在艱難的環境下,更易被人性的脆弱彰顯、放大,進而影響到許多創業者的人生抉擇。而支撐 Timothy 堅持下去的理由,倒不是因為他認為放棄可恥,而是一向相信「只有能夠替自己增值的事情,才值得一做」的他,心中盤算:「為自己創造價值有快與慢 ,逆境中做事,成長會更快也更大。如果現在放棄,不是放棄公司,而是放棄大量進步的機會,未來不會有同樣的時機。」

選擇堅持,勢必找到解方,他於是又想:「原定目標無法達成,方法一定有問題,需要調整,」

調整的第一步,是承認錯誤。

「我看到投資人時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沒錢了、我們的產品不夠完美,但是我覺得它可以改變世界。」痛定思痛、改進優化、不自欺更不欺人、直白到讓人不得不感佩的態度,反而說服了該投資人繼續挹注資金,更成為往後較大的支援者。

不誠實必定會失敗,但誠實也並不保證成功。深諳風險管理的 Timothy,並不支持一味的堅持,相反地,他在為自己設定進步的里程碑時,也會設定停損期,並隨時為可能的失敗做好心理準備。

「我如果看到自己學習的速度慢下來,代表不是適合我的東西,這一點也要承認。何況就算失敗了,人生還是有其他選項。」而與創業前不同的是,在新創裡練過功,即使最終以失敗收場,經驗、人脈乃至於從不同領域習得的技能,都是個人帶得走的資產,千萬別覺得創業失敗,曾經耗費的心血就白費了。

無論順境或逆境,對自己絕對誠實

今年,Snapask 已經從草創時期的刻苦,經歷搜索商業模式的失敗,過渡到今日雖成軍不滿三年,但在亞洲四地都有駐點辦公室的榮景。而 Timothy 也從過去的單打獨鬥,到今日管理公司內的眾多員工。

過去只要嚴以律己、按照自己的步調行事,如今必須學習人資管理,找到能與公司配合的人才。談及他的管理哲學,Timothy 卻與對待自己沒什麼不同:不認同為履歷而履歷的他,徵才在乎的不是 CV,而是對方的熱情與學習動機。

一反於傳統企業「上對下」的單向思維、墨守成規,強調員工對企業文化的認同感、重視員工對公司的貢獻,Timothy 坦言:「個人目標與公司目標通常不同。例如有人來面試時,直接承認就是想把創業過程跑完,跟你一起 IPO(初次於證券市場公開上市)之後賺錢走人」,他卻不以為忤,因他在乎的本就是平行、雙向的承諾:「把人才放在對的崗位,公司在獲得個人貢獻的同時,也提供資源給對方支配,達成個人目標。當然,對方也要有靈活度,思考公司的資源能如何幫助自己」。

Timothy 親自參與產品團隊的研發會議。圖/Timothy 提供


與人相處,他的大原則只有一個:注重個人個體性的他,同樣尊重他人的個體性,不強迫說服、洗腦,「彼此不適合,承認就好」,對自己,他盡力誠實。

而對自己那份無論在順境抑或逆境中的絕對誠實,正是採訪完 Timothy 後,我所能總結出最教人深刻與欽佩的印象。其次則是他的謹慎、穩重、實事求是等特質。

或許,認定一個年輕創業者,就應熱血剛勇,也是被刻板印象綁架的我,一種過於傳統、不夠靈活的展現吧。 

《關聯閱讀》
比起害怕失敗,我更害怕後悔──我在海外創業,放手一搏的原因
台灣「魯蛇」,澳洲贏家──專訪澳洲Fashion Tour執行長邱靖宏

《作品推薦》
走進台灣巷弄,讓老師傅們的故事被世界看見──專訪藝術創業者陳普,一個「不擅長談夢想,不擅長抱怨」的實踐者
「台灣真的應該更有自信一點:日本設計不敢嘗試的,台灣做到了」──專訪林唯哲,以台日交流為職志的設計師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napask 提供

【新創次世代】再一次,我們在世界發光

台灣很小,世界很大,創業家的眼界與夢想,從不限於一時一地。
《換日線》與次世代創業家同行,不分產業、不分國境,我們將聚焦 100 位 40 歲以下,放眼全球市場的台灣新創企業家/團隊,分享她/他們一路上的經驗與故事。再一次,我們在世界發光。

創業團隊推薦/自薦表單:https://goo.gl/forms/dISEUiSttlXLAPa82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