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台灣巷弄,讓老師傅們的故事被世界看見──專訪藝術創業者陳普,一個「不擅長談夢想,不擅長抱怨」的實踐者
圖片

採訪:郭姿辰、劉又綺、張媛榆/撰文:郭姿辰/攝影:劉又綺、郭姿辰


不小心比約訪時間早到二十分鐘,眼前是一棟看似平凡住宅的矮樓,抱著提早叨擾的歉意進門,上樓後映入眼底的是帶有設計感、襯著暖暈黃光,挑高兩層樓的工作室。

工作中的夥伴領我們走上三樓的辦公室,裡頭明亮的採光,放置兩張長白桌、沒隔板的工作空間,只見陳普停下手邊的工作,一邊招呼我們,一邊進出張羅茶水。

身為日目視覺藝術 247VISUAL ART(註)的負責人陳普,和去年(2016)第一次拜訪相比,將頭髮理得極短,沒變的是戴眼鏡、蓄著短鬍仍不掩其年輕,一同坐下受訪的是與他合作多年的夥伴黃顯勛,身兼日目的視覺總監與設計師。

陳普(左)與黃顯勛(中)向採訪團隊講解作品的理念。圖/劉又綺 攝影


閒談辦公室換點,黃顯勛笑著說:「終於看得見陽光了,」去年他們就是在獨立工作室的地下隔間,執行專案《筆墨行旅》開場動畫,記憶裡那個空間少了自然採光,空氣中帶點儲藏室的悶味,可是,絲毫不影響他們的專業表現。

陳普帶著精簡的團隊,執行拍攝故宮博物院經典古文物紀錄片《筆墨行旅》,於今年四月獲得「美國休士頓獨立製片與國際影片影展」的金獎(Gold Remi Awards),與逐格動畫導演趙安玲合作的開場動畫影片亦獲得銅獎(Bronze Remi Awards)。

陳普是紀錄片的導演,他帶著團隊走訪台灣製作文房四寶的老師傅們,實踐「越在地,越國際」的精神,不僅賦與中華古文物新的詮釋方式,讓大眾更易理解經典,同時亦讓台灣走入世界。



走進台灣巷弄,拜訪國寶級大師

陳普播放紀錄片的同時,向採訪團隊說明:「我們發現台灣的製筆、製墨、製紙還有製硯,其實都是國際水準的,」紀錄片《筆墨行旅》分為「書法篇」與「繪畫篇」,由故宮方挑揀 20 件經典作品,包含唐朝懷素奔放揮豪的〈自敘帖〉到民國張大千慢描細繪的〈蘇花攬勝圖〉。其中,日目團隊巧妙將古文物與文房四寶「筆、墨、紙、硯」連結,走進台灣巷弄裡,拜訪國寶級的工藝大師們

紀錄片帶我們走進新北三重的製筆「文山社」,看陳耀文師傅用牙固定綁線,紮緊已放乾的筆頭,一個鏡頭流轉,「大有製墨」煮牛皮膠的的蒸氣奔騰,訴說墨條成型的不易,陳普手指畫面,「像這個製墨廠位於三重的一個小巷子,陳俊文老師的客戶卻來自世界各地,製作完直接賣到德國、美國、日本、中國。因為是手工製作、產量有限,所以有的客戶更提出長期合作的需求,」本來,隨著現代教育漸漸不教書法,內需市場下降,然而,這超過一甲子的工藝品,在國外卻復興耀眼了起來。

跨出北台灣,日目團隊參攝彰化二水的「董坐石硯」,董坐師傅細磨硯台,應和米芾書寫的〈紫金研帖〉,介紹至蔡襄喜歡的「澄心堂紙」,畫面便來到南投埔里的「廣興紙寮」,製紙過程的漂洗、打漿、壓水、烘乾,辛苦且繁縟,只為做出精細好落筆的手工紙,讓現代人好同理蔡襄追求源自南唐天下第一名紙而撰寫〈澄心堂帖〉的心願。

紀錄片中不論是米芾對硯台的考研,抑或蔡襄的愛紙,顯示北宋文人對文房清玩的美學品味,一如現代人對於文具設計的著迷與講究,更不著痕跡地展露台灣巷弄裡驚艷國際的高手群



他或許不是夢想家,但必定是個實踐者

當我問起,是否秉著讓台灣老師傅的手工藝得以在國際發光的信念製作這部紀錄片,陳普淡定地說:「其實我們是想讓這個影片畫面更豐富,沒有特別一定要背負使命感,只希望能用不同面向切入古文物,讓一般民眾可以更了解作品……」陳普與眾不同的地方在於,他不擅長說夢想,但絕對是個劍及履及的行動者

從就讀實踐媒體傳達設計學的碩三開始,陳普自行接案,直到 2014 年退役後,申請文化部的「文創產業創業圓夢計畫」,為期近一年的計畫,獲選的團隊能獲得創業補助,於是有了「日目視覺藝術」。然而從孵化孕育到穩定營運,陳普共經歷過三、四年「公寓客廳即工作間」的一人辦公室,爾後與兩位友人合作,再至目前結識六位正職夥伴的狀態,一路走來,都見其日益茁壯的足跡

在自行創業以前,陳普相較於同儕,其實已於業界蹲點多年,甫從高中畢業,就進入青禾動畫公司實習,大學期間也曾隻身到片場打工,研究所前期進入設計公司「自由落體設計」實習兩年,也因此認識現在合作的黃顯勛,奠定自己往後可以獨立接案的實力,以及認識志同道合的夥伴,陳普將這些視為難能可貴的機會。

「在創業的一開始,一定會有困難,但如果你要記得收入不穩,或業主很討厭等不好的回憶,當然就會覺得很痛苦,但是其實中間一定也有有趣的地方,譬如說你做的設計後來變成展覽的視覺、變成動畫等,其實對於設計師來講,都是一個滿容易有成就感的狀態,」陳普理解現實,仍選擇以樂天的態度面對。而比起在意收入,他認為相較之下,自己更重視設計與社會產生的連結,更在意完成的作品可以被眾人所看見

擅長攝影、影像設計的陳普,面對自己成為被攝影的一方則略為不適應。圖/郭姿辰 攝影


「專注在別人需要改善,還是自己需要改善,」是一種選擇

這幾年間,依據我們採訪的經驗,不論受訪者在哪個領域,多數的人均會公開或私下,直接地點出台灣產業環境所面臨的種種問題。然而,陳普卻給了另一種思考方向:

我覺得社會上需要改善的事情很多,就看你要專注在別人需要改善,還是自己需要改善上,」陳普認為,在台灣不管是民間擁有的技術、設備、或是租金成本等費用,在台灣的環境創業,都算是相對友善的。而凡事自省,更可說是陳普的處世哲學:「如果你一直覺得是別人的問題,那自己就會很不適應這個社會啊!」他選擇保留批評,專注於自己可以努力的方向。

然而陳普語鋒一轉,「應該是我們的發展算是比較順利,所以我們才可以這樣講,一定有比我們遇到更多困難的設計師,可能沒有辦法跨過去,」坐在一旁的黃顯勛忍不住補充:「我覺得陳普是比較客氣,應該可以稍作修正,可能是因為我們在設計的方式上,讓客戶看到新的可能性,所以願意主動且友善的幫我們延展關係鏈。

黃顯勛接著說:「因為他(陳普)在創業的過程中,我們看他,其實背後也有很多辛苦,可是他選擇的角度是很樂觀的、正向的改變自己。他創業,真的幾乎就是一天 24 小時、一週 7 天都在工作,」陳普則在一旁冷靜吐出:「其實還好」。

不過,黃顯勛確實精準的點出陳普創業歷程看似「順遂」的背後關鍵──重視每一個合作機會,讓客戶把自己帶到下一個專案

「當然我覺得運氣非常重要,」陳普一貫謙虛,因為大學同學推薦的關係,他結識爻域互動科技設計總監陳弱千,進而擁有與爻域創辦人范赫鑠合作的機會,陳普在訪談的過程,不斷強調在設計《筆墨行旅》時,是受爻域方邀請一同向故宮投企劃,而整個核心概念源自范赫鑠──提出「外境、意境、心境」,跳脫介紹文物本身,進一步「揣摩古代文人或畫家創作時的過程與心境」,「我們很喜歡范先生用現代的方式把古文物介紹給新的世代。」黃顯勛如此認同。

業主給予創作空間,讓藝術設計走出新路

不可諱言,新穎的敘事手法也需要業主支持創作者,給予空間且願意一起嘗試。

陳普打趣地分享,在提案的過程,「我們有先提出一些『我們以為故宮會比較習慣』的方式,但他們的主事者,卻覺得有些企劃可能有點無聊,」這顛覆了我們以為擁有近百年歷史的故宮博物院,比較保守、不願創新的形象。

追問是麼樣的形式讓故宮覺得可以更創新,陳普答覆像是《筆墨行旅》動畫片中逐格動畫的敘事手法,故宮一開始就相當欣賞;反觀紀錄片原先只計畫中規中矩地介紹文物的原件,卻遭故宮表態「稍微無趣了些」

於是日目團隊放手提出一些新的角度切入文物。陳普舉例,在介紹郭熙〈早春圖〉時,他們便運用郭熙提出的山有三遠透視法──「高遠、深遠、平遠」:「我們後來就決定用空拍機去拍,高遠、深遠跟平遠三個不同的視角。」完成的作品,透過攝影的運鏡,讓實際山體與畫作〈早春圖〉交錯,經由陳普的介紹,讓採訪團隊不住讚嘆,一眼便理解各個構圖法的空間概念。



此外,他們更特別走訪中國、台灣各地,找到與經典繪畫相對應的場景。例如在張家界市拍攝〈明皇幸蜀圖〉中的山體,到中國濟南市親探〈鵲華秋色圖〉中的鵲山與華不注山,穿越時空與元朝趙孟頫見同一座山,陳普感嘆,「真的長一模一樣,只是這邊都已經蓋滿高樓大廈,」他們搭乘計程車,穿過垃圾場、跨過鐵皮工地,最後才順利取得畫面,「覺得那個畫跟實境,能相應對照其實真的滿有趣的。」

當他們打動自己的時候,也獲得故宮的認同與賞識,漸漸地與故宮合作的機會也變多了。



重視每一個機會,勝過抱怨產業環境

「我覺得,如果你可以把握住身邊發生的每一個機會,其實每個人的機會都非常多,但當你只限定自己去看、去做某一類型或某種規模的東西(設計或創作),或覺得自己一開始就要達到某個創作者的名氣,那你可能永遠都做不到,甚至會覺得這條路根本就走不下去。」

陳普在這多年的創業生涯中體悟:發展順不順利,其實很大部分取決於自身的心態。

他說明,例如做為一個創作者,一開始不妨就從服務親朋好友開始,「如果你一開始就只想接大案子,那你必定會覺得這條路是很艱難的,」陳普點出自身在輔仁大學兼課的觀察:「(有些學生)就是不願意自己動手做,因為現在很容易看到厲害的專案,可是從這裡(發想)到那裡(完整成品)的距離其實很遠,」陳普用手比劃,強調實際動手,盡力完成作品,同時想辦法讓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才是初入行時最重要的事。

而不論是實習或者是參賽,讓作品曝光的方法很多。他說到其中一個客戶誠品,正是因為自己參與了香港環球設計大獎得到金獎,由學校老師引薦而得,「有各種機會的話,其實就要盡量去試,」這樣才會慢慢形塑出未來的雛型,有頭緒怎麼走之後的路。

儘管不是一開始就擅長,也要選擇試著挑戰。

陳普坦承自己在研究所接誠品的案子時,其實沒有相關經驗:「像我接誠品的案子,那時客戶要我拍一個紀錄片,我以前沒拍過紀錄片,但他們就是願意給你去嘗試的機會。我覺得在學生時期,其實每個學生都有蠻多這樣的機會,但是就看你有沒有把握,不斷學習精進,盡力執行到能讓對方滿意,」陳普說。

「盡量 focus(專注)在自己可以表達的東西,而不要 focus 在這個社會帶給你多少困難。」

儘管絕大多數人都說,在臺灣,藝術設計這條路不好走。然而陳普分享了其中一種走法。這,是他走出來的路。

日目視覺藝術成員與實習生所組成的團隊。圖/郭姿辰 攝影


註:日目視覺藝術有限公司,日目 247VISUAL ART,黃顯勛本要介紹「日目」的命名由來,卻說道:「這個超酷的,而且很多人都看成白目。」陳普在一旁接:「這樣比較好記」。

「沒有,『日目』就是每天看到的東西,又因為日、目只差一個筆劃,很有邏輯感,」陳普後來面露認真的解釋。我恍然,「喔,是一二」,陳普點頭,「對對,所以就會有數字跟中文結合的感覺,然後那 247 其實就是 24 小時一個禮拜 7 天,隨時隨地的概念。」

《關聯閱讀》
最好的,還在未來──專訪被日本歷史記下一筆的台灣雕塑家余連春
「臻於完美,是我對時尚設計的信念」── 此刻,我終於成為全美頂尖的帕森設計學院新生

《作品推薦》
「台灣真的應該更有自信一點:日本設計不敢嘗試的,台灣做到了」──專訪林唯哲,以台日交流為職志的設計師
「矽谷只是一個地方,更重要的是人,」──Unicorn 執行長施凱鈞:「溫良恭儉讓」的環境不會讓台灣進步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劉又綺 攝影、附圖/郭姿辰、劉又綺 攝影

作者大頭照

【新創次世代】再一次,我們在世界發光

台灣很小,世界很大,創業家的眼界與夢想,從不限於一時一地。
《換日線》與次世代創業家同行,不分產業、不分國境,我們將聚焦 100 位 40 歲以下,放眼全球市場的台灣新創企業家/團隊,分享她/他們一路上的經驗與故事。再一次,我們在世界發光。

創業團隊推薦/自薦表單:https://goo.gl/forms/dISEUiSttlXLAPa82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