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壯遊之後,我對這世界充滿迷惘但仍努力思考改變

在壯遊之後,我對這世界充滿迷惘但仍努力思考改變

鼓吹海外壯遊及異地深造的風氣,無論是公家單位或者私營機構早已行之有年,現今檯面上所能觸及的遊歷分享更是爆炸性增長,只要有人、有空間,隨時都可以藉由談話來場漫遊。

在志工協會服務期間,不難發現許多即將加入的夥伴們,將有經驗的講者視為眼前一道曙光,嚮往不久的將來哪天藉由親眼看見的,或許成為點亮自己甚至照亮他人的火焰。然而事實上,壯遊回來後,有更多的人是加倍迷惘且自我懷疑的。

行走異地的結果仍是迷惘

「我不要,至少短時間內,我是絕不回印度了。」回到台灣後,每每與人分享見聞,還是不禁眉頭一皺,腦中浮現那對車窗外流落街頭的飢餓母子,拍打車窗用眼神告訴你「富足如你能出國,卻不願溫飽我一餐?」的畫面。好長一段時間我真的不想、也不願面對這個比想像中更殘忍的世界,地球之大而我卻如此渺小,只剩時間成為療癒身心的最佳良藥,沉澱後才發現回來後度過好一陣子高壓的日子慢慢適應,是來自於原先那個無知的自己。而德里街道上帶給自己的衝擊,只不過是因為我尚未親眼見過罷了,只是見過之後,又怎麼樣呢?

印度據點。圖/Trina 提供

組織希望解決的是印度滿街未成年勞力的問題,旅程中恰巧目睹從工廠救出的 39 位童工(詳見上一篇〈面對比你想像中更殘酷的世界,我們該拿幸運做什麼?〉),儘管在與志工嬉戲與陪伴後,隔天廣場上交錯的排球拍打聲與笑鬧聲,此刻的天堂讓前晚身在地獄的自己恍如隔世般,離開據點回程的快速道路上全身仍瀰漫著深層的無力感,想起那句身旁許多友人的質疑:那麼多有心團體在做關心社會議題與消弭階層差異的事,救得了少部份的這些人,卻又真正改變了什麼?

社會議題不像考題一般單純 但盼望大家聯手解題

對我而言,人必定會相互影響的,不可能你單一覺得獲得或付出,就如同與另一半相處時,無法精準量化愛的多寡與效益。世界的問題很難由一件事、一群人經歷某段時間就被改變,但某些事情會因為今天你的參與,影響到更多人的關注。當然關注的力量可好可壞,比如說小燈泡事件(健忘的人們還記得嗎?)被媒體無限放大的優劣影響就能略知一二;而議題的解法也不是紙上考題,選個 A 就答對接著交卷得分,社會企業及這些團體就如同出了一道申論題給更多人填答,你說題目出得不好也行,方向錯誤也行,至少拿到考卷的人都在思考著怎麼答題,只是當你轉頭閉眼,關起感官時,這世界就真的不會改變了。

「因為我完成了這段過程,說不定我們會為一個看似混亂的年代為榮,因為我們經得起這樣的混亂。」──by 一直敬愛的焦安溥

每到年底總會有新年新希望這類的活動,2017 年跟往年不太一樣,只期望我們都能瞭解任何發生的事都同等重要,即使所見再黑暗都別放棄追求良善,似乎就足夠遠大了。

《關聯閱讀》
短期國際志工,只是一個虛幻的「彩色泡泡」嗎?──我的國際志工紀實 (中)
我的第一份印度工作──為偏鄉村民們編圖書

《作品推薦》
當我踏上非洲史瓦濟蘭──少了父母陪伴的孩子教我如何對世界溫柔
「面對比你想像中更殘酷的世界,我們該拿幸運做什麼?」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rina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