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比你想像中更殘酷的世界,我們該拿幸運做什麼?」

「面對比你想像中更殘酷的世界,我們該拿幸運做什麼?」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Oscar Wilde
「我們都深陷汙泥,但仍有人仰望星光」​──王爾德

捷運站口的大誌(The Big Issue)銷售員揮舞雙手,月初最新版雜誌出爐,瞄到天團封面估計銷售量不會太差,還沒購入前這段王爾德的文字,腦袋閃過帶志工出印度梯隊的畫面,明明剛從天堂般的史瓦濟蘭回來,上個月在印度德里市區的無力感仍未被填補。​

​起初只是抱著窺探嘈雜又神秘的國度心境,抵達後此起彼落的喇叭聲不構成警示作用,只是告訴你「老子來了別擋路!」,眉頭隨著路人情緒緊張,畢竟還得顧及隊員的人身安全,直到進入據點後一片祥和反而顯得不太真實,剛適應當地狀況後,身體也跟著隊員接連的疾病急轉直下。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抵達後此起彼落的喇叭聲不構成警示作用,只是告訴你「老子來了別擋路」。圖/Trina Sung 提供


面對未成年童工,我們可以做什麼?

那晚據點鐵門大開駛進兩大卡車,擠滿方才從非人道工廠救出的未成年勞力,他們飢餓、眼神空洞略顯膽怯,為了工作而粗糙染色的雙手微微顫抖,同時隊員情緒上緊繃造成輕微休克,急診室中傾注了盤根錯節的思緒。

​翌日凌晨,孩子們集體盥洗、早茶、瑜珈、進食,在玩樂中與志工熱絡起來,草地上排球起落,吆喝歌唱著輸贏,映著石屋後整片粉紅的彩霞,相對孩子前晚惶恐的眼神,那些啜泣的小寶貝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

圖片說明(不放請把這對話刪掉)

志工進廚房幫忙廚師大叔做印度烤餅。圖/Trina Sung 提供


晨間瑜珈時間最後我們都會雙手合十並發出"ॐ"(嗡)的共鳴聲,摹擬嬰兒初生時的聲音,代表萬物皆空,回到最原始的靈魂狀態並和平的收尾,我總覺得這是印度種姓制度下某種最深層的渴望,又因為隨遇而安(莫可奈何)的性格,讓前往機場的巴士司機集體伸手要小費時,我一聲拒絕後也泰然搖頭聳肩地放棄,命中注定沒有的,強求也不會是你的。

回程的街道同樣嘈雜,車窗外乞討的婦人手上還有嗷嗷待哺的嬰孩,我無所適從,深知給了這對婦孺,下場是換我身無分文的乞討,那句被印度選上的傳說我還是很模糊,甚至在回台灣的隔天,因為點了一份套餐而淚灑餐桌,自責無法扭轉世界的不公平以及消化悲傷的能力,面對比你想像中更殘酷的世界,我們該拿幸運做什麼?

更多拯救童工影片:


Rescued child slaves reflect on their new dreams

《關聯閱讀》
你真的準備好當「志工」了嗎?當善意變成傷害,人道救援的陰暗面
25歲的危機──在烏干達兩年志工後回台灣,問題變多了、相信的事情卻變少了

《作品推薦》
NGO的工作觀察──濟貧,不是錢丟進來就能解決
體驗世界,「即便工作得像奴隸,也是最快樂的奴隸 」──我在立陶宛音樂祭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rina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