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世界,「即便工作得像奴隸,也是最快樂的奴隸 」──我在立陶宛音樂祭

體驗世界,「即便工作得像奴隸,也是最快樂的奴隸 」──我在立陶宛音樂祭

承認一開始忐忑勝過於興奮,畢竟沒認真唸過地理的我,連立陶宛在歐洲的哪個方位都說不上來,預計參加的藍調音樂節,位於一個離首都 4 小時車程的小鎮,這個舉辦了 20 年的在地節慶,我還以為就是場演唱會,心想不就是藍眼睛白皮膚的春浪嗎?訂了機票搭上飛機,還足足轉了三次機,來到了好似火車站大小的,不,可能比台北車站還要迷你的維爾紐斯機場,出了大門也快午夜 12 點了,標示攝氏 9 度讓夏季裝備的我不願於機場內再度過任何一分鐘,投靠一間簡陋旅館便迎接嶄新的旅程。

迷你的維爾紐斯機場。圖/TourMatchi 提供

隔天前往公車總站買要去營區 Varniai 的過程也算得上曲折,售票員清一色上了年紀的白髮婦人,膽戰心驚地跟她們解釋我的國際學生證全球通用,她們卻執意我不是立陶宛學生給了我成人票價,足足多花了一倍也只好認命把行李扛上車,風塵僕僕的 6 小時,眼前的公車站,我不誇飾,簡直可以用鳥不生蛋雞不拉屎來形容。

上了營區老闆的車,我們經過大片樹林抵達營地,映入眼簾的竟是一望無際的波光粼粼,當人們帶著一顆乾淨不期待的心,任何事物都值得被記錄,很輕易的因為小事而感到幸福,甚至雜誌上的一串語錄而陶醉不已。

我們鏟土、舖路、刷帳篷、淨灘,為週末為期兩天的節慶做足準備,與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夥伴努力,事前的準備既粗重又辛苦,眼看著提前來搭帳棚參與的人潮越來越多,一部部露營車就定位,心裡也跟著澎湃,禮拜六一早我們就被舞台的試音震醒,原本舖坪的空地全都擠滿了帳篷,一邊的沙灘有人嬉戲追逐也有人享受日光,而另一邊舞台前大家隨著台上音樂恣意擺動,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聚光燈那樣沉醉。

這兩個禮拜,我們 9 個來自世界各角落的志工擠滿一間上下鋪小木屋,加上一張小木桌變幾乎看不見地板的空間,沒有冷氣還時而沒熱水,卻感到幸福,每當工作粗重難耐,我們就即興改編歌詞發牢騷,假如熱到受不了,就相約下湖洗澡,每晚在外頭生火以各種不同的語言乾杯,微醺之際伙伴吐露的真心告白總是令我熱淚盈眶。

「無論你從哪裡來,什麼膚色,說哪種語言,這幾天相處下來,管你懂不懂我在說什麼,總之我真的很愛你們」──David from Lithuania

我們在這工作像個奴隸,吃飯像個奴隸,喝酒也像個奴隸,卻是個最快樂的奴隸家族。──Gabija from Lithuania

聽著聽著,也許是酒精起了作用,頭頂上的滿天星空漸漸模糊。

有時我們穿上橘色的工作人員背心淨灘,遇上前來遊玩的旅客與我們聊天幾句並讚嘆立陶宛的美然後邀杯共飲,我深深同意立陶宛的美,絕對不只風景。

最後幾天的 free days,當地的夥伴們提議到度假沙灘 Palanga 來場兩天一夜露營,營區老闆一早就幫我們打包了兩大箱糧食,每個人都穿衣服背著睡袋就上路,看到波羅的海,一幅在地理課本上才看到的景緻,我奔向海岸與西班牙女孩挑戰強而有力的浪花,神奇的是這片海不死鹹也不刺眼,踏累了再躺下享受陽光親吻肌膚的慵懶,傍晚前往大街上尋找餐廳,這是「奴隸家族」第一次上餐館,上菜前玩起了節拍遊戲,簡直是最才華洋溢的奴隸們!

沿著彷彿墾丁大街的夜市玩各種遊戲──吊娃娃、拳擊機、碰碰車,接著進酒吧點了啤酒高塔,陶醉在旋律裡,圍繞著彼此高聲唱歌,儘管酒吧的燈光明亮,這群任勞任怨亦能歌善舞的夥伴仍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出了酒吧互相攙扶著走進沙灘旁的叢林攤開睡袋,餘光盯著晨曦伴我們入睡,我想不到更簡單卻又如此滿足的人生了。

那段令人不斷回味的日子,儘管只有短短 1 個月,除了立陶宛也趁著地利之便繞了波羅的海三小國一周,用自己的方式將存下來的預算節流,時而搭公車搭便車,可能住青年旅舍或當個沙發客,搭便車時與車上的兩個孩子玩了立陶宛文的猜拳,住沙發時品嘗道地的粉紅甜菜湯,以當地人的態度去過原本截然不同的生活,每個選擇都表示著部份的失去,很慶幸放棄了台灣的工作去走這一趟,也相信每個選擇都意謂著將改變某些人的命運,我的生命故事絕對不止於此,誰說環遊世界需要中樂透,以一根迴紋針換得一棟房子都行的通,我開始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無限可能。

《關聯閱讀》
人生中可能難再擁有第二次,我的冰島志工體驗
「出走一次,就懂」──這裡沒有標準答案,只有自己的雙腳和自己的路

《作品推薦》
在世界流浪,面對此生不再相見的陌生人們,我們更能吐露真情
在美麗的匈牙利街頭唱台語歌,我實現了街頭藝人夢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ourMatchi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