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打拼,能不能「站著,還把錢給賺了」?

出國打拼,能不能「站著,還把錢給賺了」?

「能不能站著,還把錢給掙了?」──「張麻子」,電影《讓子彈飛

前陣子,友人傳了一則新聞給我,內容是關於台灣人在澳洲打工,因為「不認同一個中國」而遭到澳洲當地的陸資雇主解雇。他想知道我的看法,而我的回答很簡單,就是請他去看這部電影──《讓子彈飛》。

這篇文章接下來,想跟您聊聊在現實環境生存下去的「另類思考」。

「出國打拼」第一課:不管喜不喜歡,形勢比人強

首先,如果想要出國打拼 ,請一定要了解到現在世界上的真實情況:一出了國門,如今台灣人在世界各國的處境──包括國家是否為當地政府承認;外交單位是否在當地有影響力;乃至政府、企業在各國的投資⋯⋯等等──通常都比中國人弱勢很多。

中國企業、中國人在近十幾年來,早已經散居全世界,有龐大(且舉全國之力在「大國崛起、影響世界」)的經濟體和政府在背後撐腰,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不論在身為台灣人的你我、或其他國家的政府和人民是否感到反感,「聲勢」無疑都早已淹沒台灣。

在這樣的客觀條件下,當然,你可以選擇堅持爭取自己的權益、捍衛自己的尊嚴。究竟要不要在中華民國護照外皮貼上「表達信仰」的貼紙,或是要不要向沒有道理的中資雇主低頭,這都是個人的決定,結果當然也是個人承擔。就像新聞中的主角們,有的選擇「忍辱負重」;有的選擇「挺起腰桿」,寧可辭職或被解僱一般。

但在我個人眼裡,台灣人年輕人面對這個巨浪,似乎普遍覺得只有「強硬對抗」這一招,而忽略了台灣人最擅長的:「靈活應變,見招拆招。」

我們先從「長輩們的智慧」當個小例子,開始講起吧:

「理想」中,我們應該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看到「中華民國(台灣)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在雪梨看到「中華民國(台灣)駐澳洲大使館雪梨分館/領事館」。但是,真實世界中存在的是,「駐雪梨台北經濟文化貿易辦事處」──原因相信大家都知道為什麼,政治、歷史的問題在這裡就不再累述了。

如果,真的「為了面子」,中華民國外交部一定要強硬地使用前者,澳洲政府勢必不會同意。但如果連駐地的官方機構都沒有,台灣人在澳洲發生緊急危難時,誰來協助處理?移民當地的台灣人或僑民來台的相關僑務,誰來負責?兩地政府和民間之間的工商、經貿、觀光交流,難道都要全部停擺?

任何一個國家在選擇「讓中國屈服」還是「讓台灣屈服」的難題中,結局總是很尷尬卻無比現實。各國政府「在商言商」、「西瓜偎大邊」誠然讓人不滿,但我們也需要知道,現實不見得是「非要對方選邊站」不可,外交劣勢的客觀事實下,保有「有實無名的」大使館、官方交流機構,正是「形勢比人強」下,不得已的折衷手段。

這是政府層面,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個人層面:

只能熱血衝腦「硬碰硬」?我的澳洲職場工作實錄

在《讓子彈飛》電影裡,「張麻子」與「湯師爺」的一段對白堪稱經典──拿槍「站著賺錢」,得在山裡(走體制外路線);拿官印到城裡(按照當地體制或「潛規則」),則只能「跪著賺錢」(犧牲個人或國家尊嚴)。能不能站著,還把錢給賺了?

我認為還是能,但要「靠智慧」!靈活應變是解藥,正如同真實世界裡的「台北駐OO經濟文化辦事處」。

先舉個小例子。有次我坐中國的國籍航空,誤點嚴重,上高空後發飛機餐,份量不多,大家肚子都很餓。

前面的陸籍乘客兇巴巴喊:「乘務員,還有沒有?再來一個餐盒!」

一秒得到的答案是:「沒有!」

我的問法是:「不好意思,我今天趕到機場比較匆忙,沒吃早餐,如果餐盒一會兒發完了有多的話,方便多給我一個嗎?謝謝您。」

十分鐘後,空姐跑來說:「先生,真的都發完了。但是,你不介意的話,乘務員吃的有多,給你一份吧!」

除了伸手不打笑臉人之外,比表達自己意見更重要的,是要用對方聽得懂、嚥得下去的語言。

我目前的工作,是澳洲當地旅行社的導遊,平均一周要帶至少三團中國遊客。什麼「神奇」的顧客、什麼尖銳的問題,我都遇到過──

先不談各種旅途中的「文化奇觀」了,舉凡動輒:「蔡英文當你們總統,你覺得她怎樣?」「你肯定支持台灣獨立吧?」「你們台灣人愛講亂七八糟的民主,就是亂⋯⋯對吧?」等等有意無意,針對我台灣人身份的尖銳問題;到明明自己先提政治敏感問題,卻又偷偷開著錄音筆或手機,準備「一個不滿意」就上報公司,客訴「導遊愛談政治挑釁旅客」的行徑。嚴重的,甚至聽過帶團導遊受不了撕破臉,和旅客起了肢體衝突,因而鬧上法院、兩敗俱傷的案例。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一開始還不大曉得怎麼應對,心想自己不過是個遠渡重洋,到澳洲打拼的「打工仔」,還是隱忍一下好了,但心中難免悶著一股鳥氣影響工作心情,再加上「不回應」,也像是默認對方的說法。

只是,如果火氣上來「怒嗆」對方,不只生意做不成,甚至可能影響到我自己在澳洲的工作,犧牲了這份工作的其他美好之處,和現實上的收入。(可能有人會說,很簡單就別做要接待大陸人的工作啊!但說起來容易,事實上國際旅遊業,如今幾乎已經不可能不遇到中國旅客)

所以,到底該怎麼辦?

帶中國遊客時,常會有針對台灣人身份的尖銳問題。圖/Shanti Hesse@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靈活應變「反將一軍」,邊交朋友、邊把生意給做了

後來,從一次次的經驗中,我慢慢找到了應對之道──正是前面說的「見招拆招、靈活應變」。

客問:「蔡英文當你們總統,你覺得她怎麼樣?(然後講一堆台灣經濟衰退、社會亂象等)」
答曰:「畢竟是多數台灣人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做得不好、不喜歡的話,四年任期一到,就把她給換了。」(對比某卡通人物的「修憲」改任期)

客問:「你們台灣人,就是如何如何⋯⋯(種種聽來十分刺耳的批評挑釁)」
答曰:「老兄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什麼『你們台灣人』,習主席教你這樣『分化民族』嗎?」(我沒說自己是中國人,只是以對方說法反問回去)

客問:「你到底支不支持台灣獨立?(然後就是落落長的「中共犯台論」)」
答曰 : 「你說(台灣)獨立就要打仗,那如果我們真打仗了都得上戰場兵戎相見,你會怎麼想呢?」(一樣把問題丟回去)

這就是所謂的「擦邊球」,既是對方提問在先,只要沒有因此怒火攻心、起言語衝突,就算被客人偷錄音,也不會造成工作上的困擾。而事實上多數客人見到這樣的回答,也就哈哈一笑不再繼續追問、自討沒趣。

當然,客人還是有種種其他尖銳的提問,無法一一列舉回應方式。但我通常最喜歡帶著微笑,緩緩回答:「那麼大哥(或大姐),您自己是怎麼想的呢?」對方再「回球」以後,就有節奏,知道該怎麼接──

遇到能聊得來的,就簡單幾句聊下去;實在無法溝通的,就用「大易輸入法」:「懂了!感謝補充。」「哎呀!其實您心中的想法也是很多人的想法阿。」或是「好好,出來玩,咱們聊點開心的!」(換話題)

對我來說,每個人有其心中的主觀信仰和價值──我不會硬將自身價值套到對方身上,而對方若硬要套價值觀到你頭上,也沒有必要和他一般見識。即使剛硬地說:「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中共才是萬惡獨裁政權!」然後講到對方啞口無言、面子盡失或怒火攻心,好像「很爽」,但除了一時的快感之外,到底對真實的國際現況或個人職涯,有什麼幫助?

我從來不會忘記自己是台灣長大的小孩,但是我人在異鄉工作,也不會笨到去得罪客人。帶著腦袋說話,轉來轉去,把對方也繞進去就對了。這種意識形態鮮明的討論,非要「講清楚、說明白、辯到底」不可的話,到頭來可能就是要撕破臉、要打架、要打官司。

但是能不卑不亢地在談笑中舉杯,把生意給做了、把朋友給交了,把目的給達到,才是生存的硬道理。

跨國職場,永遠會遇到「價值觀大相徑庭」的人──如何應對,是選擇

其實,出國打拼,不管是打工渡假、念書還是工作,多數人都有一個類似「平安退伍」的目標。  

在台灣,我們自己有著自己的信仰和認同,即使也有許多針鋒相對的價值衝突,畢竟多數人還是有相對接近的社會、文化、國民教育背景。

但一出國門,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打工渡假要面對不同國籍的旅伴、室友、同事、雇主;念書還要加上助教、老師、同學的人際網路;工作則更是複雜,還要處理和客戶、潛在客戶的關係⋯⋯。

重點是,在這一切的海外人際網路中,一定會遇到大量跟你宗教、信仰、價值觀、國家認同大相逕庭的人。

而每個國家的政治制度、社會氣氛、文化脈絡、法治標準、主流價值⋯⋯,也都截然不同。至少絕對沒有「台灣的價值適用全球」這一回事。

如果在海外遇到這些價值衝突的問題時,仍願意咬著牙關「維護尊嚴」,扛著「正義大旗」揮舞,死活要個說法,不惜「玉石俱焚」,當然是一種選擇。我更要由衷向您致敬。

但既然「戰線」都拉到國外了,如何運用有限的資源,達成「平安退伍」的目標;靠靈活應變與幽默感化解衝突多交朋友,而不是往別人的信仰深處猛踩,這是我的小建議。

喔,對了!回到文章開頭的案例,在包括澳洲在內的許多國家,其實仍有「法治」作為權益受損的最後防線,如果雇主是因為意識形態等與專業表現毫無關係的理由,非法解僱員工,是可以循法律途徑伸張正義的。

也要再強調一次,本文絕非鼓勵「忍氣吞聲」,對所有合理、不合理的待遇「照單全收」,而是老話一句:「出門在外,入境隨俗。」認清環境的現實,審視自己的條件,然後做出屬於自己的選擇,並且願意承擔結果就好。

誠摯祝福在海外打拼的台灣朋友們,都能夠「站著,還把錢給賺了!」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英皇電影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