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傷意外「不意外」?關於隧道車禍,我們是否「畫錯重點」?──10 張告示圖,看澳洲如何捍衛勞權

台灣工傷意外「不意外」?關於隧道車禍,我們是否「畫錯重點」?──10 張告示圖,看澳洲如何捍衛勞權

本月 7 日,台北市自強隧道往大直方向發生了一起嚴重車禍,一輛藍寶堅尼超跑因車速過快,撞上兩輛正在隧道內換裝燈泡的工程車,造成 2 死 3 傷的悲劇。

在本文開頭,為了避免被誤解為「替肇事者辯護」,我先強調本文的立場:本次自強隧道車禍的主因,是駕駛嚴重超速──無論有多少安全措施,遇上這種惡質用路人,也只能徒呼負負。

話雖如此,這篇文章的重點,並非檢討駕駛,而是透過筆者在澳洲的觀察,試著對比、討論台灣施工道路的安全措施,還能如何做得更完善、更全面的保障勞工的生命安全。

勞工意外的「惡性循環」裡,誰是罪魁禍首?

筆者之前曾寫過一篇文章〈雪梨與台北:兩個停車告示牌,兩種對待勞工的態度〉,從停車的小細節,探討台澳兩國對待勞工的態度,建議可以當成本文的引導文來閱讀。

讀者可以想像兩個情景:一個物流人員要送貨卻找不到停車位,跟一個家庭等不到成員平安回家──雖然這兩者在台灣對勞工來說都不陌生,但前者只是效率問題,就算效率差,整個社會基本上還可以運作,只不過勞工需要承擔多一點成本;後者卻是人命問題──一個破碎的家庭,誰來負責?

在台灣 ,勞工彷彿隨時準備好承受各種意外,從小,筆者就經常可以看到清潔員清晨掃街時被追撞的新聞,悲劇發生後,一切基本按照「既定流程」在走:新聞報導清潔員卑微的家庭、肇事者的惡質,觀眾邊吃晚餐邊罵兩句──然後呢?抱歉!真的沒然後了。

哦對了,還有一個可能,是某些家長也許會私底下教訓孩子:「你看,不好好念書,將來去掃馬路多危險?!」

說到底,整個台灣社會之所以無視勞工性命,其實就是吃定這些藍領朋友相對弱勢,沒有心力或時間爭取權利、沒有媒體版面可搏。自強隧道意外至今,很少看到新聞深入討論施工時的安全設施應如何改進,反而爭相報導「死者前男友如何痛斥富少」等花邊新聞,於是我們再次進入「肇事賠償、社會公審了事,卻無加強任何預防作為」的循環──整個惡性循環中,最可惡是誰?是那相對少數的頑劣分子?還是另一個毫無作為的政府?

在我眼裡,就是冷血政府的無能,沒有主導完整的規劃,盡力保障勞工朋友們道路值勤時的安全。所以,台灣道路上,仍不斷出現救護人員在車禍現場被後車追撞斷腿、警察在國道值勤時被追撞等情事──當每個國家都有不守規矩、不珍惜性命的人,國家有試圖要保障那些守規矩、愛惜生命的人嗎?  

重點一:進入隧道前,施工告示在哪裡?

我們把目光放回最近自強隧道的這起車禍,拜科技所賜,我們幾乎可以完整的從行車紀錄器裡,了解到整個車禍的過程。現場影片一曝光,各種討論的聲音都有、各種批判角度摻雜其中:

有事不關己看好戲的、有「超跑專家」跳出來說明該車的操控性能,甚至有看到千萬等級的跑車變廢鐵的仇富人群,竟然在曝光後的車禍影片上按下「開心」的表情;更有自認路權「被閹割」的重機族群, 紛紛調侃:「不是說汽車比較安全嗎?」,以表達每每重型機車在肇事率方面被社會拿放大鏡檢視的不滿。更厲害的車友,可以找到肇事者車輛的型號,比對出車輛儀錶板顯示當時其實是沒繫安全帶, 並關掉電子防滑系統的⋯⋯。

於是,按照「標準程序」,媒體開始大量的報導駕駛人的身家背景、乘客女友的各種故事──咦?!死亡的勞工呢?彷彿「正常能量釋放」一樣,「不小心」在路上又死了一個勞工。

對,按照往例:肇事方上香、道歉、賠錢。

在看完影片還有媒體的報導、網路的訊息後,其中致命的關鍵問題卻沒有人討論,彷彿台灣民眾覺得這是正常道路施工的規劃⋯⋯。

從影片裡可以清楚的看到,車輛進入隧道前,並沒有任何跡象或告示牌顯示,只有兩個車道的自強隧道因為在施工,導致有一個車道屬於封閉的狀態。   

而且自強隧道內以雙白線區隔兩車道 ,依照台灣道路規則,一旦選定一條車道進入隧道後,就要一直到出隧道後才能變換車道。如果用路人選定使用事實上因為施工而封閉的左線,因為沒有任何資訊告知前方在施工,即使依正常速度行駛,基本上也會一直開到遇上工程車之前 ,才會驚惶失措得變換到右線車道。

因為沒有妥善的配套措施,本來在右線的駕駛被切進來線內的車輛而影響,進而導致車輛的失控──這一切都是非常可能發生的。追根究柢往回想,其實就是一開始,駕駛人在進隧道之前,並沒有收到任何的資訊或警告,隧道裡面有施工,而且一個車道已封閉。

重點二:施工現場,誰來指揮?

另外還有一個值得我們關注的重點是,在臺灣的很多的施工現場,沒有專業的交通管理人員在現場協助指揮交通。

預算比較少的單位,就是只能選擇讓施工人員拿著一根指揮棒,在前面吹哨子。比較正式一點的,則是會找到義交大隊來協助處理。相信大家一定都不陌生,因為在臺灣,早高峰跟晚高峰各有兩個義警會協助交通警察一起執勤,義交其實是有受訓過的,每一個拿著指揮棒在指揮的手勢都有特殊意義──可是,每一個用路人真的看得懂手勢嗎?

另外,大家在臺灣,一定也看過一個非常滑稽的施工的器材:「電動假人」,雙手拿著紅色的指揮棒,上下搖擺;諸如此類的便宜行事,累積到一個爆發點,就是勞工的傷亡。

(左)道路封閉  車輛被迫越線行駛  工人 行人 車輛 工程車夾雜其中的場景。(右)道路封閉一線一直開到路口,才見幾個三角錐,僅有一位義交在協助。圖/喇叭 提供

人工高昂的國家,道路安全卻不馬虎

把鏡頭轉到澳洲,究竟在這裡,如何透過事前的教育規劃,加上對施工現場的要求,確保用路人和勞工朋友都能夠安全返家?在封閉一線道施工前,到底需要執行多少步驟?

第一個步驟,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統一規劃全國一致性的施工警告標示,不僅種類齊全,從告示牌顏色,尺寸 ,圖像 ,字體大小到擺放的位置、距離,都有詳細嚴格的規定,甚至連白天夜晚都有不同的顏色。 

另外,只要工程有絲毫可能會妨礙交通的話,哪怕是簡單的路燈修護,工程方都必須完整地把所有相關的告示牌按照規定擺放,絲毫不得馬虎 ,否則將面臨罰款或吊扣執照。

第二個步驟,除了這些死板的告示牌之外,還必須請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交通管制人員(Traffic Controller)在現場協助指揮交通。原因很簡單,施工人員的專業可能並不在交通管制,忙著施工的人也沒辦法隨時注意交通狀況。

澳洲人幫這些領有執照的交通管制人員取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名字,「棒棒糖人」。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手中會拿著一根桿子,帶著上面一個巨大的圓形牌子,遠看就像一個人拿著一根巨大無比的棒棒糖。這個牌子非常的簡單、清晰、明白,一面紅色的寫著「停」,一面黃色的寫著「慢」。澳洲人甚至把這些符號融入了小孩的玩具、公園裡,從小開始「洗腦」對標誌的認識與敏感度。 

看圖說故事:施工前方 800 公尺的連續標示

以下,筆者從自己的行車記錄器裡面截圖,用一連串的圖片讓讀者感受澳洲道路管理的用心:

首先第一個出現的告示牌, 前方有個夜間的道路施工, 距離施工現場大概還有 800 公尺。繼續往前,會看到工人挖土的圖示,也代表著前方在施工──這兩張告示牌,都是黑底黃字,在夜間只要有一點點光源,那黃色絕對會顯得特別刺眼,不太可能忽略;而這也是在夜間施工,按規定額外要放的兩個告示牌。

圖/喇叭 提供、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接下來,會再同時遇到兩個告示牌:一個黃色的告示牌告知前方正在施工,白色的告示牌則提醒為因應施工,前方的速限會調降到 40 公里。在這裡,一般道路的馬路是速限 60,為了避免用路人驟然減速造成的可能意外,這裡提前通知準備減速。  

圖/喇叭 提供

額外一提,如果施工是在高速公路上,這個減速的緩衝區,會從 100 公里時開始提醒,長達一公里的標示,一路提醒駕駛人降到  80 公里、60 公里、40 公里──沒錯!即使是高速公路,只要遇到施工或是有救援車輛,所有速限都會降到 40 公里,前方會有重型的工程車。

圖/喇叭 提供

而接下來這個告示牌,說明前方的交通情況已經跟之前不一樣,再次提醒:雖然這裡正常是兩線道,但是現在已經變更了。

以下四張圖,可以看到後續漸進提醒的過程:

圖/喇叭 提供、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圖 1)鮮明的紅色警告標誌,現在開始隨時都要準備好停車。
(圖 2)再次提醒前方有施工的車輛,下面的告示牌等於是前方降低速限緩衝區的終點,紅色外圈表明速限被調低到 40 公里。
(圖 3)上方標示,道路施工的速限正在執行,而且藍白相間的圖示,代表警察不時會出沒在工地的馬路旁抓超速。下面標示,前面有交通管制員出沒。 
(圖 4)到了這裡,道路封閉,還有搭配連續的三角錐與箭頭提醒:現在要換到右線了。圖/喇叭 提供

最後,終於在這裡看到工人,還有交通管制員舉著交通控制牌。

圖/喇叭 提供、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回顧這到施工處前的 800 公尺,放了 15 張顏色鮮明的告示牌,加上合理規劃,讓用路人很清楚前方路況的變化,也保障了在道路上施工的勞工。       

自強隧道車禍發生的半個月後,整體社會面對交通事故的反應,依然毫無建設性。政府的態度,完全可以用這幾則新聞標題總結:「都是民眾開太快!」、「超跑闖自強隧道飆速釀死!交部:最快明年推『區間測速』」、「自強隧道重大車禍事故後,台北市已表態申請『區間測速』執法」、「小牛炸隧道2死3傷 交部怒:加速各縣市推『區間測速』抓違規」等等。

這個「怒」, 怒得很荒唐,怒的原因可能是在掩飾毫無作為的心虛;但心虛掩蓋不了馬路上鋪滿的勞工殘肢與冤魂。還是同一個結論:一個國家對待勞工的態度,反映了一個國家的高度。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喇叭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