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育學院院長詹姆斯.萊恩:成為優雅的領導者(Lead with grace)──今年畢業典禮上,另一場發人深省的精彩演說

哈佛教育學院院長詹姆斯.萊恩:成為優雅的領導者(Lead with grace)──今年畢業典禮上,另一場發人深省的精彩演說

每年的哈佛大學畢業典禮總有不同亮點,而今年(2017 年)的畢業典禮,又有什麼值得關注之處呢?很多人立刻想到了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

自從哈佛大學宣布,13 年前從哈佛輟學的臉書創辦人祖克伯即將在畢業典禮上致詞,這個消息立刻引發各界關注,典禮前夕祖克伯和太太普莉希拉.陳(Priscilla Chan)回到自己當年居住的宿舍 Kirkland House 直播,校園裡裡外外無不引頸期盼這場盛會的到來。

2017 年 5 月 25 日,天氣捉摸不定的波士頓送給所有畢業生的禮物,不是五月該有的陽光,而是整日下得不停的大雨和陣陣強風,彷彿像是提醒在場的畢業生和他們的家人:離開哈佛,外面的世界並不如想像中的一樣美好。

網路上早已瘋傳祖克伯的演講,他以自身在哈佛和離開哈佛後的人生經驗,勉勵所有畢業生:「創造一個人人都需要使命感的世界」(create a world where everyone needs a purpose)。

但身為本屆哈佛大學教育學院研究所的應屆畢業生,比起祖克伯的演講,我今天更想分享的,是哈佛教育學院院長詹姆斯.萊恩(James Ryan)的致詞。教育學院的院訓是 Learn to change the world(學習改變世界),院長的致詞即以 Lead with grace(優雅的領導)期許畢業生,能夠以同理、寬容與謙虛的領導者之姿,改變世界:


充滿驚訝的一年,一個分裂和不平等的世界

演講一開始,院長說到,過去一年無疑是「充滿驚訝的一年」(a year of surprises):除了美國總統選舉結果,以及假新聞盛行之外,還包括三星手機爆炸聯合航空超賣機位、古巴總統卡斯楚的過世,以及最近才發生於英國曼徹斯特的爆炸案......等等。

面對這些巨變,教育學院的學生們沒有因此退縮、害怕,而是選擇了組織、參與和領導各式各樣的活動來應對。

院長說,離開哈佛,學生們將重新進入一個基於種族、收入和宗教信仰等不同,而構築成的「一個分裂和不平等的世界」(a world in which disparities and injustices based on income, wealth, race, and religion)。而教育的手段,將會是這些長遠問題的唯一長遠解方。

那麼,究竟該如何做呢?院長將"grace"這個英文單字,送給在場的畢業生:

grace 在英文字典上有各種不同的解釋,院長以個人的經驗和我們分享 grace 這個字帶給他的意義:從小時候生在天主教家庭,牧師告訴他 go in peace and go with grace(以平和與恩典處事);到欣賞 70 年代晚期到 80 年代中期費城 76 人隊明星球員 J 博士(Dr. J,Julius Erving),在球場上的表現,有別於其他籃球選手,J 博士的球技體現了高雅、自信,同時也不躁進、獨重個人成績。

Grace 的多重涵義

院長接著提到兩位美國第一夫人愛蓮娜.羅斯福(Eleanor Roosevelt)和賈桂琳.甘迺迪(Jackie Kennedy)教給他 grace 的含義:愛蓮娜曾經在白宮舉辦晚宴,其中一位來賓誤喝了洗指缽(finger bowl)中的檸檬水,為了不讓來賓感到尷尬,愛蓮娜立刻跟著喝了一口,於是其他賓客也追隨她的舉動。

這一個小小的動作,顯示出真正的優雅──不僅僅只是正確無誤的舉止,而是揉合同理、體諒與包容──讓他人覺得不被排斥(true graciousness is about empathy and inclusion—about making others feel welcome);另一位第一夫人賈桂琳在丈夫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遇刺之後,在其葬禮上展現出的勇氣和鎮定,也有如作家海明威曾經形容的「高壓下的高雅」(grace under pressure)。有趣的是,信用卡公司也教會我們 grace 的另一面向,院長舉了信用卡帳單到期後的寬限期(grace period)為例,來描述 grace 在此代表的寬容(forgiveness)。

grace 這個詞,蘊含了宗教恩典、感謝、高雅的舉止和自信,也包含了同理心、包容,以及寬容,但是卻不能以此概括。院長又舉了希臘神話中宙斯的三個女兒代表的魅力、美麗和創造力(charm, beauty, and creativity),以及羅馬哲學家塞內卡(Seneca)和西塞羅(Cicero)把 grace 視為美德(virtue),當代哲學家則解釋為為他人利益著想,並且帶給他們快樂(an inclination to promote others’ interests and bring them joy),grace 更可以和其他英文字,如尊嚴、慈悲、美麗和禮貌(dignity, mercy, beauty and courtesy)結合,進而延伸更深、更廣的意涵。

在眾多英文單字中,可以說沒有其他單字像 grace 如此深、廣且複雜,院長認為,grace 可說是一個完美且帶有魔力的字眼,是意識形態和實體形物的交匯,是實體世界從轉往精神世界的橋樑,美好卻難以捉摸,也是一種既懷舊甚至反(當代)文化的概念。特別是在現今世人齊聲高嘆豐功偉業的社會,grace 所蘊含的優雅表現,反而能夠在時間的長流中亙古。

教育學院畢業典禮現場。圖/Hongyi Li 攝影

如何成為「優雅的領導者」

grace 這個詞蘊含的涵義既廣且深,那麼,究竟何謂「優雅的領導」(lead with grace)呢?

院長將此分成兩個層面,鼓勵畢業生們:第一個層面,是往後面對各種未知的挑戰時,謹記優雅的處事(go with grace);第二個層面,則是期許畢業生在未來做個「真正的領導者」。

真正的領導者,指的是不論組織的規模大小,體制的內或外,在政治公領域或家庭之中,在自己的社群或是國家,都能夠帶著感謝、勇氣、寬容和服務他人的精神,帶領著成員往更好的道路邁進,同時保有真誠的自我、自信和人性。

首先,領導是種特權,不論面對的是那些需要你的人,或是你需要的人,作為領導者必須時時展現感謝,不該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優雅的領導者需要勇氣和決心。身為領導者當面對各種誘惑和壓力,要能夠有選擇正確道路的勇氣,即使這條路不是最簡單或是最受歡迎的。優雅的領導者也要有遠見,能夠不以衝動行事,而是能夠掌握全局。優雅的領導者更必須強韌,有了不符預期的結果或挫折時,不應該責怪他人,而是去承擔身為領導者所肩負的責任。

優雅的領導,需要一顆寬容的心。像是馬丁路德曾說的,寬容不是一時的表現,而是持續的態度(forgiveness is not an occasional act but a constant attitude),寬容是認知到自己和他人的過失,沒有人是真正的壞人,即使錯誤無法避免,但是可以彌補。

優雅的領導是帶有服務他人的精神,就像羅斯福總統夫人愛蓮娜的例子:讓他人覺得自在。領導者要能夠創造一個讓身旁的人感到自在的機會和環境──不論是對你的孩子、你的學生或是你的同事。

優雅的領導也在於風格。看似表面,但每個領導者都必須創造一個得以體現真我的風格(a style that is true to who you are),而不是遵循他人的領導風格,更不是嘗試成為別人。

最後,院長以自信和謙遜的交匯(where confidence and humility intersect)來總結何謂優雅的領導:我們必須對自己的能力充滿自信,但是同時卻應當常保謙遜,我們的能力也許是種恩賜,但我們永遠不是個完人(confidence in your abilities, but enough humility to recognize that you may be gifted but you will never be perfect)

感恩、勇氣、寬容、服務、真誠、自信和謙遜(gratitude, courage and forgiveness, service to others, authenticity, and confidence and humility),也許一時之間需要記得的太多,在即將離開哈佛遠颺之際,願我們能夠牢牢帶著優雅(grace)的精神,擁抱且培育自己的領導能力,分享給這個需要我們的世界。

正式從哈佛畢業了!圖/Hongyi Li 攝影

《關聯閱讀》
【台灣人的哈佛故事】「領導與溝通,不該是少數人的專利」──專訪哈佛台灣同學會會長謝佩芬(下)
美國大學文憑值多少──花了將近500萬的這四年,會是你人生的資產還是負債?

《作品推薦》
「頂大無寒門」?我來改變它──專訪《富比士》30 under 30年度青年領袖得主,哈佛大三學生Luke Heine
申請上了!然後呢?──5 件出國留學前,做了絕對不會後悔的準備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粉絲專頁、附圖/Alice Yang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