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在地年輕人漫步街頭,看見多元交融的「真香港」——失色的陸客購物天堂,如何找回「香港價值」?

跟著在地年輕人漫步街頭,看見多元交融的「真香港」——失色的陸客購物天堂,如何找回「香港價值」?

兩年前香港短篇電影合集《十年》,道出了香港人對於未來的焦慮,當中《浮瓜》、《自焚者》兩部短片的主角,皆以在港的「少數族裔」擔綱演出。

他們雖沒有華人外型,但操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以及融於香港的快速生活模式,根本就是道道地地的香港人;不過,在全球化時代之下,上一代多半處於勞動階級的他們,在貧富差距急速惡化下,除了短少的工作機會外,更面臨被香港主流文化在「泥菩薩過江」時產生的焦慮感所排斥。

佔香港總人口數高達 8% 的「少數族裔」,以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裔為主,在今日香港熱鬧的街頭卻非常少見。

一群土身土長的香港社會工作者,堅信著多元融合的「香港價值」,跳脫出傳統的社福援助思維,試著以更有創意的方式,以「個人化」的獨特性作為主要策略,為這群色彩繽紛的孩子找出未來的謀生之道,這些作法,也可提供給同處於「悶世代」的臺灣年輕人參考:

繁華香港。圖/劉政暉 提供


枯萎的重慶森林

位於九龍尖沙咀的「重慶大廈」,有著超過 50 年歷史的它,精彩的過去絲毫不遜色於一旁的半島酒店(The Peninsula Hong Kong),日本「背包客始祖」澤木耕太郎和香港導演王家衛,更不約而同地以《深夜特急》叢書與電影《重慶森林》,讓這棟樓成為不朽傳奇。

香港中文大學的教授指出,重慶大廈曾一度聚集了來自超過全球 120 國的「住民」,也被《時代》雜誌評為「最能體現全球一體化」的例子。在過去,到重慶大廈批貨回國賣,成為許多非洲人翻身的「香港夢」;而在英國殖民背景之下,這棟樓的頂樓在過去,也一度成為被譽為「亞洲最優秀戰士」的尼泊爾廓爾喀兵紮營、抗議的場所。「全球化」,簡直就是重慶大廈的代名詞。

然而在「香港回歸」、網路時代來臨下,這裡在今日充其量只是「全香港匯率最佳」的匯兌所,偌大的五大座樓只剩幾家零星的南亞餐廳、雜貨店與廉價旅社撐著——「枯萎的重慶森林」彷彿成為香港的縮影,迄今風采已不復存在。

充滿故事的「重慶大廈」,難道已沒有存在的必要嗎?香港社工可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這兒將可能讓新生代的少數族裔重新被看見,更有機會找回讓各個族群共生共榮的「香港價值」。

蕭條的重慶大廈。圖/劉政暉 提供


找回「香港價值」

曾幾何時,香港電影可是亞洲電影的龍頭,從武俠片、鬼片到古惑仔系列電影,可是陪伴了多少人的青春歲月;在過去到「重慶大廈」探險,混雜著聲色場所、旅社的身份,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在此聚首,充滿生命力、包容力的氛圍,就像張開雙手歡迎世界的香港簽證政策般,人們在這裡彼此互相尊重、學習,異領域碰撞而激發出的想法,引領著香港往更好的未來前進。

這一切在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後,相關的多元文化產業已漸漸日漸西山:從人才的磁吸效應,到共產政府不准具有「怪力亂神」、「暴力元素」的電影進入市場等等因素,香港多年的優勢攔腰折斷。加上不斷自中國湧入的熱錢「炒樓炒房」之下,較臺北更加不合理的房價,早已讓香港年輕人對未來失望,有能力的人紛紛移民,其他則陷入悲觀的失望氛圍中。

過去搭著當地人暱稱為「叮叮」的香港電車,在港島的軒尼詩道(Hennessy Road)上奔馳著,一直以來都是觀光客在香港最期待的體驗之一,在熱鬧的銅鑼灣,幾乎你能找到各式商店。可是今日街道已被漸趨一致的商店、以專換人民幣的匯兌所、賣著行李箱與疊得如山高「奶粉」的雜貨店所取代。

知名的異議發聲地——銅鑼灣書店,在幾次「被消失」事件發生後鐵門上鎖,即便在花花綠綠的夜間燈火下熄燈的招牌仍在,但香港自由精神似乎已不復存在。

熄燈的銅鑼灣書局。圖/劉政暉 提供

漸漸失去魅力的香港街道。圖/劉政暉 提供


幸好,英國在殖民香港近百年後,與中華文化、廣東文化甚至南亞文化匯聚一起仍未歇,走進巷間的傳統市場,火腿通粉、西多士(臺灣稱法國吐司)、凍檸茶和港式奶茶,仍是香港人最愛的早餐,佐敦附近的廟街區域內,幾間南亞裔的餐廳、小吃店、商店,還有灣仔週邊的南亞宗教寺廟,仍為香港的多元文化點著一盞明燈。

如能將這些文化通通串起來,也許正是找回「香港價值」的最佳方法。

原來,只要幾十分鐘,我們就能從人聲鼎沸卻失去魅力的購物天堂,走進這多元且深具特色的香港。圖/劉政暉 提供


Tour on Tram:香港青年帶你看見「真香港」

一位關懷香港年輕人出路的「青年工作社工」古燕玲(Stella Koo),將目光轉向那群香港的少數族裔。

在環遊世界過程中曾參與了無數的「步行旅遊」(Walk Tour),她相信這也許正是改變那群年輕人的起點——於是她先自費參加了自由工作者、同時也是關心土地運動的「港嘢」組織創辦人龐一鳴所教授的「如何設計 Walk Tour」課程,更邀請他直接成為這群香港年輕人的老師。

我有幸參與了他們在 2 月中即將展開的 Walk Tour「試行」,提早見證了這個讓人驚艷的香港文化體驗:

由尼泊爾裔、巴基斯坦裔、印度的錫克教裔、菲律賓裔所組成的年輕人團隊,帶著我從香港中環到灣仔,一路從煤氣燈、特色咖啡廳、玩具街到新興創意社區發展等,以自己在香港這塊土地上的成長故事,描繪出那豐富且獨特的香港;接著,我們走進了位於高樓中間的錫克教寺廟與穆斯林文化中心,富含宗教知識性、文化包容力的嚴肅課題,卻同樣在他們的帶領之下,以體驗錫克教餐點、一個個幽默的迷路與文化衝擊的小故事中,讓人在輕鬆的氛圍下,真正地看見了在全球化發展下,一直以來作為東西文化交融地的香港,其早已具備卻被遺忘的文化「軟實力」。

原來,只要幾十分鐘,我們就能從人聲鼎沸卻失去魅力的購物天堂,走進這多元且深具特色的香港。

在 Stella 的規劃之下,以少數族裔作為主體的 Walk Tour,已在香港島、九龍發展出不同的行程,廟街、重慶大廈通通納入這個復甦計畫中,非常有遠見的她,也積極邀請香港的華人裔大學生的加入,她希望這些落入舒適圈的年輕人,也能透過這些機會的刺激,直接在「本地」開啟全球化的交流;不僅如此,現在已有在香港的印度裔旅行社負責人,希望能直接與他們合作,讓這些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成為大批南亞遊客最棒的導覽人員。

全球化的時代下,低薪、多元文化式微已蔚然趨勢,成為從自身熱情發展出的身兼數職之「斜桿青年」,並秉持著「越『在地』才能越『國際』」的新觀念,在香港社福單位的創意與執行力下,讓人看見那可在全球化下繼續「保有自我」的解方。

錫克教學生導覽中。圖/劉政暉 提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政暉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