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條「瘋狂鐵路」,還是「肯亞的希望」?──當中國鐵路開進東非,我的現場觀察
圖片

今年是肯亞的大選年,與臺灣類似的政治文化,讓執政黨搶著開通重大建設。

其中最讓國際媒體矚目的,非今年五月底甫開通、連結肯亞兩大城「奈洛比(Nairobi)」與「蒙巴薩(Mombasa)」的鐵路莫屬──這條全長約 480 公里的鐵路,花費了 40 億美元(約新台幣 1200 億)來興建,建造及輸出整套車廂、系統者,正是中國。

而這被外媒形容為「天價」的鐵路,資金從哪裡來?根據《紐約時報》報導,90%的資金,由中國政府全資擁有的政策性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肯亞政府──這一筆貸款,將讓肯亞的外債大幅提升,累計總額已超過肯亞年度國內生產毛額(GDP)的 50%。

兩派人馬針對這條造價昂貴的鐵路,提出截然不同的看法:一方(以西方媒體為主)認為肯亞將付出高昂的代價,中國將以經濟左右肯亞的未來;另一方(以中國官媒為主)則認為肯亞即將攜手中國一同「走向光明」,事實究竟是如何?

在筆者親身體驗,並與當地人交換意見後,認為兩者均非全部的事實,亦不宜將這件事情過於簡化為「正邪」或「黑白」的二元對立。在此整理個人的觀察,與大家分享:

從"Made in China"到"Made by China"

目前由奈洛比開往蒙巴薩的列車,僅有每日一班。票價方面,經濟艙一張 900 肯亞先令(約新台幣 261 元),甚至比部份巴士還來得便宜。

但因為僅開放電話與現場購票,且車站離市區遙遠,造成迄今仍未構成搶購熱潮。而雖然車站豪華、進入車站的安檢也如同搭飛機般嚴謹,但廁所卻髒亂且沒水,在開放乘客到月台登車時,也因為指示不良造成一片混亂,這種種,都讓人間接看出車站為了配合政治人物,草率開幕的真相。

不過,從月台步上車廂之際,一個個面容姣好、著大紅色合身制服、頭上頂著有蘇維埃色彩的厚實布料帽,列車小姐們從笑容、手勢再到站姿,無一不與中國雷同。同時有好幾位中國工程人員,在車站、車廂中走來走去,忙碌地協助確認著一切細節──這些都是「Made by China」的鐵證。

是的,中國正力圖透過這條鐵路,和包括在東南亞地區與日本競逐的中泰高鐵等標案,宣示自己已由「商品輸出」走向「服務輸出」,躋身先進國家之列──

列車上處處可見中英文並列的告示,滅火器更是直接從中國扛進來,才開通幾個月的列車,看起來新潮且先進。然而粗糙的窗簾布、打開廁所門會擋到列車門的錯誤設計,仍能嗅出過去「中國製造」的影子。

肯亞的上一條鐵路幹道,是由英國殖民政府在一百年前所蓋,當時遭遇許多技術甚至野生動物的挑戰──這段因此被稱為肯亞「瘋狂鐵路」的歷史,如今更被外媒拿來和如今由中國興建的鐵路對照,並稱之為「二號瘋狂鐵路」。

但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日,以及中國以過去十年,在自己的國土上練兵,將鐵路從城市蓋到鄉村,再從高原蓋進沙漠所累積的經驗,儘管這條鐵路被指出疑似因為貪污、效率不彰,導致造價高於鄰國同等級鐵路近一倍,最終仍提前了 18 個月完工。

不得不說,今年台灣高鐵滿十週年,雖服務已經走出台灣自己的品質與口碑,但整套由日本輸出的設備,還有未來永續的維修、零件問題,相較於中國已經在世界各地邁向「高鐵出口者」、「鐵路出口者」的身份時,心中對於台灣工業化的未盡之功,還是充滿了無限感慨。

圖/Sean Pavone@Shutterstock


一條鐵路的意義

非洲幅員廣大,每個區域、每個國家都像是本不同主題書籍,實際走訪後,十足同意《遠離非洲》作者「凱倫.白烈森(Karen Blixen)」的說法,「『非洲』是什麼?絕非三言兩語可以回答。」

而對於大部份臺灣人來說,要了解今日非洲,需要先丟掉課本帶給我們的刻板印象。也不應該以臺灣的現狀,去輕易論斷非洲各國人民的不同思維。

拿「鐵路」來說,東非小國蒲隆地、盧安達,以及面積是臺灣 12 倍大的烏干達,皆位於非洲的內陸。他們對外運輸的窗口,大都仰賴鄰近的兩大國:肯亞與坦尚尼亞,因此對於我們早已習慣的「四面臨海」的生存方式,和便捷的交通基礎建設,當地人大都表現出無比的羨慕。

而在殖民遺害、官僚主義、跛腳的民主政治之下,打造出一條擁有「相對」高效率、取代坑坑洞洞公路的「新鐵路」,對當地人而言,其指標意義遠非我們能夠想像的。

筆者搭車時,鄰座是一位伊朗裔的退休女銀行家,已經周遊列國的她,每當往返肯亞兩大城,她總選擇飛機,以避免搭乘巴士或私家車,必須與大批運送東非各國貨物的卡車爭道的瘋狂景象。

這次,在她孩子的鼓勵之下,獨自一人嘗試搭乘這列嶄新火車,對於能夠舒適地坐在平穩的火車上,看著窗外國家公園中的動物與風景,她感到無比雀躍,還在四個半小時(原鐵路需要耗費 10 小時以上)的車程中,不停地打電話給她肯亞各地的朋友,分享這趟旅程的喜悅。

後來我向她詢問對於「『反對』興建鐵路一方」的看法時,她表示自己可以理解──因為坐擁許多天然資源的肯亞,的確在行政效率不彰之下,喪失了一個又一個的好機會,也可能因為官僚的貪腐,讓無數資金被浪費私吞。

但她接著樂觀地說,所以鐵路通了,肯亞「如果」能好好利用,勢必會為這裏帶來一番榮景。

但這「如果」發生的機率究竟有多大,恐怕只有老天爺才會知道了。

臺灣的「國際觀」?切勿夜郎自大而不自知

火車抵達蒙巴薩後,嶄新的車站外豎立著一個個中英文並列的計劃看板,原來這一段鐵路,只是東非開發計畫的一小部分,其他包含延伸鐵路到前述東非內陸國家、蒙巴薩的港口擴建、奈洛比的集貨場,甚至從坦尚尼亞進內陸的鐵路等......通通包含在這項超越想像的巨大計畫中。

今年八月初,肯亞鐵路局更公佈了幾項將鐵路向西延伸的艱難工程挑戰,中國的政治、經濟甚至科技實力如今在非洲的影響力,已讓世界各國啞口無言。

論一國的經濟規模和人口、土地、天然資源,臺灣當然無法和中國相比,本篇文章分享個人觀察到的非洲肯亞當地現況,更沒有要藉此「批台灣」、「媚中親中」的意思。

然而,在這個時代,一國要如何立足於世界,關鍵未必是資源的豐厚與否。在民主國家中,更大的程度,取決於人民的觀念和想法──

在看待臺灣以外事務的時候,若我們還是抱有二十年、甚至更久以前的落後資訊、刻板印象,並且一昧忽視所有國家的進展,只知道盲目的自尊自大,不願學習思考,那麼我們的所謂國際地位,只會越來越被邊緣化。

舉一個小例子:筆者上一篇關於入境肯亞遭遇到難題的文章,許多網友評論:「誰叫你自己要去那落後、鳥不生蛋的國度?」──這類歧視非洲、充滿傲慢與瞧不起人的言論,對象並不只限於非洲地區的國家或人民,還包括東南亞諸國、南美諸國等等......。說句不中聽的話,這不也間接證明了,難怪由我們人民選出的政府、政治人物,不論黨派,所提出來、所執行的所謂「新南向」或其他重大外交關係、公共政策,總是顯得如此失焦、過時且不切實際呢?

回到主題,盡量持平而論:我們所面對的國際變化,永遠是極為現實的──連西方各國都為了自身的經濟發展,而對中國忽視人權等事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時,這些想發達的非洲國家們,如今會前仆後繼地締結這場被西方媒體戲稱為「與魔鬼的交易」,也就不太讓人意外了。

肯亞首都奈洛比國際機場,一幅巨大的馬雲圖像、襯著「KARIBU KENYA(歡迎來肯亞,史瓦希利語)」的看板(馬雲於今年 7 月份首度訪問非洲),讓人迷惑著這世界的樣貌;而偏鄉拉穆(Lamu)的機場大廳,同樣擠滿了準備回鄉的中國工程人員──他們正在距離蒙巴薩五百公里外的馬丹島,建立一個新港口。

清一色為男性的亞洲面孔,透過張牙舞爪的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個計畫,建立了這些國家對於東亞人的新印象──就像 600 多年前的鄭和寶船艦隊,就像 540 年前的哥倫布船隊,徹底改變了當地人對無數事物的價值觀──當嶄新的港口與其他重大建設陸續落成,如海嘯般的改變,定會顛覆非洲大多數,甚至世界許多人的生活。

無論你接受與否,也無論這對非洲長遠發展是好是壞──中國,正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定義了非洲、和其他許多地方的「世界觀」;如果你對世界的認識,還停留在各類意識形態、刻板印象下的片面想像,請親自來非洲、或到各地親身走一趟吧!

《關聯閱讀》
【非洲望遠鏡】中國市場不是唯一,台灣技術堪稱第一──不知名小牌,如何獨佔非洲手機市場?
「台灣不是世界中心,年輕人的舞台應該橫跨世界」──一無所有的我,在非洲發覺人生意想不到的驚喜

《作品推薦》
開齋節,快樂不快樂?──臺灣失格的「國際化」教育,與努力改變現狀的人們
「危險」的登山不要去,「華麗」的健走沒問題?──臺灣的「戶外教育」該怎麼走?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lex Alekseev@Shutterstock

劉政暉/Nuevaidee.新點子

曾赴德國、印度、澳洲留學,擁有兩個商學碩士,足跡達世界五十餘國,闖蕩企業、政府被當成外星人,終於在南太平洋漂浪後決定投身教育,目前蹲點台東。計劃用不同於以往的觀點,衝撞傳統的觀念,激起新生代無界限的想像。
曾出版《魔幻中南美》、《追隨擇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二書。
臉書專頁:NUEVAIDEE.新點子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