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拿的是本不被承認的護照──氣憤、惱怒之外,我們還能如何面對這殘酷的現實?
圖片

正在東非旅行的我,走過了坦尚尼亞、盧安達、烏干達,終於要進入最有名,也是這個區域發展最盛的國家──肯亞。

但因為我拿的是「中華民國(台灣)」護照,即使事先按照規定申請了東非三國聯合簽證,肯亞海關人員還是無法讓我在第一時間入境。我得等到其他旅客都離開了,海關人員才能幫我處理。

原因無它,正是與「強國」友好的肯亞政府在壓力之下,不承認這本綠皮護照,因此海關人員也無法在其上蓋戳章──當下的我反思,自己除了氣憤、惱怒與難過外,該用怎樣的態度與做法,來面對這殘酷的國際現實呢

正視中國已成為區域、甚至世界霸權的事實

近來從亞投行(全稱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到 RCEP 等政策,普遍被視為中國正式向長期由日本(和美國)主導的「亞洲秩序」──如亞洲開發銀行(ADB)、TPP(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已表態不支持),提出經濟與政治上的雙重挑戰。

而從日本、印度外的亞洲各國蜂擁與北京當局友好的情況看來,中國是區域霸權的說法,其來有自。

以原物料、農產品輸出為國家主要收入的非洲諸國,正是中國這艘「啟航的航空母艦」,最重要的燃料來源之一:中國用各項「Made in China」、「Made by China」的產品或工程籌碼與各國交易。

許多人或許會質疑中國商品與建設的品質,但筆者親身驗證了多條因行政效率不彰、缺乏維護而坑坑巴巴的東非主要幹道,被中資建設集團一一翻修;還有親眼看見當地人第一次使用不到西方品牌商品一半價格即能購得的家電、手機等電子用品時,他們臉上開心的表情,我不禁想:不論後續代價為何,這「付得起的美夢」,已成為當地多數人追求的目標

中國,也因此成為大部份非洲國家,最重要也最依賴的夥伴。

臺灣的斤兩究竟有多重

跟非洲國家交往,只能靠著強健的經濟與軍事力量嗎?與臺灣工業化軌跡類似的南韓、人口僅有臺灣一半的比利時與古巴等國,他們利用各自的優勢與特色,在非洲建立起自己最獨特的價值,因此答案並非那麼絕對:

南韓的仁川機場,連年獲得世界最有效率機場的頭銜,其中「快速通關系統」等機場系統功不可沒,這些經驗正成為他們援助烏干達、協助其機場優化的最「有感」利器;而比利時境內雖沒有冰河,但其科學家卻以過去在南極累積的研究,轉向剛果民主共和國、烏干達交界的「Rwenzori」山區,並長期針對這赤道冰河與其生態系作研究──他們嚴謹的態度與堅持,樹立起比利時在此領域的學術聲望,間接讓這個區域的觀光更加受到矚目,也成為當地人津津樂道的趣聞古巴的醫療外交,更是讓許多非洲人對其永懷感謝之意。

那臺灣呢?我們的國民所得與南韓差不多,人口更是比利時、古巴的兩倍,我們有著成功轉型的農民組織、蓬勃的中小企業生態、長期耕耘的熱帶醫學研究、南島語族與中華文化的深厚底蘊、逐漸成熟的民主,甚至是性別平權的進程等,都是我們得以站上世界舞台的驕傲。

是的,比起中國,臺灣只是座蕞爾小島,但我們同樣擁有了其他國家無可替代的優勢。如果有更多創意人才的投入與經營,在這國際政治的零和遊戲中,臺灣才可能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長遠發展之路。

每一個人都是改變的力量

近年來,臺灣社會出現了一種「只會把手指向他人」的風氣──無論是對政府或是他人都是如此。這就好像一個不思進取的「富二代」,只一味地抱怨與提出要求,少有機會思考如何改變現況。若真是如此,臺灣「富不過三代」這句話似乎是咫尺之遙了。

在旅行途中的我,既非做生意、也非做研究,可以試著做些什麼嗎?

先從處理護照問題談起。除了肯亞之外,由於我過去也在阿根廷與新加坡海關遇到相似的經驗,有了前車之鑑,我以不卑不亢的態度面對肯亞移民官,說明我的立場與主張,並提出抗議。最後他們的主管提出說明並道歉後,請其他航廈人員緊急送來簽證用紙,還用她的手機打給我正在候機的機場接送人員,結束了場本來可能充滿不愉快的經驗。

而在烏干達時,我與一位有為卻少了機會的當地年輕人有了深刻的交流,我計劃回到臺灣後,結合教育現場的工作,帶著學生與他繼續保持聯絡,甚至能嘗試為他籌募大學學費,期待身在地球另一端的他,未來也能帶著自己的國家往前邁進。

改變了幾位肯亞海關人員、烏干達年輕人的想法,對於改變臺灣的國際現狀,或許只是杯水車薪,然而在越來越多國家仰仗中國鼻息的情況下,身在臺灣的我們,如果繼續地否認現狀、謾罵政府與意見不同的他人,除了讓政客們得利外,對於大部份想保有目前民主與自由生活方式的臺灣人來說,絕非長久之計

要改變現狀,除了兩千三百萬人同心協力,用各種方式努力嘗試外,別無他法。

期待未來有一天,大家都能拿著這本「或許仍不被承認、卻處處受到尊重」的護照,照樣走遍世界交朋友。

《關聯閱讀》
無奈的海關現場,用不上的墨綠色護照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台女遭大馬海關扣留,個案之外的五個旅遊提醒

《作品推薦》
開齋節,快樂不快樂?──臺灣失格的「國際化」教育,與努力改變現狀的人們
「危險」的登山不要去,「華麗」的健走沒問題?──臺灣的「戶外教育」該怎麼走?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ymgerman@Shutterstock

劉政暉/Nuevaidee.新點子

曾赴德國、印度、澳洲留學,擁有兩個商學碩士,足跡達世界五十餘國,闖蕩企業、政府被當成外星人,終於在南太平洋漂浪後決定投身教育,目前蹲點台東。計劃用不同於以往的觀點,衝撞傳統的觀念,激起新生代無界限的想像。
曾出版《魔幻中南美》、《追隨擇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二書。
臉書專頁:NUEVAIDEE.新點子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