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原住民文化拚外交?「從臺北看天下」的觀點,真能帶我們走向世界嗎?

「用」原住民文化拚外交?「從臺北看天下」的觀點,真能帶我們走向世界嗎?

在臺灣「中美洲斷交潮」未歇之際,位於南太平洋的六個友邦之地位,顯得越來越重要。

斷交後「省下」的外交經費何去何從?外交部、南太平洋的使館與技術團躍躍欲試,希望能以「南島語族原鄉」的金字招牌,「用」臺灣的原住民文化來「拚外交」。

然而,根據幾位曾受邀出訪友邦、赴海外參與文化節活動的原民朋友,以及有著外交背景朋友的分享,可得出一個小結論:「時至今日,在許多臺灣人、尤其政府官員眼中,原住民文化,充其量似乎仍只被視為雖冠上『文化』之名,卻還是只有『唱唱跳跳』的表演活動。」

因此,格外讓人擔憂的是,這會不會又將是另一個「從臺北看天下」觀點的政策?這種外交政策真能「打動」南太平洋的新舊朋友嗎?抑或這將是新一個在國際上貽笑大方的策略呢?

我有幸在十月份與一群臺灣的原住民菁英,一同到了同為南島文化圈的「夏威夷」進行學習與交流。這一排彷彿總是帶著笑容的彩虹列島,從幾十年前發展觀光之餘,還做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嘗試與努力,並走出了一條獨特、多元且耀眼的道路,正能提供正在找尋「臺灣價值」、並積極地「走向世界」的我們,一些值得參考的可能:

「 ALOHA 精神」,真的存在嗎?

矗立在檀香山港口、以「Aloha」為名的塔樓,從 1926 年起,就歡迎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與訪客。

這句打招呼用語,在夏威夷原住民語原意為「我感受到你的氣息」。追溯島嶼的歷史,大致可推測,過去生活在島嶼型環境的人們因為生活大不易,「感覺到他人鼻息」就等於確認對方還活著,是個既真誠又實際的關心用語——同理,同為南島文明的紐西蘭毛利人,其「鼻子碰鼻子」的打招呼方式,也有著類似的意義。

在我們初抵夏威夷之際,從沒斷過花圈、笑容與Aloha問候語,大家難免連結了過去在臺灣的生命經驗,抱持著「這裡原住民文化是否又被『用』了」的心情來檢視之。

然而,就在我們一行人因為交流需要,得穿著「族服」在觀光景點、政府與學校間移動時,無論是陌生的當地人或觀光客,那一雙雙「為之一亮」的眼神,還有好幾句:「你們的衣服太美了!我可以跟你們合照嗎?拜託!」的請求,都讓我們受寵若驚。有些人在拿到照片時,還立馬傳到了 IG 上與自己的朋友分享——這股瀰漫在夏威夷的空氣中,對異文化的濃厚興趣與喜愛,在臺灣幾乎不曾見到。(好吧,來自英美日韓的強勢「異文化」除外)

不可諱言,在美國白人政府推行整整一百年的「禁說母語」政策,以及資本主義的殘酷洗禮下,迄今在夏威夷,「所有」具原住民血統的人們,生活環境與方式,早已與本土美國人無異了——這也讓一開始想與「部落」交流的我們,大失所望。

但近幾年來,這裡類似臺灣「還我土地」、「反對原住民保留地開發案」的抗爭運動,也從未停歇——據報載,又有一座國際天文台即將在夏威夷的原住民聖地上興建,引發當地人的群起抗議與法律訴訟。這場與主流漫長的戰爭,即便在美國這個健全的法治社會下,仍是個巨大的挑戰。

幸好,即便「看得見」的夏威夷元素幾乎不見了,但「看不見」的文化還是時不時地出現:像是多數會議前,大家得先跟唱夏威夷的「祝禱詞」,以及生活上親暱的問候、普遍人民具備的環境永續概念等。

不僅如此,甚至在一些商業性濃厚的建築開發案裡,在地的白人開發商,「竟然」會因認同原住民的文化與訴求,即便建築場域是在「威基基海灘」(Waikiki Beach)旁的黃金地段、相關建照也已核發,仍主動地在「環評」、「土地調查」(過去原住民的墓地)、「族人溝通」上,花上整整 10 年的時間。這些想法與做法上的「融合」與「尊重」,在夏威夷並非少見。

夏威夷族原住民的智慧與傳統 - Aloha 精神,在今日的夏威夷以全新風貌、繼續地引領人們向新時代邁進著。

儘管夏威夷如今已經走向商業化開發,但是各式建設仍會重視當地的夏威夷傳統文化元素。圖/劉政暉 提供

OHA:85% 人口不具原民血統, 40 年來卻只普選出一位「非原民」委員

夏威夷州有一個很特別的組織「OHA」(Office of Hawaiian Affairs),其概念類似臺灣的「原住民委員會」。

不過, OHA 與臺灣原民會最大的不同點,就在其 9 位代表委員(Board of Trustees),是由全夏威夷州「普選」而來的——而且,既然是普選,全夏威夷所有種族的人,也都有資格成為候選人。

可是,從 1978 年 OHA 成立迄今,卻只有「一位」委員會代表是「沒有」夏威夷原住民族血統的人。

由這一點可推測,也許是「無」夏威夷血統的人較少參選;但更重要的另一個因素,應該是夏威夷州的人,往往投給「非」自己族裔的夏威夷原住民,來進行原住民權益的維護與政策之推動。(目前居住於夏威夷州的住民,高達 85% 無原住民血統)

從此案例中不僅能看出美國的民主素養,更能看見夏威夷州州民,對於原民文化的認識與尊重,並不會受到族群差異而有任何影響。

然而,畢竟 OHA 經費大多來自於「政府」,沿路上與不同民眾的交流,也有部分人士對於 OHA 的積極程度甚至立場有著許多的質疑:像是在聯邦(中央政府)法律之下,即便許多不符合當地狀況的「土地」法規,也在法治社會的架構下被強制執行。大多數經費來自州政府的 OHA ,在「拿人手軟」下,角色的確十分難為。

原住民「主體性」的重要

交流行程中的一天,我們來到了 Ahupua'a O Kahana 州立公園內的 Kahana valley ,這裡是個知名的原住民保留區。

一位當地的原住民阿姨,分享自己從年輕時「總是帶頭抗爭」,到「尋求折衷之道」的故事:當年的她,不願與任何政府相關單位對話(OHA 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但隨著歲數增加後,她在與現實周旋後有了更寬廣的智慧——她先捫心自問,承認了自己和部分族人激進、不願變通的現況,也漸漸地看見多年來 OHA 的善意與用心(前文曾提過長達 10 年的飯店開發案,居中協調、為企業與原民搭起溝通橋樑的人,就是 OHA ),因此開始轉而尋求雙方的「妥協」之道,這也成為她今日教育新一代年輕人的重點。

而在我們夏威夷的拜會行程中,張羅一切的華人公益人士,卻以臺灣既有的「原住民歌舞秀」刻板印象,希望我們能一進場就開始「載歌載舞」。還好後來在不斷溝通下,雙方最後建立了共識,我們讓歌舞呈現的時間點、曲目、方式,一致改為「看當下大夥兒交流後的感覺」來進行。

結果,這些真正發自內心的分享,有時讓對方吹奏了海螺,有時當地耆老們更感動地以吟唱相和,彼此雙方也自然地進到了更深一層的情感交流——我們從點頭之交,真正成為了對方的「Ohana」(夏威夷語的「家人」)。

「臺灣的原住民,是否具有其『主體性』?」我們也許可從臺灣媒體常出現的「缺乏變通的獵人逮捕事件」、「祭儀酒品在典禮前被扣留」等刻板印象新聞、國人普遍漠視的「沒有人是局外人」之原住民保留地新聞事件⋯⋯等來確認。似乎,臺灣的法律與輿論,仍然只有純粹的「漢人」觀點。

誠然,夏威夷目前大概仍有 15% 的人口有著原住民血統——相較之下,臺灣的原民人口連他們的五分之一強都不到。在現實條件的限制之下,臺灣政府仍想讓原民文化「走出去」的話,首先得更用力地去虛心理解、學習原住民文化。

以臺灣和夏威夷的教育制度做個對照:夏威夷州學生的歷史科學習,是一學期跟著美國本土、一學期學習自己州的歷史。把時間拉長來看,大部分在夏威夷長大的人們,很自然會對這塊土地以及其相關的文化有所認同。而在臺灣,國、高中課本只花短短一小章節,就要將我們如此精彩的原民文化「帶過」,難怪造成雙方後續如長鞭般不同的結果。也無怪乎接觸原民文化的生命經驗如此缺乏的官員,總會不加思索地以「漢人」觀點,制定出一個又一個脫離現實的政策。

無論從交流形式、從教育、從法律,臺灣「從未」讓原住民成為主體。因此,政府與國人常掛在口中的「多元文化」與「包容」進而「南島外交」,將會永遠是句「空談」。

肩負坡里尼西亞核心之使命

今日的夏威夷,以無庸置疑地是玻利尼西亞地區甚至太平洋觀光與具有文化詮釋權的龍頭。

以楊百翰大學夏威夷分校(Brigham Young University–Hawaii,BYU-Hawaii)師生為主要成員的「玻利尼西亞文化中心」為例(Polynesian Cultural Center,PCC),這裡已是許多人到夏威夷歐胡島(Ohahu)必訪的景點,園區當中就有大批來自太平洋地區的年輕人以學生打工、兼職、全職的身份在園區服務。

50 年前,為了讓這群南島的孩子有「付得起」學費的機會,學校將學生大宗的夏威夷族原住民、紐西蘭毛利、斐濟、東加王國、薩摩亞與法屬波利尼西亞的大溪地,「創造」了 6 個「村莊」,積極希望能在文化保存與商業永續下找到平衡。

本來對於這種商業性活動有些疑慮的我們,竟在實際交流過程中,遇到許多位學生開心地表示,其實在全球化的影響下,他們多半都是等到了這個「文化『主題樂園』」後,才在有著文化背景的「村長」要求下,開始學習自己「傳統」的文化與語言。沒想到,傳統上認為的營利商業機構,反倒成為文化推廣的中心。

玻里尼西亞傳統船隻模型。圖/劉政暉 提供

除此之外,夏威夷州政府也提供獎學金,讓太平洋國家的學生、政府官員,可以來此交流、學習——我們就遇到兩位來自薩摩亞的觀光局新銳職員,剛從夏威夷政府參與完幾天的研討會,即將展開他們在義務配合政府、提供協助的民間飯店業人力資源部、文化創意部門之實習。

從夏威夷整體的策略思維來分析,他們「正視」自身過去錯誤的政策讓地方文化逝去的事實,接著,利用既有的地緣與商業優勢(離美西與日本不遠),再以「南島人」的主體性作出發。因為他們擁有了更開放的胸襟、更靈活的設計,果真讓這過去的「文化墳場」,搖身一變成為「整個」玻里尼西亞的「文化平臺」。今日夏威夷除了不斷匯聚有識之士,更讓南島血液一點一滴地重新注入這塊的土地上,走出一條最吸引人的「ALOHA」之路。

看回臺灣,若政府與民間,真能「重新」並「從心」去學習同理、尊重原住民文化,讓有想法又有專業的導演馬躍.比吼(Mayaw Biho),或是獵人學校創辦人撒可努(Sakinu Yalonglong)等人,真正具備話語權、擁有資源後,相信不久的將來,世界的地圖上,臺灣將有著讓人更加難忘的身影。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eniliou@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