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醜陋、抄襲、與在地文化無關的「台式拚觀光」說不──借鏡泰國,以「宋卡」的街頭之美為例

向醜陋、抄襲、與在地文化無關的「台式拚觀光」說不──借鏡泰國,以「宋卡」的街頭之美為例

前陣子,在台灣的桃園縣復興鄉,區長口中旨在「避雷、通訊兼吸引觀光人潮用」的「巴陵鐵塔」第一期工程完工。但因其位於美麗的山林中,除了可能因光害傷害當地的野生動物生態外,其完全無關當地原住民文化的設計,及仿造巴黎鐵塔的「山寨」樣貌,引起輿論一片譁然。

這個斥資上千萬的公共建設,與兩年前在嘉義布袋曾風光一時的「高跟鞋教堂」,皆被不少論者指出,是「臺灣美學教育出問題」的代表作。

視角轉向東南亞:泰國南部城鎮宋卡(Songkhla)。它既無首都曼谷的光鮮亮麗,不像普吉島是個水上活動天堂,這裡的交通更十分不便──包含空中、陸路交通,都得經由鄰近的大城市合艾(Hat Yai)抵達。但它仍以其深厚的歷史意涵、團結的居民意識,穩居宋卡省的首府,且一步一腳印地發展出專屬於「宋卡」最獨到的觀光魅力。

近年來,「地方創生」正隨著深度旅遊、文化旅遊的熱潮延伸至全世界。不論大城小鎮,許多在地社區紛紛以自己的特色和嶄新的創意,吸引著國際旅人的目光和腳步。遺憾的是,臺灣大部份的觀光建設,似乎仍處於「東施效顰」的階段。

反觀在臺灣知名度極低的宋卡,卻正以其社區營造、城市美學,讓各國旅人看見「東南亞的文創大國」──泰國,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市井小民生活壁畫。圖/劉政暉 提供

裝置藝術與歷史文化的連動

被暱稱為泰國「獅城」的宋卡,已經有著超過千年的歷史,甚至早於泰國歷史的第一個(素可泰)王朝 ,連鄭和航海圖中也有它的身影。在近 3 百年間,更相繼融入馬來、中國與泰國文化,並因其位居重要的宋卡湖入海口,而成為商業重鎮。不過在二十世紀後,由於商業重心南遷,宋卡的影響力日漸西山,近年已是座人口嚴重外移的沈靜古城。

為什麼宋卡「也叫」獅城?其實該名源自其外海兩座獅子形狀的島嶼(Sing Lha),海港城市宋卡被稱為「獅城」的歷史,遠比新加坡悠久──但由於新加坡經濟在近代快速發展,加上 1964 年由水族館館長所「創造」之「魚尾獅」在政府和新家坡民間企業的不斷推廣、宣傳下,幾成新加坡的代表性象徵,「獅城」之名遂聞名世界,並成為今日新加坡的同義詞。

那「暱稱被搶走」的宋卡,怎麼辦呢?

魚尾獅誕生後兩年,宋卡人不甘示弱,也在他們市區旁美麗的 Samila Beach 上,立了座與人一樣大的「黃金美人魚像」(Golden Mermaid)──別誤會,這個雕像並非抄襲自丹麥哥本哈根,而是取材自泰國十九世紀最富盛名的作家與詩人,有「泰國莎士比亞」之稱的順通鋪(Sunthorn Phu, 原名 Phra Sunthorn Vohara) 的作品。講述一個年輕漁夫偶然看見一位梳頭的美人魚,因而陷入苦戀,但最後卻心碎而死的故事。

黃金美人魚雕像。圖/劉政暉 提供

 40 年後,宋卡的市長在「裝置藝術」的設置上捲土重來,他與鄰近的塔克辛大學(Thaksin University)教授合作,根據泰國南部最被崇敬的「泰國蛇」(Nag)將會帶來財富、健康與繁榮的傳說,將其分成三部分:蛇頭、蛇身、蛇尾,放置在這片城市沙灘的前、中、後段。巨大卻華麗與精細的設計,巧妙地與地方傳統文化結合,除了讓遊客有「尋寶」的樂趣外,當地民眾自發性在其上掛滿的花圈、祈福祭告品,更讓人了解到這項裝置藝術,絕非只具有膚淺的「拼觀光」用途,同時能夠與地方習俗完美結合。

泰國蛇頭、蛇尾部雕像。圖/劉政暉 提供

【看看泰國,想想臺灣】

臺東太麻里鄉入口處,不知所云地聳立著一座名為「大貓貍」(太麻里的名稱由來),外型卻完全就是日本「招財貓」的雕像

為了讓突兀的牠「與地方結合」,設計者竟讓這隻貓右手拿一朵金針花、左手高舉著釋迦,脖子上還纏繞著「象徵排灣族」的百步蛇⋯⋯這樣突兀淺薄而與在地文化、生活完全沒有連結的「裝置藝術」,充其量只有炒短線、接著被人訕笑或遺忘的命運。

壁畫的深遠意義

提到東南亞的壁畫,國人可能第一個想到的是馬來西亞的「檳城」(Penang)。這裡與麻六甲(Malacca)在 2008 年一併被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後,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觀光客。

四年後,立陶宛藝術家 Ernest Zacharevic 在檳城首邑喬治城(George Town)老街區所繪製的六幅壁畫,包含了小女孩用單車載著一位小男孩、一位蹲在機車上的小男孩等,都讓喬治城的老城風光更具有韻味。

同樣具有多重移民背景、獨特的「中式南洋風」建築、混合式美食的宋卡,也在 2016 年展開了舊街區的復興運動,其中的一個重點也是「壁畫」──然而相較起檳城以「童趣」為主軸,宋卡的壁畫更結合了「歷史脈絡」與「文化大熔爐」的元素,將泰國、中國、穆斯林在此地和平共處的多元文化,透過藝術的形式展現出來。

走在其中,吃著帶有泰國風味的中國甜品或是馬來風味的泰國粽子,宋卡的文化魅力已不證自明。

穆斯林、泰國人、中國人和睦相處壁畫。圖/劉政暉 提供

【看看泰國,想想臺灣】

從仿造日本傳說的主題村、擬仿「歐風」大興土木卻破壞環境的豪華民宿、山寨美國動漫英雄的地標、到一個個抄襲日本動漫的壁畫⋯⋯。

讓人最驚訝的,並非這些「拚觀光」的包商和業主、甚至縣市首長們缺乏著作權、版權概念的行為,而是這些膚淺、粗俗的景點,卻仍吸引著大批臺灣遊客的事實。

發展「觀光」,需要全民一同動起來

臺灣的問題,究竟出在「沒有文化」,還是「缺乏文化素養」呢?從法國壁畫家柒先生(Julien Malland Seth)深入臺灣偏鄉,在認真與地方人士溝通後,為三間小學畫下了美麗且深具原民特色的三幅壁畫,成就了新竹、花蓮、臺東的新景點,答案看起來應是後者。

其實,「宋卡」幾年前並非今日的模樣,在地方文化人士的努力奔走下,他們首先與泰國政府的「Thailand Knowledge Park」(TK Park) 計畫接上線,於私人提供的建物內,打造一個給老人、小孩的社會智慧圖書館,漸漸吸引青年返鄉回流。

街坊上,一個名為「合和興」(Hub Ho Hin)老米廠的後代子孫,更成立了非營利組織,時不時辦理課程與活動以凝聚社區意識;還有幾處古宅在自發性的裝修完成後,成為博物館對外免費開放。目前整個社區,正共同為積極推動宋卡進入「世遺」而努力。

與其說宋卡市政府「有遠見」,倒不如說正是當地居民「想保護自己文化」的態度,才讓這城市具備足夠的文化力量,來產出這些裝置藝術與街頭藝術。

當幾年前臺灣《文化資產保護法》通過之際,政府與民眾紛紛趕拆老建物與祖厝,未受重視的臺灣古蹟更是「自燃」事件頻傳。

相較於宋卡,與許多大小國家人們在地方上的努力,從中,或許能看見臺灣發展深度觀光的最大阻礙──未必僅是兩岸政治因素、未必是因為預算不足、更非台灣缺乏文化,而是我們每一個人「不在乎」的心。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政暉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