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年輕、沒經驗,但我們想要改變傳統教育──在香港,為弱勢學生舉辦社會創新教育課程

我們年輕、沒經驗,但我們想要改變傳統教育──在香港,為弱勢學生舉辦社會創新教育課程

香港已持續數月的動盪,但仍有活動進行著。因緣際會中,我和夥伴在香港創辦了為少數族群發聲的組織「The Wandering Voice」,一直想要以不同教育課程設計和媒體呈現,為香港弱勢群體,尤其是少數族裔青年,提升競爭力和人格發展而努力。

這個暑假我們和香港中學合作,設計了社會創新教育營隊,在 2 個月的時間內設計了系列的工作坊,諸如設計思維、社會意識、商業知識和演說技巧等等。感謝各界專業人士的支持,擔任講座和活動引導人,並擔任每隊的輔導老師,從旁指導學生提出具有執行可能性的個人社會創新計畫。在最後競賽中,比照新創的 pitching 形式,贏的隊伍能夠得到資金並執行自己的項目。

工作坊活動的最後,透過腦力激盪,參與學員提出的計畫分別是關於為外籍移工舉辦的中文課程線上LGBT社群提升心理健康意識種族共融活動為少數族裔學生提供的課後輔導等。

當初之所以決定投入社會創新教育,除了本身對於香港少數族裔學生的長期關懷外,還源自於我們了解到,要提升青年的競爭力就必須跳脫傳統教育的思維,讓學生接觸和學校不同的課程、具有專業的社會成功人士,以使他們有機會成為未來具有貢獻的領導者。

2018 年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指出,面對未來挑戰必須具備三大技能:「分析與創新」、「積極學習」和「創意能力」,而「情緒智商」也被納入重要項目之一。反觀一些傳統所認為重要的,包括記憶和技能等的需求將會下降。在現今社會裡,學歷不再代表一切,傳統教育也難以和市場連結。

隨著知識普及,電腦工程等高等知識、技能不再是已開發國家的專利。數年前,矽谷有位工程師將自己的工作透過網路外包給中國瀋陽的員工,過了很長時間才被公司發現並被開除。目前香港和新加坡的企業,也漸漸地將網頁開發等外派給東南亞便宜且優秀的人才。

我們應該教給學生什麼技能,才能讓他們應對快速變遷的社會?

傳統教育所缺乏的(也是最難教的),是包括挫折容忍力、自信、合作、熱情等「軟實力」;還有在現實社會中,「人脈」也是決定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未來的領導人是具有社會意識的,了解社會需求,才能推動社會進步。

圖/楊絜茹 提供

你會受到許多批評,但要學會相信自己

我們發現大部分香港少數族裔學生在人生中缺乏典範的認同,也習慣於擔任「失敗者」這個角色,他們需要的不只是教育資源,還需要有人積極地鼓勵和引導。這也是在這次活動中,我們替每組指派一位具有專業的導師之原因。

活動過程中,這群年輕學員相互討論和規劃個人的計畫時,遭受到多次的質疑和挫折,甚至想放棄,所幸他們都堅持了下來。我的夥伴 Suski 有感而發地對學生說道:「真希望我年輕時,有這類的工作坊引導我。」或許因為有與主流社會價值碰撞的經驗,我們想要告訴這些學員:雖然在人生路途上或許比一般人來得辛苦,但你仍有機會變成更好的自己,身分、經歷等那些讓你不同於他人的地方,將是你的優勢。

圖/楊絜茹 提供

為了辦此次活動,我們團隊接受過無數次因不了解而來的批評。在舉辦活動前,曾有「專家」強烈質疑著我們「沒有能力和經驗」,甚至誤解我們「完全為了吸引社會目光才提出這些活動」。如果我們聽了所謂「專家」的建議,我們就什麼也做不成;甚至也不會有後來 2019年 10 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杭州舉辦的「創業論壇」中,我們代表 The Wandering Voice,在一百多位來自 30 個國家的學者前,報告分享這項計畫的實施成果。當然還有更多雪中送炭者,適時伸出援手主動協助排除障礙,讓活動更加順利。

從事非社會常態工作或活動時,社會上會有很多人仗著所謂的經驗或專業,來批評你,說你無知;但真正讓人敬佩的人,會聆聽而提出建議,不會仗著所謂的專業權威去否定你。

「你們還年輕,有許多潛力。不管遇到什麼困難,要記得我們在你們身上看到的這點優勢,不要讓不懂得欣賞你的人打擊你。」最後我們對學員叮嚀著。

我們經歷過的傳統教育,是要求乖乖地照著準則走。我們被教育著「不許失敗」,卻不知道橫亙在眼前的道路,不經歷失敗,就難以進步。

不可否認我們缺乏豐富社會經驗,但這些從不構成讓我們退縮的理由。我們年輕人的韌性比想像中的強,我們需要的是有勇氣去嘗試,然後從錯誤中學習,是一份自信。我們不是完美的,但從各項活動的經驗中,我們更前進了一步。

圖/楊絜茹 提供

熱情大於一切

社會創新教育的精髓在於「熱情」。透過工作坊,我們期待學員了解「熱情比技能重要許多」,透過練習可以習得技能,但學不到的是對生命的熱情。同樣的精神反映在自己過去的社會創業經驗:剛開始的時候非常沒有自信,也覺得自己無法獨立做好事情,常因為各種不順遂而難過;但經歷了 2 年,我發現自己慢慢學會處理、應對這些當初覺得無奈的情事。人要進步,就要懂得在挫折中爬起來。

挫折中仍繼續保留熱情,讓我們有前進的動力,也是因為有熱情,就算碰了壁也會繼續找出道路的出口。

持續 2 個月沒間斷的工作坊結束了,過程中被批評的次數數也數不清。但我們知道,我們在乎的是「自己想要做有意義的事」,在乎的是「想要去幫助需要被幫助的弱勢族群」。所幸我們將熱情付諸行動,有能力面對一次次的失敗,感動了他人,也得到了參與學員的肯定。畢竟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要跑得遠,熱情的動力將要永遠持續著。

結語:這些學生教我的事

工作坊在暑假期間進行著,香港社會紛擾不安,而我與夥伴的情緒和精神也緊繃著──缺乏資金奧援之下,必須費時費力地處理場地、課程規劃、安排講師和臨時的各種突發狀況。過程中也曾有過放棄的念頭,但說來奇妙,我們是從學員身上再次地找到了動力。

活動中曾有 2 個學生進度嚴重落後,遭到小組成員的非議、排擠等不平待遇;所以在比賽前一天,特地關心地約了他們出來討論,鼓勵他們並給些建議,雖然他們仍十分緊張、害怕隔天的發表。

最後一天發表時刻,看著他們克服障礙,面對困難仍鼓起勇氣地走上講台,當下我眼眶泛淚。不管多麼害怕,他們還是上了台,且奪得第二名。「謝謝你,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能夠上台說話,甚至贏得比賽。」其中一個學生感動地對我說。我相信,當他們長大,這次的經驗能夠告訴他們,他們有能力去成就更好的事。在下一次遇到困難或是質疑自己的時候,可以做出不一樣的決定。

不是每個人都要當創業家,但每個人都該有創業精神,且應用於生活之中。人生有很多挑戰,我們需要保持熱情,學習堅持並積極找尋方法。

回顧當初社會創新教育課程開展時,在沒有資金,也沒有專家諮詢之下,單憑著熱誠和幫助年輕弱勢族群的理念而逐漸成形,所幸有一群好夥伴相互扶持。這也是社會創新課程的要點之一:讓需要幫助的人,有能力去回饋於他們的群體。而當我們成了有能力的一方,要學會付出幫助弱勢群體。

結束那天回家的路上,我和 Suski 乘著搖晃的雙層巴士,當時我們已累得無法說話,但內心是充實的。「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那麼確定過,但我覺得我們做對了。」我說。我們的計劃不一定完美,但歷經許多挫折之後,就像這些學生教我們的,「我們會從中學習,跌倒後再爬起。」

希望有一天,不論在香港,在台灣,或是其他有需要的國家,都能夠推廣社會創新教育,讓每個人都有追求更好人生的機會。這不是一條康莊大道,但我們已迫不及待。

後記

感謝場地提供:

◆ Li&Fung: Exploirum
◆ HKU: Idendron

同時感謝以下導師:

◆ Andrew Chen:Arion Ventures Managing Partner
◆ James Bishop: Koru Consulting, Founder
◆ Karishma Samtani: Morgan Stanley COO
◆ Tegan Smyth: Table of Two Cities, Founder
◆ Yasir Naveed: Lynk Global, Senior Associate

和提供課程協助的:

◆ Anastasia Simone, Leo Burnett, senior art director
◆ Joseph Lei: Design thinking instructor 
◆ Cyrus Chan: ImpactX
◆ Enoch Ho, Berayah, Founder
◆ Marcus Leung: Origami Labs, COO
◆ Victoria Wisniewski Otero: Resolve Foundation, Founder
◆ Benson Lau: Zencode. Co-founder
◆ Rita Vyas Nagarkar: Institute of Learning and Development, Founder
◆ Julianne Yang: Career coaching
◆ Zoher Abdoolcarim: Time, former senior editor
◆ Maxim Bessmertny: Film director and producer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楊絜茹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