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告訴我的人生道理

追星告訴我的人生道理

如題所示,這篇文章記錄著自己這幾個月追星以來的心得感想,曾在我壓力大到要崩潰的時候,所得到的慰藉。

我不是個容易開心的人,常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在工作和理想中掙扎,卻始終感覺成就感很低,投出一封封履歷也石沉大海,看著履歷表上的工作敘述,發現自己對事情很難感到興趣,但自己所創設的組織卻還未能夠讓自己經濟獨立⋯⋯一切就這樣交叉地相互影響著我。今年暑假莫名地身體失調,才猛然發現我已好久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和情緒,總是覺得人生要不停往前衝,才能夠證明自己的青春似的。

這段低潮的時期,帶給我精神慰藉的是最近剛結束的大型女團競演綜藝──《Queendom》。

想起一年多前大陸選秀節目的火紅程度,網上論壇充斥著討論;為什麼那麼多從不看綜藝的人也開始追星,其中一個原因在於我們在選手身上找到自己的身影。無論是努力沒有成果、有實力不被重視,還是對自己的沒自信,我們把自己投注在偶像身上,希望他們的成功,能夠帶給我們力量。

圖/網路共享資源

關於韓團

自從我大學最後一個學期,莫名其妙地選了一門跟我主修沒有關係的音樂分析課,探討韓國流行音樂中的文化元素,我開始有了個習慣:一旦壓力太大的時候,就會去研究不同團體的成員資料、他們成名前當練習生的苦處,和個人爾後的發展。

原本只是個奇異的舒壓的嗜好,卻讓我從中學到了好多。每年平均約有 50 組團體出道,但在那麼多團體中,能夠暢紅的不過其中兩三個。以 2013 年來說,共有 45 組出道團體,但大眾唯一耳熟能詳的,只有成功打入美國市場的 BTS,而將近 40 組團體已解散。

比較之下我突然覺得自己的困難都不算什麼。試著想像一下要成為練習生,就必須擊敗眾多候選人,尤其從海外成功再回到韓國的練習生,幾乎是萬中選一。而進入公司後,從十餘歲就必須經歷長期且高強度的訓練,當然也不能保證成功。以台灣較熟知的團體 Twice 來說,隊長就經過了長達 10 年的練習生時期。

就算成功出道了,也不過是人生道路上的小小開端。

圖/Twice@Twitter

失敗只是人生的常態

因為出道了,也不一定會紅。

才華和面目姣好僅是成功的條件之一。有著大公司的支持當然會在起跑點上比別人順遂得多,但終究也逃避不了一個事實──團體終有解散的一天,就算你到達得了頂峰,也有被取代的一天。

如果出身於小公司,成功的機率已微乎其微,連打歌舞台都上不了,剛開始幾年也可能沒收入,甚至有些需償還公司培訓費用。然而,這一行很現實的是,永遠都有比你更年輕、同樣有才華的團體不斷湧現,尤其以女性團體來說,壽命又更短了。

這陣子每週四晚上都看大型女團競演的節目《Queendom》。曾經我不怎麼喜歡也不太關注走甜美或可愛風的女團,但看了節目訪談後,我慢慢理解,人不過都一樣,都是市場和集團下的產物。團體風格取決於公司策畫和市場期待,為了成功,就必須付出。團體當然無法代表個人,但努力是個人能盡的唯一責任。

節目中已出道 6 年的女團 AOA,經歷成員退出和將近 2 年的空白期,且必須和後輩們在同一個舞台上競爭。團體最怕的,就是讓人遺忘。市場評斷你的價值,並不在於你的資歷,而是你的表現。隊長曾說道:「我們不求能夠透過節目再度大紅大紫,但希望大家能看到,我們依舊還在。」

我們長大就會發現,努力大多時候是沒有希望的,社會只會讚揚成功而貶低失敗;所以我們努力地避免失敗,但不了解的是,為何我們乖乖照著主流價值觀走,卻得不到所謂的快樂。我們被教導著只要好好念書,有一天就可以過上好生活,但到頭來不過是活著他人的人生,想要活得不同,卻也不知從何下手。

我們為何而努力呢?

把當下過好,是最值得驕傲的事了

這兩個月追完韓團綜藝的感想,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故事。有誰不是傷痕累累、承擔著巨大的壓力──無論是家庭、團隊,還是對成就的渴望──但仍然把握機會,因為一旦停滯不前,就只有被淘汰的可能。

Queendom 總決賽中,相較於其他女團有成員互相扶持,前當紅女團 2NE1 的主唱朴春只有隻身一人;歷經禁藥風波、團體解散,即使人氣已不如 10 年前,但仍要向前出發。舞台上豎起 4 隻麥克風,卻是一個人完成了整場表演。路,畢竟還是要自己走下去。一次次站上舞台,最初不安的腳步,也慢慢地穩定起來。

我們都以為必須追逐到某個成就才對得起自己,殊不知,我們卻不曾快樂。事實上,大部分的我們都過得一般般,都有自己的漩渦要處理,都傷痕累累,但我們學會不說,只呈現最好的一面給外界,把孤單和挫折留給自己。

原來,能夠在當下好好活著,好好照顧自己,依自己的步調,即使緩慢而落後他人,已是值得驕傲的事了。

圖/2NE1@Twitter

每次表現機會,都是無數個小時的努力換來的

成功從來都不是偶然,每次能有展現的機會,都是無數心酸和努力換來的,一次的失誤可能讓你被網路謾罵整整一年。沒有人在乎你舞台下的情緒,上台你就必須展現最好的自己,而你能做的,只是盡力準備好下一次在舞台上的表現。

當初開始關注該節目,是因為一個我很喜歡的女團──(G)I-DLE。他們歌曲幾乎都由自己操刀,從舞台策劃、詞曲到概念等等都是隊長主導。年僅 20 歲的隊長,已經過兩次大型競選節目,看著當時的節目,能力優秀的她並未入選,還被網友批評長相,之後訪問裡,她只是笑著說:「可能我真的長得不好看吧。」

她們最後在自創曲中,展現了團體風格,雖然是節目中最年輕的團體,卻絲毫沒有畏懼。其中,開頭和結尾的歌詞:“No one can tame me, not even pain, not even love.”呼應了一路走來的歷程。「你可以討厭我,但我生來從不為了要遵守你的規則。」比起言語,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用表演證明給否定你的人看。

排名重要嗎?來參加競賽的團體,有些無非是長期處在不上不下的狀態,只為了能夠被再次看見而努力。感動的是,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的方式成長。原本是你爭我奪的節目,反而讓大家看見在高壓競爭的環境中,也能有互相扶持、惺惺相惜的時刻。能夠在眾人矚目中生存多久是不可預知的,但唯一可確定的是,每一步走過的路都得算數。

後記

星期四晚上總決賽直播結束後,我跟我室友說,我好像想通了一些事,而我好久沒有單純開心的感覺了,我問她我這樣是不是有病。

「不就很正常?不然你以為人很容易快樂嗎?」她對我說。

說完我們兩個都控制不了地大笑,覺得很荒謬,但又很有道理。我們不都努力地找尋那一點點能讓我們感受到快樂的事物,無論是家庭、朋友、工作、酒精,還是追星?人生很難,無論選哪一條路,就算找到了理想,始終有無止境的壓力要面對。

我想那天我理解到的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未來,也無法決定大環境的變化,我依舊恐懼著,也許會成為那厚重的失敗教科書中的一小篇幅,且無人問津,但誰不是呢?不管怎樣,或許我會失敗很多次,也會很痛苦,找不到人生方向,但我仍要學著適應,哭完了人生還是得繼續。越長大,越能理解事情沒有所謂的完美,最好的狀態,不過是能在狂喜和狂悲中達到平衡。

如此一來,就算有天有幸能站在眾人注視之中,或只是默默地在幕後為他人鼓掌,也始終擁有自我。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Twice@Twitter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