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無法練習,只能不斷地習慣──老師,謝謝您教會我的最後一件事情
圖片

今天音樂家不談音樂,想說說人生沉重的這兩個字,「再見」。

這篇文章或許有點像日記,但卻是一個音樂家內心理性與感性間的拉扯,感性的情緒大爆炸,但卻要理性地將情感細細述說。
 
這次回臺灣放假,得知從小教導我鋼琴,與我情同母女的一位老師過世了......雖然沒有任何的血緣,但是當中情感的連結卻是如此深刻而真實。縱使不捨得,也必須要說再見,縱使千百個不願意,也必須放手祝福,那種撕裂心腸止不住的哭泣就好像下一秒就快斷氣般......但更痛苦的是......仍然意識清醒地持續承受這樣的傷痛......

我們打勾勾,未來天堂見哦......

看似充滿期盼望話語,說穿了只是脆弱的內心不願意面對永遠的別離。

若你們懂,一定也知道脫離病痛才是對他/她們來說最好的結果,對吧?我也知道,但是能成熟放下的又有幾個呢?「我們天國見哦~我們天國見哦~我們天國見哦~」每當我想起老師,內心總是千萬遍的吶喊著,而存在著的仍然是那深刻宛如刀割的傷痕......

但更令人害怕的是遺忘,緊抓著任何一點屬於彼此之間的回憶,重複思念著,就深怕有那麼一刻對方不在自己心裡,為的不就是要塑造一種其實對方還在身邊的假象嗎?

說完再見的轉身,卻是步步沉重

還記得第一次出國讀書,在機場與家人道別的那聲再見,飛機起飛坐在窗邊望向萬家燈火的那聲再見,雖然沉重不捨,卻知道我們終究會「再見」。但是與人生謝幕的最後一聲再見,就像是心被抽空般的極度無安全感。縱使我們仍確信未來天國會再相見......微笑放手又如何能輕易做得到呢?

在告別式那一天,走出會場的腳步如千萬斤重,深知這一轉身就是永遠的別離,然而無助的是,那種失落的步伐就如同人無法與這浩瀚無垠的世界對抗般地只能接受。

「一個微笑,一個眼神,一個擁抱甚至一句話,都真真實實的存在著溫度,這是人與人之間最為珍貴的交流」,我常在想,死亡帶走的若是生命,那留下的會是什麼呢?

生命的結束是自然定律,我們束手無策也無能為力,但那股熱情燦爛的回眸微笑,勇敢韌性的堅定眼神,溫暖真誠的祝福擁抱,還有鼓勵撫慰的每一句話,都已深深的深深的在我心裡,那不就是愛的延續嗎?

「再見,永遠不是自己學得會的事情,謝謝您最後一件教會我的事情。」

這聲再見或許來得太沉重太心痛,不過我想說的是,雖然您不在了,但關於您的一切,我會牢牢地記得。

再見是盼望,再見是記憶,再見是愛的延續,老師,再見,謝謝您。

《關聯閱讀》
道別,是為了下次再見時更好的我們
選擇的重量

《作品推薦》
當音樂不再遙不可及,而是隨時隨地──波士頓渾然天成的音樂風景
「那妳學這麼久的古典,不就浪費了嗎?」──不當老師,我到Berklee學爵士樂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附圖/C.H.Tsai 提供

C.H.Tsai/感性與理性間的交織

C.H.Tsai,1991 年出生在台南的台灣女孩,目前正在波士頓讀書,從 4 歲學古典鋼琴開始,就覺得人生只有這條路,畢業後教琴當老師是唯一選項。
但音樂人內心的小叛逆與不安於現狀,所以出走到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唸書,決定擺脫一切框架,創造更多的可能性,於是展開我古典跨足爵士的華麗旅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