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最接近真實的戰爭遊戲」:無法暫停、不能重來,更沒有預知能力──專訪遊戲設計師Rashid,與中文版譯者、台灣人Claudia

一款「最接近真實的戰爭遊戲」:無法暫停、不能重來,更沒有預知能力──專訪遊戲設計師Rashid,與中文版譯者、台灣人Claudia

在一片黑暗中,他看不清四周的景象,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空襲警報聲不絕於耳,360 度環繞,如緊箍咒般一寸一寸掏空他腦袋裡僅存的、用以維持生命的空氣。痛苦的哀號聲時遠時近,東西南北,他早已經不知道自己奔跑的方向究竟通向哪,左邊是倒塌的大樓,好幾次,他都差點被由天而降的爆裂物碎片砸中。

他謹記著小時候父母教他的,聽見砲彈落下時,要趕緊找遮蔽處。如今,超過一個月的空襲轟炸,他眼見所及之處,早已難找到任何一幢還未受損的大樓遮蔽處。每過一秒鐘,都是一個折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能在這片黑暗中匍匐前進。他不知道究竟在哪一次天邊閃過紅光後,自己也將隨之成為砲火下的灰燼,但他知道自己的目標:找到家人。

戰爭對他來說,並不陌生,5 年來,這已經是第 3 次戰爭了。但是這次,這場戰爭不同以往,好似無止盡般,如此漫長,好像全世界都已經遺忘了地球上還有一隅角落,住著超過 180 萬人,正受到超過一個半月的連續空襲攻擊。

家人在哪?在那次逃難中,他與家人失散,他甚至已不敢想像,他們是否還安全、還存活。

突然,朦朧視線中,他在微弱燃燒的火光裡,看見他的女兒,跪坐在路旁。小小的身影抖動著,淒聲的哭聲傳入他的耳中,她身旁,倒臥著她沒能倖存的母親。

他一把拉起女兒,卻已無暇哀悼死去的妻子,他只知道,我必須保護女兒,儘管他也不知道,到底向前逃跑,迎向他們的究竟是生還是死。

終於,他們在黑暗中看見了自一輛救護車傳來的紅色光芒,他帶著女兒跑向救護車,請求他們的幫助。然而,救護車裡早已載滿了病患,醫護人員搖搖頭,「對不起,我們真的超載了,只能再多帶一個人。」

他想也沒想的,將女兒抱上車,「拜託你們好好照顧她了。」

他站在原地,鬆了一口氣,看著救護車駛離,一閃一閃的,彷如夜空裡的星光。儘管自己沒能上車,但他想著,至少女兒還有機會平安長大。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如流星劃過的砲彈落下,擊中了那輛剛駛不遠的救護車。

他仍站在原地。

被擊中的救護車。圖/官網 liyla.org

「莉菈與戰爭的陰影」:無法暫停,不能重來,就和戰爭一樣

手機螢幕上,顯示了遊戲於此終止。

「生活在戰爭中的那一群人,從來沒有機會『重來』,或在手機螢幕上按下『終止』鍵,他們甚至沒有機會『暫停遊戲』。」設計遊戲的巴勒斯坦工程師 Rashid AbuEitah 默然地說著。

Liyla and The Shadow of War(中譯為「莉菈與戰爭的陰影」)是 Rashid 根據發生在 2014 年加薩戰爭的時空背景所設計,這款遊戲並沒有所謂的「遊戲規則」,玩家所能做的,便是前進、躲避障礙物、與在不同的情景下做出選擇。在前進過程中,隨時都有可能會死於從天而降的炸彈或地面因著爆炸而熊熊燃燒起的火焰。

玩家無法預測,也無法躲避突如其來的攻擊,更沒有「還擊」的選擇按鈕,看似是個毫無邏輯與道理的遊戲,然而,這便是 Rashid 設計遊戲的初衷:戰爭裡,死亡隨伺,你沒有還擊的餘地也沒有預知的能力。

虛擬遊戲背景:2014 年加薩戰爭

連續 51 天,加薩戰爭中毫無止歇的以色列軍隊空襲轟炸,在聯合國統計下,造成加薩走廊超過 2,000 名巴勒斯坦人身亡、逾 1 萬人受輕重傷,絕大多數都是平民,其中孩童的死亡人數便高佔了四分之一。超過 2 萬幢建築物遭到毀壞,包括民宅、學校、醫院與穆斯林集會禮拜的清真寺。

以色列一方,則有 64 名士兵在此戰爭中身亡,6 名平民身亡。而國際特赦組織的戰後調查報告中更指出,在這場戰爭裡,以色列軍隊被證實好幾次針對醫院與移動中的救護車進行砲彈攻擊。

「(加薩這裡)沒有一個角落是安全的,不管外頭還是(房子)裡頭,我遲早都會死。但至少我想死在家裡,和我的家人在一起。」住在加薩的 Zedan,在他的 2014 戰爭日記裡這樣記錄著。

而住在巴勒斯坦西岸那布勒斯城的 Rashid,雖然沒有親自經歷 2014 年的加薩戰爭,他 34 年的成長歲月裡,對於目睹以色列軍隊的暴力,或體驗子彈、催淚瓦斯砲與親友身亡受傷的經驗,則一點也不陌生。

「謹以此遊戲,紀念戰爭中的身亡者」

「我想以這款遊戲,紀念在戰爭中身亡的加薩人,尤其是那些孩子們。」Rashid 向我們憶起戰爭中最震撼他心頭的新聞:4 個才 10 歲左右的小男孩 Ahed、Ismail 、Zakariya 跟 Mohammed,雖然經歷了超過一個月的空襲轟炸、每天逃躲的生活,仍舊不失孩子們愛玩兒的性格。

遊戲中海灘邊的四個男孩。圖/官網 liyla.org

一天,他們在空襲暫緩時,一併來到加薩海灘上玩踢球,就那麼一瞬間,一枚砲彈自海上的軍艦上射出,不偏不倚的落在他們嬉戲的海灘區域,當場炸死這四名孩童,周遭的其餘十數人遭到輕重傷。

Rashid 嘆息,「我自己也有孩子,但是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孩子比較重要,我的意思是,每個孩子的生命與安全,都值得我們盡全力去保護。我完全可以理解失去孩子那種巨大的心碎與痛苦,所以我也刻意在遊戲中放入了這個橋段。」

玩家在抵達加薩海灘後,也會遇見四個玩耍的小男孩,玩家可以選擇是否要前往通知男孩們離開海灘,趕緊找地方躲起來。

「我希望這個遊戲能夠讓世人真實的理解戰爭的殘酷,也讓大家知道,在加薩這裡,在巴勒斯坦這裡,我們還沒有自由,我們仍生活在不安全中,我們要的,只是安穩的活下去,求的是能夠好好地看著我們的孩子快樂無憂的成長。」

具有政治色彩的不算遊戲?──Apple 和 Android 公司拒絕上架

然而,在遊戲設計完成後,Rashid 與其他遊戲工程師卻面臨了新的挑戰:Apple 和 Android 公司向他們表示,此款遊戲具有「政治色彩」,不能算是「一款遊戲」,而堅持不讓遊戲上架。

「什麼樣的遊戲才能被認同為遊戲呢?」Rashid 與團隊質疑 Apple 與 Android 公司的初步抉擇有失公允,尤其在遊戲市場中,不乏許多以戰爭與打鬥為主的場景與角色設計。

「Liyla and the shadows of war 的每個場景和故事,都是真實發生過的。我們並沒有捏造或扭曲任何事實,我們設計的初衷,就只是想要真實的呈現戰爭的樣貌,也希望藉此讓玩家體驗真正『無常』的戰爭時刻。」

在 Rashid 與其他國際 NGO 團體持續努力爭取與抗議下,總算在數月的來回討論後,AppleAndroid 同意讓遊戲上架。在遊戲進入市場後,至今已有超過百萬次的下載次數,且遊戲更有各國語言的版本,提供不同國家的玩家選擇,用自己熟悉的語言進行。

中文譯者、台灣人 Claudia:玩完遊戲,震驚到腦袋一片空白

圖/Claudia 提供

遊戲的語言中包含了繁體與簡體中文版本,提供中文市場的玩家選擇,而我們在與 Rashid 訪談中,更意外的發現,志願免費幫忙翻譯中文版的,是一名來自台灣的專業譯者 Claudia。

「我一直都很喜歡遊戲,所以開始工作後也持續在玩遊戲,但隨著年齡增長,時常在想玩遊戲是否可以讓我們對人生、對世界有更多的認識與關懷,在玩完一個遊戲後,我是否有學到一些東西,或更了解一些歷史以及台灣以外的地方。」

在一次與朋友的對話聊天中,Claudia 提出了這樣的想法,當下朋友便大力地向她推薦 Liyla and The Shadows of War 這款遊戲。

Claudia 立刻下載了遊戲來玩,她回憶起自己第一次玩完時的感想:「(我)沉浸在故事中久久不能自拔,雖然有在書中,在課堂上,在電視上看過聽過讀到過『戰爭』,但是在遊戲裡拉著自己女兒逃跑的感受,我真的很難找到字彙形容,大概就是極度震驚到腦袋一片空白──我試著將遊戲經驗跟我所認知的戰爭做連結,但是我真的無法。」

「生活在台灣,我也去過蠻多國家,有些是去旅遊,有些是去唸書,回憶中有快樂的也有悲傷的,但是沒有任何一件事像這個遊戲一樣。(玩了遊戲後)我好像被別人用球棒重擊我的頭,久久無法思考,眼前浮現的就一直是遊戲最後的黑白畫面,那些無辜的靈魂幻化為小星星飄向天空。」

「我必須做點什麼」:主動寫信,無償翻譯

雖然在玩遊戲前,Claudia 對於以巴衝突並沒有太多的認識,也未曾造訪,僅僅知道這兩個國家長期處在戰爭與分歧中。而生長在地球遙遠的彼端,她一直覺得自己對於其他國家的悲劇或戰爭,沒有「資格」說什麼,也感到無力,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才會幫助到在戰爭裡無辜的平民們。

直到玩了這個遊戲,她心中那股「自己真的不能不做點什麼」的火苗,再也抑制不住,她寫了封信聯絡設計人 Rashid,表示自己願意無償幫忙把遊戲翻成中文。

「玩完遊戲,沒有背景也沒有能力的我,感覺自己只能在心裡憤怒到快要爆炸也不能做什麼,畢竟,我對世界一點影響力也沒有。我連自己的家人都很難說服了。畢竟生活在台灣的這一代,戰爭的殘酷離我們太遙遠。但是當下我就開始在想,我能做什麼?我希望大家藉由這個遊戲看到戰爭的真實面,而不僅僅是書面上的『戰爭』兩個字而已。

我主動寫信給Rashid,表達出我的想法:希望讓更多人可以順利的(用中文)玩這個遊戲,看清戰爭的殘酷。我最終的希望是,那些有能力阻止戰爭的人,可以藉由這個遊戲感受到 Liyla 與她父親的害怕與無力,一起停止無謂的傷害。聽起來好像很不實際,不過這真的是我想很久後唯一想到可以幫忙的地方。」

Claudia 也期許台灣的遊戲玩家,能在遊戲中找到台灣與巴勒斯坦的連結,尤其,在台灣我們,同樣也曾因為歷史與政治因素而存有戰爭的隱憂。與 Rashid 開發遊戲的初衷一般,無關政治立場,她只希望「執政者可以發揮更大的智慧,絕不輕言開戰,能夠讓我們的小朋友跟我們一樣,可以在平和的世代,安心的走完人生的旅程。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美好的人事物等著我們去體驗去經歷,我們有責任保存這美好,傳承下去。」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yan Rodrick Beiler@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