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鎖困不住的夢想,戰地的歌唱奇才──贏得「阿拉伯偶像」的巴勒斯坦人
圖片

編輯導言:2017 年 2 月 24 日,來自伯利恆的雅各 ‧ 沙罕,成為繼穆罕默德 ‧ 阿薩夫之後,第二個成功跨越宗教、貧困、歧視與封鎖線,贏得「阿拉伯偶像」的巴勒斯坦挑戰者。在藝術的舞台上,巴勒斯坦終於能驕傲的揚起國旗,讓世界看見自己......。

2017 年 2 月 24 日,在一片黑、紅、白、綠錯綜的旗海飄揚與人群的歡聲雷動中,出身於巴勒斯坦西岸城市伯利恆的雅各 ‧ 沙罕,噙著歡樂的淚水,站在舞台中央,接受眾人的掌聲,加冕登上「第四屆阿拉伯偶像」的冠軍寶座。

雅各加冕登上「第四屆阿拉伯偶像」的冠軍寶座。

此時,全中東世界的鎂光燈都聚焦於他,而全世界的巴勒斯坦人,無論身處何處,都同感驕傲。

自去年 11 月 4 日起至今,連續好幾個月來,身邊的巴勒斯坦朋友們在聊天過程中,總是三句不離「第四屆阿拉伯偶像」的賽事戰況。

每逢週五晚上,總見他們三五成群的聚集在電視機前,準時收看節目。空前的盛況,不禁讓我憶起在高中時期,風靡全台的素人歌唱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

「為什麼你們這麼在意這個選秀節目啊?」看見巴勒斯坦人不僅於播出夜瘋狂,甚至在播出一週後,於社群媒體上熱烈討論的狀況,這問題總是自然的浮上我心頭。

「因為這是一個可以讓世界看見我們巴勒斯坦的機會。或許在國際舞台與政治角力中,我們還沒有被承認;在世界許多角落,我們的國旗不允許被升起,但透過這個節目,我們讓世界看見巴勒斯坦的國旗在巴勒斯坦外的舞台上、在國際媒體上冉冉升起、恣意飄揚。」朋友說。

基督徒少數,勇奪歷屆最高票

承繼於黎巴嫩電視界已有五季歷史的《超級新星》,《阿拉伯偶像》首季於 2011 年開播。製作團隊在各個阿拉伯國家進行多次素人海選,並於每週五傍晚的節目中,公佈通過新階段選拔的選手,直到最終剩下十位挑戰者。

節目播出後一小時,觀眾有 24 小時的投票時間,選出心目中的冠軍。開播至今,《阿拉伯偶像》總是傲踞阿拉伯國家與中東電視界的收視率榜首,全球超過百萬人收看。



剛被全球觀眾票選出的雅各 ‧ 沙罕,不僅是節目播出後的第四位冠軍,更是四季以來獲得最多選票的挑戰者。

巴勒斯坦多數居民為穆斯林,信奉遜尼派伊斯蘭,但境內也不乏信奉不同基督宗教派系的信徒,數目佔了西岸城市總人口的 1% 至 2.5%,多居於伯利恆。來自伯利恆的雅各,信奉的就是屬於東正教分支的敘利亞基督教。

伯利恆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轄境內,少數可以見到許多觀光客的城市,觀光團多來自以色列轄區,如耶路撒冷或特拉維夫。

伯利恆市中心馬槽廣場旁的「聖誕教堂」不僅是著名的觀光景點,也是世界上仍在使用的最古老教堂之一。教堂建立於傳說中耶穌誕生的馬槽原址,教堂內還劃出一塊誕生祭壇,據說是聖母瑪莉亞產下耶穌的確實位置。公元 614 年,波斯帝國入侵,曾經破壞不少基督教聖地,但這座教堂卻幸運的未受波及,保存至今。

阿拉伯中東世界擁有廣大的穆斯林人口,身為基督徒的雅各能夠贏得《阿拉伯偶像》冠軍,顯示觀眾票選的結果,並沒有被選手的出身背景影響。

節目結果揭曉那夜起,全巴勒斯坦舉國歡慶,伯利恆的馬槽廣場更湧入上千民眾徹夜狂歡。社群網站上,充滿了討論《阿拉伯偶像》的內容、照片與影片轉載,接連數日。

難民營裡的歌唱奇才

我不禁回想起另一個巴勒斯坦冠軍──穆罕默德 ‧ 阿薩夫,「第二屆阿拉伯偶像」的贏家。

阿薩夫來自巴勒斯坦的加薩走廊。第一次,世界看見加薩走廊,不是因為自殺炸彈客的攻擊事件發生、不是因為哈瑪斯又發射了飛彈、不是因為以色列軍隊又出動戰機轟炸學校醫院,也不是因為又有多少平民無辜死傷,而是因為一個年僅 23 歲、才華洋溢、被評審譽為「五百年一遇」的歌唱奇才。

世界看見巴勒斯坦,看見揚起的國旗、看見這群人的笑容、看見他們的快樂、看見他們的才華。他們,與我們無異。

阿薩夫帶來的巴勒斯坦效應遠遠超過任何人的預料,這個當初必須偷偷賄賂加薩走廊與埃及邊境警察,才得以徹夜逃出加薩,來到埃及參賽的年輕人,完全沒有想到三個月後,自己的名字會席捲全世界的媒體頭條、會受邀至聯合國為世界政要們獻唱一曲,並成為聯合國親善大使。

阿薩夫受邀至聯合國為世界政要們獻唱一曲,並成為聯合國親善大使。圖/flickr@United Nations Photo CC BY 2.0


也因為阿薩夫,阿拉伯偶像將「巴勒斯坦」設為選手海選國之一,讓更多因為以色列殖民控制、無法離開居地的巴勒斯坦人,能有機會在家鄉舉辦的選拔賽中被看見,一展歌喉,向世界邁出下一步。

「貧困困不住夢想、封鎖困不住夢想、歧視困不住夢想、弱小困不住夢想,從難民營走出的他(阿薩夫),證明了這一切。」 人在巴勒斯坦西岸城市拉馬拉的朋友,回顧著她當年見證歷史的感動。

巴勒斯坦,並不是只有戰爭、只有不間斷的復仇與殺戮,在這塊充滿爭議、暴力和哀傷的土地上,人們仍舊慶祝、仍舊歡唱,也正是因為那些衝突與艱困,他們學會在苦中作樂,在夾縫中生長得更加旺盛。

「或許對世界上許多國家的人來說,贏得一個歌唱比賽的冠軍沒有什麼,但是對我們巴勒斯坦人來說,這不只是一個冠軍,這是個機會,他帶給我們希望。」巴勒斯坦朋友悠悠的說著,目光飄向遠方。

「自 48 年的『災難日』起、自以色列在此建國起,巴勒斯坦這個名詞,變得好遙遠,有多少在『災難日』與『六日戰爭』發生前,居住在現在以色列管轄地的人們,不得不逃亡海外、遠離家園、流離失所,成為難民。我們的土地四分五裂、我們的國民分散各地、我們的國家不被承認。但是在這一天,巴勒斯坦人登上冠軍寶座的這天,無論海內外的巴勒斯坦人,無論手持哪國護照的巴勒斯坦人,我們的心情都是一樣的──一樣的驕傲、一樣的感動,一樣的,以我們那面升起的巴勒斯坦國旗為榮。」

輸了戰爭,贏了藝術

根據第四屆《阿拉伯偶像》簡訊票選的統計結果,可以發現投給雅各的票裡,來自巴勒斯坦境外的數量完全不輸給來自巴勒斯坦境內的,這一方面顯示出其才華與魅力受到公眾認可,一方面也可以看出,許多數十年來流亡海外的巴勒斯坦人,在這一天將力量齊聚一堂、團結一心。

「我們輸了戰爭、輸了政治角力的舞台,有太多失敗我們身不由己,但是至少在這裡我們贏得了一場藝術之戰。」社群媒體上,一名巴勒斯坦朋友寫下這段話。

「再一次,我們終於得以在世界面前升起我們的國旗。」

生活在巴勒斯坦,不容易;身為巴勒斯坦人,不容易。

透過媒體接觸到太多關於巴勒斯坦的悲劇,常常讓旁觀者不禁想著:這裡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呢?這裡還有什麼故事可看呢?不都是一樣的嗎?不都是「以色列人殺了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復仇了以色列人」這樣的來回往復嗎?

不得不承認,住在巴勒斯坦的日子,我也常陷入這樣的想法裡。

「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復仇與暴力循環,永遠都不可能停止的,巴勒斯坦有什麼不同,值得記者與旅人們佇足看見的呢?」

但巴勒斯坦人在《阿拉伯偶像》的勝利,提醒了我,他們雖然日復一日在生死間掙扎、年復一年的在獨立與殖民間受盡苦難,但他們努力的發聲──以每一種可能的形式,讓自己在國際舞台上發聲。

這次,他們用歌聲、音樂與藝術,再次說出、唱出了巴勒斯坦的故事,雅各的勝利不僅僅代表個人,而是整個巴勒斯坦,就如同他在接受訪問時所說:「感謝巴勒斯坦人對我的支持與愛護,我將勝利的榮耀歸予我的國家、我的國民,巴勒斯坦。」

《關聯閱讀》
委內瑞拉:石油、選美皇后、查維茲
實際走過不被國際承認的「國家」,發現其實我們多麼幸福

《作品推薦》
情人節,一通來自「露天監獄」的越洋電話
回家──你的自由是我的鄉愁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Yacoub Shaheen - يعقوب شاهين 臉書專頁、flickr@United Nations Photo CC BY 2.0

【獨家】牆內;牆外──目擊以巴衝突現場

Cynthia Wang,自大學主修阿拉伯語文學系,雙主修新聞學系始,便一腳蹬入了中東這塊神秘土地。
2016年完成於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傳媒碩士學位後,決定直赴中東火藥庫: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一個曾經只是在新聞媒體上讀到的戰爭名詞,一個在Google地圖上沒有名字的國家,一個國土與以色列邊界重合的地方,一方自1948年起戰爭死傷從未止歇過的土地。
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建國後,經歷了逾一甲子戰爭與殖民暴力,巴勒斯坦境內建起一座座屯墾區與檢查哨,一道又一道高高的隔離牆劃開了這塊曾在宗教聖典禮記敘著的留著奶與蜜的天堂,不僅隔開了數不盡的家庭愛人,更築起了永不止歇的糾葛情仇、武裝衝突,和平之路遙遙,鄉關何處?究竟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活著怎樣的生命故事?他們的聲音,隱沒在西方霸權媒體的意識型態戰爭與各方權力武器角力的競技擂台裡。
這一切激起成為了她勇往直前的動力,想藉著換日線的網路媒體平台,用文字與影像寫下親身經歷感受的以巴衝突現場,傳遞不同的視野角度予中文閱聽眾,期待慢慢地或許有一天,這些閱聽眾能夠匯集出改變這塊土地愛恨情仇,征戰紛擾的力量。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