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選在此刻,承認以色列的「戈蘭高地」主權?美學者警告:台灣恐成下一受害者

美國為何選在此刻,承認以色列的「戈蘭高地」主權?美學者警告:台灣恐成下一受害者

繼於 2018 年公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官方首都,並將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之後,美國總統川普再次為中東火藥庫點燃了新一波的戰火──25 日正式承認被殖民佔領 52 年的戈蘭高地,是屬於以色列國家領土的一部分。

川普先是於推特的一則推文寫道:「戈蘭高地對以色列國家以及此地區的穩定,都具有極重要的戰略與安全重要性。經過了 52 年,是時候美國正式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的主權了!」

3 日後,在 3 月 25 日以色列總理內坦雅胡訪白宮舉行會談之際,川普正式簽下一份聲明,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

圖/截自 Donald J. Trump Twitter

以色列違反國際法,佔領敘利亞戈蘭高地

戈蘭高地的主權爭議自 1967 年的六日戰爭以來一直都擺盪不定。一切要回溯至當 1948 年以色列空降巴勒斯坦建國、造成百萬巴勒斯坦難民流離失所後,在阿拉伯民族國家主義的推波助瀾之下,四周環繞的阿拉伯國家,展開多次與以色列的衝突與戰爭。

1967 年的六日戰爭中,美國與蘇聯也捲入衝突,擁有美國與北約國家提供後備軍援的以色列擊退了阿拉伯聯軍,大獲全勝,進而入侵佔領了屬於埃及的西奈半島、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以及當時由約旦控制的西岸各地,以及耶路撒冷舊城。

經過多次角逐斡旋後,以色列與埃及、約旦達成協議,歸還部分領土,但對於耶路撒冷與戈蘭高地態度強硬,聯合國在此進駐觀察員部隊,監督停火情況,避免以、敘兩國一觸即發的戰火。1981 年,以色列通過法案,正式併吞戈蘭高地占領區。

即使聯合國安理會 497 號決議於 1981 年宣佈其佔領違反國際法,以色列仍不願撤軍。2016 年 4 月 17 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更表示,戈蘭高地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戈蘭高地將永遠留在以色列手中。

而六日戰爭後,超過 15 萬人逃離戈蘭高地,多數為敘利亞人;但仍有近兩萬名敘利亞德魯茲族人(Druze),拒絕接受以色列公民身分,持續留守遭到占領的高地至今。

一如耶路撒冷事件發生之時的反應,國際間面對川普今日此舉一片譁然,撻罰聲浪不斷,法國、德國、俄國、土耳其、阿拉伯等國家紛紛公開譴責這項聲明,表示戈蘭高地是以色列非法佔領的土地,依據國際法,應歸還給敘利亞。

然而在以色列國內,民眾反應川普的公告皆是「理所當然」的態度,並沒有人因此感到特別興奮。前以色列總統西蒙·培雷茲(Shimon Perez)的顧問米歇爾·巴拉克(Mitchell Barak)就指出,對以色列國民來說,戈蘭高地是他們「贏來」的土地,自奪取至今,這裏已新建有超過 30 個猶太屯墾區,居住著超過 20 萬「返鄉」的全球猶太屯墾居民。同時,巴拉克聲稱,除了猶太屯墾居民外,其他阿拉伯原住民也早已「歸化」為以色列國民。

因此,川普選在這個時間點,特別額外提出這份「聲明」,除了為這份世紀秘密協定鋪路,背後還藏著其他因素。

為何選現在?以色列大選迫近,內坦雅胡的最後衝刺

公告發出的時機,首先,絕對與 4 月 9 日即將在以色列提前登場、將左右以色列政治生態的議會大選,有著不可分的緊密關係。

原本由內坦雅胡領導的右派「聯合黨」(Likud),預期自己將會繼承過去連續 10 年的輝煌任期繼續連任,卻在 2019 年初起開始遇上一個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

先是 2 月起,以色列警方陸續宣布內坦雅胡涉嫌三起貪污案件,遭到檢察總長調查後起訴;再者,由以色列前參謀總長甘茨(Benny Gantz)領導的以色列復興黨(Israel Resilience),突然宣佈將與前財政部長拉皮德(Yair Lapid)為首的未來黨(Yesh Atid)結盟,成立共同黨派角逐選戰,使得原本勝利在望的聯合黨,面臨了岌岌可危的逆轉情勢。

因此,雖然以色列國民對於戈蘭高地主權的公告沒有太大的情緒,這個消息,仍舊鞏固了內坦雅胡的連任之路;他藉此對選民發出訊息:「以色列絕對沒有其他政黨的首領,能和世界強權美國總統,建立比我更親密的關係,只要由我主政,我便可以和世界強權攜手完成過去歷屆以色列總理都無法達成的目標。」而經過過去川普已承認耶路撒冷,到今日的戈蘭高地,內坦雅胡再再證明了自己於美以關係中不可被取代的政治意義。

另一方面,也有分析家指出,川普不僅僅是為內坦雅胡的連任站台,更重要的是拉攏美國福音派的支持者,為自己明年 2020 年連任總統大位暖身。

長遠觀之:以色列缺水資源,美國要顧地緣政治

圖/Shutterstock

戈蘭高地居高臨下的地形,讓戰爭爆發時的以色列易守難攻,而以軍佔領後則可以自高地監測敘利亞;從山頂即可眺望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具有極高戰略價值。

但是,非營利組織「獨立外交家」(Independent Diplomat)的顧問貴洋·夏隆(Guillaume Charron)在接受半島電視台訪問時卻表示,雖然川普聲稱承認戈蘭高地歸屬以色列,是因為這將會平穩此地區的戰爭風暴,也可以讓以色列從此免於鄰近阿拉伯敵國的威脅,是出於戰略與安全性考量的最佳決定。

而實際上,以色列之所以緊抓戈蘭高地不放,除了軍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水資源。由於全球暖化的影響,以色列境內的水資源日益匱乏,戈蘭高地擁有絕佳的農業條件,更有豐沛高山水源。「戈蘭高地提供了以色列境內超過 3 成的水資源,這才是這場土地主權之爭最大的幕後因素。」夏隆結論。

圖/Cynthia Wang 提供

最後一個潛藏因素,則是一如美國時事評論家詹姆斯·卡維爾(James Carville)的那句:「別傻了,一切都是因為伊朗阿!」

川普在 25 日的公告中表示:「伊朗與其他例如真主黨的『恐怖組織』於敘利亞南部的活躍活動,使得戈蘭高地會成為一個危及以色列生死的重要基地。」間接的解釋了他之所以大刀闊斧選在今天淌戈蘭高地的混水,最終還是為了抗衡伊朗在中東地區部屬與牽涉的武力。

分析家曾指出,「能夠幫助伊朗深入中東地區成為主政者,最有利的方式就是創造一條連接地中海的『陸橋』」。

而在介入敘利亞內戰後,伊朗便可以順利成章的自戈蘭高地打通這個計畫。美國面對這個最強大的勁敵,若仍能想在中東卡位,勢必需將支持以色列掌控戈蘭高地。畢竟,讓美國盟友以色列擁有這塊高地,作為與阿拉伯敵國的緩衝,又能順勢俯眺敵軍情勢,遠遠比讓敵軍入侵威脅自己在中東的影響力來得重要多了。

專家憂慮:川普一舉,危及巴勒斯坦甚至台灣的國家主權性

這次川普公開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的主權,就好比俗諺裡那句: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然而,這個引發各界怒斥的舉動所產生的影響力與層面廣泛,讓人需要深思許多延伸出的問題。

首先,以色列的建國本是奠基於歐洲殖民主義與新大陸定居殖民主義(Settler Colonialism)之上。過去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國在歐洲移民帶來的殖民主義下,發展出新體系的「定居殖民主義」,目標不僅僅是利用殖民地的勞力與資源,而是最終將要趕走原住民,「反客為主」;不惜以槍砲開疆闢土、武力侵佔,最後自行建成新國,成為世界政治經濟霸權,永久取代與奪取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

因此,是否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使得如今的以色列,在美國川普總統的背書下,也可以讓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原住民自 1948 年來的非法武裝殖民,成為一個合情合理的「事實」?

再者,若依照川普的論述推論,只要以武力佔領殖民一地久了,各國「有天」就將承認殖民母國的正當性時,是否在今日世界所發生的其他區域衝突或國家戰爭也可以照辦,讓以武力侵佔他國領地一事被「合法化」?

若以色列於六日戰爭中非法侵佔的戈蘭高地,在 52 年後就可不顧國際法與聯合國的反對取得主權,在以巴衝突的大脈絡下,是否巴勒斯坦西岸地區與加薩走廊將是下一個箭靶──讓美國承認以色列逾一甲子來的「武力殖民正當性」,進而一併宣布以色列合理也應擁有巴勒斯坦全境的領土與主權性呢?

最後,川普這個忽視領土主權的大動作,不僅僅是重新打破了中東地區的政治平衡,也嚴重威脅到世界上其他現今仍有「領土與主權爭議」的國家。

一篇由 QUARTZ 刊登的報導中,便直指印度與台灣,都須對於川普這項舉動感到憂心;而紐約大學全球事務中心的愛德華·戈德堡(Edward Goldberg)教授也反問:若美國為以色列開了這個先例,是否將來中國對台灣出兵,或巴基斯坦向克什米爾出手後,有天會變成被侵佔國的國家領土與主權將屈就於哪邊的軍事武力強、哪邊對美國政治經濟更有力來決定?

畢竟,美國在幾年前俄羅斯出兵烏克蘭的克里米雅時就強勢介入,還因此展開一系列對俄國的抵制制裁,也顯示出其對於領土擴張國家的「雙重標準」。

最後,回歸到以巴衝突的現況,究竟在川普最後一年執政年,將會繼續推出哪些曠世作為,仍然沒有人能夠預知,但有一個目標與政策走向是不變的:那份自他上任後,與其擔任中東地區顧問的女婿庫時納急欲完成、即將推出的「劃世紀以巴秘密協定」,將確保以巴衝突的結局,不會實現歷代國家元首推行的「兩國論」,也不會出現擁有加薩、西岸主權的巴勒斯坦獨立體,而將是「一個猶太國家」。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QUARTZ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