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知識菁英」們,還要別人「不懂就閉嘴」嗎?

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知識菁英」們,還要別人「不懂就閉嘴」嗎?

美國選舉的那天,英國從午夜 12 點陸陸續續開票。那個晚上我剛好有一位荷蘭來的朋友來劍橋找我,住在我家。我們互道晚安之際,她剛好在手機上查到最新開票結果,川普領先 13 張選舉人票,希拉蕊還在個位數。她顫抖地說:"Trump is leading!! Will Brexit happen again?"(川普領先,英國脫歐這種事情會重演嗎?)

我們互看一眼,互相安慰:"Don ' t worry . The same cannot happen twice . "

我男朋友是歐洲人,他也安慰我,不可能再度發生「違反常理」的選舉結果。三個人互相安慰,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我過去幾年來,經歷數起英國、美國的重大歷史性選舉。蘇格蘭公投那一年,我住在蘇格蘭。朋友們討論的話題,8 成跟公投有關。我可以很明顯的在新聞上感受到蘇格蘭人對英格蘭人的不滿。

從英國談起,不公正的媒體

但由於我是處於「大學」的環境之中,附近的蘇格蘭朋友,幾乎清一色地支持留下(Remain)。但也從這個時候開始,我注意到英國媒體的不公正。

部份蘇格蘭人想要脫離 The United Kingdom,不是因為 Scotland V.S England 的國族主義,而是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SNP)所代表的 socialist values 跟倫敦的執政黨所代表的價值不一致。但是報紙上報出來的,往往是朝國族主義方向著墨,造成英格蘭人對蘇格蘭人的不解。這個現象後來在國會選舉中發酵。

搬回劍橋的時候,英國國會大選,本來工黨(Labour)的艾德 · 米勒班(Ed Miliband)幾乎篤定會成為下一任首相,主流媒體民調一面倒地說工黨將大勝,不可能發生「兩黨不過半」(Hung Parliament),結果卻投出保守黨大勝(Conservative majority)這種結果。一部份原因就是英格蘭人怕蘇格蘭民族黨跟工黨會聯合執政,結果把票投給保守黨。

大衛 · 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英國國會選舉的時候,保證說如果成為首相,會舉辦脫歐公投,以獲得部份選民的支持。成為首相之後,他拿自己的政治生涯做了一場豪賭。賭輸了,保守黨獲得國會大勝之後,緊接在後的就是卡麥隆辭職。

接下來一連串政治變動,上演著政治類電視劇的劇碼,背刺、抹黑、宣誓、角逐輪番上陣。最後德蕾莎 · 梅伊(Theresa May)成為英國新首相。大家猜來猜去,猜她到底是來真的,真的會脫歐,還是做做秀而已?

再次發生,我們眼中「違反常理」的選舉結果

儘管有過這樣跌破眼鏡的經驗,回到美國大選的那個晚上,我、我男朋友、我的荷蘭朋友仍各自安穩睡去,沒有一個人在擔心睡醒的時候,美國會上演政治變天。

早上被隔壁房的荷蘭朋友吵醒,因為她正激動的跟朋友討論美國政治。我查看了 BBC,看到頭條:川普入主白宮。

我大叫:"Are you kidding me!!?"

男朋友也醒來了,問:"What?Did Trump win?"

我們非常安靜的各自狂查新聞,心中都在想著:「一定是開玩笑的,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查完之後我衝到荷蘭朋友的房間,跟她說:"Good morning to a Trump world . "

我們三個人代表著同一類的政治選民。我們都有博士學位,要不然就是正在攻讀博士。我們三個人都是到英國唸書的國際學生。我們的朋友,幾乎 9 成 9 都有同樣的政治傾向,類似的社經背景,同樣的價值觀:蘇格蘭公投贊成 Remain,英國國會選舉支持偏左的工黨(Labour)、自由民主黨(The Liberal Democrats,Lib Dem)或蘇格蘭民族黨(SNP),英國公投支持留下(Remain),美國總統大選支持桑德斯或希拉蕊。我們完全符合所謂刻板印象的「知識份子」,或是「菁英份子」。

近兩年來的英美重大選舉之中,除了蘇格蘭公投之外,每一次選舉選完隔天,我們的臉書同溫層上也同樣都是一片哀鴻遍野。

問題出在哪裡?我覺得這是因為無論是身在蘇格蘭、英國,還是美國,我們的價值觀,跟一般平民百姓的價值相差太多,我們會看的新聞報導,跟一般平民百姓會看的新聞也相差太多。

兩邊互相對立,「知識份子」對平民百姓百般嘲諷,說他們沒知識、落後、不長進,說他們窮是他們自己不努力。

「知識分子」對「一般百姓」的歧視

像是在英國,對白人勞工階級(the white working class)有一個很貶低的稱呼叫"chav"(類似我們說的小混混、痞子、8 + 9 之類)。沒有英國人會自認為是chav,就算是出身勞動階層的人,也不會有人說自己是 chav。

Chav 的定義就是:16 歲就未婚生子,性生活混亂,沒有經濟能力卻不斷生孩子領政府的津貼。他們排外、種族歧視。他們拿政府的社會補貼,住在 council estate,卻不事生產,只想喝酒。他們喜歡戴 Burberry 的帽子,因為他們雖然沒有什麼錢,卻喜歡花大錢買 Burberry 這樣的名牌。他們喜歡穿 tracky bottoms(運動褲)。他們的口音是英國中下階層的人的口音。

倫敦某連銷健身房,曾經推出 chav punching kickboxing classes,賣點就是學拳擊揍 chavs,課程大賣。

某連銷旅遊業者推出 chav - free holidays,賣點就是整個旅程不會遇到 chavs,離開英國到海外旅行,就是為了不要受到這些人的干擾,這些行程也大賣。

美國也有類似的言論。所謂的「知識份子」嘲諷川普支持者是鄉巴佬,是落後的,愚蠢的,排外的一群人。

但事實上,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真的是「菁英」和「大眾」的對立嗎?我們先看看多數媒體報導,「英國脫歐」跟「川普當選」兩者間的相似之處。

1. 移民議題(Immigration Issue)

簡單說,英國脫歐是針對歐盟地區,尤其是東歐來的人很感冒,也對穆斯林很感冒。美國本次大選川普的訴求則是針對墨西哥人以及穆斯林。

2. 教育程度

英國大部份有大學教育水準的人偏向留歐,美國則是有大學教育水準的人偏向希拉蕊。

3. 年輕人 V.S 老年人

英國大部份的年輕人偏左,也偏支持留歐。英國大部份的老一輩的人,經歷過二次大戰後的所謂英國光榮時期,多數傾向支持保守黨,對「英格蘭」有很強烈的認同感,反而對歐盟很反感。美國也同樣的,希拉蕊的支持者偏年輕。

4. 社會文化價值

最複雜最難解讀的一群人,是所謂的社會文化價值不一樣的人。

有一種說法說投脫歐、投川普的人是「被丟下的人」(the left behind)。這一群人跟中上社會階級對立。這個論點是從個人經濟的角度切入。

所謂的 the left behind 通常是指英國或美國的白人勞工階級,他們是白種人中的中下社會階層的人。比如說下面 CNN 的〈The ' forgotten tribe'  in West Virginia; why America ' s white working class feels left behind〉就在說明美國的白人勞工階級的處境:

全球化帶來的利益,通常是中上階級的人獲得。中下階層的人只能被剝削。

又或者像是下面這篇《National Review》的文章中,說明美國跟英國隨著全球化,城鄉對立愈來愈嚴重。大城市像是紐約、倫敦能夠擁抱全球化,也相對不會排外,因為他們的工作生活環境之中有大量移民。「不排外」在大城市的知識份子圈子之中被視為理所當然,他們認為只有「沒知識的鄉巴佬」才會種族歧視。

社會文化價值差異分裂,才是主因

我之前問我一位英國朋友,我說,你們英國社會階層非常的明顯,哪像我這種亞裔外國人,是放在你們社會階層中的哪一層?

他笑說:"You are just a foreigner . "(你就只是個外國人)

開玩笑歸開玩笑,他說的很可能反應多數人的想法。英國人看待非白種人,第一個歸類是放在「外國人」這個大項目中。

接著他說:"You graduated from Cambridge . You are in the upper middle class . "(你從劍橋畢業,那屬於中上階層)

他的思考過程滿具有代表性的。外國人先被放在「外國人」這個大項目,再依教育水準、社會經濟背景分成兩種:做底層工作的外國人,以及能夠跟白種人中的中上階層競爭的外國人。

這便是所謂"the left behind"通常是指白人勞工階級的原因。雖然說非白種人也是有很多中下階級的人,但討論非白種人的中下階層的社會問題,會先從「種族」這個角度切入。而這也是為何白人勞工階級是最受到踐踏的族群,因為是白種人,攻擊他們不會是「種族歧視」,所以許多知識份子極盡所能的攻擊、嘲諷他們。

投川普、投脫歐的人到底是誰?是"the left behind",也就是白人勞工階級?還是跟這些文化精英(the cultural elite)持相反社會文化價值的人?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 LSE) 的 British Politics and Policy blog 中的〈Trump and Brexit:why it ' s again NOT the economy , stupid〉所提出的,結果是後者,不是前者。

文章並指出,移民議題(Immigration)而非個人經濟,才是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的主要因素。

美國選舉結果顯示出,美國收入最低的 20% 的人,過半數投給希拉蕊。反觀美國收入最高的 33%,希拉蕊跟川普的得票率差不多,可見得個人所得不是最主要的影響因素。社會文化價值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這裡有一篇〈How Half Of America Lost Its F**king Mind〉說明美國的選舉對立不是藍對紅,而是大城市對鄉鎮。作者詳細的說明為什麼美國鄉鎮地區的人無法理解大城市的所謂多元文化(multi-cultural)、全球化(global)、國際化(international)、支持同志權益(pro-gay rights)等等價值觀,因為這些價值觀離他們的生活太遙遠,他們覺得大城市的人只是在無病呻吟。

溝通,才能突破跨國境的「同溫層」

我跟我的朋友圈所代表的選民就是居住在大城市、受到高等教育、國際化、對多元文化種族包容的一群人。但我們真的夠「包容」異己嗎?

在我們看來,支持脫歐的英國人是在拿大石頭砸自己的腳,他們不聽經濟專家的苦口婆心,一意孤行堅持脫歐,只會拖跨英國經濟。最後首當其衝的,不見得會是我們,我們有教育背景有財力離開英國,去其它國家發展。但他們不見得有能力離開英國。

他們做出的選擇,後果他們得自己承擔。我們這一群人罵他們種族歧視、不唸書不上進,只會傾賴政府的救濟,個人經濟問題怪到外國人頭上。往往脫歐派的人一講話,留歐派的人就一面倒的罵他們不懂經濟就不要開口。

但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我們這一群人自以為是專家。他們眼中看見的世界,就是歐盟干涉英國內政,東歐人來英國搶工作,大量中東難民湧入歐洲,造成社會不安,甚至是恐怖攻擊。

他們的社區幾十年前是一個安穩、全白人的小村莊,現在卻有波蘭人、中東人滿街跑。他們看見的是他們的薪水幾年來沒有成長,物價卻節節高升。在他們看來,反正生活應該也不會更糟了,不如投脫歐看是否會有不一樣的未來,一張票投出一個希望。川普當選,賣的也是這樣的一個希望。

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兩邊需要溝通。住在城市的文化菁英不應該一聽到支持川普、支持脫歐的言論就嗤之以鼻。要不然只會不斷造成知識份子自己做自己的不正確民調,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圈子中互相道賀對方的「多元文化觀」如何進步,如何見解精闢。而反對、反感的人表面上不說,到投票箱的時候,才用自己選票說出自己真正內心的想法。

註:英國、美國選舉結果資料來自:〈US election 2016:The Trump-Brexit voter revolt

《關聯閱讀》
倫敦的東南西北,不會消失的階級與貧富差距
大學校園裡,需要心理輔導的「美國」
【英國脫歐現場:倫敦】「我們回不去了」──當Brexit成真,為什麼高學歷的年輕人高興不起來?

《作品推薦》
從劍橋菜鳥到學院「社交女王」──窮留學生的「辦趴」心法
我的英國社交啟蒙第一課──劍橋大學,迎新週初體驗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R Stone@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