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劍橋菜鳥到學院「社交女王」──窮留學生的「辦趴」心法

從劍橋菜鳥到學院「社交女王」──窮留學生的「辦趴」心法

這一篇文章之中,我想要分享我在劍橋唸碩士那一年,從硬逼自己積極參加別人辦的社交派對活動,一路變成自己嘗試辦派對,越辦越有心得,甚至成為學院內「人脈女王」的過程。

剛到劍橋的時候,我很擔心自己被吸進華人的舒適圈裡頭,變成只和華人往來,所以學院辦的活動,每一場我都會參加。即使不能喝酒、不太知道聊什麼,照樣去。總之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大方參與的精神,硬著頭皮聊。

我逼自己在時間、功課許可下,盡量參加每一場社交活動,無論是學院辦的、學校辦的、社團辦的,基本上在劍橋,星期一到日天天有社交活動。

但是隨著經驗累積、從旁觀察,參加到後面,我慢慢發現參加別人辦的活動,有幾個缺點。

首先,學院的研究生學生會 MCR 辦的活動,在 Freshers ' Week 之後就大幅下滑,從原來的一天一兩場,變成一星期一場,漸漸變兩星期一場。所上辦的活動開學之後也是變得少得可憐。參加  Cambridge Union 或是其它社團辦的活動,又嫌他們遠。我們學院在小山上,離市中心走路 30、40 分鐘。

另外,參加學院內的正式晚宴(formals),或是到各學院參加正式社交晚宴,有趣是有趣,很有「哈利波特的宴會」的感覺,但是消費驚人,參加一次就是 10 磅(註),再加上買酒、搭計程車回來,一個晚上的消費動輒超過 20 磅,沒辦法每星期參加。

窮留學生的社交見習

窮學生愛社交,就得走出自己的路線。很幸運的,我碩士那一年被分配到一棟有兩個女生住的房子。我的學院女生少,女生本來就吃香,再加上我的兩位女室友一位美國人、一位英國人,她們都是活潑外向人緣好型的女生,也成為我的「自辦派對啟蒙老師」。

我們住的房子是全學院的學生宿舍中離學院最遠的。我們剛開始的時候非常擔心,住那麼遠辦什麼活動一定沒有人要來。但是室友們不死心,她們說,只要你派對夠紅,多走 15 分鐘,人還是會來的。

If you hold a party, they will come.

她們兩位人緣很好,去咖啡館坐著都會搞出一場活動來。又因為我是她們的朋友,她們如果被邀請,一定會帶著我去。我先是跟著她們出席各式各樣的派對,去了一場,又被邀請去下一場,有永遠都參加不完的活動。

那兩位真是學院中的社交天后。英國女室友自己辦生日派對,派對前發下豪語說她要辦出當學年目前為止最紅的派對,我趁勢跟著她學。我觀察她如何發訊息,硬逼迫朋友把所有認識的朋友都帶來,不斷提醒,還保證她會提供酒類飲料。她宣傳了一個月,最後果然辦得轟轟烈烈,整個客廳加花園擠得人山人海。

我更佩服她的膽量和執行力,只有「社交天后」有魄力這樣宣傳自己辦的活動。

經過長期近距離觀察,並偷學了室友的「辦趴眉角」之後,我一年之後也依樣畫葫蘆辦了一個 house party,那一場 house party 被稱為當年最強派對,幾個月後都還有朋友在提。

「社交天后」派對心法:人、酒類、音樂

想成為「社交天后」辦出令人難忘的派對活動,我歸納出了以下準則:house party 要成功,最重要的是氣氛。

而氣氛,則要靠三個東西營造:人、酒、音樂。

最重要的是人,受歡迎的人物參加什麼活動,那個活動馬上就變得很火紅,其它人就會想跟著來。我們都是學生,基本上還是以研究為主,所以也沒有真的分什麼 popular kids 還是 unpopular kids,跟美國電影演的不一樣。

但是校園中永遠有一些人比較會社交,他們話很多、會帶氣氛,其它不太會社交、話不多的人就會圍著他們轉。這一類的朋友一定要請到,預先跟他們講你的派對上有什麼,讓他們幫你宣傳。

比如說辦的是變裝派對,就先跟他們討論好要穿什麼奇裝異服,這一類的人會花時間在服裝設計上,還會到處宣傳他會穿什麼,同時帶動其它人的期待之心。

或者派對有什麼特殊的活動點子,也不妨先和他們討論,找出他們最有興趣的「爆點」。例如有一次我辦一個 Chinese party,有放天燈的活動,就以這個當宣傳重點。

第二個是酒。西方人不論晚宴聚會或派對都習慣喝酒,派對更是無酒不歡。學生其實很好巴結,花很少的錢去超級市場買幾箱便宜啤酒,宣傳說有免費的啤酒,人就會來了。當然也不是當晚全部喝的都你付,這幾箱啤酒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幾個朋友先出資買幾箱,來派對的人通常都還會自己再帶酒,算是一個入場費。

辦不一樣的活動,需要不一樣的酒,不一樣的酒會營造不一樣的氣氛。如果想辦學生瘋狂派對,需要啤酒,以及調酒配料,像是 gin and tonic,這一類的酒類以便宜為主。

如果想走正式、優雅路線辦 dinner party,就要多花些心思:餐前需要氣泡類的酒類飲料,比較便宜的是 cava 以及 prosecco,比較高級的喝 champagne,也可以提供 aperitif。用餐時搭配的是紅酒或白酒。餐後可以準備 port wine 或是 dessert wine。選酒的方式跟學院 formals 類似。

如果辦的是 Chinese dinner party,需要能跟 Chinese food 搭配的酒(建議清甜的啤酒,或是偏甜的洋酒,一般的紅酒與白酒跟 Chinese food 會互剋,變成食物難吃,酒也難喝)。

如果走的是輕鬆不瘋狂的 lounge bar 路線,或是辦在花園內的下午 garden party 路線,則可以提供 cocktails and sparkling wine。

我自己不太會喝酒,但什麼樣的場合提供什麼樣的酒,什麼樣的酒會營造出什麼樣的氣氛,一定要學起來。我會先觀察別人在什麼場合喝什麼,不會的話就直接問懂酒的歐洲朋友,請他們幫我挑酒。

另外,通常辦 party,host/hostess 會準備食物、點心、酒,參加的人也不會空手來,通常會帶甜點或是一瓶酒。可以事先跟朋友說好你會準備什麼樣的餐點,缺什麼,才不讓會他們帶來的東西跟你準備的食物搭不起來。

辦活動要成功第三要素是音樂。不一樣的活動需要不一樣的音樂,從鄉村吉他到派對舞曲,全看你想要營造的氣氛。記得有幾次參加派對,人和場合與食物酒類都很好,但氣氛就是不太對,我把我手機拿出來,接上音響,播我的 playlist,氣氛馬上就變 high 了。

「親民女王」溫馨聚會,一樣快速拉近距離

相較於英國室友的「魄力天后」排場,美國室友走的則是親民路線。

她很賢慧,會煮飯會做針線活,常常煮一大堆食物,邀請朋友過來吃。朋友來的時候也通常會帶個蛋糕、啤酒、紅酒什麼的,往往一餐下來,滿桌都是食物。通常想來參加的人總是比我們客廳的容量大,她還得限制人數,或是輪流邀人前來。

我跟著她學如何做飯。在台灣的時候都是外食,只會煮泡麵。還記得那時美國室友帶我去買菜,我跟本認不出那些菜,回來後就當她的廚房女傭幫忙切菜。

以下還原現場:

我手裡拿著一個青椒,問她:"What do I do with it?"

"Chop it . "她說。

連中間的籽要去掉我都不知道,直接加進菜裡,被她罵了一頓。

"Turn on the oven . "她說。

我找不到開關,因為我們台灣很少這種大型烤箱,我只操作過微波爐。她一定覺得台灣是天堂,外食怎麼那麼便宜,我長這麼大了不知道烤箱怎麼開。

問了很多非常智障的問題,她都很有耐性的教我。

但我當廚房助手,眼巴巴看著她辦了幾場 dinner parties 之後,也決定有樣學樣來辦晚餐會。如果是在台灣,我大概不敢才學一兩個星期就辦 dinner party,朋友可能來吃一次就會跟我絕交。

但是我當初非常有勇氣。我想畢竟學院的餐廳超難吃的,一餐也要 4、5 磅,我做的東西絕對不比學院的難吃,朋友僅需要帶一兩瓶啤酒、一個蛋糕,只要 2、3 磅就買得到。我就用這個當宣傳點。

從合辦 dinner party → 自己辦 dinner party 但抄室友的模式 → 自己辦 dinner party 並改為 Chinese dinner party → 發展自己的模式,這個過程大概花了幾個月。

我的 Chinese dinner parties 從碩士一路辦到博三,幾乎一兩個星期辦一次。後來也開始發展別的類型的料理。過程中趣事不斷:

記得有一次我信誓旦旦說要做義大利料理,很有志氣的邀請十多個朋友來我家見證我的義大利料理廚藝。人到的時候,我還在切菜的階段。

一位比利時來的女生質問我:"What are you trying to make!?"

我指著桌上的 French baguette, tomatoes, cheese, and basil 等食材說:"I am trying to make bruschetta!!!"這是義大利餐廳常出現的前菜。

她捲起袖子,叫我滾開,讓專業的來。

一位東歐來的男生也質問我:"What in the world is happening here!?I thought it is an ITALIAN dinner. Why is there duck? What are you DOING with it?"

"I AM TRYING TO MAKE PLUM DUCK PASTA!!!!I found a recipe online . "我吼回去。

我愈講愈可憐,想證明給他們,這幾道義大利菜不是我自己創的,真的是網路上找來的。

東歐男生也叫我滾開,讓專業的來。

愈來愈多朋友到場之後,看到廚房一團亂,到處都是食材,3、4 位朋友手忙腳亂的在做菜,我則是戰戰兢兢的站在旁邊,被使喚到了,才急急忙忙把食材遞給正規的主廚。

我這場 Fiona 世紀義大利料理見證會完全失敗。

不過那一次晚餐食物倒是蠻好吃,氣氛也蠻融洽的。

我從 Chinese dinner parties 開始,漸漸擴充我的料理範圍,照世界地圖由東往西,先搞定中式、日式、韓式,再攻東南亞、印度,接著中東,最後才到義大利、西方料理。中間發生不少笑話,朋友都說我騙他們去我家,號稱是 Italian dinner 還是 French dinner,實際上他們會吃到什麼很難說。

再加上我常常是朋友圈中唯一的華人,我就是整個大亞洲區的「權威」。比方我說我做的是日式咖哩,沒有人敢說不道地,因為他們沒吃過日式咖哩。一直到後來有另一個華人女孩也來參加,歐洲朋友們問她:"Is this actually Chinese?Or is this just Fiona?"

她沒料到我騙大家騙習慣了,說:"I have never seen this before . "

我說我做的是台灣料理,跟他們中國的不一樣。不過從那時開始,歐洲朋友們開始懷疑我所謂的中式料理到底可信幾成。(笑)

通常我的 dinner parties 蠻 DIY 的,朋友要不然就是帶甜點、酒,要不然太忙不想去超級市場買東西的就直接付我 3 磅。吃完之後指揮大家輪流幫我洗碗,擦乾淨收好,垃圾拿出去倒,不然不放他們走。

朋友們在我新學手藝時,通常還得接手幫我做菜,不但沒有免費東西可吃,吃完了還得當洗碗工,但我想因為「參與感十足」,還是一傳十、十傳百,不斷有人專程上門「被虐待」。

現在回想起來,由於自己當年強迫自己參與各項活動,並且不服輸地自己辦了非常非常多 house parties and dinner parties,我博一那一年才有了自信,擔當劍橋學生會的公關,成為學生會所有大小社交活動的主辦人。

更意想不到的是,後來在英國找工作的時候,我把「辦派對」寫在 CV 的興趣欄上,很多面試官有問到,覺得很有趣,這段經驗,也意外成為一個很不錯的暖場話題。

註:1 英鎊約等於新台幣 38.63 元

《關聯閱讀》
除了兄弟會的 Party All Night,美國大學社團怎麼玩?
參加派對請著舊衣舊鞋、攜帶私人工具箱──荷蘭新居落成前的「另類派對」
“Mensa Fest!” 學生餐廳辦派對,維也納大學的「必修課」

《作品推薦》
我的英國社交啟蒙第一課──劍橋大學,迎新週初體驗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