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國社交啟蒙第一課──劍橋大學,迎新週初體驗

我的英國社交啟蒙第一課──劍橋大學,迎新週初體驗

我剛到劍橋的時候,被分配到一棟六人合住的房子,每個人有自己的房間,共用廚房、衛浴。還記得第一天到英國,拖著行李,從劍橋的火車站出來,搭了計程車到我的學院。

一進學院的大門的時候,看到前面站一排四五位很傳統英國男生長相的學生,幾乎每一位都是金髮碧眼,或是淺咖啡色頭髮。(這麼大的排場歡迎新生?!)

很小心的走上前去,他們笑臉迎人,跟我說我住的地方在學院外面,很詳細的跟我說要怎麼走。其實我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一方面剛到英國有一點恍神,一方面我心中一直想,這幾個英國男生怎麼長得像英國 BBC 古典劇中走出來的男生?他們怎麼找的,還找到同造型的男生四五個?

路上剛好遇到也是住同一棟的室友,大家一起摸索著找路。這一路上反正大家都在拖行李,話不多還不尷尬。但是到了自己的房間之後,門一關上,呼出一口氣。剛剛只不過跟外國人小聊幾句就覺得壓力好大。

5 分鐘後,另一位室友來敲門,想說來認識一下。我當下心想:完蛋了,又要講英文,又要社交,於是我非常慌張的左右張望,房間就那麼小,沒有地方可以躲。躲床下好了。但是我剛進來,他一定有聽到房間內是有人的,不能裝不在。

我腦中忽然閃過一道陰影:難道,我就是傳說中的,怕跟外國人社交的華人留學生嗎?!

參加不完的派對,強迫自己融入環境

根據 Times Higher Education 的一篇報導,97% 的華人留學生覺得他們自己的英文是 understandable 的程度,但是非華人學生卻說華人學生的英文有 93% 是 below average。

這中間反差真大!我在台灣的時候,號稱會講英文,到了英國,一楞一楞的,室友來敲門,第一個反應是裝不在。我下定決心,不要成為另一個不社交也不會社交的華人留學生。我要融進英國人的社會。

我硬著頭皮打開門,硬著頭皮聊,盡量不要冷場。不過剛開始就是問你哪邊來的,唸什麼啦,一問一答的很好對付,跟台灣的英文口說課上會練到的差不多。這個我練過,所以罩得住。

室友說學院辦了一系列迎新活動,連續 7 到 10 天,天天有活動,而且這只是學院的,還有自己研究所的,劍橋大學學生會的。

室友是一位活潑外向的英國女生,馬上邀我去參加學院的社團展,以及學校的社團展。我分不出來學院跟學校有什麼不同,也不敢多問,再聽地名就覺得好遠,自己找一定找不到,不如跟著去。

當天晚上就有一場大型的迎新 party。一間小小的學生會聯誼廳,塞了上百人,每個人一杯酒精類飲料,人來人往的,再加上我們學院大部份都是男生,外國男生人高馬大,我馬上就被擠來擠去。

這種場合是外國人蠻習慣的場合,他們的社交活動沒在做什麼事,就是聚在一起喝酒聊天而已。英國最愛的社交活動就是去 pub。但是這種社交活動我們華人覺得很怪異。所以大部份出國的華人都不會跟著去。

大家互不認識,所以隨便抓到人就開始聊,一定先問兩題:

"Where are you from?"
"What do you study?"

這兩題一個晚上下來答了至少 50 次。接下來看你聊不聊得下去。例如:

"Where are you from?"
"Taiwan"我回答。
對方通常會說"Very far. Is this your first time in the UK?"

真的就很像口說課會上的那種對話,但是這個模式只會進行一分鐘,馬上就會開始講別的。像是:

"What is Taiwan's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What got you to study the English Reformation?"
"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Are you American?"

標準社交問題,別用「標準方法」回答

這時剛到英國,社交技巧沒有很好,不太會聊,所以都像背課文似的回答。

人家問 Taiwan's relationship with China,就真的一板一眼的講歷史給對方聽,直到對方聽不下去,假裝要去拿飲料,就再也沒回來了。要不然就是很學術很硬梆梆的講為什麼我會唸英國宗教改革歷史。對方又不是我這個學科的,怎麼可能真的有興趣?

現在社交能力比較好了,就可以講有趣的話題。討論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可以討論時事,要找有一點八卦,至少有趣的來講。像是某國家發言人被錄到說了什麼很不得體的話,或是哪個政治人物在媒體上大抓狂,這個可能 BBC 沒有報,只有我們台灣來的才會知道。講這些這樣對方可能就覺得你蠻有趣又蠻有知識的(推眼鏡)。

若是講英國宗教改革,不要講哪個國王哪一年通過哪個法案,沒有人會聽得下去。可以講國王的精采性史,或是軼事,那話匣子馬上就打開了。

外國人社交的一個特點就是,他們對什麼都很有意見,無論是政治、文化、社會、外交、國防、財經、電影、女性主義、工作權。我們在台灣通常討論電影,可能就是說誰誰誰很正,電影哪個場景很漂亮而已,對電影比較有心得的才會深入討論電影中出現的顏色搭配啦、文化議題啦、拍攝手法啦,感覺都好專業。

當然比較的時候要客觀一點,總不能拿台灣的大導演大文豪跟英國的工人比,那就當然是我們台灣的大導演比較會講電影(我指的是一般大學畢業程度的年輕人)。我覺得西方人的知識範圍比較廣,對各種議題都有興趣,也非常有意見,當然有意見也不是說就要去抗議、流血流汗才叫關心。西方人普遍對各種議題有所關注,會去看相關的報導,會跟朋友討論。

意外的派對插曲

Freshers' Week 號稱是 week 實際上是 10 天,天天喝酒天天醉(我大概喝兩口啤酒就會醉了),天天除了社交就是社交,搞了一整天了,回到家看到室友,有夠累了還是得聊個幾句才是有禮貌,社交個沒完沒了。在台灣一年下來,社交的時間搞不好沒有劍橋那十天來的多。

Freshers' Week 的時候,有一場大型的 bop(這是一個英國才會用到的字,意思差不多就是 disco)。燈光昏暗,我初來劍橋什麼都不知道。我們一群十多個人圍成一圈跳舞喝酒。我在台灣的時候只去過夜店幾次,很不熟悉這樣的環境。Freshers' Week 的其中一個晚上的活動就是 disco,這在台灣的學校可能比較少見。

音樂很大聲,所以大家都沒什麼講話,最多就是要買啤酒的時候,會拉著人一起去。學生們很自然的一群一群圍成圈跳舞。

有一個英國男生,應該就是剛進學院時門口站一排的四五個男生中的其中一個,把我拉開帶到一邊。

我心想,咦?這是在把妹嗎?還是不要想太多?其實沒事?就是正常社交?

我非常鎮定的繼續跳,不太跟他做目光交流。他愈靠愈近,我開始慌了,怎麼辦?(心中的 OS:西方人好像人跟人的距離比較小,會靠比較近,這應該是蠻正常的。)

他靠得更近了。(心中的 OS:他是學生會的,是學長關心學妹,這是正常社交,不要以為對方對自己有意思,不要展現得太喜出望外~~)

結果他就這樣親了下去。

我腦中一片空白。怎麼辦?沒有老師教過!如果是韓劇的話,就會慢動作,從三個角度重播。女主角非君莫嫁。

但是這不是韓劇,這是英國,那不然照英美電視劇來演好了。那意思就是,這只是 party 嘛!沒什麼大不了的。繼續跳舞,裝沒事。

親完之後,我大著眼睛看著他。(心中的 OS:得把長相記清楚,以後看是要嫁給他(韓劇路線)還是要裝沒發生(美劇路線)都至少目標有鎖定。)

但是可恨的是,我真的就忘了他的長相。隔天參加另一場派對的時候,那一群學生會的英國男生,每一個都長差不多,我真的不知道昨天那個是誰。

悶了很久,又不確定我有沒有被侵犯,只好去問活潑外向的英國女室友。但是問的時候又擔心人家覺得我很沒有見識。所以很廣的開始問:

"So what do people do at a bop?"

我繞著圈子問了很久,她覺得事出有因,最後直接問我:"Fiona, what happened at the bop?"

我一副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跟他說我在 bop 上被學生會的某一個男生親到。

她大吃一驚,非常的戲劇化。(心中的 OS :難道西方人也覺得被親到是很不得了的事嗎?)

"Who was it!?"她問。
"I don't remember. They all look the same."我說

這件事最後落幕的方式,是女室友很八卦的直接去跟學生會的那幾個男生打探,看有誰記得 bop 那個晚上親到一個華人女生。她打探來打探去,終於有人自首了。那個男生很鄭重的跟我室友道歉,以為他因為不了解國情文化差異,我被冒犯了現在可能在鬧自殺。

我跟那個男生直接說其實沒什麼,我只是因為不記得是誰,英國男生都長差不多,所以很著急想知道而已,他並沒有造成我的精神創傷,不要緊張。我不知道他的反應是什麼。他可能覺得:我這麼帥,你怎麼會不記得是我?

後來我們在學院內遇到,也不會特別尷尬,反正 What happens in Freshers' Week stays in Freshers' Week。

Freshers' Week 是我來英國之後社交訓練的啟蒙第一課。一年之後,我成為學生會的 Social Secretary,主辦 Freshers' Week 的社交活動。兩年之後,我成為學生會的 President,除了主辦 Freshers' Week 的社交活動之外,也企圖為國際學生提供一些非喝酒類的活動(因為我想到我剛來劍橋的時候,Freshers' Week 天天喝酒,實在跟我們文化差異太大),也成為 Freshers' Week 的主要周旋人物。(就是 party 的時候到處啦咧的那個)

至於我是如何從「社交菜鳥」,變成同學口中的劍橋「社交天后」?這些故事,就容後再敘吧。
 
《關聯閱讀》
「英國留學前,請繫好安全帶」──真希望當初自己有先看的良心提醒
你要當怎樣的狼?──劍橋大學裡,中港台學人的「狼性指數」觀察
劍橋的華服晚宴、漢諾威的低調典禮──來回英德間,體會到快樂來自利他與平等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F.Javier Postigo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