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讓你失業──從〈Google的意識型態同溫層〉爭議,談真正的「多元化」
圖片

近兩週,一篇由 Google 前工程師所撰寫的文章,成了矽谷最火紅的話題。這一篇長達十頁、標題為 ”Google’s Ideological Echo Chamber ( Google 的意識型態同溫層)” 的文章,主要是針對 Google 在「多元化」上的政策作出批評。其文有兩個最主要的主張:

─男女比例之所以在科技業裡失衡,是由於性別間的先天差異所導致,過度刻意的矯正反而有礙公平、對企業造成傷害。

─與其著重於種族和性別多元化,Google 更應著重於意識形態上的多元化,容忍與主流意識形態持不同觀點的員工。

而為什麼作者是「前員工」呢?因為作者 James Damore 在文章被散佈不久後,已遭到 Google 以違反公司法規的原因開除,而作者也準備為此提出訴訟。

這個事件之所以在美國輿論圈引起轟動,除了觸及到美國科技業最敏感的多元化議題(尤其是性別歧視)外,也因為很少有科技人公開挑戰矽谷長久以來的偏左意識形態,而開啟了一番爭議。

但是,在你心想:「啊,大概又是一個沙文主義的川普支持者」前,我建議先用客觀的角度來瞭解作者的論點跟佐證,有興趣的人可以先讀讀原文

「矽谷主管男女失衡,是因為女性的權力慾不如男性?」──論證缺乏說服力

針對我個人不認同作者對科技業中男女失衡的解釋,他認為這現象主要是性別間「天生性格差異」自然分佈下的結果。舉例來說,他認為女性之所以比較少擔任高階管理職,是因為大部分女性對於「地位」不如男性渴望──雖然文中引用許多研究來證明男女間的性格差異,卻忽略了,造成這些差異的,很有可能正是歷史上長久以來產生的「自證預言」,才使得種族和性別刻板印象限制了一個人、甚至一個族群的潛力。

總體來說,我認為他的佐證缺乏足夠說服力,不足以證明性別間的差異是天生、而非後天形成的。

這種較為狹義的多元化議題,在科技業天天被討論著,我在之前一篇文章中也檢視過這主題,所以就不深入論述了。

但同溫層內的沉默螺旋,從來無法促進真正的多元

我真正有興趣的,是這篇文章帶出對「意識形態多元化」的爭議:在美國科技圈裡,比較少有人敢公開挑戰左派的主流意見,更別說是來自一名 28 歲、哈佛博士班畢業、在 Google 這種以開放、多元著稱的科技巨人上班的軟體工程師了。

其實和他持相似意見的人,絕對不能算少,但在大環境裡相較還是少數。他們如果公開表達自己的不同看法,面臨的有可能是失去朋友、甚至失業的風險----被開除的 James Damore 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根據 Business Insider 的報導指出,在一項調查中,其實 56% 的 Google 員工並不支持公司開除 James Damore 的決定,外界也有許多聲音,批評該公司對言論自由的限制。的確,多元化之所以可貴,就是因為其創造出的環境,讓每個與眾不同的人,都可以不必為了合理的表達意見而感到害怕──開除跟自己意識型態不合的員工,很明顯地傷害了這個價值。

雖然 Google 表示,做這個(開除)決定,是因為該員工的言論會讓一部分的員工感到不安全,但如果連以科學作為基礎的論述都不能被容忍,那真正的「多元化」則永遠沒辦法被實現。

以我來看,更好的處理方式應是正面回應文章中的論點,而非發文者本身的動機,並鼓勵員工繼續在此主題上做理性的辯論。這在執行上固然不簡單,但身為世界上最大的資訊掌控者之一,我認為 Google 是有責任延續這個討論的,而非終止它。

多元化會持續成為美國社會中最敏感、最複雜的一個話題,因為它牽扯到一個人無法改變的生理特質、背景、和族群間的利益分配,但如果持各派看法的人無法跳脫出同溫層,來與彼此對話,那族群間的隔閡恐怕只會越來越深,進而導致一個更分裂的社會。

《關聯閱讀》
「大公司福利好,小公司機會多,到底選哪個才對?」──所有職場菜鳥的兩難
成功,光靠專業真的夠嗎?談談跨越中美職場的「頭號潛規則」

《作品推薦》
專業訓練 vs 博雅教育──學什麼才不會在未來被淘汰?
誰能到Facebook上班?──美國科技業的多元化問題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ightpoet@Shutterstock

Austin/The Unbeaten Path

高中赴美交換學生,一不小心就留在那裡好多年。
曾在巴西當過志工,在西雅圖嘗試過接案翻譯、NGO、金融業、電訊業、最後誤打誤撞進入新創科技業。回台後,目前在跨國新創公司擔任專案經理。
喜歡科技跟商業,但更愛人文跟社會議題。
“Travel far enough, and you’ll meet yourself.”
English Blog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