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訓練 vs 博雅教育──學什麼才不會在未來被淘汰?

專業訓練 vs 博雅教育──學什麼才不會在未來被淘汰?

達拉斯小牛隊老闆、同時也是成功創業家的 Mark Cuban 在最近一個 Bloomerg 的專訪中,被問到對於未來就業市場的想法時,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預測:

「我認為在十年後,就業市場對 Liberal Arts(博雅教育)主修的需求量會高於程式設計、甚至理工科系。」

他的邏輯是當所有的程序都被自動化時,擁有宏觀、獨立、自由思考能力的人,反而能提供不同的觀點。

說到這裡,先不說你對 Cuban 的評價如何、或對他的論點贊不贊成,這番言論的確呼應了現在非常火熱的議題,那就是「我的工作會不會被機器人取代」?人工智慧、自動化對就業結構的影響是個發展中的議題,所以這裡就先不討論了,但是大學「主修」在現今經濟所能提供的價值卻是個可以好好來探討的議題。

高等教育的目的是「有用」嗎?

首先、高等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有些人認為大學應該提供學生無縫接軌職場的技能,也有人持相反看法,如前哈佛校長 Dr. Derek Bok 就相信,就業導向的大學體系反而限制了學生探索知識的自由。

前者著重在專業(Vocational)訓練,強調職場上的技能應用──金融、工程、法律都在此範疇;而後者著重於以用宏觀的角度去思考人文、科學、社會、自我的關聯性,也就是俗稱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s)──哲學、歷史、藝術、政治、甚至物理和數學都可以被納入這個領域中。

以現實面來說,不管是在台灣、美國、甚至其發源地歐洲,博雅教育長年來有著「無用」的標籤。這並不意外,畢竟我們不處在古希臘,有多少學生畢業後可以單靠著研究古典文學、討論哲學理論討飯吃呢?而從薪資調查公司 Pay Scale 的數據上,也確實顯示理工科畢業生的薪水平均高於這些人文學科畢業生。以企業的角度來說,員工能在最短時間內、運用最少資源、來達到立即的產值,薪水自然值得提高。

但反過來看,博雅教育本來就不是以短時間的經濟報酬率為目的,它提倡的是一個人的均衡發展,加以培養出個體的邏輯、思考、及創意能力。這些能力並不會是短時間內可以被量化的,而是經過長時間的累積,被轉化成幫助一個人不論是在職場或生活上都能應用的軟實力(Soft Skills),這些看似抽象的能力,卻往往是社會、文化、甚至科技進步的最大原因。

拿些真實世界的例子來說,Steve Jobs、馬雲、Paypal 創辦人 Peter Thiel、Slack 執行長 Stewart Butterfield 等為數不少的科技公司領導人,都在大學時期主修所謂的「無用」科目。連 Jobs 本人都重複地強調:「科技必須和博雅精神結為連理。」

「專業訓練」和「博雅教育」未必彼此衝突

說到這裡,職能教育的支持者可能開始翻白眼了,認為這些理念過度浪漫,大部分人最後只能用在麥當勞問「薯條要不要加大?」而博雅教育的提倡者可能會開始批評前者太過功利、目光短淺。其實,單單比較哪一種教育方式提供更多價值,等於打從頭就問錯了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如何有效地把兩套理念結合,來互補不足之處!

舉例來說,程式設計教育,技術上的熟練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利用程式編碼培養邏輯思維,進一步訓練解決問題的能力。任何一個好的軟體工程師都可以告訴你,會的指令再多再快,也比不過和行銷、產品經理、UI/UX 設計師跨領域合作,打造出一個可以解決使用者痛點的功能重要。反過來說,在學習政治學的時候,真正該探討的是如何從反覆論證中,萃取出可以在職場內外──不論你今天是一個商場主管或是教師──應用的領導及溝通手段,而不是硬去死背歷史事件或是政治理論,最後只會紙上談兵。

而大學的角色,就是打造一個讓不同性質的學生,都可以用自己偏好的方式獲得這兩種教育價值的系統。以美國高等教育體系來說,大部分人在大一到大二時,都是沒有主修的,目的就是讓學生透過通識課程一方面找尋自己興趣、一方面培養任何人都該擁有的基礎能力,等到申請進入主修後,再專注在其領域的課程。

而法律、醫學、教育等專業科目,要到研究所才會提供,越來越多大學甚至讓學生自己「創造」自己的主修,決定自己學習的方向。而許多提倡博雅教育精神的小型文理學院,如 Williams、Amherst 等在北美以外不有名的學校,產出的畢業生在就業市場上的表現,一點都不亞於其他知名大學。雖然美國的系統絕對稱不上不完美,但客觀的說,其高等教育在世界領先的地位,也不是白白得來的。

說這麼多,主修的選擇到底重不重要?

說完全不重要的人,與現實脫節,但把大學讀什麼、讀哪裡看成好像簽下賣身契一樣的人,可能跟現實脫節的更嚴重。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這世界上有兩種大學生,一種不確定自己人生要做什麼,另一種則是騙子。」(好啦,其實我自己講的)但一個人在 18-22 歲這個年紀所做出的選擇,真的該決定他的一生成就嗎?別開玩笑了。

資深學者兼前創業家 Vivek Wadhwa 曾帶領 Harvard 和 Duke 的研究團隊調查 502 間科技公司的高層領導人,結果顯示只有 37% 擁有理工科背景,其餘全散落不同領域。長年下來,他訪談過 200 多位矽谷創業家,並為自己的公司招募過 1,000 位以上的員工,他的結論是,一個人的成功跟他們的學校、主修沒有什麼直接的關聯性,真正重要的是一個人對改變世界的熱情、從錯誤中學習的能力、和努力的態度。

大學,終究只是人生中的一個小階段,真正的學習絕不會因為你畢業就停止。尤其在這個年代,科技的進步減少了個人與世界的隔閡,五花八門的 MOOC 提供學習各種技能的機會,不怕你找不到想學的項目,只怕你不去學。只要能保持著不斷吸收新知的態度,瞭解世界的趨勢,並從任何人、事、物上持續充實自我,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你永遠都能有競爭力。

《關聯閱讀》
別生小孩了,你沒想清楚等待他們的是多麼殘酷的未來──我的「偏激」告白
從笛卡爾到「攻殼機動隊」──美國大學給我的教育衝擊

《作品推薦》
放下頭銜,你的意見還有多少價值?──一場「匿名」的商業論壇
誰能到Facebook上班?──美國科技業的多元化問題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