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巴足球嘉年華;犯罪貪汙貧民窟──我所看見的巴西(一)

森巴足球嘉年華;犯罪貪汙貧民窟──我所看見的巴西(一)

2016 里約奧運不久前才剛剛落幕,這次的奧運會留下了許多的爭議,包括外界對茲卡的疑慮、被欠薪多月的當地警力、海邊的超級細菌、綠色水池、以及美國泳將 Ryan Lochte 所惹出的「 搶劫門 」。不得不承認,這些事件都或多或少的反映出巴西現有的問題,也讓里約奧運在2020東京奧運超強大的預告下,顯得格外黯淡。我想藉此分享我 2013 年時,以志工身分,在短短的兩個多月裡所看到的巴西。

雖然從定義上來說,當年在美國讀書的我已經是留學生了,但我大學時還是一直渴望能去其他國家交換一個學期。所以當我透過 AIESEC 得到海外志工的機會時,我立刻放棄在 Amazon 實習的資格,來好好的把握我在畢業前的最後一個暑假。其實當時我可以選擇的國家很多,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毫不考慮的就選了位於巴西的聖保羅市。

沒想到,那成了我做過最棒的決定之一。

進入巴西

入境巴西比我預期中困難許多,由於巴西與中國的外交關係,拿台灣護照的我必須要申請 laissez-passer(特殊入境證)才能踏入巴西國土。而申請過程中也是問題不斷,在我與當地巴西辦事處交涉後,我大概可以理解為何巴西人民會對自己的政府有那麼不滿了......

經過了兩個月的等待、兩次機票更改、以及無數通沒被辦事處接起的電話,我終於拿到了我的 laissez-passer,並在兩天急速後啟程飛往聖保羅。

當時身為一個愛冒險又很天真的大學生,總覺得行前做太多功課就失去了旅行的意義,所以我除了知道聖保羅是世界第三大城市之外,其他一概不知。我還記得和來機場接我的 Larrisa 的第一段對話:

「所以,聖保羅有哪些比較危險的地方嗎?」
「呃......整個城市都蠻危險的,絕對不要在路上拿出手機!」

一開始,我心想她可能有點誇大,出國多年的我自以為早就看過大風大浪了,聖保羅應該小 case。沒想到,事實證明她是對的,我完全低估了我在巴西會受到的文化衝擊。

當我們一抵達我接下來兩個月所要待的旅舍後,我想起了一件事──「現在南美洲是冬天 !」原本期待著陽光跟沙灘的我,壓根沒想到我在巴西的第一晚,居然會是冷到縮在床上度過。

Millennium Project

我所參與的志工計畫,主要是到兩所聖保羅城郊的公立學校來推廣聯合國千禧年發展目標,跟我同個團隊的成員來自英國、澳洲、土耳其、台灣、匈牙利、哥倫比亞以及當然少不了的巴西。

在我們實際去到這兩所學校前,隊上的巴西成員先去勘查了學校的週遭,並跟我們說他對其中一個社區「感到不安全」。這種話,如果是從一個"Gringo(老外)"口中聽到其實很正常,但當你從一個本地人口中聽到,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們教的孩子年齡介於 9 到 14 歲,原本我們還有點擔心我們所講的主題會對他們來說太艱深,沒想到他們不只聽得津津有味,甚至反過來問我們一些非常讓人印象深刻的問題,像是:

「如果你是巴西總統,你第一件會改變的事是什麼?」
「在你的國家,你們比較注重內在美還是外在美?」

從我們隊上巴西成員口中得知,大部分巴西人跟外國人深度交流機會不多,就連在聖保羅這個大城市裡也不例外,所以這兩間學校的老師,都非常感謝我們願意過去教導這些小朋友,讓他們學習平常接觸不到的文化。但他們有所不知,我們,其實才是學到最多的那一方。

犯罪、貪汙、貧民窟

我們先來談談比較醜陋的一面好了。除了森巴、足球、以及嘉年華外,很多人還是常常把犯罪,貪汙、以及貧富不均跟巴西畫上等號。沒錯,我必須很誠實地說,這些問題的確存在。

跟部分南美洲發展中國家一樣,巴西並不是很安全,我可以分享一個自身經驗:

某天晚上,我和我的土耳其朋友 Cem,正在赴約一個位於聖保羅高級地段 Jardins 不遠處的晚餐聚會。我想我們在待了快兩個月之後防備心都有點鬆懈,Cem 在路上拿出他的手機查地圖,一眨眼間,兩個騎車的搶匪出現,拿了手機就跑。

我們試著追上去,卻連車尾燈都看不到,正好這時候一台警車經過,我們二話不說馬上攔下後上車,車上的員警雖然非常友善,不過看到兩把 MP5 衝鋒槍在旁邊還是有點嚇人。在聽完我們敘述事發經過後,他們立刻知道該去哪裡巡邏。

我們來到了一個據說是「遺失物市集」的社區,而接下來在我們眼前的畫面,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完全漆黑的好幾個街區,路旁聚集著上百位的遊民、四處生起的火堆、以及雜亂不堪的垃圾,很難想像這裡離城市中最高級的購物區,居然只有幾分鐘不到的路程而已。

我們最後雖然沒有找到手機,但警察卻讓我們搭順風車到目的地(每個等待我們的朋友表情都非常困惑),也算是一個蠻酷的經驗。

這個故事,也帶入我下一個要討論的主題──貧民窟(Favelas)。

里約的貧民窟。圖/Austin 提供


我在拜訪里約時,參加了一個參觀貧民窟的行程。老實說,我對這個行程有著很複雜的看法,一方面,我認為把經濟條件不佳的居民,當成動物園的動物來觀看很不道德;但反過來看,他們似乎又必須仰賴遊客來當他們收入的主要來源,實在讓我有點掙扎。

我所參觀的貧民窟很明顯是已經被政府安定過的,除了房子上可以看到荷蘭藝術家 Haas & Haan 美麗的塗鴉以外,也有為了交通所設置的纜車,有些住戶內甚至還有大尺寸液晶電視,生活看起來樸實自在。我很想知道,同樣的景象,不知道能不能在其它千百個貧民窟裡看到,我甚至在想,當里約政府把貧民窟包裝成觀光景點的同時,是不是也有意無意地封鎖了居民逃離貧困的機會呢?

V for Vinegar

我剛抵達巴西不久後,一連串的抗議活動就在各個大城市展開,而聖保羅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你沒看錯,這一個社會運動名為 V for Vinegar(醋),類似電影 V 怪客的 V for Vendetta(世仇),不過他實際上並不是在抗議「醋」就是了。

一切都要從 2013 年 6 月初開始說起,當時聖保羅市長要調漲大眾運輸工具的費用,引發民眾的不滿,而在一次和平的遊行中,記者 Piero Locatelli 只因為背包中一瓶用來降低催淚瓦斯刺激性的醋,就被逮捕。民怨就此累積到最高點,從原本小型遊行變成大規模社會運動,針對警察濫權、政客貪汙,以及 2014 世界盃跟 2016 里約奧運進行抗議。

「等等......抗議世界盃?!巴西人不是很愛足球嗎?」

我一開始也是很驚訝,但是在跟當地人討論過後,我了解到巴西人民雖然愛足球,但他們更愛國家的未來。大部分人認為,世界盃只是一個給官員貪污的藉口,同樣的經費應該要拿去蓋醫院、學校等社會缺乏的資源才對。

簡單來說,這個社會運動代表了巴西民怨的爆發。縱使我目睹到的遊行都非常和平,卻還是常常傳出警察過當鎮壓的新聞,我的一個朋友甚至還被橡膠子彈打中,我光是看傷痕就替他感覺到痛!

種族多元化社會

我在巴西觀察到最有趣的現象,就是他們人種間的隔閡似乎不明顯。不要搞錯,我才待了兩個多月,所以絕不是要斷定巴西沒有種族問題。不過就以我所接觸到的巴西人來說,「人種」對他們算是個比較模糊的概念,我想是大概是因為多數巴西人都有著多元的種族背景吧。

美國雖然同樣也是種族多元社會,但是大部分人還是可以輕易的被分到不同的種族類別裡。而巴西就不同了,70% 以上的巴西人被歸納為 Pardo,簡單來說就是混血兒,他們可能同時擁有不同比例歐洲、非洲、美洲原住民、甚至東亞人種的血統。我們常常聽到別人用「大熔爐」來形容美國社會,但在我眼裡,巴西更符合這個描述。

巴西人的熱情

巴西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其中的人民了,而我講的可不只是外表而已。

除了有點愛遲到這個小缺點外,我所認識的巴西朋友都非常友善、樂觀、善於享受生活。每一天晚上,我都受到不同朋友的邀請去各種 party,也讓我在短短兩個月裡嚐遍各種口味的 caipirinha 。我們旅舍的老闆娘 Vanessa,甚至一週免費幫我們上四堂葡萄牙文課,有點丟臉的是,我現在唯一記得的句子只有「請給我一杯啤酒,謝謝。」(Sorry,Vanessa!)

我很確定,如果不是因為我所遇到的這些朋友,我在巴西的日子不會如此特別。

自從我離開後,巴西發生了很多事,包括世界盃、奧運,以及最近的總統罷免案。看到這個國家近年來因為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被國際媒體塑造成負面形象,其實讓我很難過。我不能評論巴西的未來會如何發展,但我很確定,他們的人民正在竭盡所能地,試著讓國家的未來好轉。

《關聯閱讀》
獨自勇闖只為證明,為什麼不是巴西?──交換學生答客問
巴西人和我們哪裡不一樣?10 個會令你訝異的生活習慣
「在這個家裡,只能說葡萄牙文!」──巴西,改變了我的語言價值觀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Jairo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