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如情場,只是無雞湯──大齡女子的「單身求偶」記
圖片

1. 「單身」可以活得精彩有尊嚴,失業就失業了吧

20 歲到 30 歲,從學校到社會,發酵了年紀也增長了見識,興致勃勃想要重返久違的職場「單身市場」,在傳說中的「中國夢」舞台,驗收下這些年的成績單──畢竟眼尾暴漲的每條紋路都安慰成是勳章,換算出加班過的時數和出差過的地方,工資卡裡面的流水,也見證了從卑微起步的新鮮人,勾到一點白領中產階級的幻象。

然後,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累積的經歷人脈資源和機會就像是水池裡面五顏六色的金魚,以為自己累積了很多,想要撈起來變現成工作,都是費盡力氣換來一張破掉的網。我像是小孩面對夜市攤位上那些永遠撈不上來的金魚,眼前的一切,再美好都不屬於我:一 ‧ 切 ‧ 都 ‧ 是 ‧ 騙 ‧ 局。

恍然大悟,為什麼許多人年紀愈大愈不敢分手/年紀愈大愈不敢換工作,因為,大齡女子重返就業市場拚搏,面對的就是一片沒有邊際的海洋,看似處處都是方向/處處都是機會,卻處處都看不到上岸的路......

最討厭的是,坊間有取之不竭的心靈雞湯,安慰著都市的男男女女:找不到適合的,單身也很好;希望你是嫁/娶了愛情......那麼多那麼多語言,也交織出了一張保護網,就算單身愈久愈習慣單身,只要活得自在,也能夠抬頭挺胸、頂天立地。

可是,明明找工作就跟找另一半一樣艱難困苦需要緣分,這社會上可沒有心靈雞湯,提倡「沒有工作自己一個人也很好」;没有人會用鼓勵追求真愛的態度去包容找到合適工作的艱辛;單身者可以驕傲自己活得光彩,失業者就只是失業了。

於是,30 歲前發神經甩掉小公司主管職位,想要回到就業市場尋找一份真愛的我,猛然回神,發現自己擱淺了。我是個任性甩掉前任的活該「大齡職場單身女青年」──我等的真愛遲遲不來,而存款流失的比膠原蛋白還快。我在職場上失戀了,無敵無助,可是沒有心靈雞湯可以飲用。

2. 「談事情」就是一場場江湖上的相親

江湖記載,找工作人脈很重要,尤其是影視行業這一行/尤其在凡事都要靠關係的中國。(認真說起來,這世代年輕人找工作的經驗是不是都沒有找對象的經驗多?而真愛如何到來,從藝術作品裡的歌誦到親戚街坊的舌根,已經有萬種指導;至於找工作的門路,好像不斷被汰換。)

缺乏經驗的我,江湖怎麼傳說,就乖乖地怎麼做。好長一段時間,奔波在北京的各個方位、參與各種 social,暈頭轉向回神過來,才發現自己簡直就是在做一系列盲目地相親。談笑自如的假象背後,是戰戰兢兢把所有毛細孔撐到最大:觀察別人喜歡聽什麼、別人樂於回答什麼,偷學著行走影視江湖的基本功──怎麼「談事情」:

噬血的/爆炸成長的/浮躁的中國泛娛樂圈,因為忽悠的空話總是太多,大家總是喜歡有細節的內容(最有說服力的謊言都有細節背書)、一鳴驚人的觀點。如何輕鬆地說出故事,假裝不費力地扮演「內行人的現身說法」,非常考驗功力,說出來的東西如果能輕鬆地轉換成對方帶得走的談資,那就是「市場驗證過的、有價值的資訊」。

於是,說著合作過的明星事蹟是必要的(可以有細節地讚美和無傷大雅的小八卦);抱怨著政策風口緊縮與跟平台打交道的種種辛苦是可以的(藉此要帶出合作過的平台的咖位);隨口背一些數據是重要的(重點不在準確反正沒有人能夠立馬驗證);傳閱行業大咖的一手觀點是受歡迎的;有事相求、飯局買單、展現大氣,是絕對的。

每一場會面,都是江湖相逢的友誼賽,盼望能遇上以誠相待,能夠棋逢對手/各取所需/平等交流是最美好。我一步一步學習:怎麼合理而優雅地提供對方資訊、順便討到自己想要的點;如果咖位相差太多,沒有足夠的專業可以切磋,那麼就努力扮演讓人如沐春風、熱愛生活、能夠代表年輕群體樣本的後輩/妹(ㄇㄟ)!

有的時候我靈魂會上升,看著雙方過招舞劍,高低起落的話語乘載著漫天資訊,時而鬧鬧轟轟、時而感人真摯,舞畢,語音落下,大家各取所需,談資裝入行囊,再各自上路。我看著自己在飯局裡有多賣力:回答專業時,手機裡總是有幾份過往的報告圖表能夠信手捻來作為證據;發問時要誠懇微笑瞪大無辜的眼睛;不想讓台灣的身分背景被質疑不接地氣時,先搬出交往對象其中國西部窮鄉僻壤的出生地來打趣......有時自己窘迫了,笑容還專業地掛在臉上撐著場面。

情感單身時,絕對沒有職場失業時,這種耗盡心神的追求阿!!

3. 職場如情場,先到先搶先得

離職當然是想要去更好的平台。這次待業,對情勢最大的誤判,就是無知地以為自己履歷上的進步,能讓求職更游刃有餘──完全忽略了,經歷、年紀、眼界,這些東西的堆疊與發酵,很可能反而讓找到一份「門當戶對」的職位更加艱辛。平台的好位置全部都被卡得死死的,也就是俗濫愛情文章說的真理:年過 30 一回神,好工作(男人)全部都死會了。

一次,好不容易跟某網絡平台的大佬牽上線,使出渾身解數 promote 自己的專業,總算是留下了正面的印象。大佬特別拜託我,能不能另外撥出時間跟他底下的員工阿菲做交流。

大佬所託,當然全力以赴,阿菲是個還年長我幾歲的姐姐,雖然資深,但剛調整領域方向,專業知識明顯不如我。那一場會談,就像是一場線下的免費授課,說得我口乾舌燥,而阿菲興奮莫名,不斷希望跟我索取材料「乾貨」,還一直問我以前團隊成員有沒有想跳槽的,她要招人。

努力似乎有了成果,會後,大佬特別發信息感謝我「指導」阿菲,還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平台一起工作。當我正暗自竊喜時,大佬默默補了一句:「如果讓你跟阿菲匯報工作,你能接受嗎?」

當下我的感覺就是五雷轟頂,好像對方說了:「嘿,我覺得你不錯,但是正宮娘娘額滿了,先收你做個小妾試用,你願意嗎?」

想著剛剛一場對話,已經將阿菲在專業上的程度摸透了幾分,或許我們能成為很不錯的夥伴,但如果認她做上司,大齡女子賴以維生的所謂「自尊」使性,我們應該會互相掐死彼此。

真誠的回絕了大佬後,表示很期待合作,但是當阿菲的手下,不那麼符合自己的期待。大佬回了一個笑臉:「我本來也想到這層問題。」宣告了或許郎有情妹有意,可是大平台的職缺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合適的那個坑,已經被佔領、沒有我的餘地。

又一次,獵頭牽線,奔赴另一家視頻平台面試。我早早赴約、前台等候,等了許久,一個單薄身材、寡臉樣的嚴肅女子不發一語的來領我。坐定位後,我笑笑地先問了一聲:「請問您是 HR(人資)還是業務主管呢?」嚴肅女子愣了一下,說明是業務主管,要我開始自我介紹。我内心暗叫不好,對方年紀估計跟我差不多,經歷恐怕也差不多,同性/同齡相斥,這件事還有希望嗎?

我一邊流利地講著已經講過一千遍的自我介紹、行業經驗,看著她一路不置可否的態度、不斷挑剔著答案。嘴皮子在動,內心已經有悲從中來的淒涼,想來這些年也是面試過許多人,莫不以誠相待──上來先自我介紹、發名片、提供飲料,感謝對方奔波的辛勞。而現在,完全地資訊權力不對等,對面這個我根本不知道是誰的陌生人,握有我人生來龍去脈的簡歷、一臉刻薄地手插胸口挖掘著我累積多年而得的 know-how。我清楚地理解自己在專業上的程度,就如同我清晰地感受到彼此話不投機的彆扭。

好不容易熬到面試結束,我問:「方不方便加您一下微信呢?」對方勉強應允了,我稍稍鬆了一口氣,畢竟互留微信頗有「日後江湖好相見」的意涵,圈子很小(類似同校同系級的校友,就算不認識,要打聽誰也都能打聽到的程度),買賣不成、今日面試我就當作留個人脈,彼此互惠吧!

微信上,我客氣地感謝對方撥出時間面談(等來的是一片沉默,心理更淒涼,平台更大的咖都不是沒合作過,往來也都是客氣禮貌,難道今天只因為我是應試者,一路就滑到了食物鏈最底層嗎?)一方面拼命的刷對方的朋友圈,把共同的朋友、對方的名字學校都查了個遍,才抓回了一點安全感。

跟獵頭反饋结果,坦率地說了溝通的尷尬,還有那一句不能戳破的秘密:「我查了一下她的背景,我們同齡、她業務端的經驗應該沒有我豐富,直白地說,她沒有HOLD 住我的氣場,她的職位也沒有特別高,估計今天是沒戲了。」獵頭隨後確認,人資也說對方不考慮了,正當我要再次微信寡臉女子,表示收到回覆、期待有機會再交流時,才發現就這個瞬間,我 ‧ 被 ‧ 對 ‧ 方 ‧ 刪 ‧ 除 ‧ 微 ‧ 信 ‧ 朋 ‧ 友 ‧ 了!

江湖混了這些年,還沒遇過這麼不大氣的人,電話裡跟獵頭抱怨著,獵頭才訕訕地說:「可能是,我把你說的,對方 hold 不住你的這件事情跟人資說了,人資反饋給她了吧!」我內心轟隆隆作響,一方面覺得寡臉女子不大氣,一方面覺得獵頭怎麼如此無知,同齡女子中微妙的競合關係中:「誰 hold 不住誰」這種話,誰先開口、誰得罪人啊!

那個晚上,除了沮喪失意地感受到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無助、浪費時間得罪了一個圈內人,更揪心的是,打聽了一圈,寡臉女子的經歷真的不一定有我豐富,可是她是甲方、她死死守著位置,我只是一個面試失利的落選者。先到先得的道理,原來職場跟情場都一樣。

4. 強灌自己雞湯:如同追求愛情,找工作也靠緣分吧!

回顧出社會的十年:剛出社會時在台北鎖定泛傳媒領域的工作,初級職階對所學專業要求相對不那麼高,更看重的是綜合素質:拿著不錯的學歷、良好的談吐、一對真摯熱情想要學習的眼神,就能無往不利。

到北京從事影視產業後,發現這爆炸成長的產業、伴隨的是人力缺口跟不上產業需求,年輕人更容易一躍而上;另一方面,老闆重用年輕人,還能為企業品牌形象加分:象徵著品牌的年輕化和未來潛力,公司有著年輕主管當門面,是一件很 posh 的事情(跑男(running man)第四、五季的導演,不過才 1988 年次,年輕有為這個形象就在各式公關稿裡被大書特書)。趁著這樣的風潮,我也當過風口上的那隻豬,27 歲被推上去當部門負責人,從無到有的組建團隊,一路就像是小孩開大車,裝久了也就熟能生巧。

在管理、帶人上面,我更喜歡年紀比我小的同仁;最害怕面對的就是年紀比我大、經歷比我豐富專業卻不及我、執行力也不如小朋友優異的人。原因很簡單,這樣的人管理成本更高、叫不動,執行力又缺乏彈性,尤其害怕面對他們頭上那朵「職場不得志」的烏雲,覺得自己怎麼會被小屁孩管理。

因果循環,現在 30 歲待業失意的我、面試時常常覺得對方 hold 不住自己的我,簡直要懷疑這一切是不是過去志得意滿的報應。

可是我又轉念一想,江湖打滾這麼多年,確確實實也以誠待人。歸因於台式小清新的原廠性格,內建友善程度似乎比周遭的人高一點:總是期待平等而真摯地去面對每一個同仁、夥伴、應試者,每次幫忙攢局喬事情也是童叟無欺、資訊透明,重點是,樂於分享(影視江湖大家都把手上幾個 contact 當成不得了的資源鎖地死死的,愈在你跟前大喊:「我們是閨蜜、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的人,愈是會把你的東西吃乾抹淨自己留一手......一切都是血淚教訓),既然我是個好人,好人總是會有好報的吧?

30 歲這一年,我在職場上失戀了,感情上鼓勵「單身也很好」的雞湯這麼多,可是職場上,失業者就只是失業了。情感上騎驢找馬的作為是人人喊打,職場上裸辭找真愛的人就只是傻瓜......

無敵無助的我,決定好好餵自己一鍋雞湯:所有情感單身宣言的鼓舞都應該適用於職場待業人士,那些早早卡位進好平台(抓住好對象)的人們一路守成也著實不容易,琢磨著自己要如何後發先至卡進平台太耗費心神......不如,好好信仰:傳說中上天總是為每一個人安排了合適的另一半,那麼,也會有一份門當戶對的工作,在不遠處吧?(茶)

《關聯閱讀》
新加坡的世界人才告訴我:永遠不能選擇安逸、抗拒改變,否則淘汰是如此無情
德國漫漫求職路──海外競爭的殘酷現實中,只能靠一顆強大的心臟堅持走下去
【求職,就是場戰爭】五、人資仲介是求職捷徑?我的經驗談

《作品推薦》
北京和臺北,一樣焦慮,兩種情懷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wydion M Williams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作者大頭照

老清新/老清新在北京 Lost in Beijing

在台灣和倫敦都念社會科學,由於影視江湖裡面有太多好玩的樣本可以觀察,邊學邊看邊玩不小心就定居在北京做影視開發。
北京太大,讓人意識到從小對中國認識的疊加都只是瞎子摸象、片面又狹隘;但是中國又太重要,所有兩岸的矛盾以及愛恨情仇,都在影視產業中濃縮和放大。
因為文化最能收買人心、也最能撼動人心。焦慮於海的另一岸,家鄉親愛的人們對這一頭的危機無感,希望寫下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兩岸的夾縫中,等到最好的答案。
臉書專頁:老清新在北京Lost in Beijing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