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不神話:瑞典求學落難記
圖片

瑞典也許是大家心中北歐神話的代表,但留學其第一學府期間,卻讓我深刻感受到神話不浪漫的一面。以下親身經歷提供對於瑞典教育有興趣的朋友們參考。
 
「斟酌了很久,我實在是非常、非常、非常難決定你的論文初稿有沒有達到通過標準......」我的指導教授面色沈重的對我說,當時距離論文終版繳交的死線(Deadline),只剩一週。
 
望著教授背後那一大面白色的牆與偌大的窗戶,北歐特有的簡約風格此時與我內心巨大的焦躁不安形成強烈對比,全額獎學金資格、學貸、簽證效期等現實壓力像一滴滴墨水般滲入極白的教室......一路念著明星學校的我,從未被師長在課業上否定過,怎也沒想到會在畢業前夕被瑞典教授狠狠一擊、甚至成了他眼中駑鈍又不努力的學生......我看著散落一地的自尊心,想起以前學長姊海外求學的艱苦故事,努力把差點迸出的眼淚和怒吼吞了回去。
 
「為什麼?請問您覺得哪部分不妥呢?」我面無表情的擠出這句話。

「我也很難說,你這草稿就是很不完整......」教授很無奈的說。

「我知道,但你之前說草稿本來就是 70% 的質量,我認為我有達到而你卻認為沒有,顯然我們認知有差異,而我很需要你的幫忙;針對已寫出的內容,你是否有看到很需要改進的地方?架構措詞、方法論、還是樣本選取......?」我更急了,於是列出各種選項希望可以找出真正不通過的原因。

「我沒有辦法回答你。」教授用手搓揉滿是皺紋的臉,疲累的回應。

於是在接下來的 10 分鐘,我針對內容批哩趴啦提出更具體的問題,但教授卻一直說他聽不懂我的問題而無法講出個所以然,然後我們的面談時間就到了;我抱著無助又受傷的心,踏上單車,一路哭回宿舍。

「我為何來瑞典自找苦吃?」

當時是瑞典的初夏,隆德被大片的草綠覆蓋,蒲公英花恣意的黃遍布其中,天空藍得沒有白雲,人們盡情的享受日光浴;我一個人到宿舍後的小山丘散心,望著電影般的美景,一路走一路想:教授根本就沒仔細看我的初稿!到底怎麼了,我好歹也是台灣頂尖學校畢業的耶,我說寫表達能力有這麼差嗎?我的論文主題這麼新也這麼有挑戰性有錯嗎?教授為什麼見死不救?為什麼這裡的規定總是不清不楚又限制重重?好問有錯嗎(老師為何這麼不耐煩)?我到底為何來瑞典自討苦吃?然後眼淚鼻涕被風吹了又乾乾了又濕,絕望到極點,正在思考要不乾脆打包回台灣。
 
忽然,班上的瑞典同學穿著慢跑裝備,向我揮手迎面而來,

「你還好嗎?」她摘下墨鏡露出雙眼,甜美的微笑在夕陽下閃耀。

「我初稿沒過滿難過的。」我擦乾臉回答,然後雲淡風輕的帶過無助感。

「噢,我懂,」然後她也點出很多對於我們指導教授作風不滿的點,以及一些對課程設計的批評。
 
但事實是,她過了,而且教授還很喜歡她的研究。

通過考驗,才發現自己並不孤單

接下來的一小時,我繼續在小徑上走著,然後心中不斷念著 Randy Pausch 的名言:阻礙我們前進的磚牆不會無緣無故擋在那,而是為了要讓我們有機會證明自己多麼想要一件東西(The brick walls aren’t there to keep us out.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give us a chance to show how badly we want something.)直到心情逐漸平復接受事實,回家休息一晚,隔天起床乖乖的把論文幾乎砍掉重練,同時去會面系主任告訴他實情以及我題目的難處,並瘋狂 call out 海外各路朋友以及其他教授幫忙編修指導,最後把修過的部分直接反白,在首頁呈現個章節待完成的比例,目的就是讓教授看見我的努力與準時完稿的能力。

四天後,指導教授一見面就說:「你過了!沒什麼問題了,回家繼續把它寫完潤飾就好。Bye~」

我面帶微笑走出門後,看到另組同學苦惱的坐在階梯上,他們正在經歷和我四天前一樣的痛苦,複誦著指導教授曾經讓我難堪的話。原來,我不孤單。

這段插曲落幕後,我也就畢業了,但卻打破我對於留學西方的想像,瑞典北歐神話不浪漫的一面,可歸納為以下兩點:

1. 務實與平等,是瑞典人行事的原則,我所遇見的 20 幾位商學院的瑞典教授甚少明確的讚賞學生,他們多半只是老老實實的上課並根據標準改作業,也不太給予回饋,好像深怕一說誰比較好就會傷了其他人的心似的;而任何作業考試都只限定使用他們給予的參考文獻和格式,缺乏彈性,目的就是為了公平,因為有人可能沒資源另覓豐富的資料。相信滿溢的讚美鼓勵會刺激進步,相信競爭會創造成長,那是美國校園才會發生的故事。
 
2. 完美勝於完成,寧願你拉長戰線遲交,也不要一份準時繳交卻只有及格邊緣水準的作品。(我的系主任當時一直鼓勵我申請延長繳交終版論文;而多數的大學生考試也都可以自行選擇延後日期參試,不影響成績。)

當然,以上都是我個人的經驗,也許並非完全正確,但這兩點確實造成我在學習上的不適應與痛苦;回過頭來仔細想想,這卻也可能是造就瑞典能以小國之姿,傲居世界經濟強國之因。關於這點,我將於接下來的文章中討論。

《關聯閱讀》
歡迎來到瑞典──全球最友善同志的國家之一,用幽默訊息「嚇阻」俄羅斯潛艦
從瑞典反思台灣:個人主義適合我們嗎?──Interdependence or Independence?
瑞典職場聽聞記──雜誌沒有告訴你的事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ophie McAulay@Shutterstock

Cindy/Skål Scandinavia 我所知道的北歐

畢業於台大,曾於瑞典第一學府隆德大學交換,在文化蜜月期間戀上北歐特色,於是回到該校讀商管碩士,卻在此時陷入文化衝擊期而使快樂指數急遽下滑,因而對於北歐教育與生活多了一份批判的視角,行文將分享非老到卻深刻的真實體驗。
現於斯德哥爾摩新創公司 filmyr.com 實習,替人們找回電影裡心動的瞬間。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