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參加美國燒人祭(Burning Man),我療癒了我自己

五度參加美國燒人祭(Burning Man),我療癒了我自己

燒人祭現場。圖/Elaine Wang 提供


今年是我第五次參加燒人祭(Burning Man)。參與這個活動,總是讓我回歸本質,相信人性與期待未來,療癒過往的傷痕。

燒人祭是個位於美國內華達沙漠中的,一年一度的盛大藝術祭。為期一週的時間,無數藝術家與夢想實現家們在荒涼與世隔絕的沙漠中,建構出一個夢幻城市,稱為黑石城(Black Rock City)。7 萬個參加活動的人得自己準備一週在沙漠中生活所有的必需品,包括食物、水(飲用與清潔洗澡用)、帳篷(或者露營車),還有任何個人必需品,以度過嚴峻的沙漠氣候。主辦單位除了流動廁所與緊急醫療與服務中心外,完全不提供任何可用資源。各式各樣壯觀龐大的另類藝術作品在城中各地林立,包括一棟木造寺廟,象徵著黑石城的神聖中心。黑石城中心聳立著一座高大的木造人,在活動倒數第二天晚上會被壯烈的燒燬,正所謂燒人祭名稱的由來。

高大的木造人,在活動倒數第二天晚上會被壯烈的燒燬。圖/Elaine Wang 提供


燒人祭是個奇妙世界,所有一般凡間的秩序與常識並不適用。
你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瘋狂就瘋狂,想沈靜就沈靜。在黑石城裡只有十條規則,包括自我表現、自給自足、不留痕跡、完全接納、去商業化、社區貢獻、全員參與、市民責任、當下體驗,以及最重要的贈與之心。城裏沒有任何的貨幣交換,一切都是以不求回報的付出為主。所有參與的人都得想想自己可以給黑石城或者其他參與者付出點什麼。於是,許多充滿創意的小攤販、小店面,各式各樣的活動、表演,以及服務項目,一一林立。

這裡有每天提供咖啡的 "Scarbutts",只要你帶著杯子,去給店員打一下屁股就有香濃的咖啡可以喝。有瑜珈中心,有性愛派對,有瘋狂電音趴,有遊樂園,有電音蒸汽浴,還有提供上百隻巨型泰迪熊的地方讓你在裡頭打滾安眠。24 小時日夜不停歇,成千上萬的活動。許多的服務,端看你的想像力是否夠豐富。我與朋友們則是架了一個心理輔導咨詢中心,專門提供最邪惡的建議給登門詢問的人,純為博君一笑,讓你覺得曾經很在乎執著的煩惱,其實也是可以一笑置之的。

脫下一切社會標籤,回歸人的本質

對平凡日子裡被許多秩序壓抑的我們而言,這是一個可以完全放開一切,自我展現的活動。一週之後,黑石城會被拆毀,所有痕跡被抹除,彷彿被風吹過一般,什麼都不曾發生過。在城裡參與的人們,一週過後也回歸原本的生活,彷彿做了一場夢。

許多報導多半把燒人祭描繪成一個超酷炫的變裝電音藝術祭,一堆嬉皮或者明星名人們都會去打扮酷炫嗑藥雜交瘋狂趴替,你不去的話就不夠潮,你的裝扮不夠性感美豔就遜掉。但這其實只是非常少數以及片面的描繪。在黑石城裡,當然會有單純想來趴替雜交嗑藥聽電音的人,正如同一般社會組成一樣,總是會有人想要的體驗和大多數人不同。但這其實並不是多數,更不是燒人祭要傳達的中心概念。

我的個人體驗是,當你把自己放在一個嚴峻的沙漠環境求生存,所有人都自由自在的脫下武裝,換下面具與頭銜。你的社會地位、你的薪資、你的學歷、你的外表美醜,任何一切的標籤,都不具有意義,也不會給你帶來什麼權利時,你會很自然的回歸人本,並且變得謙虛、懂付出,及和善。當你在最脆弱的(vulnerable)時刻,反而會有更多的愛與善來接納與給予。這並不是一個你付了錢就可以去當大爺,並且期待活動主辦單位要給你怎樣的服務的祭典。這是一個你選擇加入這個城市當個市民,並且盡一己之力為這個城市付出的活動。每個人都必須付出,但不能也不會要求有任何形式的回報或者交換。真的就是純粹的給予。

我參加這個活動五次了,每一次燒人祭給我的體驗都不同。從第一年的興奮瘋狂玩樂趴替,第二年的戲劇掙扎,第三年的平靜禪修,第四年的甜蜜浪漫,到今年第五年的療癒,每年的體驗都大不相同,純粹看我當時是抱著什麼心情來,想要表現怎樣的自我。

今年的燒人祭,我抱著一顆破碎的心來,一開始我仍不停的哭泣,第二天我獨自在沙塵暴中徒步走到神聖中心的寺廟裡,在木造的牆上寫下滿滿的話,原諒所有曾經傷害我的人。接著幾天,在黑石城漫遊時,我接收了好多好多陌生人給我的愛、關懷、還有各種方式的付出。我的心在這一週慢慢的療癒,慢慢地相信自我價值,慢慢地體會人性的良善與美好,也慢慢的又對未來樂觀起來。在最後一天晚上燒燬木造寺廟的同時,彷彿我寫在牆上的字句,都被傳達到了它應去的地方。彷彿我心中的傷痛,都在火中燒盡,愛與希望又重生。

燒人祭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它給每個人的心一個安全的港灣,給每個人想綻放又無途徑的創造力一個自由的舞台。雖然它只是一個活動,但也因為這些中心理念,它才能持續數十年,成為許多人心中那個純真孩童的家。

當人們都只在乎自己能夠付出什麼,而不是追究能得到什麼時,你最終得到的,反而更多。

《關聯閱讀》
巴西嘉年華解密,這樣玩才盡興!
不為誰而寫的札記──在巴黎尋一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答案
愛考試的德國人,連派對上都要寫考卷?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laine Wang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