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通信】當法國公車司機拒絕「不禮貌」的乘客搭車,卻被稱為「法國人玻璃心」──談談「歧視」和「文化差異」的誤區

【作者通信】當法國公車司機拒絕「不禮貌」的乘客搭車,卻被稱為「法國人玻璃心」──談談「歧視」和「文化差異」的誤區

編者導言:《換日線》成立以來,一直希望能提供一個各地作者、讀者互相交流討論的平台。透過【作者通信】企劃,我們廣邀讀者針對各類議題提問,並代為邀請旅居世界各地的作者回覆。本文由換日線作者喬安 Joanne 撰寫,以自身的經驗,回答讀者關於「歧視,或是文化差異」的問題。

讀者來信:

因為即將要到國外念研究所,之前也有在美國的交換學生經驗,雖然沒有遇到嚴重的歧視,但還是遇到了很不愉快的狀況。

加上之前雪梨大學傳出中國留學生,用微信紅包、部分中國網路流行語作為競選會長的宣傳,結果被同學檢舉、也被校方視為「有販毒之嫌」和「賄選」而取消資格,引起廣泛議論──支持校方決策者認為,此類宣傳文字雖為中文,但直譯後在澳洲極不適當,且澳洲法律規定,只要有贈與,一毛錢都算賄選;但另一方面,許多中國學生抗議這是「中國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且澳洲有很多中國移民及中國學生),結果卻被視為違法,這有歧視之嫌、並有留學生不受尊重的感覺。

我覺得在文化交流上,有時候實在不易拿捏到底是「文化差異」的關係?還是真的不被尊重,甚至被歧視了?當中的分寸,應該如何拿捏,又該如何應對呢?

──換日線讀者Carrie

作者回覆:

在法國生活、工作的這些年,或多或少、不管我願不願意,總是會遇到所謂的「種族刻板印象」甚至「歧視」──這的確讓人深感有如芒刺在背、全身不舒服,彷彿我整個人的價值、內在、自我,都會因為我的膚色和種族而被輕視、全盤否定。

但是當我愈來愈了解法國社會和文化之後,我也會時常回頭問我自己,到底哪一些是「真歧視」,哪些又是「文化差異」所導致的衝突和誤會呢?

說來諷刺,在經歷這些年大大小小的「歧視」後,我自己竟也發展了一套分辨「歧視」和「文化差異」的方法:

例如,若對方的言論完全是針對我的膚色、外表、種族和刻板印象而來,進行惡意的言語或行為挑釁,那這就無疑是「歧視」:比如說對我大叫著 Jackie Chan、Bruce Lee 同時拉直丹鳳眼、故意吊嗓子模仿亞洲腔講話,以此嘲笑我──這種就是明顯的歧視,任何人都無話可說,要反擊或是要嗆爆對方,都請自便。

但如果我所收到的批評,是基於我的行為、言論、思考模式,那這很可能就是「文化差異」:

像是假如我「關心地」問我的法國同事或朋友「薪水收入」、「身體狀況」或是「私生活」,而遭受批評和不友善對待,那就很可能是「台法之間文化、習慣不同調」而導致的「差異」,與歧視完全沒有關係。

擁有敏感的偵測雷達是件好事,但是如果不能分辨出「歧視」和「文化差異」之間的誤區,有的時候非但不能消弭歧視,反而更是加深彼此的成見。

很多時候,你認為「被歧視」了,對方卻認為是你「不禮貌」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在法國和多數歐洲國家,和人打招呼是「非常基本、不可或缺」的交流方式,就算對方是服務你的店員、載你一程的司機師傅、甚至是樓下幫你簽收信件的門房警衛都一樣──就算彼此沒有要進一步對話,但一見面還是至少得說個早安晚安,離開時說聲謝謝、再見、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等。

如果把這些招呼詞都省略,或是當對方都對你說"Bonjour"了,你卻什麼也不回,直接進入主題告訴對方「我要幹嘛/我要去哪裡......」把對方單純當成服務你的下人,那麼你在對方眼中,其實也就是個「粗俗無理的野蠻人」。

因為這種「無視」,對法國人的文化習慣來說,其實就有如當面甩人一巴掌,還打得很響。

有些法國人或許能體諒文化差異,但脾氣硬一點的法國人就會直接「以牙還牙」,之後都不給你好臉色看,或是乾脆刻意忽視你──結果是平白給自己找了麻煩。

所以今天,如果一個不諳法國社會文化習俗的外國旅人,走進一家店或是在櫃台前排隊要買東西,先看到店員和前一位客人(如果又剛好是法國客人那就更「錦上添花」了)有說有笑,服務品質無話可說──結果輪到他時,他也是以「自己習慣的方式」交流,才一開口說自己要什麼,店員卻立刻冷下一張臉,剛剛的談笑風生已不復見,甚至拿到東西轉身離開時,似乎還聞得到店員的臭臉「臭氣薰天」......

相信這位外國旅人,當下最有可能得出的結論就是「我被歧視了」。

然而,如果細探其中原委,這其實和自己是不是「外國人」、「黃種人」、「亞洲人」或「被誤認為某國人的台灣人」......通通都沒有關係,「沒禮貌」才是主要原因。

正如同,我就曾經親眼看過公車司機,把一位時常搭他的車卻從來不回他招呼的白目乘客(乘客是法國白人),直接趕下車。

鄉間區域公車通常搭乘的都是在地人,幾次之後,司機乘客大概都可以認出彼此,一天,司機小哥就直接對這位乘客說了:「我載過您好多次,我每次跟您說 Bonjour 您不理我、說 Au revoir(再見)也不理我,您一點都不尊重我的話,就不要搭我的車。」然後他便拒絕讓這位乘客乘車。

當時,車上所有乘客(甚至包括那位不禮貌的旅客)都沒有再多說什麼──但如果今天被拒絕上車的是「外國人」,甚至這位「外國人」回國後加以渲染、再經傳播,那很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這就是我所謂的「誤區」──文化差異所導致的衝突,有時候很可能會被誤解成歧視。

在法國和多數歐洲國家,和人打招呼是「非常基本、不可或缺」的交流方式。圖/Mikhail Gnatkovskiy@Shutterstock


但更多時候,彼此的成見和誤解卻越來越深

然而,現在更多的情況時常是:我們沒有好好地認識外國當地的文化社會;而他們也沒有真正瞭解我們。

這樣一來一往之後,彼此之間的「差異」演變成誤會、衝突、相互不諒解,或更甚者,被簡單縮小成「個人單一事件」(某人沒素質而已)或是被放大成「對於整個族群的侮蔑」(O 國人不意外)。

對我來說,我覺得最困難的是放下自己的成見和想法,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思考這件事情。

比如說,「公車小哥趕人」的這件事情,後來被朋友轉 po 上 ptt,不過當時噓聲挺多,除了說我的親眼所見是「幻想文」和「大陸論壇轉抄文」之外,不少人也回覆說:「要是我那天剛好心情不好/那個來/生病/不舒服所以不想講話,也不行嗎?也要被趕下車嗎?法國人也太玻璃心!」

同樣的,假如文中一開始的例子,法國店員剛好也把「遇到外國客人不禮貌不打招呼」的事情 po 到網路上,而法國的「鄉民」們也在不經深究文化差異之下,給出評語如:「O 國人就是這樣,非常沒禮貌沒素質,從來不跟人說早安和再見、把服務他們的人當下人,難以相處/不敢恭維......。」

那麼,設想這兩國人民之間的刻板印象、成見甚至衝突對立,能夠不越演越烈嗎?

如果今天發生了文化衝突,結果最後大家導出的結論卻是「某個人玻璃心」或是「O 國人沒素質不意外」這種非常簡化的結論,那我們又要怎麼真誠而透徹地瞭解彼此,和不同社會文化的底蘊與差異?

我個人認為,惡意無緣由的歧視行為,可能永遠不會消失,然而因文化差異而導致的誤會和衝突,卻是可以透過互相學習、瞭解和相處而逐漸消弭──前提是我們必須真誠而胸襟開放地,願意真正去了解對方、學習認識彼此的文化。

我承認這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當你看到因為自己的努力,而讓身邊的人開始有改變、讓你身處的環境氛圍開始有改善,我覺得這就是最值得、也最厲害的事情了。

*你/妳也有話或問題想要對《換日線》的作者說嗎?歡迎把想說的話寫下來告訴我們,透過「你問我答」,讓交流更有意義!
▍【作者通信】表單任意門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ellena@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