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是種族主義者,有點刻板印象沒關係?──我的法國職場真實遭遇
圖片

我最近一直覺得,或許是國際上興起一股「去政治正確」的風潮,現在大家對所謂「種族主義」、「種族歧視」的認知,越來越單一和扁平了。

如今好像只有「中國人與狗不得進入」、「穆斯林都是恐怖份子」等非常極端、非常具侵略性的言行,才叫做種族歧視,換言之所謂「歧視」的紅線越來越往後退:一般人只要不會見到黑人或是穆斯林就亂打亂殺亂羞辱,就和種族主義者無關,充其量不過就是有一點既定的刻板印象而已。

在法國,「刻板印象」也一直被界定為比「種族歧視」輕微許多,很多當地人甚至認為這不過是粗淺扁平地對其他族群的認識而已,沒什麼大不了。頂多算是「大爺我孤陋寡聞」而已,跟種族歧視或種族主義完全扯不上關係。

被錨定「開開玩笑」的人,如果感到受傷和不舒服,甚至還會被認定為不夠有 EQ、玻璃心、眼裡容不下一粒沙,看不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笑話和玩笑。

但是,這些「刻板印象」真的無傷大雅嗎?真的不痛不癢嗎?完全無害嗎?

我親身遭遇的「刻板印象」

檢討受害者這句話真的到哪裡都適用。

身為一個在法國旅遊和諮詢業工作的亞洲人,我來舉幾個自己在法國職場裡,非常常遇到的刻板印象侵犯的例子:之所以叫「侵犯」,是因為這些刻板印象對我來說是具有侵略性,會讓我有形無形地感到不舒服、受傷、受冒犯,甚至嚴重的話,還會實質傷害我的工作表現和權益的。然後我們可以再回頭看,是否「只是有點刻板印象」沒啥關係,無傷大雅。

以下,我把刻板印象分為幾個等級。

從最無害、有時甚至還有點好笑的「初級刻板印象」開始,相對於我同事,我遇到以下問題和想法的機率高出許多,像是:「我想要去茶沙龍,您應該有推薦吧?您一定是懂茶專家吧!」、「您有認識在這地區的中醫嗎?或是您自己本身會中醫或推拿嗎?我哪邊痛,看醫生看好久都沒好......」、「您會太極嗎?我最近想學太極正愁找不到人教。」、「我覺得 nems(越南春卷)超好吃!您會做嗎?」

因為我是亞洲人,所以我應該要懂茶、要會中醫推拿、要會打太極、還要會做越南春卷,當個亞洲人,真的很忙。

然後是第二級,很普遍很氾濫,而且說的人可能自覺不帶惡意只是好玩,但是聽的人聽上一百遍會崩潰。「口泥機挖!口泥機挖!(跳針 X100 次)」、「泥蒿泥蒿泥蒿泥蒿(再 X100 次)」、「我認識亞洲呢!我知道 Jackie Chan 和 Bruce Lee,挖達~~」(我現在只要再聽到一次 Jackie Chan 就會崩潰)

而這種已經常見到令人非常厭煩,所以有來過歐洲的人,應該都有遇到過。

第三級,自以為幽默,但是其實聽者一點都不覺得好笑。有個先生來諮詢,希望我們可以張貼他朋友的尋狗告示,最後我留下一張給我同事們留作紀錄,萬一之後有人要詢問,我們便有告示上的聯絡資訊,然後這位先生自以為幽默跟我說,「如果有人有看到、或是有人帶狗來,請您一定要跟我朋友聯絡,也拜託您不要自己帶到亞洲餐廳、或是帶回家加菜。」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豪棒棒、好好笑,看我眼角都抽搐了,可是當下我除了覺得他是白癡之外,其實沒有任何想法。

認真地說,這種言語已經開始踩到底線了。因為它不僅不好笑,而且還有歧視亞洲人的疑慮,言語和行為更有意無意帶著惡意,重點是讓聽者感到非常不舒服。

還有當地最常見:用兩手手指把眼睛拉平,然後學亞洲人說話「清槍衝(Ching chang chung)」、或是故意模仿亞洲口音「崩局崩局」,我想沒有一個亞洲人會認為這只是單純好笑,笑笑就好。

「刻板印象」普遍內化,直接對我的工作產生影響

當這些「無傷大雅、不是太嚴重」的刻板印象內化成一種思維模式,進入下一個階段,便會直接地影響我的工作。因為我的亞洲外表和一些口音,相對於我白皮膚的法國同事,更容易被認定為「較不專業」、「較不具可信度」、「一定比白人同事對這城市/對旅遊/對資訊瞭解得更少」,同樣一個答案,從我嘴巴說出來,和從我同事嘴巴說出來,就是有不同的份量。

比如說客人來問一條路,但是給出錯誤的路名和資訊,以至於我完全無法給他正確的指引和解答,但他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所知資訊有錯誤,而是說「我覺得我應該找一個認識這個城市的人來問,應該是妳不知道」。

然後他將同樣問題再問我法國白人同事,我同事當然也無法回答,並跟他說這城市沒有這條路名,但客人這次就輕而易舉地接受了這個一分鐘前我才給過,完全一樣的答案。

或是更常見的,明明我的櫃台就是空的,但是客人就是硬要等旁邊還在諮詢前一位遊客的白人同事那一排,請她上前,她搖搖頭說沒關係她等這一排就好,然後再加上一句,「我對您沒有惡意,只是我覺得您同事會比較瞭解我要問的問題。」

以她的說法,她不是帶有惡意的種族主義者,她只是有點「刻板印象」,覺得我不具備能夠解決她問題的能力而已。

我的工作表現和能力因為這些刻板印象而被質疑。但事實是,我是和我同期進來的幾個新人中表現最好的,前輩和小主管也最會託付我事情,但是我的亞洲外貌和口音在客人的既定印象裡,讓我必定不如我法國白人同事「優秀」。

而當這種刻板印象造成的差別待遇開始產生時,不僅我的工作能力受到質疑,甚至連帶讓我的工作權益和表現受到傷害,而這就是最嚴重,也是第六級,刻板印象在職場裡造成的傷害。

有幸,我到現在還沒遇到,但是,我曾經有過擦身而過的經驗。

到海外工作,得認清刻板印象造成的先天性不利

我就曾經因為客人不滿意我給的回覆,而開始以前述的「種族針對性刻板印象」刁難羞辱我。要不是當時小組長立刻介入,給了一樣的答覆,他們到時候鬧到要客訴我,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當客人先入為主地不相信我是專業的、不認為我的答覆和指引是有可信度和權威性的,只要這個回答一不讓他們滿意,他們就可以找我麻煩。

試想,我和其他同事有著完全一樣的升遷、考績、和顧客滿意評鑑的壓力和評比,我背負了多少不利於我的情形?

是我真的不夠專業、不夠好嗎?還是在無形之中我就因為膚色,和輕微的口音而被認定「不夠專業、不夠好」?還好目前我的同事和上司都還算明理,也深知我的能力和專業,我並沒有為此而吃上悶虧,但是其他同樣在法國職場奮鬥的台灣人、亞洲人,被這些刻板印象無聲中傷、拖累的人,又有多少?

誰還能說,只有一點刻板印象沒有關係?這跟種族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多說一句,我們在台灣,面對來自海外的移工或移民,是否也有一些「輕微的刻板印象」?)

我認為,如果完全不去意識到這些「輕微的刻板印象」、「無傷大雅的玩笑」可能造成的傷害,因此放任這些刻板印象一步步惡化,就是通往種族主義的道路。

也許他們真的不是種族主義者,真的還不是

《關聯閱讀》
「某國人」就是如此沒水準、沒禮貌!下意識的刻板印象,全球衝突的來源
走遍世界、回到家鄉,無可避免的「種族歧視」,我如何應對?

《作品推薦》
【求職,就是場戰爭】六、巴黎高檔百貨公司櫃姐面試記
【求職,就是場戰爭】五、人資仲介是求職捷徑?我的經驗談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喬安 Joanne/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在法國職場和社會中奮鬥的台灣人,目前和先生跟兩隻貓女兒住在南法普羅旺斯,但生活卻和《山居歲月》裡的靜好時光天差地遠,總是不斷遇到問題,然後努力解決問題,並一步步成長。從日常生活、工作、日常食衣住行中觀察這片土地和其文化社會。
臉書專頁: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痞客邦部落格:下一站,我們去旅行。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