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品味,絕不是「賣腎買名牌」的拜金遊戲:專訪法國新創「樂時 Le Présent」創辦人保羅和雨微

巴黎品味,絕不是「賣腎買名牌」的拜金遊戲:專訪法國新創「樂時 Le Présent」創辦人保羅和雨微

文章的開頭,要先感謝我的臉書讀者皮皮,若不是她的居中牽線和大力幫助,這個難能可貴的專訪機會,也不會從天上掉到我眼前。

和我接洽的皮皮,目前在法國的新創電商品牌公司 Le Présent 工作。在向我介紹她的工作內容、並為我「惡補」時尚產業知識時,皮皮提到她的老闆之一保羅,正是「O’ Bon Paris 歐棒巴黎」網站的創辦人。

圖/截自  O’ Bon Paris

「哦!」聞言我馬上眼睛一亮: O’ Bon Paris 網站不僅在巴黎、甚至是全法國的華人圈都有相當的知名度──它專門介紹巴黎名勝古蹟、道地景點﹑在地私房美食,並販售折價優惠券。就算沒有真的用過、買過、甚至沒「按讚發摟」過,在法國的台灣朋友們,應該至少都聽過其名堂,或看朋友分享他們的貼文過。

我不用特別上網去搜尋,就能記得他們幾則引起廣大迴響的貼文和活動,像是「巴黎街拍影片」隨機測驗法國和各國人的算術能力,以及邀請知名部落客查理來巴黎⋯⋯等等,是相當具有指標性的「巴黎攻略」中文媒介。

25 歲創立「O’ Bon Paris」的保羅,最近決定轉換跑道,和妻子雨微兩人在今年三月成立了電商平台 Le Présent 樂時,專精於法國和歐洲時尚配件、及居家品牌的華語圈授權代理和網路販售。

在皮皮的介紹下,我決定來好好採訪保羅和雨微這兩位創業者。行前做功課時,細細看過他們的網站和介紹,當時兩人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經驗豐富的創業者,簡稱該套近乎叫聲「哥」和「姊」的前輩來著。

沒想到要見面前問皮皮,才知道保羅今年 28 歲、雨微 26 歲──我一聽簡直沒扶心臟,都這麼年輕是怎麼回事?是現在都英雄出少年,還是至今一事無成的我、已經半隻腳進入活化石的里程碑了?

於是我扶著破碎的玻璃心,在熱浪來襲的巴黎大熱天裡,跟著皮皮走進了相約的 Lounge bar ──以下就是這對創業夫妻檔的專訪內容:

保羅、雨微。圖/喬安 Joanne 提供

為什麼創業?為何選擇跨語言、跨文化的電商平台?

首先最讓我好奇的,是這對年輕夫妻為何選擇「跨境電商」作為創業的領域,是純粹商業考量、鎖定亞洲客戶對歐洲商品的消費力?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和動機?

兩夫妻不諱言,創業的基礎本身就是商業考量,他們必是先考量過市場的可開發性和未來的獲益才決定投入,畢竟賠本的生意是不會有人要做的。

但除了商業目的之外,也有許多跨文化、國際交流甚至是個人信念等額外的私人動機,支持他們追求目標。

為什麼是華語市場?保羅和雨微對望一眼,笑了笑,答案似乎再簡單不過──法國籍的保羅和中國籍的雨微本身就是跨文化、跨國籍交流下的產物。他瞭解法國職場、社會溝通技巧以及法國商業文化中的應對進退;而她瞭解中國市場、中國消費趨勢,了解這個與他國截然不同的國度──兩人已經站在比他人更有利的位置,自然是要好好發揮彼此「跨文化結合」的優勢。

保羅並分享了一個更私人的原因,他說「往亞洲發展」,一直是他們的家族傳統:這項「傳統」甚至可以追溯到他的曾曾祖父──他曾在 1890 年代跟隨耶穌會,前往那時還是光緒年間的清朝,曾曾祖父和他們耶穌會的老學長利瑪竇一樣,穿起漢服、說寫著中文,一輩子待在中國傳教及促進中西文化交流,最後在中國過世,並安葬在中國。

從那時候開始,往遠東發展成了保羅大家族的傳統,他扳著指頭數著家裡面的誰去了馬來西亞、誰去了印尼、誰又到了菲律賓、中國⋯⋯等地發展。他自己則是學了中文、去到中國工作。

保羅曾在深圳等沿海大城市工作過一段時間,回到法國後認識當時正在唸書的留學生雨微,兩人最後在法國定居了下來。但是保羅想往亞洲發展的目標,仍一直都在。

Le Present。圖/喬安 Joanne 提供

對於今日時尚精品的看法?

雨微曾在法國知名品牌愛馬仕(HERMÈS)大中華區做過市場行銷,也在法國的投資銀行待過一段時間。為何決定放下相對穩定的高薪,和保羅一起創業?

除了希望成立屬於自己的事業之外,她說自己更希望能向華語圈,推廣法國及歐洲的在地品牌與生活方式。

「如果有機會去法國人的家,看看他們的居家擺設、看看他們衣櫥裡的衣服配件,你看到的通常會是他們的風格和心思,而不是大家耳熟能詳、都知道名字的知名品牌。」和許多待過、住過歐洲的學子或是旅居僑民一樣,雨微最希望的,是打破亞洲把所謂「時尚」跟「歐洲高端奢華精品大牌」畫上等號的迷思。

或許因為大眾媒體傳播的刻板印象,在中國和亞洲,確實有不少消費者認為「時尚等於精品」,彷彿不心一橫、砸錢買個 LV ;或是吃土數月、咬牙買個柏金包,就是「很沒有品味、追不上時尚潮流」般。

雨微認為,歐洲精品固然有其出色之處,但如果不知為何而買、超過能力負擔、甚至變成只是一味地砸大錢充面子,那這一切已經早已無關時尚、品味、自我實現和快樂了。「就只是把好不容易賺來的鈔票穿在身上而已,那和身上掛滿金條的炫富,已經沒什麼不同了⋯⋯」保羅接過話。

法國人在意的,並不是人們身上穿的或拿的,是什麼知名品牌,而是這衣服、包包或飾品配件設計得如何、有什麼理念,能否穿出自己的特色風格,並從這些搭配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美感和自信。

一個市集上賣的包包,和精品店裡的限量精品名牌包,並沒有絕對的「優劣貴賤」之分──倘若市集包能讓妳感到舒適自在,且和自己衣櫥內的衣服百搭;反觀精品包大部分時間只能供奉著而且穿戴時還是「被包包當成人形展示架穿」,那這市集包無疑比精品包更具有價值。

「真正的時尚和品味,從來就和砸重本花大錢沒有直接關係。更絕不是誰錢花愈多就愈時尚優雅──我們可以花更少的錢、買不是那麼貴的東西,同樣有著自己的品味和時尚態度,」雨微輕輕地說,眼神堅定卻溫柔:「其實這也是我們創立 Le Présent 樂時的核心概念,我們希望能推廣一種『人人都能負擔、不用砸大錢』的時尚品味。」

Le Présent樂時》取名也是富含巧思,一來是指現在、當下,二來是指禮物,它提供了更多更多平價樸實的選擇,不用不吃不喝好幾個月攢錢去買高端昂貴名牌,可以用更少的預算買到同樣富有品味的飾品和配件,這就是給自己最好的禮物。

圖/喬安 Joanne 提供

電商網購已是今日潮流,難道不怕市場飽和、競爭激烈?

儘管初衷和願景美好,但如今市場競爭之殘酷,總讓我替這兩位創業者抓一把冷汗:左邊一整排大大小小電商競爭對手;右邊網紅部落客代購多到數不清,就算要定位「輕時尚、平價時尚」等立場,也不是沒有人在做,面對顯性及潛在競爭對手「滿坑滿谷」的狀態,他們真的都沒在怕嗎?

結果他們倒是挺平靜的:「如果清楚自己要什麼、在做什麼,就不會怕。」

「我們本來的定位,就不是和主流大牌廝殺;找的、代理的,都是自己嚴選的品牌──他們都各自有自己的風格、理想和故事,雖然不是現在市場上最火紅的潮流,但至少會『撞款』的機會微乎其微,」雨微話音剛落,保羅就接著說:「也我們因為每個品牌都親自尋找授權和正式代理,所以消費者買到的都是正版商品,退換貨、瑕疵品等問題也較有保障,不會有東西買了、結果出問題求助無門的情形。」

他們不求做大,但求做好。

因為經驗告訴他們,如果是抱著「快速賺大錢」的心態,是無法做長久的──快錢賺得快,可是賺完的日子也快。「葡式蛋塔」的教訓天天都在商場上演:看別人做什麼賺錢,一夜之間大家都一窩蜂趕著去做,「但事實是,如果我們不能保持自己的風格、特色和初衷,只是隨波逐流,那不用過多久我們就會失去自己的招牌和價值,從具有特色的『代理』、變成只進消費者指定的貨來賣的『代購』了。」

時尚產業「帶風向」的光與影

有時候我們都會注意到,某段時間網路上不少網紅、部落客都『不約而同』地穿戴、試用和推薦某款產品──不管到哪個社群都看得到,好像一夜之間整條街的人都開始用這東西,於是這產品就這樣流行起來了。

這無疑是時尚產業「自古至今」,習以為常的「帶風向」策略,如今也從過去精品業的明星名人「代言」、轉移到電商戰場上的網紅、部落客「推薦」。

「但是對於在尋找靈感、風格和自我定位的人來說,這種突然間的高度曝光未必是好事,因為沒人會喜歡好不容易買的新包、新鞋、新飾品,居然和市場大媽撞款。」相較於保羅的時刻警惕自己,雨微倒是顯得樂觀。

「很多人(業者)會有種誤解,覺得消費者很好帶,風向一吹大家就牆頭草跟著倒過去,但現在其實有愈來愈多人,已經不再盲目追捧主流大牌或是網紅部落客的業配文,而是更加在意個人風格和特色──他們更願意去瞭解、去嘗試更多不一定奢華昂貴,但是小眾、獨特、風格理念鮮明的品牌。

所以,問題不是在於有沒有人買,而是在於大家身邊有多少管道和資源,可以讓他們有辦法去認識和選擇而已,而我希望我們不僅只是個賣東西的平台,而更是個可以提供靈感的泉源.當有人想找新想法和啟發時,會立刻想到我們。」

品牌接洽授權的「趣事」?──「説多都是淚」

接洽了這麼多法國品牌、取得代理授權,我問兩人有沒有什麼趣事或經驗談可以分享,沒想到從訪談以來一直滔滔不絕、如黃河之水天上來的保羅竟然當、機、了!他沉默 lag 了快十秒,雨微在旁苦笑幽幽補一句:「說多都是淚啊。」

原來,要開發這些亞洲相對陌生的法國品牌,還真不是一般的困難:有些品牌就像日本老師傅的拉麵店,不走高端卻特愛走低調風,數十年如一日、死不打廣告,天天只在鑽研著皮革、布料和設計──他們也沒想過要「行銷全球」,因為光是巴黎客人之間的口耳相傳就夠他們賺了,而這種道地的私房品牌,也成為巴黎內行人之間的門道和指標。

有的品牌,則是以前在拓展中國市場時被「嚇到」過,還嚇得不輕──以後一聽到要談亞洲市場開發就退避三舍。例如曾有品牌業務應尋求代理的中國方邀請,大老遠從法國飛到深圳要談合作細節,飛機降落沒人接機、沒人照應,法國業務只好一個人一身西裝、一只大皮箱地按圖索驥找到對方公司。抵達現場後更簡直目瞪口呆:撇開陳舊骯髒又偏僻的小廠房不說,出來迎接相談的負責人竟穿著拖鞋和吊嘎,而業務只能在這破舊昏暗的小地方從皮箱中拿出產品──介紹,想當然爾最後事情當然是石沉大海,什麼都沒談成。

也有的品牌說穿了就是「傲嬌」,喜歡玩 hard to get ,營造出愈得不到愈想要的質感,前面email 寫幾次都不理你,然後正式書信和電話也往來好幾次,有時候還要親臨現場面談接洽,總要三顧茅廬、三番四請後品牌方才願意點頭釋出談話機會,想合作者得經歷過一段磨合期,才有戲可唱。

不管是基於哪種理由(或是創傷),都表示品牌是非常愛惜自己的羽毛的,對於選擇授權代理的對象更是得格外小心,「而這時候毅力和堅持就很重要了,千萬不能虎頭蛇尾,最後一刻落鏈」,熟諳法國商界的保羅說:「因為很多品牌都是在這個過程中,藉機觀察你和這間公司的為人處事,他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個可以信賴的人。」

法國人在私下來往時,多有著「認識 3 秒如 30 年」的自來熟個性,但在商場上完全不然──法國商界普遍有著慢熟的文化。然而許多亞洲公司在談市場開發和合作時,往往第一次信件就立刻開門見山說亮話:「我們是 OO 公司,想和貴公司談合作/代理/授權等事宜」,這種信件的下場,通常都是在收郵件的人翻個白眼心想「你誰啊?」之後就被扔進垃圾桶。

每個文化社會的商業習性都有所不同,對於要開發陌生的法國市場的人來說,他得非常地有耐性,絕對不能魯莽躁進,逐次逐步地慢慢取得對方的瞭解和信任。

保羅和雨微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和這些品牌接洽成功,最後拿到代理授權。

原本我抱著想聽一些讓人捧腹大笑的趣事的心態來問問題,沒想到最後卻是讓這兩位年輕人,給我上了一堂實用的職場經驗分享課。

對於未來也有意從事跨國電商、時尚精品貿易的人,有沒有什麼建議?

堅持(percévérance)、耐心(patience)、相信自己(confiance en soi)。保羅用三個詞總結了他們倆的創業心路歷程,這三項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項,都可能會走不下去。

沒有人是一創業就賺大錢的,一定都要熬:熬過陣痛期、熬過發展期、熬到事業有起色,給自己設一個最後停損點(比如說多少錢、多少時間)。「年輕」最大的本錢,就是你比其他年齡層的人有更多的時間和衝勁去嘗試、去從錯中學習,然後點滴累積成果。在跌到「停損點」之前,就不要害怕地全力發揮、全力衝刺吧!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喬安 Joanne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