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穆斯林禁令──如果我們保持沉默,是否淪為冷看新納粹主義的興起?

川普的穆斯林禁令──如果我們保持沉默,是否淪為冷看新納粹主義的興起?

2016 年 11 月穆斯林於加拿大多倫多川普大廈前抗議。

一個週末,風雲變色

美國新任「狂人」總統川普(Donald John Trump)上任後,開始逐一將他選前瘋狂的政見兌現,他簽署了一系列的行政命令,包含要在美墨邊境建起長城禁止任何有拿美國政府一毛錢的國際發展組織實行墮胎,1 月 27 日更進一步正式禁止七個主要穆斯林國家的人民前往美國,永久禁止敘利亞難民入境,對於其他國家的難民則在接下來的 120 天內禁止申請。

這七個穆斯林國家主要來自於: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利亞、敘利亞、蘇丹和葉門。

這項行政命令來的之快,許多在國外,來自這七個穆斯林國家的人民,都來不及回美,一夕之間,許多人和家人因政策與家人分離。

社群媒體 Twitter、Facebook 和西方媒體開始流出越來越多,因為川普臨時頒布的行政命令受影響的人們的新聞:持有合法簽證的綠卡持有人被禁止登機回美、大學教授無法出席國際會議、擁有合法簽證的學生們無法返美上課(如蘇丹籍的史丹佛大學博士生)、已經好幾年沒見孫子的奶奶無法在原本預計的時間到美國拜訪親人、為美國政府軍隊擔任翻譯的伊朗人被拘禁在紐約甘迺迪機場無法入境,CNN 的新聞跑馬燈下是警告標語要民眾不要隨意離開美國境內而遭此行政命令影響出入境。

這一切的變化來得太快,一個週末,因為川普週五傍晚簽署的行政命令,世界幾十萬人,甚至幾百萬人的遷徙自由都受影響。

穆斯林跟美國人一樣,我們都在這個土地上為美國社會盡一份心力

「你覺得這個行政命令冒犯你了嗎?」我問我的穆斯林朋友。

「是啊,我小時候就是在一個穆斯林的社會裡長大的,就像天主教或基督教為主的國家,大部分的小孩長大後也就成了天主教、基督教徒,而台灣大部分是佛教徒,所以大多數的人會成為佛教徒。我從小就是在穆斯林國家長大的,因此當然長大就是穆斯林啦。

我一直覺得回教是個好宗教,他教會了我很多事情,讓我知道不可以偷竊、不可以欺騙、不可以背叛伴侶,讓我知道世界上有一個造物者,他創造了這個世界,並且希望他的人民過的好……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安分守己的工作、該繳的稅一分都沒少繳過。ISIS 對我們而言,並不是真的回教徒,他們就像過往的聖十字軍東征一樣,假宗教之名,要的卻是金錢、貿易等其他與宗教無關的東西,但這個世界卻覺得他們的行為就代表穆斯林……我跟你說,絕大多數的穆斯林都不會做那些事!」

「穆斯林跟美國人一樣,我們都在這個土地上在為美國社會盡一份心力,你知道 Ahmed Zewail(亞米德.哈桑.齊威爾)嗎?他是埃及裔美國人,在美國工作期間為埃及與美國贏得了諾貝爾化學獎。」

川普政策,是對整體穆斯林族群的歧視

在閱讀川普的「穆斯林禁令」相關政策時,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當初上人權與健康課時老師曾經解釋過的何謂「歧視」。

「歧視,是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由於其身份或歸類,給予不同且較差的對待。歧視總是以某族群的利益為代價,提高另族群的利益。當個人或組織基於汙名而不正當奪取他人的權利和生存機會時,就是歧視。」(註一)

川普的新政策絕對是對於穆斯林這個宗教的歧視,如果今天他是限制所有持有有效簽證的人禁止入境,那或許就不涉及宗教歧視,然而毫無理由的限制來自七個國家的穆斯林人民入境(註二),只因為要「維持美國國土的安全」,但如果真要「維持美國國土安全」,他為何又排除了有生意來往的國家

而事實上,如果真要比較,美國民眾被伊斯蘭攻擊者殺害的數目,實在遠低於被他們自己美國人殺害的人數

關於敘利亞的難民政策,更是讓我憤怒的一環。

安妮日記的主角就是當代的敘利亞女孩

我想起八月在紐約時報曾看過的一段評論:安妮日記的主角安妮.法蘭克,就是我們當代的敘利亞女孩

「1941 年時,安妮的爸爸曾經寫信請求朋友幫助他們進入美國。『主要是為了小孩子。』他寫道。……然而,因為這個世界的漠不關心──我們都知道安妮一家最後被納粹殺死。這是不是聽起來有點像(美國現在的狀況)?」

相較於德國去年接收了 30 萬敘利亞難民,美國只接收了約 1 萬 2 千名的難民,美國在歐巴馬仍執政時顯然可以做的更多,然而現今卻在川普執政下直接把接收難民的大門關上。

美國不是一直都是自詡為世界的領導者嗎?如果他真的是世界的領導者,他應該要照顧世界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把那些急切需要幫忙的人趕出自己的國家。」我來自中東的穆斯林朋友說。

我們必須站出來,不應保持沈默

憤怒的民眾自昨日晚間聚集在全美各大機場抗議,越來越多不滿的民眾在今早(29 日,美國時間)聚集在華府、波士頓、紐約、賓州等地抗議,紐約聯邦法官也在昨日晚間認定此項行政命令禁止持有效簽證的人員返美是違法的,波士頓聯邦法官也在今早宣布所有飛往波士頓的飛機都不應該遵守川普此項行政命令,而拒絕持有有效合法簽證的人民登機或入境。

我的朋友們,今早在手機通訊軟體的社團裡號召大家一起上街抗議"Muslim Ban",寫完這篇文章,我也打算動身出發前往現場。

去年川普當選後,在擔心之下寫的一文,〈歧視的潘朵拉盒子已被打開──川普當選第一天,在美國的我幾乎沒有勇氣出門〉,如今看來此歧視,在他就職後,火速白熱化。(可參考另篇文章:川普的穆斯林禁令並不會幫助美國國土安全,只會讓穆斯林更邊緣化。)

龍應台也曾在《天下》評論寫下川普的當選,在歐美人眼裡,就如同納粹崛起的過程,這個穆斯林禁令,對於世界,應當是個更響亮的警訊。

最後,讓我們以此複習,有名的〈起初他們……〉這首詩。

起初他們(納粹)抓了所有的共產黨人;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接著他們抓了所有的社民黨人;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社民黨人。

然後他們抓了所有的工會骨幹;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工會骨幹。

後來他們抓了所有的天主教徒;
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屬於新教。

最後他們來抓我;
到那時候,
已經沒有剩下能出聲講話的人了。

現在,川普抓的是七個國家的穆斯林,如果我們都不出聲,或許他下一個抓的就是世界所有穆斯林,然後,然後,然後如果繼續沉默,或許,他要抓的,就是所有「非白人」的其他種族了……。

註一:改寫自維基百科。
註二:事實上
川普所禁止的國家,也不是過去統計數字恐怖攻擊美國的國家們

《關聯閱讀》
宗教與族群的敏感神經──穆斯林人口眾多的東協國家,如何看川普當選?
我是川普討厭的人:外國人、女性、手很小──恐懼,會帶著我們走向何方?

《作品推薦》
被媒體與世界遺忘的安哥拉──現代羅賓漢Dr. Foster的行醫故事
【國際發展‧台灣走出去】「幫自己人都來不及了,為何還要『援助』他國?」──改變,從打破迷思開始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arindambanerjee@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