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的最貴」──善意援助第三世界,為何反害慘了當地人民?
圖片

每個人道援助的後頭,都存在一些良好的善意:你看到別人正在受苦,所以你想要幫助,在幫助的選項裡,最直覺也最立即的反應就是:給。給錢、給食物、給衣服、給鞋子......給予後,許多人們即認為自己盡到身而為人、幫忙同胞的道德責任,但實際上,每一個複雜問題的背後,都有一個清楚、簡單,卻錯誤的答案──H.L.Mencken("For every complex problem , there is an answer that is clear , simple and wrong .")

給予,或許正是解決貧窮這個問題上,一個再簡單不過,卻錯誤的反應。

免費,是拖垮當地產業的元凶

在第三世界很多國家,例如說最有名的衣索比亞,因為免費的食物援助,當地農夫種的穀物都無法銷售──既然有免費的食物,為什麼需要購買?大量免費或極端便宜的食物從歐美或第一世界國家運往第三世界,讓當地的農夫們完全無法與工業化大量生產的歐美穀物價格競爭,許多農夫因此失業或失去收入。(註一)

類似的情況不只出現在農業,還包括大量免費的成衣與鞋子,拖垮了當地的成衣業。《時代雜誌》 2010 年即報導過這樣的現象:外來援助者大量發放免費的 T 恤,拖垮了當地的成衣業,卻覺得自己做了善事後開心的慶祝──「這種免費的 T 恤,就像是是裹了糖衣的毒藥」。(註二)

在《貧窮股份有限公司》這部紀錄片裡即提到當地人親身經驗的例子:

「我小時候從來沒有二手衣市場,你知道我小時候如果想要新衣服的時候會怎麼樣嗎?我媽會帶我去漂亮的店裡挑全新的衣服,可是當我長大後,這些店都不見了,你只會看到大量便宜的二手衣在路邊賣,中小型的在地成衣業都沒辦法跟這些『免費』到近乎不需要成本的二手衣競爭,所以逐漸倒閉。現在,我要買新衣服,卻不知道去哪買了。」受訪者說。

事實上,有相當多的研究和文章,都在探討這種所謂的「人道援助」模式,其實只是另一種大量傾銷,甚至是讓第一世界國家賺錢的另一種方法,是「貧窮產業」的一環。(註三)

更糟糕的是,這樣大量傾銷的免費物品,是第一世界想來就來的「善意」,在《貧窮股份有限公司》裡就清楚地提到,在盧安達大屠殺後,第一世界往非洲大量捐贈免費的雞蛋,讓當地的雞蛋商完全沒辦法存活,雞蛋商忍痛賣出自己所有的母雞,認賠殺出,一年後第一世界卻決定不再捐贈雞蛋,同時當地人已決定退出市場不再賣雞蛋,於是,在這樣的「善意」過後,變成沒有人有雞蛋吃。

在第三世界國家當農夫,到底有多麼困難?

3rd world farmer 這個網站,是讓每個人可以親身經歷一次在第三世界當農夫的模擬遊戲,一開始玩遊戲的時候,每個玩家都從一家四口開始,要在很有限的資金下養家活口:

每年收成結束,都會遇到各種情況──「幸運」的時候有旅行團來訪,你可以去表演傳統舞蹈,賺點額外收入──更多時候卻面臨市場波動,你種的穀物以超級低價賣出,但農耕所需的種子卻超級昂貴。有時候是井水乾涸、收成不好,有時候是暴動份子入侵,要求你繳出所有莊稼、雞、豬或牛,有時候是家庭成員生病......。

我玩的時候運氣不好,太多災難發生,玩到後來實在太窮,其中家庭成員生病死了,其他人陷入悲傷。我依舊很窮,所以最後另外兩個人也生病過世了。至此,我們家的人都死光了,我的存款是負的,什麼都買不起,只好加入軍隊賺錢去了。

親身玩過一次模擬遊戲,覺得這樣的生活艱難得好悲傷,但這大概是當地最寫實的情況。這樣艱難的生活,加上前述情況:免費食物入侵市場經濟,我辛苦耕耘的穀物再也不被市場需要,除了農業知識,沒有其他一技之長的我,到底該如何生存?

貧窮產業與援助產業

「我並不反對人道救援,事實上我認為當災難發生的時候,人們的確應該要互相幫助沒錯,但當災難過去,人道救援變成一種生活方式,那這就是個大問題了。緊急災難援助已經變成一個永久的模式,而這個模式,我叫他『援助產業』。」──Poverty Inc. Magatte Wade , Founder of Tiossan , Senegal

(Make no mistake , I am not against the humanitarian aid . Of course , if some disaster happens , we better help each other . But when humanitarian aids become a way of life , then we all have a big problem . Emergency disaster relief had become a permanent model , and that model is , I called it ,"the current aid industry".)

因此,援助這樣的模式,到底該何時收手?

或許就像被援助的當地人說的一樣:「你不要給我魚,你教我釣魚,我學會以後,就請你離開,不要再回來。如果你教會我釣魚後還留在這裡 40 年,那這樣的模式一定就有問題。」──Joan Ronel Noel,Enersa 創辦人之一。(註四)

註一:新聞可參考 BBC NEWS: Ethiopia's food aid addiction
註二:出處見TIME:Bad Charity?(All I Got Was This Lousy T-Shirt!)
註三:這種相關的探討文章很多,可以參考 Global Issues 網站
註四: Enersa 是海地當地的太陽能企業,相關的故事可以參考 MIT Open Course Ware

《關聯閱讀》
一成不變的釣竿,無法釣到善變的「魚」──在比利時,從小女孩到老爺爺都知道的事
全球競爭不進則退,別說台灣不可能變成未來的「第三世界」

《作品推薦》
哈佛大學33年來第一次罷工:一個食堂,兩個世界
「愛台灣,就是畢業了先不要回來。」──現在我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沉重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arindambanerjee 

Y.C.Hung/脫下白袍後的各種可能

18 歲以前唯一的夢想是當醫生,拿到醫師證書前卻徨恐的覺得自己的人生除了醫學什麼都不懂,更害怕醫師這條路的過度安定,於是拿到醫師證書後開始人生的大冒險。

在拿公共衛生碩士學位的同時,在美國哈佛大學做研究,現仍在哈佛體系研究健康不平等。不知道人生的下一步要往哪裡走,雖然依舊惶恐,但又有點享受這種不安定感──總覺得唯有如此,才代表未來有無限的可能哪。

臉書專頁:Y.C.Hung X 駱駝小姐
出版著作:《告別菜尾世代》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