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兼職在闢謠,別人卻是全職傳播偽科學」──小心!「偽科學」就在你身邊(上)

「我們是兼職在闢謠,別人卻是全職傳播偽科學」──小心!「偽科學」就在你身邊(上)

近期在中國有篇廣為流傳的文章,是一位科普作家寫的,文中提到包括「酸性體質容易致癌」在內,種種「偽科學」的資訊,是如何成為讓一般民眾相信的「科學理論」。
 
他解釋,所有的「偽科學」的第一句話,常常都是正確的。例如,這些賣「抗酸性體質產品」的商人,會先告訴你人體內的 ph 值介於 7.35-7.45 之間──這句話所有人都無法反駁,因為它確是事實;然後賣這些產品的人接著會告訴你,人如果「太酸」會死掉──這句話某種程度上也是對的,人體的 ph 值只要高於或低於正常值,的確有可能致命。
 
但接下來廠商會說:「你如果太累、提不起勁,就是『太酸了』,如果你想驗證你是不是太酸,我們(廠商)可以寄試紙給你,讓你驗看看你口水內的酸鹼值⋯⋯。」
 
注意到了嗎?這句「狸貓換太子」的話,就是賣抗酸產品的人如何能騙倒大眾的原因──醫學上說的酸鹼值,指的是血液裡的酸鹼值;但廠商寄給你叫你測的酸鹼值,是唾液中的酸鹼值。而唾液的正常酸鹼值,本來就比血液低,所以你口水中的酸鹼值,驗出來的結果必然比血液中的低。可以想見,當民眾拿到酸鹼測試結果,發現「哇!果然太酸!需要趕快買產品抗酸一下。」業者的目的就達到了。
 
這就是「偽科學」如何虜獲人心的過程。
 
因此,他在這篇文章語重心長說:「為什麼我們這些闢謠的人,總是贏不過那些專門傳播謠言的人呢?因為我們是『兼職在闢謠』;別人則是『全職在傳播偽科學』,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在想要怎麼樣把偽科學傳播出去,我們怎麼能贏過他們呢?
 
用科學包裝的「偽科學」

看完這篇文章後,我終於能夠理解,以前在醫院實習時遇到的一些病人。
 
當時的我常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病人願意花大錢買「電台藥」來吃?沒有效用就算了,還可能會吃到需要洗腎。或是,得到癌症的病人想先用「自然療法」治療,但等到灑了大筆金錢、用了「自然療法」無效後,終於出現在醫院要接受正規治療時,卻發現癌細胞已擴散,欲哭無淚。
 
我原本以為,這些病人會這樣跟自己身體過不去,可能是因為醫療人員的溝通不足、因為台灣人不喜「吃西藥」、或是因為這些「電台藥」的推銷人員都太厲害了,舌燦蓮花地讓民眾願意砸大錢、甚至散盡家財,購買這些沒有科學實證的「食品」。(因為沒有科學證實,不知功效,所以尚不能稱之為藥品。)
 
然而,直到看完這篇文章,我才恍然大悟,還有另一個很大的因素,那就是:「偽科學」對於一般民眾而言,是如何地真假難辨。

為什麼會有病人願意花大錢買「電台藥」來吃?沒有效用就算了,還可能會吃到需要洗腎。圖/Mr_Mrs_Marcha@Shutterstock

三人成虎的「科學」

在這個人們普遍相信科學的時代,只要說到「經科學證實」、「經研究證實」,不論其科研方法為何、是理論階段還是經過臨床驗證,凡事只要沾上「科學」二字,就有許多人們願意相信。
 
因此,「偽科學」在資訊爆炸的今日,更是爆炸性地在社群媒體、甚至主流媒體中被轉發。相信我們都曾經在網路上看過這樣的說法:「英國研究發現⋯⋯某某大學研究發現⋯⋯某某學者研究指出⋯⋯」彷彿所有的事情只要掛上「某個外國名+機構或學者+研究發現」,任何謬論都可以成立,所有的狂言都煞有其事。

但事實上,我們只要多花點時間,按順序查證這些所謂的「某國研究」、「某機構發現」: 1.是不是真有其事、原出處在哪裡? 2. 研究方法學是否嚴謹?所研究對象是否有代表性? 3. 是否被後續研究推翻? 便往往能夠很快發現,絕大多數的這些「偽科學」相關內容,根本連第一關都過不了。

另外,除了上述這些「偽科學」的資訊,甚至連根據都沒有的「假新聞」之外,有時候,即使是已經過詳細檢證的研究,也有可能因為「解讀觀點」的不同,造成人們形成不自覺的成見:

是「病症」,還是「保護基因」?以西方為主流的「科學」迷思

我在醫學實驗室的老闆,就進一步地闡釋過這樣的情況:「近代的科學,是一個以西方科學為主的領域──因此我們在學習科學的過程裡,其實或多或少,也都被灌注了西方的價值觀而不自知。
 
他舉例:西方人喜歡喝牛奶,並認為喝牛奶很健康;但大部分的亞洲人因為體內「缺乏」可以消化牛奶的酵素,所以喝了牛奶會拉肚子。也就是所謂的「乳糖不耐症」(Lactose Intolerance)。

但是,如果今天主流的科學(醫學)觀,是由亞洲人主導,牛奶很可能會被大眾認為並非「健康」的飲品,甚至有可能被認為是一種「毒物」––因為大部分的(亞洲)人都沒有消化牛奶的酵素,喝了牛奶會拉肚子。

換言之,認為亞洲人的體內「缺乏」乳糖酵素、是種「疾病」的觀念,正是把白種人當成標準(norm)所產生的「科學」。換句話說,如果今天科學是以亞洲人為 norm 來發展,擁有可消化酒精、牛奶基因的白種人,是「多」了這些基因,才得以消化,而不是亞洲人「少」了這些基因,才無法消化。也就是多和少,其實是和基準相比而言,但誰才應該當基準?當學習西方醫學定義的診斷標準時,醫學界是否某方面也無形被輸入了白種人的價值觀?

在同樣的脈絡下,讓我們來重新思考所謂的「科學」或「醫學」。
如果今天的科學界是以黑人為主導,他們又會如何命名「疾病」呢?
 
有個黑人種族中較常得的「疾病」,名叫「鐮刀型溶血病」(sickle cell disease):這些患有鐮刀型溶血病的「病人」,帶有「鐮刀型溶血疾病基因」(sickle cell disease gene),這個基因在黑人族群中常見的原因,是因為鐮刀型基因在瘧疾盛行的非洲,可以保護人們比較不容易得到瘧疾;此外,人們必須要有兩個鐮刀型基因才會有「鐮刀型溶血病」,因此大部分的人都只有一個鐮刀型基因,也就是沒有症狀或症狀輕微的「帶原者」(carrier),而身為鐮刀型溶血病基因的「帶原者」,也具有一定程度預防瘧疾的功用。
 
然而,仔細想想,帶有鐮刀型溶血病基因的人,明明就沒有症狀,為什麼我們要叫他「疾病基因」帶原者?

當它事實上是可以保護人們免於瘧疾的時候──如果今天在以黑人族群為主導、黑人是標準(norm)的科學界,鐮刀型溶血疾病的基因,會不會被命名為瘧疾「保護」基因,而不是鐮刀型溶血「致病」基因?

有缺陷的「科學」,會帶來有缺陷的治療

這樣把白人當作標準,卻還不自知的例子,還真是在科學界裡層出不窮。
 
例如,在英文裡有一句俚語:「一天一蘋果,醫生遠離我」( 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 。西方社會一直相信吃蘋果是「健康」的行為,在西化的東方社會裡,人們也開始相信多吃蘋果是健康的。
 
然而,有實證依據的研究卻發現:吃蘋果,並沒有讓人們比較少去看醫生。
 
但是,凡與「健康」綁在一起的生活習慣,即使沒有穩固的科學根據,也常常在許多國家中,被視為「因為是西方來的,因此應該有科學依據」。也忽略了在不同環境、人種下,會有不同的狀況,甚至其來源根本也是一種「偽科學」。

我們在學習科學的過程裡,其實或多或少,也都被灌注了西方的價值觀而不自知。圖/Blue Planet Studio@Shutterstock

知名外科期刊《JAMA Surgery》最近發表了另一篇研究,要對美國單一標準的年紀篩檢做出反思:當亞洲國家已知亞洲人發生乳癌的平均年齡較白人早,因此紛紛「下調乳癌篩檢年紀」時,美國的乳癌篩檢卻還是用統一的標準: 50 歲,來做篩檢的起始點。

這篇研究發現,其實只有白種人的乳癌好發年紀是在 50 歲後,其他種族的乳癌好發年紀,都在 50 歲前──因此,這樣統一的標準,其實會危害美國境內「非白人族群」的健康。

這篇論文刊登後,在美國的諸多媒體都可見報導,媒體甚至用聳動的標題說:「有缺陷的科學,會帶來有缺陷的治療。」(如 1. 《Race bias seen in breast-cancer screening》;2. 《Breast cancer testing may need to be tailored by race: Study》;3.《Breast cancer screening guidelines may miss minorities》 等)

講到這裡,大家應該都更明白:「科學」是方法,也是不斷辯證、發展的過程,不是絕對的結果。很多以之為包裝的東西,不見得「科學」;而「科學」,更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良方。
 
許多人認為科學是「絕對客觀」的,因此,無論別人說什麼,只要套上「科學」兩字,就很容易深信不疑這樣的價值。卻忘記了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主觀成分」在。

下一篇,我們就來談談「用科學包裝的主觀」,會造成什麼樣荒誕不經的狀況。

(下篇請見《用「科學」之名,行歧視之實的智商研究──小心,「偽科學」就在你身邊(下)》)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rslePew@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