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對錯優劣,只是選擇截然不同——背景相近、氣味相投的童年好友,為何走出如此迥異的道路?

沒有對錯優劣,只是選擇截然不同——背景相近、氣味相投的童年好友,為何走出如此迥異的道路?

趁著出差之便,女兒由北加南飛,和先後離開寶島、分隔十餘年的幼時鄰居小娟重逢、相聚一晚。結果她說自己發現,兩人如今不僅生活型態南轅北轍,在職涯發展、金錢觀念上也都明顯不同。

原本氣味相投的兩個小女孩,長大後何以如此迥異?這問題引發個人好奇,乃決定探析究竟。

「妳感覺彼此如何不同?」我問。
「舉例來說,晚餐後我問小娟,附近有沒有地方可以 hangout?她說不曉得,問我想做什麼?我便用 Yelp 找了家評價不錯的 bar,點了 Margarita,她卻只喝果汁,還一直說好貴好貴、在家喝不也一樣......」女兒答。

「她的收入不是很不錯嗎?」
「是啊,她在一家財星五百大企業工作,公司在全球都有據點。我猜是因為她沒有太多 social 的經驗,不覺得在這樣的環境喝酒、談話有什麼好玩。」

我知道住在舊金山灣區的女兒,有一個極大的交友圈,和友人相約“ hangout ”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環節——不僅僅是聯誼而已,還是 networking,互相交換公司、產業情報。

「那她下班後都做什麼?」
「回家一個人看電視、DVD,追日劇、韓劇。」
「聽起來像是很典型的亞洲生活型態,」我說:「那妳覺得自己為何不同?」

「嗯......」女兒頓了一下:「這可能和我們來美時,住的地點有關......。」

同在美國,不同環境與選擇下仍有明顯「文化差異」

當年,我由於工作舉家遷美,初落腳的社區鄰居都以在地白人為主。剛上小四的女兒,為了融入同儕,在語言、文化上承受了極大壓力——出了家門只能說英語;往來都是白人。

「由於高中生群聚特性明顯,我一直到上了高中,才知覺到『文化差異』,」女兒說:「很多亞洲學生習慣聚集在一起,討論台日韓明星、偶像劇、綜藝節目⋯⋯但我根本插不上嘴。」

「那跟我們家裡,沒有安裝亞洲衛星電視台、視頻有關嗎?」

「應該是。他們談什麼,我毫無所悉。另外我知道,自己當時也有點刻意想擺脫同學眼中『亞洲族群都是乖乖牌』的形象。」

「所以妳決定加入校隊、競選學生會委員?」

我回想起高一暑假,她不顧自己從未握過球拍、父母勸阻,主動要求找教練,在網球場上結結實實地跑了二個月,曬成一個小黑人。

結果出人意料,竟然真的打敗諸多從小執拍的競爭者,進了校隊。

進入球隊後,她往覆征戰。儘管勝局不多,女兒卻因此一改原本退縮、靦腆、木訥的個性,開始顯得獨立、開朗、自信,那轉變十分明顯。

另一場域是學生會,她主動登記參選。儘管自認錄製的競選影片「很糗」,終究順利當選,得以和其他成員一同策劃、執行美足賽中場表演、年度舞會等校內活動,打開社交圈,接觸各色人等、參與多元活動。那習性一直延續至今。

大學和職場,不同的「選擇」與「個性」交互影響

「大學呢?妳看到什麼差異?」

「入學時我們同樣遭逢金融危機,就業前景不明。她在亞利桑納當地就學,唸的是熱門科系供應鏈管理。畢業後如願進入五百大企業,一切顯得理所當然。」女兒說:「我則離鄉背井、遠赴東岸。主修經濟和藝術史,一直很緊張、不曉得將來能做什麼?每個暑假都在覓職、探索,直到大四工讀,才發現自己喜歡網路行銷與新創公司的文化。

「妳因而婉拒畢業後的首份工作?」
「嗯,那公司雖具規模,但我在多方打聽後,擔心起步作了技術服務,以後便不易換軌。」

她的堅持,讓畢業後的前半年,過得十分辛苦。

「現在呢?妳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
「她很滿意眼前的環境、地點和福利。但覺得工作是生存所必需,談不上樂趣、沒什麼好聊的。」

「那或許和工作、產業性質有關?」我說:「她面對的是物料、系統、相對平穩的後勤作業;妳所處理的則是市場開發、部門整合、日新月異的前端應用。」

「應該是。但我猜和工作地點也相關。」
「怎麼說?」
「出差一週,不曉得是不是不熟,我總覺得那城市太過靜態,不像北加活潑。」
「妳指的是像畫廊、音樂廳、博物館、酒吧⋯⋯這些東西?」
「嗯,還有人——我周遭都是活潑、好奇、主見強、喜歡嚐鮮,談起工作眼睛會發亮的人。」
「那也可能是物以類聚。所以你們都習慣聚集、參加各種藝文活動?這樣很花錢喔!」我半開玩笑、半暗示地問道。
「嗯。小娟說她在存錢,打算買房、在當地落戶;我卻覺得不管生活、嗜好、專業、人脈,我都還在自我投資的階段。」

證諸女兒這幾年視野、談吐、職場位階、專業成長,我倒是不能否認其「投資」效益。


只是不同,沒有優劣對錯的生命軌跡

兩株源自近似培土的幼苗飄洋過海後,由於外在天候、環境;內在氣質、主觀抉擇的結果,各自伸展、長成風姿綽約的兩棵大樹。

一個安土重遷、穩扎穩打、年少便決定生活形式、職涯方向,一直持守貫徹;另一個拔地遠颺、高低起伏,不斷質疑、探索,至今還在投資、發掘新可能——這是兩條趨向相異的生命軌跡、自然帶來迥然不同的人生風景。

沒有對錯、優劣,只是不同。

重要的是,短暫生命在世上留下的軌跡,只有自己能夠決定、能夠掌握方向,到頭來也必須對自己負責。因此無須在意世俗眼光,盡可大膽擇你所愛、愛你所選。

只要看得清楚、並能全心擁抱自己的抉擇,則人生便無憾矣。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