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與項羽──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性格決定命運」

川普與項羽──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性格決定命運」

觀看甫落幕的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時,腦中不斷浮現楚漢相爭後期,項羽的身影。

在被漢軍團團包圍後,楚王項羽開始突圍。他斬了漢軍一名都尉、殺了數百人後,再次清點軍隊,發現自己只折損兩名騎兵,便問隨騎:「你們覺得怎麼樣?」士兵們都十分欽服:「君上聖明!」

但其時,距其烏江自刎,已不遠矣。

根據太史公的描述,項羽身高八尺,力能扛鼎。一生驍勇善戰,未嚐敗績。垓下之役面對漢軍,儘管大勢已去,單騎揮槍、餘勇猶存,無人能攖其鋒。

如此聯想,並非認為川普已如四面楚歌的項羽,大勢已去。而是在辯論場中,眼見這位不可一世的房地產大亨驍勇善戰,卻形單影隻的身影。

例如,當他再次疾言厲色,嚴斥對手從政 30 年來毫無建樹時,只見希拉蕊 ‧ 柯林頓好整以暇、捨棄以往逐項舉例、急於自清的策略,直接簡明將兩人作了對比:

「70 年代,當我正為非裔兒童權益奮戰時,他被控租屋歧視黑人;80年代,當我在阿肯色州改革學校時,他伸手要了家裡 1 千 4 百萬美元創業;90 年代,當我面對北京政權,大聲說出女權亦人權時,他譏諷前環球小姐貪嘴好吃;當我正監看、處決賓拉登,彰顯正義時,他在主持電視名人秀。」

「我很樂意,藉此比較我們兩人的30年經驗,讓全國人民作决斷。」

又例如,當他以大選過程被人操控為由,不願承諾萬一敗選會接受選舉結果時,希拉蕊再下一城,作以下表述:

「這是川普的一貫行徑。當經過嚴查,證明我的電郵沒違法,他說 FBI 被人操控;初選階段在愛荷華、威辛康辛失利時,他說共和黨高層被人操控;製播的電視節目未能獲獎時,他說艾美獎主辦單位被人操控。任何事只要不順其心,他便會指控你人為操控。在民主社會裡,這樣的人不僅可笑,而且可怕。 」

簡簡單單、三言兩語,便十分具像的,將兩人的差異,以及後者的不明事理,作了清楚闡述。

你以為她的回應,純爲福至心靈、臨場表現?當然不是。

自首場辯論,川普譏諷對手神隱一週,只為準備辯論時,希拉蕊的回應便曾贏得滿堂彩。因為她說:「我不但準備辯論,我還準備當總統。」

自上世紀 60 年代,年輕生嫩的甘迺迪在「客廳裡」打敗政壇老將尼克森後,歷任總統候選人面對電視辯論,無不戰戰兢兢、戒慎恐懼。儀容、表情、措辭、題庫、模擬辯詰,準備工作包天包海、鉅細靡遺,絕對是一個精密、繁複、巨大的團隊工程。

但是對於非主流出身,自恃聰明、自視甚高的川普,這些準備明顯多餘。所以儘管團隊苦口婆心給予建言,他依然堅持故我,在論戰前四處趴趴走、舌槍亂射,不肯休兵備戰。終於嚐到苦果。

這樣的輕忽、自信,讓他在場中面對提問時,採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態度,恣意揮刀、顧盼自雄。卻渾然不察敵軍早已尾隨其後,佈下天羅巨網,等著請君入甕。再看辯論會上述兩例所羅列的川普劣跡。希拉蕊信手拈來,條分縷析。可見不但蒐羅在團隊的題庫裡,並早已演練多時,就等川普上鉤。

希拉蕊因為精明陰沉、老謀深算,不為大眾所喜。但是相對於魯莽躁進、孤芳自賞的川普,她確實善於利用團隊來裝備自己、徐圖大位。以古鑑今,如果這場辯論是場戰役,我們很清楚的看見川普孤軍單騎、深入敵營。勇雖勇矣,卻愚不可及。

回到史記,看看太史公如何評論項羽?說他身死東城,猶未覺悟,竟然悲嘆:「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豈不謬哉!

貴族項羽一生孤傲,瞧不起出生卑微的劉邦,直到戰死,尚不覺悟。儘管大選結果鹿死誰手,猶未可知。自稱不讀書、不知史的富商川普,經此一役,不曉得會不會有些覺悟?

《關聯閱讀》
我是川普討厭的人:外國人、女性、手很小──恐懼,會帶著我們走向何方?
下紫雨的日子──紐約初選後記

《作品推薦》
「看見」賈伯斯──李安回台論壇有感
另類打工──篳路藍縷,過關斬將的補教班主任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Bill B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