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邊的男童

湖邊的男童

那個男童一躍而下時,我幾乎驚呼出聲。好在他雙腳落在甲板邊,雖然有些踉蹌,終究站穩腳跟。小孩的父母卻在旁神態自若的拍手:「做得好!」

因為好奇,不待他們一家人遠離,我便走到小孩跳躍地點往下探看:只見碼頭和甲板間高低差約四呎,距離三呎,中間隔著清澈湖水,雖然不深,但是跨越如此距離,即使是像我這樣的成年人都會有些躊躇,不知他的爸媽怎會同意他往下跳。

那是個初冬的早晨,他們一家四口過來時,我正在碼頭盡頭的長椅享受早餐。那天太浩湖上薄霧瀰漫,空氣沁涼微帶寒意。甲板較我所在的碼頭低,呈大魚骨狀,其間停靠數艘私人遊艇,正隨湖水輕輕擺盪。

這是一個可愛的家庭:帥氣而美麗的年輕夫婦帶著一對金髪兒女,兒子大約五六歲,女兒三四歲。他們和我輕聲打過招呼後,便在碼頭邊随意拍照。然後那個男童開口詢問他能否跳到甲板上去。出乎意料之外,男童爸爸竟然不假思索的應允,隨即跳下甲板去等他。母親也未攔阻,就牽著女兒袖手旁觀。

我在旁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因為碼頭和甲板有些距離,萬一落水或撞上甲板邊缘,後果都不堪設想。但是眼見他們一副稀鬆平常的模樣,我也不好大驚小怪。好在結果平安無事。

他們雖已離去,剛才那驚險的一幕仍然縈繞我心。如果面臨同樣情況,妻和我鐵定不會眼睜睜,譲兒子嘗試這麼危險的舉動,即使他從小運動神經便十分發達。

我們都不是所謂的直升機父母,自認為不會過度保護子女。但是譲這初生之犢去暴虎馮河,嘗試那様無謂的冒險,還是難以想像。如此迥然不同的教養方式僅僅是個案差異嗎?還是普遍性的文化衝突?一般美國家庭會允許、甚至鼓勵幼小子女從事類似的冒險行為嗎?

我想起比爾蓋茲、賈伯斯和臉書的馬克這些美國夢的實現者,他們都是輟學創業而後成就斐然。他們那種非凡的勇氣和自信,是否皆孕育自和男童類似的幼年成長經驗:透過不斷冒險以肯定與生俱來的熱情及驗證自我的直覺?他們的父母是否也一路扮演著支持者,而非如我一樣守護者的角色?

中途輟學的狀況如果發生在華人家庭,會掀起多大風暴?就我而言,即便從未要求兒女要成為醫師律師會計師,仍然衷心期望他們能完整完成學業。因為經驗顯示,這是一條相對穩當的道路,身爲父母有責任保護他們免於涉險。

但是當面對百年不遇的世界變局,導致全球政經前景晦暗不明;學位貶值和高學歷失業成為跨國常態時,我所依憑的過往經驗是否還是正途?我的養育方式會不會反而扼殺兒女的潛能及自我探索的機會?時至今日,那個湖邊偶遇的男童家庭,依舊不斷引我深思。

《關聯閱讀》
德國教育VS.台灣教育──「讓他自己學飛」與「千萬不可以!」
「小心,危險!」──德國女孩的「台灣印象」,讓我流下眼淚
在瑞典,反思台港從小到大的「負能量」教育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