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克萊派對009:抗議──言論自由發源地的火光、警笛與槍聲(2/1柏克萊事件現場)

柏克萊派對009:抗議──言論自由發源地的火光、警笛與槍聲(2/1柏克萊事件現場)

2 月 1 號傍晚,下課後走往校園南邊,聽到直升機的聲音。閃著紅色跟藍色燈的直升機在上空盤旋,哈斯籃球館(Haas Pavilion)旁邊停了一排戴維斯分校(UC Davis)還有其他部門的警車。這天晚上爭議人士麥洛(Milo Yiannopoulos)來柏克萊演講。

這個美國的大新聞,對台灣來說似乎不是很「動搖國本」的事件,因此台灣的新聞並沒有對它的始末做太詳盡的報導。不過既然我在柏克萊,我就好好說一下來龍去脈,還有它造成的影響。

麥洛與柏克萊

我們先概述一下這個故事的主角們。Milo Yiannopoulus,台灣翻成亞諾波魯斯,我這邊暫時稱他麥洛好了(以免不小心唸成米洛)。

麥洛是極右派媒體《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的資深編輯(註一),以激進的發言聞名,不但因為在推特上帶頭霸凌《魔鬼剋星》裡面的女演員 Leslie Jones,而被推特無限期停權,他還曾在演講的時候指名道姓,當場污辱(harrass)講台下的跨性別同學。

他過去的種種爭議激進言行,使得逾百位柏克萊教授一得知學生社團柏克萊共和黨學生會(Berkeley College Republicans)成功邀請麥洛來演講時,集體寄信給學校校長,請他制止這件事情。許多柏克萊的學生則張貼抵制麥洛的海報,並且相約在他演講時在外面跳舞喧鬧打擾演講。

為什麼柏克萊要這麼緊張呢?我的理解是,因為柏克萊這所學校,其實跟麥洛的政治立場完全相反,柏克萊可說是一個超級「左派」的學校。(可能有人分不太清楚左派跟右派,用最簡化的方式來解釋:左派傾向社會主義、右派傾向資本主義,而在美國兩大黨的政治光譜上,左派大多支持民主黨、右派大多挺共和黨)

柏克萊學生在大選開票的時候看到藍色(民主黨代表色)就歡呼,紅色(共和黨代表色)就發出噓聲;川普當選後,老師們請同學在課堂上分享沮喪情緒、未來何去何從,預設立場不言自明。

而柏克萊師生對自己的政治立場,還有反威權甚至不服從政府的思想,更可以說是非常「身體力行」地一再實踐給政府看:這個特質大約誕生於越戰時期,包含反戰思想和言論自由運動,柏克萊校園都是起源地之一;佔領華爾街運動時,柏克萊地區也透過「佔領柏克萊」遙相呼應。這兩個運動若要細講,都可以出書了,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我下面附註的書單。(註二)

簡單來說,柏克萊這個大學就是舉牌子、拉布條長大的,它的知識分子愛講話、愛抗議的程度嚴重到讓雷根總統就算臥病在床,也要撐起身聽 FBI 報告柏克萊的情資──對,FBI 曾經進駐柏克萊,調查具有反政府思想的學生以及老師。

事件經過

我們大概明白了雙方的立場,現在要好好看看麥洛這個演講到底發生什麼事。

剛剛提到上百位老師寄信給校長,還有學生貼文宣反對,校長沒有忽略這些聲音,他寄了一封信給全體師生,大意分為兩點:「第一,我們是言論自由發源地,我們應該保護表達意見的權利。第二,大學作為孕育知識的教育機構,應該包容多元差異,開放各種聲音加入討論,進而學習。(註三)這個回答有些人支持,有些人不買帳──既然紐約大學可以事先基於「安全考量」(Security Concern)取消麥洛的校園演講,難道極右派的講者造訪左派的柏克萊校園,不應該考量安全問題嗎?

快轉到演講當天。中午,校長又發了一封信給全體師生,告知若有遭受任何騷擾威脅應當如何利用校園資源求助。傍晚警車進入校園。下課前同學在討論等一下要去會場外面放音樂跳舞製造噪音,作為一種和平抗議,我想到上次川普當選之後,除了柏克萊高中有來沙瑟塔稍稍遊行一下,校園本身並沒有太大的動盪,所以並不覺得這天會有什麼衝突。

一切原本都很和平,直到「黑衣人」出現。

「黑衣人」英文叫作 Black Bloc,不是特定團體,而是一種抗議戰術。抗議者頭戴黑色面罩、圍巾、護目鏡等遮蔽臉部,並且穿著黑色全套服裝。這個裝備除了可以隱藏身份,還可以保護臉部以免遭到胡椒噴霧等直接攻擊。這次黑衣人成群結隊湧進廣場,不久之後他們拆毀柵欄、拿爆竹射向學生中心、在廣場上面燒雜物。之後遊行隊伍蔓延到南邊的電報街一直到西邊的 Shattuck 街,他們在柱子上噴漆"Kill Trump"、砸毀美國銀行的 ATM、砸毀星巴克玻璃,並且將爆竹瞄準警方發射。警方最後出動橡膠子彈驅離群眾。

雖然不能確定黑衣人是不是學生,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們不是學生的可能性。任何在現場的人都知道,黑衣人一瞬間將打鼓跳舞的和平抗議,轉變成拆毀柵欄、發射煙火的激進行動。他們是有備而來且經驗豐富的抗議者。

事後影響

事後的媒體報導大多打上"Berkeley Cancels Milo Yiannopoulos' s Talk After Violent Protest"這樣的標題。儘管媒體報導已經算是忠實反映真相,並沒有直接冠上「學生」二字,但是「柏克萊的抗議群眾」這個通稱卻也讓學校的名聲受損(註四)。輿論幾乎一面倒的譴責柏克萊大學,作為言論自由發源地,居然用激進手段妨礙言論自由。麥洛瞬間變成受害者,而不是引發衝突的始作俑者。川普更因此在推特上面威脅要砍柏克萊的預算。(註五)

柏克萊學生為了被玷汙的名聲憤憤不平,情緒一片低迷。校長發一封全體信,痛心譴責破壞和平的黑衣份子。

學校的運作沒有受到太大影響,隔天照常上班上課。只是廣場上多了燒燈的痕跡,還有學生中心破掉的玻璃用木板暫時代替。再加上一張「柏克萊學生是一群暴民」的標籤,而已。

Free Speech V.S. Hate Speech

校園一角還殘留一點抗議的餘韻。有人號召三分鐘短講,引來群眾圍觀。誰都可以跳進圓圈中央,盡情發表自己的看法。有點像肥皂箱的概念。我經過的時候剛好聽到幾個關鍵字,也是這場抗議最核心的衝突點:Free Speech V.S. Hate Speech。

我們必須先解釋一下言論自由以及它在柏克萊的意義,再回頭討論這個問題。

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一條保障的就是言論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儘管這條憲法修正案早在 1791 年就已經實行,但是校園裡面還是一直禁止政治言論。1958 年,除了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學生社團之外,學生不得為校外的政治性團體募資。一名柏克萊學生因為擺攤支持民權運動被校警盤問,因拒絕出示證件而被捕,現場學生自發性的包圍押送他的警車,包圍運動長達 32 小時。除了學生之外,教授也常是政府瞄準的對象,不少因反政府之嫌解雇或入獄者。教職員有義務在受雇前簽訂「愛國條款」(Loyalty Oath),發誓沒有反政府思想(這個儀式至今仍然存在)。

認為不該阻止麥洛演講的人,站在支持言論自由的立場:就算我們不同意他說的話,也應該誓死捍衛他發言的權利;反對麥洛演講的人,站在反對仇恨言論的立場:根據他多次前科,學校不應該把他放進校園對學生造成心理威脅。

「言論自由」與「仇恨言論」的界線到底為何?依照法律解釋,言論自由只要不針對個人攻擊,就不能算是仇恨言論。也就是說,若廣泛的針對某個族群做惡意抨擊,仍然受到言論自由的保護。

60 年代,風起雲湧的民權運動──黑人民權、女權、同性婚姻、言論自由運動等等百花齊放。人們希望可以不因出身、種族、年齡、外表而受到平等的對待、享有平等的權利及福利。多少人舉牌、多少人入獄、多少人流血身亡,最終疊加成夢想中自由平等開放的社會。

然而這或許只是虛有其表的假象。整個社會的和諧就像一團硬要湊起來的陶土,一旦大眾言論出現分裂排外的聲音,後天的黏合便無法支撐、開始崩裂,有人舉牌、有人舉槍。空有法治的形式卻缺乏打從內心深處認同的實質,群體間的衝突永遠沒有終點。

我想起羅蘭夫人說的那句:「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我很單純的相信,當初那些違抗法令入獄的人、那些走上街頭最後被警察殺死的人、官司纏身多年的人,他們所爭取的自由,不是肆意傷害他人的藉口,而是不受壓迫的尊重包容。

註一:《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這個媒體剛好也是川普的白宮首席策略師 Steve Bannon 所領導的媒體。Steve Bannon 本身也是著名的右派份子──2 月第一週的《Times》封面稱呼他為 The Great Manipulator(大操縱家)。
註二:言論自由運動相關書籍請參考 Seth Rosenfield《Subversives:The FBI War on Student Radicals, and Reagan' s Rise to Power》。佔領華爾街的運動請參考 Michael A. Gould Wartofski《The Occupiers:The Making of the 99 Percent Movement》
註三:原文如下:"The first of these principles is the right to free expression, enshrined in the First Amendment to the U.S. Constitution and reflected in some of the most important moments of Berkeley' s history. The second of these principles has to do with our values of tolerance, inclusion, and diversity – values which we believe are essential to making this university, and indeed any university, a site of open inquiry and learning. "
註四:反觀台灣媒體,如《聯合報》、《自由時報》、TVBS 相關報導則一概冠上「學生」,並且用字聳動:例如「暴動」、「憤而」、「失控」等。
註五:原文如下:"If U.C. Berkeley does not allow free speech and practices violence on innocent people with a different point of view - NO FEDERAL FUNDS?"

《關聯閱讀》
川普的穆斯林禁令──如果我們保持沉默,是否淪為冷看新納粹主義的興起?
「川普當選,祖克柏不用負責嗎?」──2016年代表字:Post-truth後真相

《作品推薦》
柏克萊派對008:培養「國際觀」的實際建議
柏克萊派對007:雪花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KOUTA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