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霧霾,希特勒,與中魔的人

上海霧霾,希特勒,與中魔的人

「當他傾聽著城市中升起的喜悅呼聲時,李爾不禁想起:這種喜悅經常都處於危險之中。......也許真有那麼一天,為了給人類帶來毒害與啟示,它將再度發動其成群鼠類,把牠們送到一座快樂的城市中間死去。」──卡謬《瘟疫》

之一:「世上最巨大的不幸」

這世界上存在著各種痛苦與不幸。個人的、集體的、被記載記錄的、飄蕩隱形於史頁外的、我們血液裡所流動的、他人記憶裡即將窒息的。

不管這種不幸如何被定義,或究竟要如何定義什麼才是不幸,今天如果有人問你:「世界上有哪一事件,是人類歷史上存在過最巨大的恐怖、不幸、不可逆之錯誤與人為悲劇?」相信幾乎每人都會反射性地說,就是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大規模屠殺猶太人一事。

「真是太不幸了」
「荒謬」
「悲劇」
「人性的醜陋」
「我們不可忘記」

沒錯,這是政治正確的評語,大家都會這麼說。對於一項悲劇的成立,表達出優雅十足的同情,這很輕易就能做到。

人類歷史一路至今已足夠多,並藉由現今社群媒體推至高峰的,是在所有公開事件發生後,泛而濫的情緒性評論──包括如同往自己臉上輕巧貼上的貼紙般,在 Facebook 上寫幾句評論妝點的符號標籤,以及在同儕言語間大呼小叫傳達:「這社會議題我知道,這真的好過分」、「我也這麼覺得耶,真的好可怕喔!」

無論所呈現的為悲傷、悲歎、憤怒、不解,不管是哪一種的事後諸葛,全部信手拈來,完全不花成本就能做到的事。十分令人歡快地,# 的發明也助長了這種「低成本」公眾情緒表達。現在如果要表現我有關心社會議題或我真的有在思考,只要 #lovetheworld #socialissue #thinkingeveryday 就好。

這裡並非在指涉事後於社群網站發表意見或表達情緒不好,也絕非指涉,我不欣賞公開評論。相反地,我尊重,也十分欣賞任何形式的公開評論發表。然而我真正所要表達的是,在這些現象已成熟建立的前提基礎下,社會多數依然顯著地欠缺某些東西。

欠缺的是什麼?

是以最銳利的思考去探究一項事實為何得以建立;以科學的嚴謹去試圖釐清所有事物的本質;以敏銳的觀察與好奇針對現象做出關連性,並持續不斷發出響亮的質疑──

這是社會大多數人至今依然都沒試圖做到的事。

為什麼屠殺猶太人會發生?如果事後大眾都一致認定這是不可思議的恐怖?
為什麼川普會當選?如果大眾普遍排斥種族與性別歧視甚至隔離?
為什麼世上的人為大規模悲劇能成立?如果大家都如他們所公開說的,具備良善、正義與智慧?

究竟是為什麼?

之二:「上海的霧霾損害大腦」

我想先暫停一下,來談談上海的霧霾。為何不談北京的霧霾?因為我人在上海所以只談上海,這比較科學。

前陣子,BBC 與 CNN 等國際媒體公布了一則新聞:「根據國際權威期刊最新研究成果發現:『霧霾不僅會損傷肺,它還會損害我們的大腦,且對其損害程度並不亞於肺。』

研究成果表明,霧霾對大腦的影響類似於阿茲海默、精神分裂與憂鬱症。並且,其對於大腦所造成的傷害很可能為「永久性的」。也就是說如果你天天吸霧霾並很不幸地吸超標,很可能從某天開始,你就正式邁入精神分裂或阿茲海默人生,並且一輩子如此。

當這則新聞一公布,在上海工作的多數人對此反應皆為:「什麼?天啊!我超驚訝快逃啊!」

沒有任何一人,反應是:「我早猜到了。」或者「我就說吧。」

新聞公布前沒有,新聞公布後也沒有。新聞公布前網路上沒有,新聞公布後我的同儕間、同溫層沒有,非同儕、非同溫層也並沒有。

事實是,早在新聞公開發表這項科學研究成果前,我就對很多人說:「我認為霧霾影響的很可能不只是肺,還會影響我們的大腦結構,影響我們思考運作的改變。」並且我還說:「影響可能十分巨大。」

當時,聽到我這麼說的人幾乎都滿臉困惑,或是一臉如活在夢中。而當我進一步解釋我的假設依據為何時,他們也只是嗯嗯嗯或是「喔」一聲。這個「喔」背後的意涵為「喔我聽到了,但 Google 和百度上沒說,所以這不是事實喔不用跟我說這廢話。」

以人類學、統計學的數據來分析一下樣本,
我身邊的族群多數都是些誰?

台政清交、海外留學背景、擔任企業高管、「人生勝利組」。我愛我的朋友也愛我的同溫層,因為人類需要同溫層互相取暖。然而,我身邊這些理論上已經較為可能推測出「霧霾也許會嚴重影響我們大腦」的族群,卻幾乎一致地呈現此種回應與思考運作。我十分驚訝之餘,想進一步再問:

為何歷史上希特勒這個邪惡產物的奇蹟可以如此有效率,以系統性方式大規模地屠殺猶太人?

多數史家和研究者,將希特勒的崛起,很大部分歸因於希特勒與宣傳部長戈培爾強大的宣傳洗腦功力。洗腦什麼?

「猶太人是邪惡下流的,是阻礙我們帝國茁壯的害蟲。」

這種現在回過頭來看似無腦與偏激的宣傳內容,當時卻被證明十分奏效。而同樣宣傳理論如果以不同手法經過包裝搬至現代,相信也會產生很大程度的效果:主打「美國優先」、透過乍看之下合乎「法理」,實則製造對國內拉丁裔、中東裔等族群的大規模歧視與隔離的川普,不就當選美國總統了嗎?

所以,哪裡出了問題?

回過頭來說我怎麼推測出霧霾與大腦結構有深刻相關性的。

之三:「中國特產」物質導致的性格變異

我來上海工作三年。包括我自身與我身邊很多人身上發現到來上海待久(一年以上)的人,通常具備以下特徵:

第一,情緒敏感度會明顯降低。例如變得不容易哭、不容易開心、不容易有任何情緒上的起伏。大多數人不容易與他人建立較親密、溫情的互動與交流。甚至連很基本的情感表達都越來越少。

第二,記憶力喪失。無論是短期記憶或長期記憶,身邊很多人都不約而同表示記憶力變得極差。

第三,有些人甚至發生性格上的具體改變,或產生與以往相較,一致性極低的嶄新行為模式。例如,我發現有些人本來性格陽光熱情,來上海一陣子後變得陰鬱、陽奉陰違。有些人本來對男女朋友無微不至付出奉獻,來上海後變得自私無情只考慮自己。以一句最籠統的話來做結,就是很多人整個「變了一個人」,變成如果在台灣,阿嬤很可能壓著你去收驚的那種等級。

針對上述現象,我所能想像到的歸因,或曾有人對我做出的歸因包括以下:

「人變老記憶力就是會變差,這很自然。」
「這是因為上海是個花花世界。」
「這是因為我們必須專注在上海高度競爭的就業市場、以致於變得漠然。」
「這是因為我們長大了所以不像以前天真溫暖。」

以邏輯來說,這些當然都是可能成立的部分原因。

特別是其中當指涉「我長大了所以不像以前一樣天真......喔一切回不去了」這種論述,多數人通常會義無反顧去擁抱。因為這種論述很浪漫,有點悲傷有點中二,並且它立即為你省去了很多理性思考的科學假設與求證環節。這也是為什麼方文山歌詞與中國郭敬明會紅。

然而,如果警覺地經過進一步交叉比對就會發現,明明是去過不同國家生活的海歸族群,卻只有在上海所表現出前述的行為特徵最嚴重。以及,離開上海之後去另一城市生活,理當記憶力應該更爛(因為變更老或是更長大所以更回不去了,無法天真溫暖)的人,性格卻妙手回春般恢復了,記憶力減退也不再以在上海時的高速率持續惡化。

從觀察、思考、建立關連性到交叉比對至最後篩選,我們因此能作出一個假設性推論:

「在上海生活一陣子的人,他們的大腦結構很可能受到『中國特產』物質影響而發生性格變異。這些中國特產東西也就是只有中國有,世界其他地方沒有的,例如食物中的毒,例如所喝的水,以及例如霧霾。」

以及例如霧霾。

這就是為何我一看到 BBC 新聞公布這對多數人來說,彷彿天降紅雨般的科學發現,我除了說一聲:"Told You"之餘,同時,我感到恐懼。

之四:「權威」之下的不思考,終將導致悲劇不斷重演

為何恐懼?恐懼什麼?

我恐懼的是,如果今天社會中多數人,甚至包括所謂高知識份子所建立的一切認知,仍完全仰賴「他人給予」、「權威給予」──這裡指的權威,包括政府公布的官方說詞,以及近年無數人仰賴的 Google 搜尋、社群媒體──而缺乏自己的思考、判斷、假設與求證。

那麼,霧霾,和過去的希特勒等所謂歷史悲劇一樣,將一再重複地出現。

它們同樣體現了自古以來「多數人允許或漠視」的大規模屠殺;它們體現了人類不會精進思考的後續結果;它們體現人安於自己的邏輯謬誤;它們體現不願探求事情本質以及所欠缺的嚴格科學精神。

我真正恐懼的,並非霧霾本身。

比霧霾更可怕的是,身處於霧霾之中,當每一人每一天與霧霾共生於自己肌膚的每一吋之上時:

你是如何面對這個世界?
你面對的態度與思維脈絡是什麼?
你如何建立起關於世界的一切認知與知識?你的思維邏輯是否合乎科學、是否敏銳,你是否對待眼前一切事物隨時抱持著懷疑、深度思索、探求本質,與試圖求證的精神?
當面對一切現象與論述,你是否會將其中各種元素交叉比對、排除、建立關連與分析?

可能有人會問:為何需要這種思考,我們何以需要朝這方向邁進?

我的答案是,因為如果不試圖朝這方向前進,如果人類的思想無法被科學和智慧的光芒照耀以致進化,那麼我們可以很合乎邏輯地推論:

當面對世上所有事物包括同性婚姻、包括薪資過低、包括食安問題、包括霧霾、包括各種意識形態的相互抵制對抗──衝突即進行、分化即進行、隔離即進行、悲劇即進行、屠殺即進行。

之五:中魔的人

被斷定為邪惡的祖先,從猶太人身體拔下的金色假牙與濃縮了完整生命的皮箱堆起,成為一座又一座山,供後世拍照,供貼上#,供 Facebook 打卡、供子孫們超越時間的悲劇以及深入土壤的血淚來到現在,告訴大眾與自己:「絕不再發生。」

然而真的不再發生嗎?

我聽到歷史贈予我們未來一個巨大的問號。

因此,如果我們不逼迫自己朝這方向前進,哪怕是前進的路途很疲憊不習慣──人類,不過就是一群中魔的人,如同身處霧霾而變得乖戾的集體。

我們將在苦難、悲劇、惡行與重複的愚昧錯誤中不斷狂舞,
我們將對著如永夜一般的黑暗,持續呢喃生存的無知與快樂。

《關聯閱讀》
霧霾,最吞不下的一口氣──中國父母無懼壓力,發起「對抗霧霾SOS」自救運動
聳動、置入、同溫層──「洗腦資訊」汪洋中,怎麼保持清醒?

《作品推薦》
秩序的噪音
你被「掰彎」了沒?──中國的「玩笑話」,與冒犯人權的語言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 Aleksandravicius@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