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台灣味征服法國人味蕾──我的巴黎「密廚」生涯,就此開始
圖片

「私廚熱」不只在臺灣越來越火,聽說連蔡總統都請了一個。而在有美食之都之稱的花都巴黎呢?萬萬沒想到在我踏進法國不到一年,我就與這個行業沾上了邊,並不是因為我來巴黎讀了甚麼知名的廚藝學校,而是一個誤打誤撞的故事,開啟了我的密廚生涯。

未受過專業廚藝訓練的我實在不敢號稱自己為私廚,但愛吃愛煮的習性也非兩三天造成,從小生長在一個對吃不馬虎的家庭,成就了我對食物的好奇心,國中時在媽媽櫃子裡翻到的那本寶典《傅培梅食譜》──洋蔥番茄燴豬排,這看似不怎麼樣的料理,卻在當時成了我人生中第一道私房菜。

大學後就漂流旅外的我,極度熱愛家宴,在落腳巴黎前,任性地和另一半在東南亞當了 13 個月的背包客,路上吃到的香草、香料和香氣集成了一本本料理日記。到了巴黎後,除了唸語言學校跟法文搏鬥之餘,就是當個盡職的家庭煮婦,多虧亞洲風在巴黎竄起,旅途上看到的香料和熟悉的食材也都不難取得,於是幫老公做便當,成了每日的新鮮事,其實在法國帶便當的上班族還算小眾,卻也因此吸引了辦公室裡其他員工的目光,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索性就在臉書上開了一個名為「Hanyen lunchbox」的地下社團,多了一個做便當,練手藝的機會,當陸續收到客人對「今日便當」作出滿足的回應時,我在廚房的熱情也就越燒越旺了。

從「愛心便當」到挑戰私廚

打鐵要趁熱,於是在朋友的慫恿下,在網上申請加入一個成立於巴黎的私廚網站「La belle assiette」(美麗的盤子)。這是個類似中國「燒燒飯」的平台,也屬於共享經濟潮流下的產物,廚師們在網站上訂製出一套套自己的拿手菜單,客人在網上篩選出自己喜愛的菜色後,即可把廚師「訂回家」,享受上門服務的樂趣。這家平台有別於法國人「慢活」的效率 ,申請後的隔天,立馬收到平台的來電面試,簡單地了解我的背景與狀況後,告知我必須通過一個得獨自操刀的 8 人晚餐考試,賓客驗證通過後才能正式在該平台上「接客」,故作自信滿滿的我掛完電話後,面臨的任務是要訂製出一個既能代表自己風格,又要符合法國用餐方式的菜單──也就是出菜順序得為 Amuse-bouche/開胃小菜→ Entrée/前菜→ Plat/主菜→ Dessert/甜點。

我面試當晚的菜單是:

Amuse-bouche/開胃小點:皮蛋酸甜黃瓜魚鬆豆腐

Entrée/前菜:地瓜蝦鬆

Plat/主菜:麻油雞湯麵線、紹興枸杞紅棗嫩雞捲、香菜油蒸茄子

Dessert/甜點:黑糖蜜榛果豆奶布丁。

圖/微弱妮卡孵卡 提供


不少法國人對臺灣的印象,似乎就只停留在電子產品上看到的這三個英文字──Made in Taiwan,所以晚餐除了圍繞臺灣美食,我也覺得自己似乎背負了外交大使的重任──從食材的來源、典故到一些臺灣的歷史背景,要抓住畫龍點睛的技巧趁機介紹台灣,又不能顯得囉嗦打擾人家用餐的興致,Hold 住全場後還得快快奔回廚房,準備下一道出餐,最後打掃清潔完畢後把廚房歸還給主人,收工回家。

結果如何呢?20 天後收到平台的通知郵件,還收到了一篇專文介紹我與當晚的驗證晚餐 (原來我是第 296 位在此平台驗證通過的廚師),我的密廚事業也就此開張 ,至今 7 個月的時間,37 個單子裡,服務不少過浪漫的雙人晚餐、也有水深火熱的 40 人外燴,這樣的平台讓我們這些對廚藝有熱情的素人,在不是屬於自己的國家也能夠有展現的舞台,也能讓更多人藉著餐桌上的故事,認識一個新的文化,在異鄉鍛鍊自己的膽識,何樂而不為呢?

《關聯閱讀》
家鄉的那一味,我們把它取名為思念──義大利美食的反思(二)
光有熱情不夠!世界名廚江振誠:「我的廚房裡,現在沒有台灣人。」
台灣人,你會怎麼向外國人介紹自己的國家?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微弱妮卡孵卡 提供

作者大頭照

微弱妮卡孵卡/密廚闖江湖

有時汲汲營營,有時卻又放肆懶散。
臺北、翡冷翠、上海,接二連三地過著跳躍式的生活後決定與人生中的另一半完成一場 386 天在東南亞與南亞間的背包微行,把眼、目、心充得異常地飽滿,兩人決定從此不分開旅行。
目前隨夫座落在並不曾嚮往過的巴黎,一不小心拿起手中唯一的中式菜刀,試圖開出一條自己的路。
臉書專頁:微行著 . Microwalk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