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ㄈㄈ尺」家族,一場簡單的婚禮

我的「ㄈㄈ尺」家族,一場簡單的婚禮

台灣在引進外籍勞工前,相對算是民族較單純的國家,小時候更是很少看見外國人出現在台北街頭。近年來隨著越來越多因工作或婚姻移進的新面孔,台灣的族群漸趨多元、全球化,也因此有迫切的需要去正視各族群共同生活產生的新經驗。

身為一個在單純種族社會長大的台灣人,來到種族大熔爐的紐約,自己與當地從小和各式族裔一同長大的人相比,接觸不一樣的族群對我來說仍是很新的體驗,我無時無刻都在藉由自身經驗,反思族群問題,並常常問白人老公、和其他膚色的朋友一串串問題。

美國這個移民國家,立國兩百多年至今,仍在會在短短三十幾天內,就發生了同志的屠殺、非裔遭警察槍殺案、以及非裔抗爭時擊殺警察等等事件,社會上不同族裔爭取平等的聲浪,在社會上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聽著多方聲音慶幸著臺灣槍枝、毒品問題不大,但同時也瞭解台灣未來面對多元種族和性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大約從邁入 27 歲開始,人生進入結婚生子的高峰期,三不五時臉書上都可以看到婚紗照和新生兒,自己一晃眼也已婚六年。成人後很遺憾沒有機會回台灣參加親友的婚禮,在美國倒是參加過四場,當過一次伴娘,看別人的婚禮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觸。今年五月受託接下婚禮攝影的角色,更因此有著特別的感觸。

開始描述這場婚禮前,請容我介紹自己來自已經「ㄈㄈ尺」許多世代的美國家族。順道一提,第一次看見「ㄈㄈ尺」,是在一位台灣女同志朋友臉書的發言上,經過 google 大神解惑,才學到的新用語。說起夫家,崇尚自然、年輕時是嬉皮的婆婆,來自和她個性迥然不同,相對較為保守的猶太教家庭,所以婆婆那邊的親戚大部分都是猶太人。而公公的家族,是個美國多元族群的小縮影,阿姨是白人、姨丈是印度裔,表哥的新婚妻子是美墨混血,表妹的未婚妻來自蘇格蘭,我自己則是台灣人。若要再向上追溯到祖父以上,血統更是遍佈歐亞大陸。

踏上這片土地、認識許多家庭以後,我才發現台灣社會面對不同族群的觀點有多落後。最讓我羞愧的是對東南亞新住民們的差別待遇。前陣子爆出的外勞餐事件,其實在社會上仍是普遍的現象,我自己的親戚裡就有到現在還是不和外籍幫傭同桌吃飯、共用浴室的人。很難想像身為非白人外籍新娘在台灣的處境,還有在如此扭曲環境(歧視東南亞移民的家庭)下成長的孩子,若不能透過學校、社會教育導正價值觀,會創造出怎麼樣的未來。

五月底的這場婚禮,是表哥的婚禮。也就是白人、印度人、墨西哥人的後代混血聯姻。和我當初結婚一樣,他們也是選擇在舊金山市政府辦理簡單的儀式,只有新人、雙方父母以及我這個攝影師和助理老公在場。新娘將平時的龐克頭梳成優雅的髮髻,戴上好友送的誇張首飾,身穿淺色落地長裙,配上造型俐落的水藍色高跟鞋,艷光四射。叫到號碼之後,新人與證人在法官見證下於辦公室簽下結婚證書,接著一行人由法官主婚,到達市政廳氣派華麗的圓頂之下宣誓。

在同樣的情景下,我回想起自己結婚的種種,當時認為結婚只是一個儀式與證書,速戰速決,自以為方便地讓台灣的家人都沒有親自見證到,直到後來在台灣另辦婚宴的時候才發現,這個「儀式」在父母長輩,甚至自己心中的重要性,很多傳統「儀式」行為,其實背後含有重重看不見的情感,所以才會被人們傳承遵循。這些日後自己想起總會感到愧疚。

晚上是親友參加的派對,這場派對因為雙方傳統背景複雜,最後也是選擇簡單慶祝,除了最基本活動新婚夫妻的第一支舞,和新娘與父親共舞以外,只有賓客、音樂和舞蹈。席間我再次感受了印度特有的幽默開朗、墨西哥媽媽的和藹、還有家族的意義。這次婚禮,住在日本 12 年的大伯也專程飛來參加,老公很開心地與許久不見的哥哥短短相聚一晚,隔日,又千里各奔東西。

跨國、跨文化的家庭隨國際交流發展只會日增,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了解箇中滋味。每次見面婆婆總會跟我說她多麼想念在日本的大兒子,然後說她能體會我母親的感受。我衷心希望每一天台灣人都可以朝向不貼標籤、不分化的社會再進一小步。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困難的事情,我也一直朝它努力著。

《關聯閱讀》
CCR的牌坊
香港媳婦、印度婆婆,異文化的婆媳關係,怎麼克服彼此差距?
我的韓國婆婆──不分國度的婆媳問題,是否真的如此難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本人)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