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競選自動當選,新加坡首位「民選女總統」誕生──「新加坡式的民主」,是不是民主?
圖片

9 月 13 日,台灣的國際新聞,除了被蘋果公司推出的各項新產品「洗版」之外,在我所居住的新加坡,前國會議長哈莉瑪(Halimah Yacob)成為新加坡第八任總統,也佔據了部分版面。

看到網路上「新加坡誕生首位民選女總統」斗大的標題,或許吸引了你我一眼:儘管在台灣,新加坡總統是誰大概沒什麼人關心(畢竟新加坡的行政大權在總理身上,總統僅是名義上的最高首長),但因為台灣才剛剛選出第一位民選女總統,新加坡馬上跟進,感覺好像是亞洲女權再進一大步。

但請大家先看看這則新聞,了解一下新加坡的民選總統背景,再來討論不遲:



新聞寫的很清楚,重複的部分就不說,但新加坡如今有一個非常酷的總統選舉制度,叫作「總統選舉委員會」:要正式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必須通過委員會的審查,而且設下的門檻非常高,不是每個人想競選就能參選,這麼簡單的事情。

「總統選舉委員會」限制參選資格

這次新加坡「總統選舉委員會」所設下的第一道門檻,就是候選人必須是馬來族裔。這意味著近 90% 的新加坡公民,完全不符合選舉總統的資格:設下這門檻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考量族群融合」。

新加坡是個小國,所有可能造成分化力量的議題都不可觸碰,尤其是種族與宗教。新加坡政府在這兩方面,因此也建立許多「齊頭式平等」的做法,為的就是堵住悠悠眾口──雖然這樣的方法也衍生出很多的弊端,但確實是看起來最公平的做法。

例如,新加坡從組屋居住的民族比例,到各宗教用地的分配等等,多全部按照上述規定辦理。新加坡小學生也從小就要學習英語及母語,所有事情都要考慮周詳,不能被「分化份子」破壞族群和諧,每年學校設有種族和諧日,為的也就是要大家互相了解並和平相處。

因此,這次委員會為總統立下了「種族保障名額」的考量,是基於 2016 年修憲通過的總統選舉新規定:在新加坡的「四大民族」中(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歐亞人),若某個族群連續 30 年沒有人當選總統,下屆選舉就只限那個族群的代表參與。

而新加坡獨立 52 年來,除了首任總統尤索夫.伊薩外,近 30 年,四大民族中,只有馬來人沒做過總統。

其次,新加坡人還有一個概念,就是「高度尊重專業」:新加坡人認為,政治也是需要由專業人士來負責,不太可能像是中港台等地,連藝人、運動員或素人都可以參政(如港星擔任人大代表等)──他們雖有知名度或是民意基礎,但因為不明白政事運作,新加坡多數人民,無法相信他們能處理好政治。

因此在新加坡,幾乎所有的民代或官員,都是從基層做起──就連現任總理,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之子李顯龍,也是年輕從軍,升到准將後才參選國會議員,並入閣累積經驗。

這一次總統選舉,選舉委員會於是也有非常好的理由,可以「因確保總統品質」而設下許多學經歷等高門檻,來篩選總統候選人。

上述種種規定與限制,導致這一次新加坡的「總統大選」,最後只有一人符合資格。

而在新加坡同額競選即自動當選的政策下,這位唯一通過篩選門檻的國會前議長哈莉瑪(Halimah Yacob),不用等到 9 月 23 日投票日,即自動當選生效,成為新加坡首位「民選女總統」!

「新加坡式民主」,是不是民主?

或許以台灣人的角度來看,這根本不是「民選」。但就新加坡的角度來看,這的確是民選──因為這完全符合新加坡民主選舉制度的程序。

新加坡的選舉制度確實很特別,更時常被西方老牌民主國家所詬病:除了同額競選自動當選之外,新加坡的「集選區制度」,也常讓西方民主國家的人民看到傻眼。

所謂的「集選區制度」簡單講,就是在一個國會議員的選區,假設需要五個議員,彼此競選的政黨,就必須各提名五個人「綁在一起選」,有點類似選黨,但是得票高的政黨「贏者全拿」。

因此,只要有一位候選人是「吸票機」,這五人就一起當選。根據新加坡坊間說法,這樣的選舉制度可以有效的「帶領新人」,否則沒有知名度的新人,永遠都選不上;但也有另一群人士認為,這根本是執政黨確保每次都能取得高席位的方式。但不管如何,這制度目前並沒有改變的跡象。

還有一件事,就是所有新加坡公民,凡有投票權者,一定要去投票,你可以投廢票,但不能不投票──因為這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就像當兵、繳稅一樣。

坊間謠傳:「在新加坡,如果你不去投票,會被抓去坐牢!」事實上並不會。但如果你不投票,你的名字就會在選舉人名冊中被刪除,也就是說:下一次新加坡的選舉,你將喪失投票權,也不能成為候選人,除非去申請「恢復」。

申請恢復選舉權,除了必須繳交 50 元新幣(約台幣 1,100 元)的規費之外,還必須解釋你為何上次沒投票。通常能被接受的理由是生產、重病、出國奔喪等不可抗力之原因。

這就是新加坡的選舉制度。

很多人說,新加坡不是個民主國家,但對我而言我覺得她仍是,只是選舉規則不同而已──例如很多人說總統直選才是真民主,但美國總統選舉,至今走的仍是「選舉人票制度」,嚴格來說也不算是直接選舉。

李光耀曾提過他自己對民主制度的理念:他認為,兩黨制或多黨制,雖然能牽制執政黨,但只要政黨輪替,國家政策可能反覆轉向「髮夾彎」,並不是件好事。他認為真正好的制度,應該是在一黨下有兩個或多個派系,各自建言好的政策,在黨內辯論,最後執行,才能確保國家走向一致向前。

或許,這就是所謂「因地制宜的華人民主制度」,相信大多數台灣人大概會很不以為然,但對岸大陸卻很稱羨,甚至在多年來,不斷派遣官員來學習「新加坡式民主」。

而這樣的制度,對我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年輕人而言,實在很難想像。但也讓我不禁更深層地去想:如果連老牌的民主國家如英國和美國,在當年民主化之初,甚至直到今日以前都不貿然實施直接選舉。而直接選舉的國家,在近年仍不斷出現種種惡鬥亂象、族群仇恨,與民粹化引發的言論放縱、激進政黨崛起......那麼,我們所熟悉,甚至簡單認為「這樣就(才)等於是民主」的「直選制度」,也不見得是真正最好、最成熟的民主制度。

或許,什麼是真正成熟的民主選舉制度,全球不見得有完全一致的標準。除了必須依照不同的國情、文化、社會發展脈絡去「因地制宜」之外,更值得我們在驟下結論之前,多一點更進一步的思考。

《關聯閱讀》
一個不可能中的可能:新加坡,從矛盾到「和諧」的社會
「經濟即政治」──新加坡給台灣政府的三堂課

《作品推薦》
新加坡是終年盛夏的「非核家園」,但為何它從不缺電?
當印度選出第二位「賤民」總統,不禁捫心自問,為何我還會種族歧視?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Halimah Yacob 臉書專頁

作者大頭照

孫暐皓 Obed Sun/魚尾獅貝勒

1979 年出生於臺北,滿洲正紅旗,在南方過著北方的生活,最大嗜好是尋覓各式饅頭與鍋貼,但卻深深熱愛東南亞,甚至娶了阿美族公主為妻。
2006 年因赴泰北採訪激發文青魂,隨即辭去電視台記者工作遠赴泰北服務,並於 2008 年出版《泰北愛無間》一書,現旅居新加坡。
另著有《俠醫孫安迪》、《回家 ‧ 重建》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