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是終年盛夏的「非核家園」,但為何它從不缺電?
圖片

台灣近日因電塔倒塌加上夏季高溫,用電高度吃緊。政府指示公務機關開始午間節電,「限電紅燈」並不斷警示,台灣隨時有可能開始限電,影響不可小覷。

如此的政策,除了搞得公務員怨聲載道,還傳出有人中暑送醫之外。在媒體「限電危機」的系列報導標題下,不少網友也在留言區吵成一團。

我不禁開始思考,自己目前所居住的新加坡,不但終年盛夏,且沒有半座核電廠,竟沒聽過電不夠用的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來,「富爸爸跟你想的不一樣」,這故事,要先從新加坡的水電費開始講起!

電費將近台灣兩倍,發電成本無虞

水電費,是我居住在新加坡 12 年來,一直很難適應的一項因素,因為實在「太貴了」!新加坡電費有多貴?根據國際能源總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2015 年的統計,台灣住宅用電平均每一度電(每仟瓦小時 kWh)電價約 2.8409 元新台幣,新加坡則是 5.0347 元新台幣;工業用電台灣每一度電 2.7641 元新台幣,新加坡 3.7169 元新台幣。

簡單說,目前新加坡住宅用電的電費,大概是台灣的兩倍。

這有多大影響?基本上我在新加坡的日子,除了電冰箱之外,其他所有因「待機」而耗電的東西,我幾乎全部不用,即使是 Wifi,我在不使用網路時,也會把它關掉──這已經是我在此地養成的生活習慣。

台灣來的岳母,對此感到非常不習慣。例如因為要幫太太做月子的關係,我們常需要熱水,但熱水瓶是屬於需要高耗電「待機」的家電之一,早成為我們家的「拒絕往來戶」,因此岳母很貼心地改帶來許多保溫瓶。但這樣的生活習慣,已讓她彷彿接受震撼教育:「原來新加坡的電,是要這樣省的!」(光是今年新加坡電費就漲 6%,不省都不行啊!)

提高電費,確實可以影響一個人的用電習慣,是一項非常好的節電措施。不僅如此,新加坡電費也和台灣目前一樣採累進計價,不但懲罰高用電者,同時也獎勵節電者。如果你家的電使用量比去年同期低,即可獲得電費折扣。(但想想若是如此高額的電費還被「懲罰」累進計算,金額會多可怕)

同時較特別的是,電力公司還會製表告訴你,你的鄰居同個月用了多少電,你在這一區中用電量所佔的比例是多少。這是新加坡推行節電的主要措施之一,同理可證水費也是如此進行。

當然,「電費高昂與否」,其實人人感受不同:新加坡當地人的「有錢」程度眾所周知,超過 5 萬美元的人均年收入,經購買力平價換算下來更達 8.5 萬(約新台幣 255 萬),按照電費佔總收入比例換算下來,新加坡的電費比台灣還要便宜!所以許多新加坡人的家庭,每月電費破萬台幣,用電仍毫不手軟。

由於新加坡很熱,因此新加坡人喜歡「寒冷的感覺」,我可以打包票,幾乎所有新加坡當地人都會把冷氣設定在攝氏 23 度以下,18、19 度的也大有人在!很多人更是通宵開冷氣,否則會「熱到睡不著」。在新加坡,當你看到有人進冷氣房會穿上外套的,幾乎都是台灣或大陸人。

運用貿易樞紐地位、化劣勢為優勢,並積極開發替代能源

言歸正傳,新加坡之所以電費單價如此高,是因為採用天然氣發電。新加坡的兩個鄰國印尼與馬來西亞,擁有豐富的天然氣,能源取得容易。且新加坡由於國家太小,不論在哪裡設核電廠,都無法兼顧半徑 30 公里外的安全區範圍,因此新加坡決定採用相對核能發電,單位發電成本高上許多的天然氣火力發電。

不過,新加坡的天然氣能源 80% 靠進口,但能源卻是從國外而來,無形中等於咽喉被掐在外國人的手上。

因此,新加坡決定積極開發自產能源:先是發展以焚燒垃圾,來加強 6 個火力發電廠運作效率的技術,同時也能解決國內垃圾問題。緊接著新加坡的太陽能發電,近年來更以倍增的電力供給量成長。如今新加坡不但發電可以自給自足,甚至能夠反賣回給周邊鄰國。

「買材料賣成品」的概念,可讓新加坡大賺一筆──水也是用同樣的方法,向馬來西亞進口水,淨化後賣回去。

再來,新加坡運用其人才、資本與國際大港的優勢,打造亞洲天然氣樞紐地位。目前新加坡的天然氣貿易已達全國產業的 5%,與國際天然氣市場接軌。與國際利益綁在一起,不只能確保天然氣的供應無虞,甚至更可讓新加坡再賺一筆!

因此,新加坡電費雖然遠高於台灣,但因為政府更會賺錢,因此電力供應已經不是負擔,更不用說年年陷入用電危機。只要天然氣的供應充足,同時其他替代能源繼續成熟發展,新加坡不必核能,也能享有足夠的電力。

台灣人,不是沒有遠見。我有一個朋友,就因為響應綠能發展,自願調高電費額度,來支持政府計畫。

但眼前的「限電危機」,畢竟無法立刻靠目前台灣所發展的替代能源解決。直接提高電費,逼迫企業、人民改善用電習慣,卻是個短期內可立即收效的計畫──畢竟,低電價時代,已永不復返了。

或許「油電雙漲」的痛猶存,藍綠政客仍然為了「誰對誰錯」吵個不休,但請讓我們正視一個事實:全球倒數第三低的電價,非常有可能就是讓台灣人成為亞洲人均用電冠軍的元凶。

或許現在,終於是時候從檢討我們的電費開始,一步步思考台灣的能源政策與規劃了!

《關聯閱讀》
「落伍」的台灣崇尚「舶來品」?還是我們事情只做一半,阻絕了自己的創新與商機?
從我在舊金山最「綠」的朋友說起:巴黎氣候峰會後,人類減碳競賽的起跑點

《作品推薦》
當印度選出第二位「賤民」總統,不禁捫心自問,為何我還會種族歧視?
別讓新加坡人笑我們瞎:面對少子化的「國安危機」,請借鏡他國認真規劃,別再亂花預算了!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istinctive Shots@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孫暐皓 Obed Sun/魚尾獅貝勒

1979 年出生於臺北,滿洲正紅旗,在南方過著北方的生活,最大嗜好是尋覓各式饅頭與鍋貼,但卻深深熱愛東南亞,甚至娶了阿美族公主為妻。
2006 年因赴泰北採訪激發文青魂,隨即辭去電視台記者工作遠赴泰北服務,並於 2008 年出版《泰北愛無間》一書,現旅居新加坡。
另著有《俠醫孫安迪》、《回家 ‧ 重建》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