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印度選出第二位「賤民」總統,不禁捫心自問,為何我還會種族歧視?
圖片

睽違 10 年後,2017 年 7 月 21 日,印度選出了第二位在「種姓制度」中,以「賤民」家庭背景出身的總統柯文德(Ram Nath Kovind),在印度掀起了話題。

印度的「種姓制度」,是我們在課本裡學到的名詞。或許生活在今日的你我很難想像,同一個國家,於近代竟還有階級與歧視的問題──且歧視的是自己的同胞,是印度人歧視印度人。即使這個制度已經在 1947 年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獨立建國時廢除,但過了 70 年後,竟然仍深深影響著印度人的價值觀。

種姓制度廢除後,印度移民仍講究「階級」

我 4 歲女兒最要好的同學是一位印度人,他們來自於孟買。這位孟買媽媽,操著濃厚的印度腔英語,導致我們溝通有些困難。他們來新加坡是為了發展,過更好的生活,這些我們都能理解,但最後她說了一句:「許多的『賤民』都希望自己能出國工作,如此才能擺脫歧視與永不翻身的宿命。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到了新加坡,印度人仍然歧視印度人。在新加坡的印度社會中,最頂級的是「新加坡印度人」──他們是土生土長的印度裔新加坡人,講著新加坡英語,有著新加坡認同,雖然種族、血緣、膚色、籍貫都來自印度,但他們認為自己是新加坡人。這就類似許多新加坡華人,更認同自己是新加坡人而非中國人。(新加坡是個民族大熔爐的國家,其中印度裔占了約 9%)

再來就是從印度來的白領印度人,他們是專業人士,有些甚至操著美式口音,近來地位有平行、甚至超越本土新加坡印度人的趨勢。他們私底下被稱為「烏節路印度人」,以專業移民身分(簽證)來新加坡,在某些程度上,與新加坡印度人逐漸融合,前者也逐漸不再用外來者的眼光來貶低他們。

而馬來西亞印度裔移工與其他南亞移工在新加坡,則被排除在外,自成一個體系,完全無法融入新加坡印度人的社會。南亞移工還分印度本地來的人,或是孟加拉與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的移民(當地華人從外貌分不出他們的差別),在同一個階層內,又彼此區隔分化。

人性的原罪?一巷之隔,兩個世界

就像新加坡華人也分你我:即使現在已經很多 80 後新加坡上班族的長官是大陸人,大陸人在新加坡華人中仍有被歧視的隱憂,甚至,現在的星馬華人根本不知道「支那人」這三字有極大的貶意,只知道這是長輩長期流傳下來,對中國人的稱呼而已

雖然新加坡一直強調種族和諧,但最近因一位新加坡房東指名不租給大陸人與印度人,以及「小孩不笨」導演梁智強新片中,因揶揄印度口音,從娛樂新聞變成社會新聞等事件來看,種族歧視仍普遍存在於人性的原罪當中。

而新加坡的印度社會,其實就是印度社會的縮影。在新加坡小印度永遠有熙來人往的人潮,來自各地的印度人,過著屬於他們各自與其身分地位相稱的生活。在我家附近,有一個中等價位的美式酒吧,時常看到許多白領印度人在喝啤酒,看電視,但一巷之隔的馬路地板上,有許多南亞移工,買著最便宜的印度啤酒,席地而坐,翻著手機。他們相距不遠,做著幾乎相同的事──只是一個在店裡,一個坐在地上

有時候想想,這樣在印度社會中習以為常,甚至複製到海外的生活模式,究竟只是單純的貧富差距,還是另有隱情?

貧富之間的鴻溝,加深傳統的歧視心態

我想到 2004 年第一次去印度時,新德里街頭有一個孩子跟我搭訕,先用日文,再用韓文、中文、廣東話,看我對哪個語言有反應,然後跟我討錢。我驚慌失措地逃到了麥當勞,遇到了幾位大陸人,我就問對方,這是正常的印度社會現象嗎?對方說,千萬不要給孩子錢,你一但給了,就會有許多孩子從四面八方竄來跟你討錢,如果不給可能有麻煩。

事實上,印度貧民與賤民的社會問題,雖是兩件事,卻息息相關。還記得「貧民百萬富翁」參加益智節目的劇情嗎?印度賤民的生活真的非常辛苦,幾千戶住在一個小學操場般大小的地方,搭建的木屋很容易倒塌並滋生傳染病。貧民窟的生態,也因資源不足,許多人在求生存的過程中,因錯誤嘗試導致人生出現偏差的,不在少數。

如今的印度「賤民」如何被歧視?印度朋友說,如果班上有一位「賤民」,其他「貴族」同學都會轉班。「賤民」背景的孩子從小受羞辱,自卑受傷的心很難平復。在印度,除了基督教學校之外,幾乎不可能出現跨階級同班的狀態!因此,即使出了國,「賤民」雖然知道自己已自由,卻造成不知道如何與非「賤民」相處的悲慘情況,只好依然選擇過往的生活方式

但幸好上帝總是給恩典的!寶萊塢電影是他們生命的泉源,在兩小時電影的自我催眠下,華麗的劇情可以滿足一個印度人對生活的所有幻想。雖然隨著電影散場就要回歸現實,但卻樂此不疲。

這是如此的震撼,10 億人口的社會,即使出了國,仍然有著階級分明的制度。而同一天早晨,7 月 21 日,是新加坡政府推動多年的種族和諧日。女兒的幼稚園裡,小朋友穿著各式各樣的傳統服飾上學,當然我家女兒就是穿著帶有中國扣的改良旗袍,當時我竟又產生另一個震撼,原來在外國/外族人眼裡,我們就只是華人,同樣沒人看得出你是新加坡華人、馬來西亞華人,還是香港人、台灣人、大陸人……,但在新加坡的華人圈中,何嘗不是像印度人圈子一樣,有著你我之分,甚至種族歧視

「因為你曾被歧視,所以你學會歧視。」

我以為我完全沒有種族歧視的問題,總是非常自豪自己娶了一位阿美族原住民妻子,我深深熱愛阿美族文化,即使台灣社會仍存在著少許對原住民的歧視感。但當我一個新加坡好朋友,他說他在法商工作,長官是法國人,他感受到長官對他種族歧視時,我安慰著他說,白人有種族優越感我們也沒辦法,只要選擇不受傷就好,做人要有自信。沒想到對方竟然說,長官是個阿爾及利亞裔的法國黑人,我忽然間很生氣,心裡想說黑人憑什麼歧視亞洲人

瞬間反應告訴我,原來我的內心深處,可以接受被白人歧視,不能接受被黑人歧視,那不代表我內心歧視黑人嗎?

此刻彷彿有個聲音告訴我:「因為你曾被歧視,所以你學會歧視。」

從小到大,「外省豬」、「外省狗」的名號,一直形影不離地出現在我生活中,導致我為了求生存,端出了自己些微的滿洲血統,嘗試用清朝貴族的身分,來對抗外界對外省族群的歧視。

我成功了,因為大家似乎覺得「貝勒爺」這個綽號很酷。但如此的解套方式,只是粉飾了種族歧視的表象,並沒有真正解決被歧視者所造成的傷害。

21 世紀了,距離美國總統林肯「解放黑奴」已經 155 年。雖然現在已經鮮少種族歧視的問題,印度都能出「賤民」總統了,但我們還可以再多問自己一句,我們能接納所有我們不熟的、不同的人嗎?或許,就先從接納外省人、大陸人開始做起吧!希望「支那人」這三字,可從你我的世代消失。

《關聯閱讀》
「你在美國被種族歧視了嗎?」──Yes 跟 No 之外的第三個答案
「我是尼泊爾人,也是香港人」──談談香港社會的種族歧視,那被冷漠以對的7%

《作品推薦》
別再被媒體的片面資訊誤導了,你知道新加坡職場階級分明,低階移工難以翻身嗎?
台灣借鏡,「回不去了」的故鄉──怡保的美麗與哀愁,一個我們或許不熟、卻很熟台灣的城市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ichał Huniewicz CC BY 2.0  

孫暐皓 Obed Sun/魚尾獅貝勒

1979 年出生於臺北,滿洲正紅旗,在南方過著北方的生活,最大嗜好是尋覓各式饅頭與鍋貼,但卻深深熱愛東南亞,甚至娶了阿美族公主為妻。
2006 年因赴泰北採訪激發文青魂,隨即辭去電視台記者工作遠赴泰北服務,並於 2008 年出版《泰北愛無間》一書,現旅居新加坡。
另著有《俠醫孫安迪》、《回家 ‧ 重建》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