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借鏡,「回不去了」的故鄉──怡保的美麗與哀愁,一個我們或許不熟、卻很熟台灣的城市
圖片

怡保,你熟悉這地方嗎?可能你不太確定需要去搜尋一下,但怡保人對台灣卻很熟悉。

這是楊紫瓊、巫啟賢與光良的家鄉,馬來西亞僅次於吉隆坡、檳城與新山的第四大城,也是全球少數幾個以廣東話為民間通用語言的城市。它的美食遠近馳名,悠久的歷史與地靈人傑的環境,我姑且稱它為大馬的「台南」。

怡保與華人的連結,可追朔到 15 世紀鄭和時代,那時便有華人因商貿而在此定居。清代因大批華工下南洋而與當地人通婚,形成有名的「娘惹」文化,20 世紀初發現錫礦,讓怡保躍升為華人大城。

怡保,一個純樸且富有人情味的城市,濃濃的廣式風情與繁體中文招牌,讓人彷彿置身上世紀的香港。圖/孫暐皓 提供


許多怡保華人,在民間興建的「華校」讀書成長──華校起初規模類似私塾,後來成為馬來西亞全國性的教育制度之一。
雖然馬來西亞政府不承認其學歷,但在台灣,卻可憑其高中學歷,以僑生名義參加我國大學聯考,也因此許多來自怡保和馬來西亞各地的僑生,選擇來台就學,也形成了他們對台灣的情感

我在新加坡,有很多從怡保「南下」前來工作的朋友,其中一位來自怡保的 80 後好友(七年級生)已認識長達十年,他說自己的廣東話是從小看港劇學的,對香港有一種莫名的情感,彷彿是文化母國一般。但他 27 歲那年終於如願以償到香港讀書的時候,卻被香港人說他廣東話不道地,讓他有點受傷。

而其它的怡保好友們,則有以下幾個共同點:講國語像唱歌,一到四聲永遠發不對;以及個個是美食家,認為新加坡配不上美食之都的稱號──也因為如此,讓我開始對這個城市充滿好奇。

馬來西亞美食之都,香港、廣東文化紮根深

終於,十年後我第一次踏上怡保的土地,由另一位認識超過七年的朋友當地陪,我們整整玩了五天。當地的確如先前所言,廣東話十分盛行。朋友父親的車上全部都是廣東專輯,從張國榮、梅艷芳到黃霑,根本就是兒時回憶大巡禮。朋友說香港真的影響他們很深,廣東話的環境,讓他這個父親為客家人、母親為閩南人的大馬華人第三代,最後只會講廣東話,成為除了國語之外唯一會使用的中國方言。

而談到怡保,不得不說她的美食。朋友說怡保芽菜雞與鹽焗雞的魅力,養刁了當地人對雞肉的品味,使得全球知名的肯德基也在這裡「陰溝裡翻船」,在求生存的逼迫之下兩進兩出。如今位於怡保的肯德基,應該可以說是全球最好吃的一家分店。

實際吃了之後,我也著實驚訝,原來肯德基的味道不是全球統一的,起碼在怡保,他們要更努力,以在烹調口味上做出競爭力。當然,以上三款雞料理都在我的五臟廟中,讓我這個對雞料理沒有太大興趣的人,都忍不住大聲叫好。

話說回來,除了「懷舊老歌」與「美食之旅」,在怡保的五天,也讓我看到幾個台灣可以借鏡的地方:

一、產業沒落,未能轉型

怡保的崛起,是因為錫礦。由於怡保的地理位置夾在吉隆坡與檳城正中間(各約 150 公里,開車往返兩處都需要兩小時),因此 19 世紀英國統治海峽殖民地的時代,此城並不突出,直到 1920 年代迅速成為錫礦大城,才吸引許多以客家人為主的星馬華人來此定居。

半世紀的風光,隨著礦產淘盡逐漸沒落。30 多歲的朋友說,小時候他親眼看見最後一批錫礦場關門,很多人失去了工作,而隨著礦場廢棄,雨水的累積已逐漸成為深藍色的小湖泊,景物依舊,人事全非。產業無法升級,也沒有力求轉型的結果,造成老一代荷包滿滿,下一代卻時不我予的景況。

二、新世代人口外移

怡保的沒落,使得這個以華人為大宗的城市,在周邊大城市的磁吸效應下,面臨年輕世代人口大量外移的問題──尤其是往南方八小時車程的新加坡。

由於新幣對馬幣的匯率不斷擴大升值,在 2016 年新幣比馬幣突破 1:3 時(1965 年新加坡從大馬獨立時匯率為 1:1),「一塊變三塊」的魔力,讓有能力、有創意的怡保青年,願意放下本科專業南下當「馬勞」,寧願忍受「不平等簽證」與「美食標準不達標」的窘境,也要前仆後繼離開深深熱愛的家鄉,而且再也「回不去了」。(像不像台灣!)

三、吃文化老本

讓怡保人引以為傲的,或許現在就只剩下美食、有創意的人才與美好的環境。怡保在星馬一帶仍有一定吸引力,但光環正急速褪色。

朋友說,怡保在 1960 年代,一度是馬來西亞建國時考慮的首都候選地,但隨著產業沒落與人才出走,這個人口 70 萬的全國前三大城,已變第四大,甚至快要被南馬的馬六甲或東馬的亞庇、古晉等城趕過。

怡保人發現問題後,想要力圖振作。它靠著過去輝煌的歷史重新包裝,鎖定對文化、藝術、美食等有興趣的「文青」旅遊者,祭出「致命的吸引力」。

位於市中心的 Plan B 精品酒店/夜店,每晚住宿要價上萬台幣,但這百年前原本是戲班子休息的後台,古蹟活化後成為怡保文化產業的重要元素。 圖/孫暐皓 提供


怡保把過去的古蹟活化,加上說故事的能力,推出二奶巷、三奶巷與時尚精品酒店等,再配合藝術壁畫與懷舊──當然還有最重要的美食之旅。
怡保人正打算在許多人稱「缺乏靈魂」,只有商業金融、連鎖商場與購物中心當道的星馬大型城市群中,打造一個獨一無二且鶴立雞群的特色城市,希望能吸引遊子回流,開創更多工作機會。

純樸怡保的命運與轉型,值得台灣的我們借鏡

怡保,一個純樸的城市,此刻它很像 70 年代的香港。曾有一個發達的機會,卻忘了永續經營的重要;曾是拿錢來點菸的爆發戶,現在則沉澱下來思索著未來的命脈。

雖然各項文化、觀光配套措施還在開創期,旅遊也尚未打出全球知名度,甚至看不到任何陸客/日客,但它的美已被發現:怡保在 2016 年獲選為《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雜誌推薦亞洲必去景點前十名,現在已經有許多歐美觀光客的蹤影。

這個城市對台灣人而言,可能會有更多的吸引點:由於怡保發達的年代正值民初,因此這裡有許多建築與商辦店面等古蹟,會用中華民國紀元來標明它所興建的年代,透過文化商圈的歷史故事,也能看到華僑先民胼手胝足的過往,而更多的是深觸我心的繁體中文招牌、兒時才看得到的童玩與手繪電影看板。

原來在遙遠的馬來西亞,有著與台灣如此相近、熟悉卻又陌生的文化。而他們走過的路,無論好壞,更可成為台灣經濟轉型之路的參考──怡保過去錯過經濟轉型的良機,失落的一代成為犧牲品,現在才剛要重新開始。台灣呢?感覺「失落一代」已逐漸成型,產業轉型遭遇瓶頸,年輕世代人才也不斷外流。

我們可以從怡保的發展歷程中,思考哪些寶貴的經歷?我們的優勢在哪裡?可以怎麼做?這些方向真的值得你我去努力,希望「回不去了」這四個字,可以趕快畫上休止符!

《關聯閱讀》
建國一甲子,大馬華裔困難重重──「馬勞」出走,用腳投票反對不平等
為了傳承中文,犧牲大馬公民權──低調的教育鬥士林連玉

《作品推薦》
台灣16年「母語教育」宣告失敗?我們需要「搶救台語」嗎?──我在新加坡的四個觀察
新加坡眼中的台灣人,早已與過去不同──想來嗎?請務必先做好功課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Abd. Halim HadiShutterstock、附圖/孫暐皓 提供

孫暐皓 Obed Sun/魚尾獅貝勒

1979 年出生於臺北,滿洲正紅旗,在南方過著北方的生活,最大嗜好是尋覓各式饅頭與鍋貼,但卻深深熱愛東南亞,甚至娶了阿美族公主為妻。
2006 年因赴泰北採訪激發文青魂,隨即辭去電視台記者工作遠赴泰北服務,並於 2008 年出版《泰北愛無間》一書,現旅居新加坡。
另著有《俠醫孫安迪》、《回家 ‧ 重建》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