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文同種」是獨立建國的必要條件嗎?我在以色列尋求到答案
圖片

很多人問我,為何移民選新加坡,我的答案是因為都是閩南華人文化,「同文同種」,生活比較容易。

但真正搬到新加坡之後,感受許多文化衝擊,加上英文能力有限,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直到此次再度到以色列深度交流,才發現自己當初的設想雖大方向沒問題,但也或許過於簡單。

這要從以色列民族史講起。以色列自從西元前 931 年(約中國周朝)的所羅門帝國分裂為北國以色列與南國猶大之後,就沒有再強盛過。甚至相繼滅亡,淪為波斯、新巴比倫、羅馬帝國等殖民地。更在西元 135 年因想要推翻羅馬暴政反被滅族。許多猶太人逃離世世代代居住超過三千年的以色列,流竄世界各地,而羅馬政府也將其地名從猶太行省改名為巴勒斯坦。

直到西元 1897 年,一批敬虔愛耶和華神的猶太人提倡「錫安主義」,並於西元 1948 年正式成立以色列國。

所謂「錫安主義」,就是本著猶太復國的精神,凡擁有猶太血統的人,都可以依照以色列「回歸法」返回以色列、成為公民,政府會協助他們學習希伯來語,成為真正「同文同種」的民族。

顛覆傳統想像的「以色列人」

但走在以色列的第二大城特拉維夫街頭,真的很難分辨誰是以色列人,誰是觀光客。因為特拉維夫彷彿所處的地理位置一般──歐亞非交界處,就像世界大熔爐,什麼膚色都有。

經當地朋友告知後才了解,原來猶太人分散各地長達千年,早已各自與當地人混血,僅憑藉著猶太人特殊的猶太教代代相傳,或從族譜中明白自己擁有猶太血統。如今,只要透過猶太會堂拉比(猶太教智者或教師)認證,就能證實自己是猶太後代,並回歸以色列。

因此現今所謂的猶太民族,有白人有黑人,甚至還有中國人。

河南開封就居住著一批猶太後裔,史稱「藍帽回回」。他們據說是北宋時期來華經商,定居首都,直到文革時代中共摧毀所有的猶太會堂與族譜後,便無法繼續維持他們的「少數民族」身份,而被迫「歸化」漢族。新聞報導,其中有 5 人在距北宋已千年的今日,透過 DNA 驗證重新皈依猶太教,已順利返回以色列成為公民,並且開始學習希伯來語、融入當地。但他們其實從外表來看,完全是不折不扣的中國人。

這確實令人震撼。尤其當我問了身旁馬來西亞華人朋友說,如果有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制定一個法律,歡迎所有華僑、華裔、華人「回歸祖國」,你會願意嗎?這些馬華都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猛搖頭──他們有些只是第二代華裔,有些是第四代。

這的確比較像是「正常」的反應。

文化與信仰塑造的「認同」,成為凝聚四海猶太人的關鍵

但我也不禁好奇,究竟是什麼力量使得「錫安主義」發酵,讓早已移居外地甚至長達千年的猶太人,願意回到陌生的故鄉重新生活?

除了大家熟悉的,猶太人近代在納粹德國和法西斯壓迫下的歷史創傷,以及許多陰謀論者喜歡談的「猶太人控制了美國、利用美國力量在中東殖民」外,我想真正的答案關鍵,還是在信仰與文化所塑造的認同。

信仰讓他們寧願找出那已經稀釋到微不足道的共同血緣,回到祖先口耳相傳的「古土」,重新透過學習希伯來語,打造消失已久的猶太民族,立志找回古代歷史並共同建造新的以色列當代文化,再次找回那「同文同種」的群體與記憶。

從以色列的角度看,這是多美的故事:團結讓以色列不斷壯大,尤其是周圍國家皆虎視眈眈,以色列需要更多的人才回歸。2017 年 5 月 2 日是以色列建國 69 週年紀念,當地媒體報導,全球已經有 43% 的猶太人回歸以色列了,「我們還要繼續努力。」

但這夢想的背後,卻要付出許多的磨合與代價:

在回歸的名單中,大部分是俄羅斯人,因此以色列雖然官方語言沒有俄文,卻發行了俄文報紙,俄國文化也成為在以色列影響力甚大的次文化圈。此外歐美裔猶太人相對於另一大宗──衣索比亞猶太人更有優越感,可以想見種族歧視也是他們要面對的議題。

甚至,以色列所謂「正宗」的希伯來美食,其實也早摻雜了四海來歸的以色列人,來自原母國的口味,一切都在融合當中。畢竟以色列才 69 歲,且仍不斷有人前仆後繼地來歸。

從異中求同的以色列,反觀同中求異的華人社會

不難想像,在以色列境內,許多的社會衝突不斷產生,政府政策也須不斷微調。加上核心的宗教問題,許多外籍歸回的人帶入基督信仰,而原本信奉伊斯蘭教的巴勒斯坦人也有居住權。這些,都衝擊著猶太教的根本信念。

以色列,要為這個「同文同種」的理想追求,付上極大代價。但他們願意基於「錫安主義」共同的信念,逐漸成為兼容並蓄的社會,與不斷迎接人口擴張的盼望。或者至少,他們已成功打造一個曾經消失千年的猶太國家。

尤其,從以色列人的角度來看,他們即使在面臨內憂(巴勒斯坦)、外患(阿拉伯鄰國)的威脅下,仍不斷有猶太人回歸,這個「認同」信念之強大,可想而知。

以色列為了自保,早已沒有任何本錢述說其他形而上的問題、分裂彼此,只有不斷「異中求同」強大自己,才能維持國家的運作,不讓那兩千年後好不容易建立的猶太民族國家,被任何人消滅。

反觀所謂華人社會:如今幾乎全世界各主要華人國家或城市,都是一片「歌舞昇平」。或許我們已吃太飽失去憂患意識,眼中只看得到彼此的相異,而忽略相同之處,以致無法團結。

台灣從歷史來看,不斷有外來人口移入,而放眼整個華人世界,更是遷徙頻繁。但華人總是搞小圈子,在世界各地,「先來後到」分得清楚無比──要知道,「省籍情結」不是台灣的專利,大陸、港澳、星馬華人,都有地域性的排外現象。

所以,暫不論如今以巴衝突的種種複雜糾葛,至少就一個「獨立國家」、「共同民族」來說,相較於以色列的「四海來歸、異中求同」,即使我們華人都「同文同種」,卻因彼此的劃地自限,不斷地同中求異,而成為真正的一盤散沙。

《關聯閱讀》
「你們不會被中國佔領的,因為...」──那一晚,與以色列爺爺暢談台灣
你的建國日,是我永遠的浩劫日──敘利亞內戰下,被世界遺忘的「無國籍難民」

《作品推薦》
「六四」28年有感:多數中國人仍不知事件真相,不少台灣人覺得與我何干
媒體人的嘆息:當國際社會都在關心「一帶一路」時,只有台灣在「豬哥亮」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otokon@Shutterstock

孫暐皓 Obed Sun/魚尾獅貝勒

1979 年出生於臺北,滿洲正紅旗,在南方過著北方的生活,最大嗜好是尋覓各式饅頭與鍋貼,但卻深深熱愛東南亞,甚至娶了阿美族公主為妻。
2006 年因赴泰北採訪激發文青魂,隨即辭去電視台記者工作遠赴泰北服務,並於 2008 年出版《泰北愛無間》一書,現旅居新加坡。
另著有《俠醫孫安迪》、《回家 ‧ 重建》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