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人的嘆息:當國際社會都在關心「一帶一路」時,只有台灣在「豬哥亮」
圖片

今天(2017/5/15),世界多國,尤其亞洲各國主流媒體關心的重要新聞,幾乎都圍繞著首屆「一帶一路」高峰會。當我早上 8:30 正在關注新加坡亞洲新聞網習近平談話時,台灣過去的媒體同事們紛紛在臉書上寫說:今天不要看電視,因為只有一則新聞。

我的直覺是,不知道台灣又發生了什麼超本土的話題,否則,仍在線上的記者前同事們,不會如此的氣餒不堪!果然,是豬哥亮過世的消息。

中午時分,我上網看了一下我兩位前東家新聞台的內容,果然彷彿拿出世界偉人過世的規模,來做此報導。

不是說豬哥亮先生對台灣娛樂圈貢獻、反映的時代意義不重要,不值得報導,對他的逝去我也同感惋惜。但說實話,這樣的密集報導,仍讓我忍不住嘆息台灣這些年來的新聞媒體,變化之快、改變之大。

回想自己短暫的四年記者生涯,時間雖然不長,但卻是剛好見證了從影劇新聞上不了正式新聞的年代,轉型到直接可成為頭條新聞的年代。

從蔣宋美齡,到倪敏然過世的報導差異

2003 年 10 月,在我記者生涯中第一次經歷了一位名人──蔣宋美齡的過世。當時第一現場在美國,我們收到消息是星期五下午一點多。當時我負責的新聞節目時段是每週六上午九點,主管臨時開會,決議抽換已預備的一小時專題,改做蔣宋美齡女士的生平回顧。

因我是基督徒,很快的就被長官指定要做 15 分鐘的專題:關於基督信仰如何帶領蔣夫人的生命,我們採訪了婦聯會,牧養蔣家的周聯華牧師,以及曾為蔣夫人寫傳記的基督徒記者友人。

仍是職場菜鳥的我,竟然有幸參與國際大事,甚至能結合信仰。熱血的狀態讓我整夜不眠不休直到第二天新聞 Live 結束才休息,那是我一次難忘的採訪經驗。

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媒體風向產生極大變化,2005 年倪敏然的過世成為我記者生涯中一大痛苦的經歷。

當時我從無線三台轉至新聞台工作,倪敏然在社教館的告別式,竟出動多部 SNG 車與記者,狀態複雜到還有長官到現場調度,雖然年代久遠、許多細節已忘記,但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採訪中心整整切了 40 條新聞要寫倪敏然,而我接到長官命令,必須負責的角度是:「有沒有影迷白目穿紅色或不得體的服裝去參加告別式」。

最後,因找不到個案,勉強看到一位身穿 Hello Kitty 的影迷,於是我問了對方:「為何要穿凱蒂貓來?」

12 年過去了,台灣媒體仍被收視率綁架著,有一位仍在線上的前同事在臉書說,豬哥亮鐵定會大作,因為統計收視的樣本都集中在中南部。

這就是如今台灣媒體的生態(以下省略 500 字)。

當央視透過臉書直播「歌功頌德」一帶一路,我們不能不警覺

稍微談談一帶一路,對我衝擊最深的,是去年(2016 年)9 月,住在東北的大陸堂弟臨時接到指令,要去老撾(寮國)探勘中老鐵路(中國到寮國的鐵路),三天內出發,先坐高鐵從長春到雲南,再隨團隊一同入境,為期三年。

時間之趕,變化之大,來不及跟家人道別,只能在微信家人群組留言。

當時群裡的大陸堂姑,隨即微信轉帳人民幣 5,000 元,要他多保重。因當時堂弟的孩子年僅三歲,而老撾各樣生活條件不比長春,且自古以來因老撾山路險峻、交通不便,各朝代都沒統治過該處,甚至中華文化的影響力在當地甚小。這條鐵路是破天荒的工程,風險很大,但也自從這件事後,我領會了大陸對一帶一路,是來真的 。

今天,習近平透過一貫中共式歌功頌德的宣傳手法,讚賞一帶一路的朋友圈(微信用語)已不斷擴大。之前沒太大興緻的日本,因薩德幾乎要鬧翻的南韓,甚至從頭到尾都反對的美國,最後關頭都派代表出席前往。

而大陸的官媒中央電視台(CCTV),甚至已經學起西方媒體,在臉書上直播習近平的演講和相關論壇。在大陸上臉書得「翻牆」,這樣的直播顯然是在向海外眾多華文使用人口招手。

台灣因政治因素,被排除在「一帶一路」之外,我們也未必想參加這場中共主導的遊戲。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全球競爭日趨激烈的現在,若是我們的大眾媒體、主流媒體,還是被收視率綁架,連別人在「玩些什麼把戲」都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又怎麼可能走出目前在國際上孤立無援的困局?

今天,當豬哥亮與謝金燕之間的恩怨情仇加花邊八卦,依然佔滿了新聞版面、電視畫面......我只能衷心期盼在網路發達、內容多元分眾的時代,這些被收視率綁架的傳統媒體,或許會因新媒體的出現與競爭,而漸漸有改善的一天。

但更重要的還是我們觀眾(閱聽人)。台灣人,在批評之餘,希望我們也能一起用行動來改變媒體的病態:不看不轉自己不感興趣、八卦花邊炒作,甚至不惜冒犯死者的新聞;同時多給願意花成本、冒(商業)風險報導國際大事的媒體、新媒體鼓勵,就可能迎來改變的時刻。

◎ 2017/5/16 編輯台補充資訊:
如果您關心「一帶一路」峰會的機會與威脅,以下我們整理了中外媒體不同立場的部分相關報導/評論,供您參考(完整版請參考換日線臉書專頁)──

《外媒報導、評論》
The Washington Post
Silk Road forum showcases China’s power — and the power of its propaganda
CNN
China's new world order: Xi, Putin and others meet for Belt and Road Forum, May 14 2017
The Guardian
EU backs away from trade statement in blow to China's 'modern Silk Road' plan, May 15 2017

《中文媒體、評論》
天下雜誌
直擊一帶一路論壇,29國領袖參加的「大拜拜」?
端傳媒
曾昭明: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新興資本帝國的集結號
經濟日報
社論: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凸顯的深層意義

◎ 換日線季刊五月號,今日全台發行:
當國際局勢看似離我們越來越遙遠、越來越無關時,更要大膽走出去,為自己與家鄉尋找更多機會。
將海外累積的闖蕩經驗帶回台灣,是我們一起〈向全世界投履歷〉的證明!
《Crossing換日線》2017一年4期
《Crossing換日線》 向世界投履歷:夏季號2017

《關聯閱讀》
我在馬來西亞學到的一堂課:全球化的世界早已不一樣,我們更要當個國際現場直擊者
台灣高教悲歌:名校人才進不來,國際競爭出不去,坐看中國全球獵才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作品推薦》
新加坡眼中的台灣人,早已與過去不同──想來嗎?請務必先做好功課
「國情不同」:新加坡防恐超積極,我們是否也該多點憂患意識?

 

執行編輯:YUKI、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豬哥亮圖/黃明堂 攝影、習近平圖/CCTV 影片截圖

作者大頭照

孫暐皓 Obed Sun/魚尾獅貝勒

1979 年出生於臺北,滿洲正紅旗,在南方過著北方的生活,最大嗜好是尋覓各式饅頭與鍋貼,但卻深深熱愛東南亞,甚至娶了阿美族公主為妻。
2006 年因赴泰北採訪激發文青魂,隨即辭去電視台記者工作遠赴泰北服務,並於 2008 年出版《泰北愛無間》一書,現旅居新加坡。
另著有《俠醫孫安迪》、《回家 ‧ 重建》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