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情不同」:新加坡防恐超積極,我們是否也該多點憂患意識?

「國情不同」:新加坡防恐超積極,我們是否也該多點憂患意識?

英國倫敦 3 月 22 日發生攻擊事件,造成 5 死 40 多傷慘劇,數小時內倫敦警方定調為恐怖攻擊,多次受到恐攻創傷的英國全境戒備。

同樣身為全球國際城市的新加坡,也不斷地接到各式情資,甚至有人大膽預言:「恐攻新加坡,早晚的事而已!」事實上,台灣也曾有過類似的警告,有人說 ISIS「官方推特」上的大樓很像台北 101,但這新聞隨即也就淹沒在眾多訊息之中。從百姓到官員,似乎沒人真正當一回事。

台灣與新加坡,面對恐怖攻擊,各自的因應如何?我在新加坡防恐有感!

在新加坡,防恐有感

2017 年 2 月某一天,我在辦公室收到政府通知的防恐研習會,邀請所有非營利組織了解恐怖份子的運作,並要求宗教團體必須負起社會責任,扮演社區安定力量與危機處理中心。我本想這種政府信函應該沒人會理會,沒想到新加坡人卻非常踴躍地響應,當然我們也派人學習如何配合政府防恐。

整個研習會長達一整天,從上午九點到下午五點,煞有其事。根據同事的描述,當天總共來了超過百家非營利機構(NPO)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聽到一個非常實用的重點,大家都豁然開朗。

內容大致是:「如果有人要捐一筆鉅款給你,卻有一個但書說,這筆捐款會有 5% 到 10% 的金額轉捐贈給某國外組織的時候,有可能是間接為恐怖分子籌款,千萬別答應。」我覺得這樣的資訊,可能對過去容易不疑有他的非營利組織來說,非常實用。

回想起來,其實新加坡政府從防範蓋達(基地)組織開始,已經推動了長達十多年的防恐政策。新加坡各小學為了防止可疑份子,加裝十多個閉路電視器(CCTV),同時也增加全副武裝軍,在烏節路、克拉碼頭等人流眾多之地,以及地鐵公車總站(Bus interchange)加強巡邏,另外在法規上,凡可疑份子,新加坡警察都有權上前盤查。(客委會主委的案子,如果拿到新加坡,根本不用討論)

危機意識?嚴密監管?新加坡反恐執行佳的背景因素

新加坡人民的反應是最令我讚嘆之處,那就是「雖有不便但積極配合」!在這裡十年下來的各項反恐政策,若放到台灣來肯定被批「擾民」,但根據我自身的經驗,當地人卻超乎想像的合作遵循。

當然,這和新加坡本身的社會環境與制度背景有關。

從正面角度看:新加坡原本就是一個常被形容為「彈丸之地」的小國,危機意識相當強。新加坡每戶家庭,不論是組屋或私人住宅,在格局設計上都強制設計了防火、防空壕,大約一坪的空間。而捷運電視牆也會不斷播放「小心可疑份子」的宣導短片,如果遇到可疑人士可直接打 999 報警。

但從另一面觀察:新加坡,可不像台灣是個「人權大國」。

在台灣,執法上必須遵循「無罪推定原則」:你沒被法庭定罪以前,即使是被逮捕的嫌疑犯,仍應被視為是無罪之身。(但如果被台灣鄉民的「言論自由」和媒體的「新聞自由」未審先判,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然而在新加坡,只要你被人舉報,在證明自己是無罪之前,都得配合警方一切的行動,不難看出新加坡真的是一個非常嚴密管理人民秩序的國家。

出兵 ISIS,又是國際大都會,新加坡政府防恐沒有疏漏的本錢

而新加坡在國際局勢的脈絡下,2015 年選擇出兵 ISIS,對恐怖分子宣戰,因此也讓新加坡成為恐怖攻擊的高度風險城市。尤其 ISIS 在中東擴張失利之後,有前往印尼開拓分支的計畫,這更讓新加坡屏息面對。

2016 年,恐怖分子一連被星、印等國警方破獲在東南亞的基地,甚至抓到印尼巴淡島的數名嫌疑犯,成功阻止他們的「恐攻計畫」:準備往 15 公里外的新加坡市中心發射火箭炮。

此後,新加坡加碼在 2016 年實施了保家安民計劃(SG Secure),政府要確保每戶家中至少要有一位成員掌握防恐基本知識,並在遇到緊急狀態時能搶救家人,因此基本止血、心肺復甦術等救護工作都是全民該學習的功課。

現在,防恐更進入了學校教育,同時也在各分眾傳媒中播放防恐影片,不論你在等電梯或是等公車,都能花個一兩分鐘看一下目前政府的防恐最新訊息。

我自己親身的經驗是,當我們辦公室搬到一個新蓋好的工業地段時,政府部門都非常認真的安排了防火演練、逃生演練,同時派專員前往講解該處的地形、逃難程序與規定,最後大家都要簽名表示已知。一個月內就進行了兩次類似的演練,以確保大家能夠在五分鐘內完成逃生任務(超過時間者還會被柔性勸導)。

這是新加坡的應對之道,那台灣呢?雖然大家都知道台灣和新加坡「國情不同」,但我想多些憂患意識並不是壞事。

看著新聞台那遠在歐洲的恐怖攻擊,你有感嗎?除了「此刻我們都是倫敦人」這樣的言談外,我們還能有甚麼更積極的作為呢?值得深思。

《關聯閱讀》
【盤查事件】旅居西歐多年,請相信我,台灣離「警察國家」還很遙遠
離開那些年的小確幸,我們在獅城生活,付出了你所不知道的代價

《作品推薦》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台女遭大馬海關扣留,個案之外的五個旅遊提醒
台灣16年「母語教育」宣告失敗?我們需要「搶救台語」嗎?──我在新加坡的四個觀察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otiros tanarm@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