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巧合!難道馬來人是阿美族親戚?

不可能的巧合!難道馬來人是阿美族親戚?

台灣原住民是南島祖先的研究不斷有更新的說法,近期澳洲研究萬那杜、東加王國人民 DNA,推論其祖先可能來自台灣。而先前更有紐西蘭毛利人與阿美族同源的強力證據,這些都已經不是新聞了。但就在好幾個巧合當中,不得不讓我身為阿美族的妻子也懷疑,難道馬來人也和阿美族有淵源?

在星馬居住了六年,妻子一直感到馬來文似曾相識,她甚至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以純馬來語發音的新加坡國歌,而且被當地人說發音很正確。直到有一天,她好奇的跟馬來西亞小販買東西時,順便學了馬來文數字念法,驚人發現「五」這個字的發音 lima 竟然跟阿美語一模一樣,而雞的馬來文 Ayam 在阿美語中是鳥的意思,而豬與貓的發音也極其類似,眼睛的發音 Mata 甚至完全相同。

直到最近,在印尼的某飯店早餐中,她吃到了一個看來普通的炒青菜,卻激動的大喊:「你不覺得這個菜很好吃嗎?為什麼?」約莫幾分鐘後,她想起這道菜阿美語叫做 A Du Gen,是兒時居住在台東馬蘭老家時,外婆常常會去採的野菜。真沒想到外婆過世多年,這口味竟然會在千里之外的印尼吃到。

馬來與印尼都屬於馬來人種,馬來語與印尼語非常的類似,就像是台語與閩南語的差別一樣小。很多台語很溜的人,到了金門當兵,對於金門的一些閩南語發音與用字陌生,但基本都能聽懂,猜也能猜到,這幾乎可對應在馬來語與印尼語當中。馬印兩語最大差別在於,印尼語受到荷蘭長期殖民影響,許多的荷文外來語已融入語言當中,同理馬來語的外來語主要是受宗主國英語的同化。所以通常印尼人能聽懂馬來語,而馬來人需要猜一下荷文單字,但也能溝通對答。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中,東南亞人民都能認同馬來與印尼在血緣文化上是一家人的事實。

但令人好奇的是,難道人口多達兩億的馬來人,真的跟阿美族有關係嗎?雖然馬來語文法結構與阿美族都不相同,但單字的巧合與飲食的相關又如何解釋?

根據某一南島同源學派的說法,是成立的。此派論點認為台灣並不是南島原鄉,而是從東南亞散布出去的。而也有一派的原住民研究認為,雖然台灣有這麼多不同的族,但從傳統九族的分法中明顯發現,彼此間血緣及語言不盡相同,但基本上都可推論是冰河時期從大陸到台灣的。近期也發佈了馬祖亮島人也是南島語系之一,支撐了台灣原住民最有可能的遷徙路線是由北至南。但唯獨阿美族極有可能是從南方海上北來,最後定居在花東的。

雖然這些事情都尚未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說法,考古印證與科學研究不斷更新會微調論點,但對於一個旅居東南亞的阿美族人而言,許多的回憶與巧合卻是如此的真實。雖然不知台灣人能如何利用原住民文化深耕南向政策,但也深刻思想當我們對外配有些刻板印象甚至種族歧視的時候,殊不知或許幾千年前都是一家人!但不論如何,對於一個長年離家的旅人而言,能在千里外找尋到兒時家鄉味,這種夫復何求的喜樂,或許就是所謂上帝的恩典吧。

《關聯閱讀》
「我是馬來西亞人,需要表什麼態?」──「黃安們」四處流竄,華裔們的內外煎熬
小英的新南向政策,東南亞怎麼看?──來自印尼頂大的觀察

《作品推薦》
「你從哪裡來?」──論星馬華人的「省籍情結」
華裔省長鍾萬學言行觸碰敏感議題,雅加達十萬人走上街頭──台灣人不易理解的宗教衝突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aifulzamri@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